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广告 正文

女主下体塞水果榨汁,把数学老师按到地上

  我没办法给我打电话。当另一名警察从大坝上下来时,我正在考虑是否采取其他措施。即使他穿着雨衣,他还是湿透了。

  “好队长!”

  “华子,你怎么了?这个人是谁?”那个叫队长的人脱下雨衣和帽子,露出一张硬汉的脸。

  “是高压电工,但是没有工作证。”花子如实汇报。

  “没有工作证吗?以上反复说明的人都必须佩戴工作证。怎么会有人忘记?”长着硬汉脸的队长不解的看着我,突然大喊:“你,把我的雨衣和帽子脱了!”

女主下体塞水果榨汁,把数学老师按到地上

  第293章刀劈秋人

  硬汉队长的声音太突然了,让我措手不及。之前没想到他会怀疑我。

  “脱下雨衣帽子!”他又重复了一遍,用一只手压在后腰上。它应该已经摸到枪托了:“不要让我重复第三遍,请配合我们的工作,否则你不仅无法进入大坝,还可能要跟我们走一趟。”

  他见我还无动于衷,就掏出枪,漆黑的枪口在暴雨中闪着杀意,仿佛是死神的眼睛,牢牢地盯着我。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解开让我看看!”强悍的队长再次瞄准了我手里的鹿刀。虽然我用黑布包着,但我无法解释它的形状。

  他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别动!马上把帽子打开!”

  指挥官和另一个站在我旁边的警察也觉得不对劲,他们退后一步,在我周围腾出空间。

  强硬的队长慢慢走近,握紧手枪,用枪管打开我的帽檐。

  不算帅,但是棱角分明的脸随着帽檐的抬起出现在彪悍队长的视野里。我和他都认出了对方。

  “吴梦?”

女主下体塞水果榨汁,把数学老师按到地上

  “高……”他没念我的名字,手松了,枪口低了,宽宽的帽檐又遮住了我的脸。

  脸上阴晴不定,吴梦站在原地,既没有释放,也没有了我的身份。

  天人交战,他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

  “吴队长,今天晚上水电站和闸门有问题。大概是因为内部员工操作不当。我有个同事叫陆,几个小时前冲过来的。我确信此时他在大坝里。找到他可以证明我的清白。”

  我表面上做了一个双关语,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其实我想告诉吴梦,时间不多了,卢星已经偷偷溜进来了,今晚大坝的问题都和他有关。

  吴梦犹豫了一会儿,用力点头:“小心,大坝里很危险。进去。”

  他拿出一个很强的手电筒,在大坝上晃了几下,然后对指挥官说:“我看到了他的样子,不是我们要找的通缉犯,请把他带进去。”

  “我就说,怎么背,就让我见见通缉犯。”司令领我上去,吴孟亲自下令,司令做了保证,一路畅通无阻。

  兰江大坝高41米,内部建筑大致分为水电站建筑、渠系建筑、过坝设施、泵站、渡槽等。共有八类,分别位于大坝的八个不同位置。

  这时候我去的水电站位于大坝的上腰部,进入了。门口大坝内部建筑的草图引起了我的注意。

  从建筑草图来看,大坝周围所有的水利设施分布均匀,距离也差不多。我用手指在地图上画画。如果用线条串联起来,外观显然是个八字符!

女主下体塞水果榨汁,把数学老师按到地上

  每一个建筑似乎都代表着一种恶灵,而这里就像是一个微型版的八卦。

  “如果八卦图全面启动会怎么样?真的有可能破银行吗?”

  “为什么留下来,快来!”风雨交加,巨浪滔天,我和司令沿着狭窄的铁栏杆小道爬到水电站,那里已经站了很多人。我用追眼大致扫了一下,秋人和陆兴不在其中。

  “波特,发生了大事!”我一看到指挥官来了,两个工人就从水电站里冲了出来:“如果短时间内不能修复,你可能要在水下工作,但现在你可以看到环境了。外面风雨交加,进水库就死了!”

  “是的,波特,汉口站公布的最新水位已经超过了29米。这次估计是十年一遇的洪水!”

  “汉口站水位已经超过29米了?”指挥官也很震惊。正常情况下汉口站加20米的水位是兰江大坝蓄水库的水深:“主坝高41米,水下地形抬高10米。大坝也比河床高51米。现在水深已经超过49米。再抬高两米,洪水就会漫过大坝!”

