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广告 正文

少妇水好多好爽,给你一个爱的抚摸啊啊啊

  阿娇看着她,但她的头发很糟糕。她只觉得狗太大太吓人,远不如小狗有吸引力。

  肖航说:「荣世子是个爱狗的人,家里养了几只狗。不过这只狗很温柔,不会伤人。」一边说,他又停顿了一下,转向阿娇。「不信你来感受一下。」

  她怎么敢碰它?

少妇水好多好爽,给你一个爱的抚摸啊啊啊

  阿娇摇摇头,笑了笑却尴尬地说道,「奴婢.我还是不需要。」

  肖航今天心情很好,但她不会轻易放过她。

  只需轻轻一伸手臂,就能顺利地将身边的小女孩勾到面前。他从后面圈住她的身体,然后握住她的手,朝着大白狗的头摸去。

  「太子爷……」

  「不用怕。」

  耳边是男人慢慢呼出的热气,阿娇感觉痒痒的,但现在更重要的是她面前高大威武的大白狗。男人的手以适中的力度握住她的手腕,导致她去摸狗。阿娇感觉到手掌下有柔软的触感,紧接着一只大白狗伸出舌头舔着她的手。

  暖|暖,湿|湿。

  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可怕。阿娇忍不住弯下嘴唇。她看着这只白色的大狗,变得更加开心了。她脱口而出,「师子法师不仅喜欢小娃娃,还喜欢狗。」

  肖航看着怀里的小女孩说:「他真的很喜欢洋娃娃。」

  他一直渴望有个女儿,眉眼不比她差。

  第015章:爱情

  阿娇摸了一会儿大白狗,看着江尔来的姑娘江碧如,披着淡粉色梅花锦绣花花束的披风,向这边走来。

少妇水好多好爽,给你一个爱的抚摸啊啊啊

  不得不说,这个江二姑娘的颜色真的太出众了。

  白色的雪花像羽毛和羊群,一点点落在美女的黑发上。这张漂亮精致的小脸,皮肤白皙,浅粉色。最漂亮的是两个王莹莹的眼睛,带着淡淡的微笑。粉红色花瓣的嘴唇涂有胭脂色的唇脂,被认为是丹妮。

  觉跪下了。

  江碧如冲着肖航的亲昵喊了一声「杭表哥」。

  到最后,又年轻又火辣。只是无论什么样的男人,被这么漂亮的美女看着,都忍不住生出怜惜。

  不过,肖航还是让她的脸色如常,客客气气地回了一句「表哥茹」。

  江碧如知道表姐的脾气,话也弱,但就是看着就喜欢。她见过很多年轻才俊,也见过一些哥哥身边的朋友,也见过一些长相出众,气度不凡的人。她再优秀,也赶不上珩科表妹。江碧如嘴角挂着微笑,眼里充满了深情,向肖航张开了嘴唇。「我刚才去看宝二,她长得真好看。绣表姐说宝二生得像荣世子。」

  说到侄女,肖航想起了一点点粉的柔软感觉,脸色瞬间软化。

  江碧如知道肖航一直爱她的两个姐姐,爱我,爱我的狗,自然也爱她的侄女。只是她从来没有想到,以前别人会想办法取悦自己,聊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当肖航来找她时,她有点矮。她说出来之前,心里也会纳闷:杭表姐对这件事有兴趣吗?

  只是-

  她已经到了十五年后的年纪。

  婚姻不能再拖了。

  现在肖航终于回到了盐城,大概是因为他的命运吧。想到这里,江碧茹捏了捏手里的东西,心跳如鼓。

  「杭表哥,我.我有话要对你说。」

  江二姑娘的态度如此直白,阿娇几乎猜到她要说什么。太子叶一直舍不得嫁,她也知道国公府里的人是怎么说的。连都怀疑太子爷好断袖裂桃。外面的人不知道怎么漫天要价。

  皎漂o微微看了一眼自己的纤毛,然后通江二姑娘旁边的丫鬟,很懂事,走得更远了一点。

  只是-

少妇水好多好爽少妇水好多好爽,给你一个爱的抚摸啊啊啊

  皎漂,停下。本能地,我还是忍不住抬头。

  江碧如看着眼前的兰芝玉树表妹,脸上火辣辣的。

  她不娇气,从小就喜欢玩堂妹。只是两人的年龄差距有点大,如果她能大几岁,跟鸻表姐是最配的。所以她一直担心杭表姐到了结婚年龄会结婚生子,所以即使到了结婚年龄,也不能向杭表姐吐露自己的爱情,但是也没有办法。谁知道杭表姐一直没结婚?

