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广告 正文

女生打豆豆的秘密,用力别停我还要深一点

  「我刚到,但我暂时住在旅馆里.我可能想租房子……」

  「好的,租房的时候把地址给我,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

  安娜迫不及待地想马上呆在家里,但她知道事情很紧急。于是我假装感谢妈妈,坐了一会儿,觉得再来打扰不合理,就起身离开了。

女生打豆豆的秘密,用力别停我还要深一点

  小余和小光把她送到门口,这样她好的时候可以经常过来坐坐。安娜答应了。

  ……

  没想到第一次亲密接触来得这么快,竟然成功了。

  安娜受到极大的鼓舞,决定租一所房子住。回来问问酒店的人。一个做服务员的阿姨开始了解她。虽然她很漂亮,但她很诚实。她每天晚上都回酒店早睡。她也知道她是来找亲戚的。她说她家里有个空房间要租给她。一个月五美元就够了。

  安娜跟着她回家。看她家人口简单,男人在外地打工,她和一对在家上中学的孩子。比较满意的是,她离家不远,就地租。买了一些必需品后,我甚至有了一个落脚的地方。

  按照安娜的想法,自从和妈妈上了线,我就迫不及待的每天回家混。不过她也知道,突然这么热情是不合适的,所以会一周去一两次,一段时间。

  没有丈夫,小余性格内向,不是那种会叫朋友的人,也不会打牌打麻将。如果没事,她会在家改作业,看书或者写点诗词散文,所以没有特别好的朋友。她突然遇到了安娜,并和她有过几次接触。她觉得这个女孩就像肚子里的蛔虫。不仅兴趣爱好出奇的一致,有时候还能猜出自己在想什么,突然就有了。加上小光也喜欢她。当她看到她时,她姐姐长,她姐姐短。很快,她把安娜当成了自己人。知道自己找亲戚弱,真的很为她着急,四处打听。

  八月过去了,奶奶回来了,小光幼儿园开学了。

  虽然幼儿园的电线线路已经重新铺设,但是开学的那两个星期,安娜还是紧张得不敢跟妈妈提任何事,从早到晚静静的站在幼儿园旁边,随时准备出了问题冲进去救人。

  时间平安的过去了,九月中旬,本该发生的大火没有来。

  安娜知道不应该再有火了,最后她长舒了一口气。

  ……

女生打豆豆的秘密,用力别停我还要深一点

  小余和她妈妈现在成了闺蜜。从老家回来的奶奶也遇到了安娜。看到她,第一眼就说怎么长得这么像媳妇,还问小余有没有住在外面的妹子。萧瑜情自然没有。

  几次接触后,奶奶很喜欢安娜,说她懂事,看到她就觉得亲近。知道她的来历后,她更同情了,告诉她要经常回家。而且在意她一个人在这里住久了找亲戚会没钱花。

  安娜不能告诉奶奶和妈妈她有足够的钱养活她几年。我不想让他们起疑心。另外,我妈现在又要上班了。小光通常白天去幼儿园,他一个人闲着。花很多时间真的很难。过了两天,他路过九州面料服装厂,发现自己已经承包出去了。他在门口贴了个招聘广告,找个车工什么的。

  安娜以前辅修美术,因为她爸爸有个服装品牌,她也接触过一段时间服装设计,但是她只玩过,从来没有认真做过。特纳这种工作一点也不。问看门的老张还会招什么,老张说他好像缺个烧茶、打水、打扫卫生、跑腿、送样品、做家务。以前做这个的阿姨前几天不小心摔了腿,因为工资很低,还没有新人来。安娜说想做,让老张自己说。

  老张一开始不信。安娜一次又一次地向他保证,从痛苦的生活中走出来,她没有找到亲人,现在她没钱了。老张不信,带她去找负责的毕姐姐。

  这位毕大姐是老车工,打字也很熟练。她也是安娜的老熟人,人挺好的。当然,我现在连安娜都不认识。听了这话,我很同情,也没问户口的事。我嘴上同意,说要告诉厂长,让安娜明天来上班。

  安娜很开心,连连谢过毕大杰和老张就走了。晚上带了点水果去我家吃,顺便提了一句我在找工作。小余和奶奶都很为她高兴。

  第二天,安娜穿上旧衣服去上班了。

  安娜以前养尊处优,手指离太阳远一点,但出门在外就不是个吃苦耐劳的大小姐了。在国外学习生活几年后,她也为自己打工,但没有一些留学生那么努力。后来去山区教书当老师,各种恶劣的条件持续不断。现在在这家工厂做杂工。虽然刚开始被送的像狗一样,一整天都很忙,但是车间的大姐们都很好。我看到她还年轻,听到她悲惨的生活,他们照顾她。毕大姐还亲自教她车工,说等她上手了,就可以当车工了,这样就能多挣钱了。

  安娜喜欢这种氛围,大概也知道工厂是她父亲接手的,心里自然有一种亲近的感觉,甚至咬牙切齿。

  上班两周后,这个周日,工厂因为新一批工作服订单,继续加班。安娜一大早就过去了,在厂长办公室擦桌椅,扫地,烧水,倒垃圾。她见没事,就去找碧姐。

  她现在已经学会了基本的车床操作。毕大姐正在教她如何穿袖子和衣领,她正在缝纫机前学习,这时一个皮肤细嫩、肉白的女人走了进来,喊安娜去邮局拿顾客送来的样品。

  这个女人就是承包工厂的大嫂,叫臧春兰。是收银台。据车间妇女私下透露,她与厂长的姐夫有染。

  这个女人似乎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安娜,盯着她,送她去上班。安娜已经不是第一次跑到邮局了。拿了单子出去了。