  指挥官脸色发白,对着外面喊道:“全力抢修,保护大坝!”

  “水位在上升,雨一点也没有减弱。坝内八类建筑设施按八字令牌格局排列。内忧外患,危在旦夕。”我比在场的急救人员更清楚事情的严重性。

  “我不能再等了,我要尽快找到鲁星!”指挥官在和一个修理工说话的时候,我悄悄撤退,溜到其他地方,一个个搜。

  沟渠、大门、水坝交叉点.

  大雨席卷而来,被抢修人员团团围住,大家都很紧张,今晚绝对不能出错,一旦大坝决堤,河水,甚至整个下游都会被冲垮。

  “八楼,卢星和秋人会藏在哪里?”即使有追眼,我也不能保证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每个人都能被清晰的识别出来。大坝上有许多修理工,都穿着雨衣和工作服。很难找到他们。

  从过坝口走出来后,走遍了七个地方,还是找不到陆兴和秋人的踪迹。好像他们从未来开始就在这里了。

  “我的推测有问题吗?”摇,这毕竟是在赌整个城市的生活。我输不起,也输不起。

  抱着工具箱和鹿刀,我走到第八栋楼,位于大坝上方的泵站。

  泵站是大坝的心脏,压力的增加或减少间接影响大坝中大多数设备的运行。

  我抓住铁栏杆,爬了上去。

  泵站由两个泵房组成,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门口有两个警察。

  “泵站是大坝的动力核心,警察守护是合理的。”看到警察进来,我反而松了口气,有人看守,卢星河和秋人应该没有机会溜进去。

  出于谨慎,我拿着工具箱向两个警察走去,只有亲眼确认后,我才放心。

  雨点打在我身上,我低下头,压了压帽檐。

  “二,我来泵站检修。你能和我一起进去吗?”我说话很有礼貌,主动提出让他们和我一起进去,只是为了减少他们对我的怀疑,增加我进去的机会。

  我的想法不错,但是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回复。我抬头定睛一看。

  “死了?”

  两名警察穿着雨衣,只露出领口处的制服。他们低头脸色发白,像是溺水窒息。

  “靠!”

  我踢开泵站的门,进了进去。门板打开了,不透明。浓浓的黑暗仿佛是一只选择了人,吞噬了人的野兽。在我进去之前,殷琦从四面八方赶来。

  “镜鬼?”殷琦包含着快速运动的影子。我举起刀布,手里握着刀柄,用追逐的目光锁定了他们的位置,然后举起刀摔了下去。

  房间里狼的手足之情,阴影粉碎,泵房似乎变得更加明亮。

  “人生鬼!”我不敢大意,免得阴沟里翻船,叫出鬼来保护自己。

  黑色的头发在房子里蔓延开来。路过打气筒的时候,黑发突然弹开,也引起了我的注意。

  单手持刀,刀锋如秋霜反射寒光,双眼赤红。看到狐仙的尸体后,我似乎变得更容易杀人了。

  “滚!”

  我大叫一声,水泵后面的人知道躲不过了,冷笑了一声,站了起来:“高建,你的本事可不小,就算是压制了一百年的恶魔也拦不住你。”

  看着眼前的独臂人,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杀戮。刀锋斜指:“秋人,我给你和鲁星起外号五年了。今天我要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和你?”秋人笑着说:“没用的。城里人都知道你现在是通缉犯了!当佛陀的计划完成后,你仍将是我们的替罪羊,你将被载入史册,你将成为千古罪人,你是在整个城市埋葬数百万人的凶手!”

  第294章卢星!

  房间里充满了秋人的笑声,双面佛已经计划了二十年,似乎连我都考虑过了。

  没有人能独自承受百万生灵的因果报应,就连他的双面佛也不行。

  而双面佛擅长布局,以生命和人心为棋子,早就想到了一条退路。

  秋人无意的话语让我更加意识到了双面佛的恐怖,同时也让我感受到了在冥界表演的恐怖。

  他们两个的存在是常人无法理解的。如果众生都是棋,那么他们很可能就是脱离棋盘的玩家。

  我和秋人说话的时候,鬼已经把房间里所有的鬼都吞掉了,浓重阴郁的长岐就在我身后,把秋人推到了墙角。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