  她心里很高兴,但现在也没办法了。

  她在姑姑面前总是表现得很好。虽然她不能和姐姐竞争,但她在其他方面赢得了姑姑的青睐。而且,她知道姐姐可能也喜欢珩磨表妹。如果她再不行动,我怕她会错过。

  江碧如深吸了一口气,这一行为导致女孩婀娜的身姿随胸落下。她伸出手,把在肖航面前捏了很久的钱包递给了他。羽毛纤毛微微聚拢,羞涩迷人。江碧如的声音微微颤抖。「杭表哥,这个.这是我绣了很久的钱包。我.我知道你喜欢竹子。」

  肖航低下头。

  这些白嫩的手嫩如雨后春笋,一看就馊,而她手里的钱包真的精致漂亮,刺绣技艺精湛。只是这些他根本没放在心上,只是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正在偷看的男人。

  阿娇没想到太子爷会突然看向自己这边,于是立刻低下了头。但是之前的画面,却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叶王子会接受江二的钱包吗?

  她愣了一下,然后忍不住抬头偷偷看了一眼。看到叶太子没有这个样子,她就放心了。

  只是-

  为什么太子爷不收?

  江二的姑娘此刻已经抬起了头,露出了白皙均匀的脖颈,脸上也没有了娇嫩,只是眼睛微微有些湿润,看起来相当清秀可爱。她手里拿着钱包,好像开口问了什么。远远的,阿娇只能看到太子爷说的话,听不到他说的话。我只知道叶太子说的一定是一些拒绝江二姑娘的话,因为说了之后,江二姑娘放声大哭,然后哭着跑了。

  至于太子叶,他的脸是平的。

  阿娇不明白,姜二的姑娘,这么娇气,不仅外貌出众,地位也尊贵。在她这个年纪,裴世子也是委屈的——毕竟差了十一年。,成了亲,算是老夫少妻了。

  世子爷居给你一个爱的抚摸啊啊啊然就这么拒绝了。

  江二姑娘都走了,她自是回到世子爷的身旁。

  只是说起来,她还是挺佩服江二姑娘的,如此直白热烈的追求一个比自己大十一岁的男子,而且还送出了自己亲手绣的荷包。大齐的女子,这荷包可是用来定情的――若是男子收了女子的荷包,就可以上门提亲。

  瞧着身边小姑娘的反应,萧珩心里头有些气,他晓得自己为何生气,可偏偏不能发作。她才稍稍对自己放下戒备,他若是发了脾气,恐怕又是如初见时一般的战战兢兢。

  萧珩略感头疼,没有说话,只阔步往前走。

  阿皎立刻跟了上去。

  今日宣平侯府的宴席十分热闹,只是她再也没有瞧见江二姑娘了。阿皎心想,江二姑娘肯定是受了委屈,眼下不知到哪里抹眼泪去了。

  再看世子爷――

  阿皎觉得今日的世子爷有些奇怪。

  明明之前还面色淡淡的,这会儿又像是心情极好似的,在席上酒杯根本就没有满过。这不,到了宴席散去,世子爷俊脸微红,明显是喝得有些过了。

  兰氏也瞧出了自家儿子的异样。可说实话,她压根儿不晓得儿子心里头在想什么,只在上马车的时候,对着阿皎道:「好好照顾世子爷,待会儿给他弄碗醒酒汤。」

  阿皎搀着身边男人沉甸甸的身子,听了兰氏的话,赶紧点头,「奴婢晓得了。」说着,便将人扶上了马车。

  「世子爷。」阿皎唤了一声,然后倒了水,将杯子凑到萧珩的嘴边,道,「喝点水吧。」

  萧珩没有接,只看了身边的阿皎一眼,双眸深邃,然后微微张开了嘴。

  整整喝了两杯,她才拿出帕子替他擦了擦嘴。

  到了寄堂轩,阿皎便搀着醉酒的男人上了榻。除去他身上的斗篷,再弯腰替他脱靴,这才将人平放到榻上。她瞧着世子爷一沾榻就睡得香甜,便出去打了水,打算替他擦一擦脸。

  阿皎端了热水进来。

  将巾子浸到盆中,拧到半干,小心翼翼伺候榻上的男人擦脸。从光洁的额头,到英挺的鼻梁,然后是薄薄的唇瓣……爱美之心人皆,这般的俊美,阿皎看得有些痴了。她想,也难怪江二小姐会忍不住对世子爷吐露爱慕之情,这么优秀的男人,哪个姑娘不喜欢?

  只是――

  世子爷连江二姑娘都瞧不上,到底会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阿皎猜不出来。

少妇水好多好爽,给你一个爱的抚摸啊啊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