  邮局离工厂有两三公里远。当安娜抄近路穿过一个开放的小公园时,她突然看到奶奶在公园里玩着一盏小灯。奶奶和其他一些老太太坐在一棵大榕树下聊天,而小光和一些孩子在玩球。

  一个孩子踢了球出去,皮球沿着道路骨碌碌地滚到了对面。

  小光见状,跑出去拣球。

女生打豆豆的秘密,用力别停我还要深一点

  安娜朝他走去,想帮他捡球。

  就在这时,前头拐弯的地方,忽然开出来一辆小车。司机好像有点走神,一开始竟然没留意到刚从边上出来的小光,径直开了过来。

  这条路属于开放公园内部路,路不宽,虽然两头没设阻拦,但平时也就有自行车来回,几乎没有汽车会开过这里,所以奶奶也没怎么留意小光。

  「小光!小心车!」女生打豆豆的秘密

  安娜大喊了一声,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

  小光被吓住了,站在路中间,呆呆看着正朝自己冲来的汽车。

  车距离小光就只剩七八米远时,那个司机才发现路上有小孩,急忙踩刹车。但起先速度太快,一时根本刹不住,车体还是朝着小光冲了过来。

  安娜已经冲到了小光边上,在司机猛打方向盘,车子一侧就快要撞上来的前一秒,抱着小光躲了开来。一侧脑袋好像被后视镜打了一下,带着小光落地时,头晕眼花,竟然晕了过去。

  ……

  安娜苏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病床上在打点滴。头上和胳膊上包着纱布。

  这是个单人病房。静悄悄的。

  头还是有点晕,但还好,不是不能忍。胳膊动了动,也正常。估计是皮外擦伤什么的。

  安娜想起了自己晕倒前的那一幕,更关心小光安危,正要坐起来,忽然听到门外走廊上传来自己老妈和医生说话的声音,急忙又躺了回用力别停我还要深一点去,闭上眼睛。

  病房门被推开,安娜听到脚步声进来。眼睛微微张开一道缝,看见老妈和医生进来了。

  老妈似乎认识那个医生,神色焦急,压低声道:「孙医生,她怎么样了?怎么还没醒?情况严重吗?她救了我们家小光,是我们家恩人,你一定要保证她没事啊!」

  安娜一听,知道小光平安,心立刻放了下来。

  见老妈着急,安娜正要睁开眼睛,听见那个孙医生说道:「萧老师你放心,我们会尽力。看病人情况应该没大碍。但也不敢百分百保证。毕竟头被撞到了。醒来后可能会头疼头晕,甚至出现记忆力减退什么的。具体也不好说,要等她醒来再看。」

  医生说着,过来翻看了下安娜眼皮,测了下心跳速率,又调整点滴速度,让有情况通知自己,便走了出去。

  安娜感觉到老妈坐到了自己病床边,伸出柔软的手,探到自己额头试探体温,心里涌出一阵暖流,想起以前自己生病时,她也是这么照顾自己。有点贪恋这种感觉,一时不想睁开眼睛。

  奶奶和小光好像也进来了。

  奶奶低声问安娜情况,语气十分自责。

  老妈叹气,说道:「妈,算了,你也别过于自责了。那个司机本来就不该从公园里过的,说自己要赶时间抄近路什么。现在只盼她没事。万一要是留下什么后遗症,就是一辈子的事了,我们再怎么补偿也补偿不了。我已经打电话跟国强说了,他说尽快赶回来。」

  安娜听到老妈的话,心跳一阵加快。

  老爸也要回来了!为了自己!

  就在这一刻,她的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

  虽然骗爸妈不好,但或许这就是送到自己面前的一个绝好机会。否则关系再怎么近,她一个外人也不可能住到家里去。

  安娜不再犹豫,呻-吟一声,慢慢睁开眼睛。

  「妈妈,安娜姐姐醒了!」

  一直趴在病床边看着安娜的小光惊喜地叫了起来。

  正在安慰婆婆的萧瑜走了过来,见安娜真的醒了,露出欣喜之色,急忙让奶奶去通知孙医生。

  「安娜,你终于醒了!太好了!你感觉怎么样?」萧瑜关切地注视着她。

  「我……这里怎么了……」安娜呻吟,「头还有点疼……」

  萧瑜紧紧握住安娜的手,「你为了救我家小光,自己被车给撞了。你别担心,医生会治好你的……」

  ……

  三天之后,安娜被允许出院。但她情况似乎不是很稳定,有时候还头疼,萧瑜不放心让她一个人继续租外面住。在她的坚持下,安娜厚着脸皮半推半就地终于住进了家里。

  奶奶对安娜感激的简直要把她供起来了。收拾屋子铺好床,从安娜住进来的当天晚上开始就给她鸡蛋核桃红糖水的补。萧瑜去服装厂给她请了假,安娜在家舒舒服服像猪一样地住了两天,第三天晚上,正和小光窝在床上给他讲故事,忽然听到外面传来拍门声,奶奶出去开门,回头就喊:「小瑜,国强回来了!」

  安娜听到外头老妈哎了一声,脚步声就出去了。

  「爸爸回来了!」

女生打豆豆的秘密,用力别停我还要深一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