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广告 正文

狗狗的东西好大,半夜我偷偷扒开老师的内部

  八神泰尔在西安黄木的书桌前拿起一张照片,向见崎鸣和赤泽泉美挥挥手,说:「仔细看看这张照片,你能找到一些特别的地方吗?」

  见崎鸣和赤泽泉美扭过头,仔细看着照片。

  照片上有五个人,三男两女,其中冼黄木也在里面笑得很开心。

狗狗的东西好大,半夜我偷偷扒开老师的内部

  「如果不自然的话.是仙木哥哥周围的一个位置的差距……」

  赤泽泉美看了很久,然后有些不自然地说道。

  这个空白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看起来没什么,但是在场的三个人都是初三,初三,初三三班的学生,他们非常清楚这个空白代表着什么。

  当【死】或【身双】消失后,【复活】期间的原图也会逐渐消失,而这张照片中消失的很可能就是当年的【死】。

  见崎鸣起身,环视了一下卧室,床头柜旁写着几个字。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不记得了!

  「我大胆猜测!」

  见崎鸣说:「仙木老师以前的笔记里有一些模棱两可的话。我恋爱过吗?没有!但是好像谈过,记不清了。这种话。」

  「这种话不是偶尔记录在他的笔记里,而是多次出现……」

  「那么,会不会是仙木老师当年爱的对象,也就是当年的【死者】」

  见崎鸣说话令人惊讶。然后我把照片戴在头上,对八神泰尔说:「所以这张照片实际上应该是六个人的合影.但是那个有仙木老师的女孩被藏了起来。」

狗狗的东西好大,半夜我偷偷扒开老师的内部

  这么一说,还真有几分道理。

  赤泽泉美有些难以置信地说:「然而,这种爱上死者的事情……」

  「没什么好惊讶的。」见崎鸣轻声说:「那一年,逝者就像一个普通人,只谈爱情……」

  说着,见崎鸣眼神一冷,瞥了八神太二一眼。

  八神泰尔摸了摸他的鼻子,很明显,见崎鸣只是把它放在字狗狗的东西好大里行间。

  只是一段恋情。有什么大不了的?值得注意的是.和死卷的床单.

  「那么,我弟弟的死很可能是双重自杀?」

  赤泽泉美仍然有些不相信。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当你哥哥去世时,他的脸突然松了口气.大概是他死的时候,突然想到了那个女孩的真名。回忆起他们两个的点点滴滴……」

  见崎鸣的推理也站得住脚。

  这样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冼黄木这么多年一直在世界各地流浪,他想追求什么,为什么冼黄木直到现在还没有结婚。

  二十六岁,在日本也是一个大龄青年。但冼黄木从未打算结婚。

  「也许我们可以去学校找钱拓陈至先生,查当年的资料,也许我们可以知道你哥哥为什么坚持自杀。」

  见崎鸣向赤泽泉美建议道。

  赤泽泉美很自然地点头同意,并且突然遇到了这样的事情。这时,她失去了冷静思考的能力,她同意了见崎鸣所说的话。

  八神泰尔又看了看整个房间,然后转身出去,但有那么一会儿,他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转头看过去,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是在楼梯上休息吗?或者其他什么地方?

狗狗的东西好大,半夜我偷偷扒开老师的内部

  八神太摇摆不定了。

  「我去碧梁想一想。」八神泰尔对见崎鸣和赤泽泉美说:「你们两个先去上学,找到钱陀陈至老师,我们以后再见面。毕竟离学校有三个小时的车程,然后过来找毕亮太费时间了。"

  「可是你,怎么找到的?」

  见崎鸣皱着眉头问道:「毕良元一家现在应该很忙,不会接受这次访问,即使接受了……」

  就算接受了,也看不到毕半夜我偷偷扒开老师的内部亮想要什么。

  见崎鸣的话没有说完,但八神泰尔已经知道了这句话的意思。

  「毕良认为大部分都会被关起来。」

  八神猜测:「毕竟像他们这样的巨头认为自己有精神问题也是丑闻。我会潜伏进去,然后和他见面。」

  这是事实。见崎鸣很清楚这一点,关于毕良家族为什么要隐藏冼黄木的尸体,也有一些猜测。

  选举即将举行,冼自杀将成为毕的丑闻,很可能使他的选举失败,所以他会做一些事情来掩盖他的死亡和隐藏他的身体。

  只是毕亮现在的精神问题会成为他的另一桩丑闻。因此,如今的毕家族应该拼命的隐藏着这些东西。然后毕良以为自己会被关起来,不准来回跑,听话。

  八神泰尔看着大厅里的挂钟说:「先坐车回去。我可能会比你晚一两个小时。什么都别动,等我来处理。」

  八神泰尔给见崎鸣和赤泽泉美讲了一个很好的故事。又把他们两个送到热闹的地方,然后转身去了碧良家。

  见崎鸣去过碧亮家,大概知道碧亮要的房间,给八神泰尔画了碧亮家的建筑图。

  八神泰尔只要跟着地图走,就能找到毕亮想要的房间。

  不出所料,毕亮家的门都关着,他们拒绝见客人。但这件事根本阻止不了八神泰尔。

  轻轻一跃,近三米的围墙跳了过去,然后一脚踢开,几乎瞬间出现在毕良家的海边别墅二楼。

  在海这边的窗户附近,八神泰尔看到了毕亮,他正发呆地看着大海。

  今天的毕亮比昨天想的更憔悴,原来眼睛周围的黑眼圈更明显。

  「喂!」

  八神泰尔轻轻地敲着窗户,吸引着迷迷糊糊的别良的目光。

  「失忆的鬼老师。」八神泰尔大叫毕梁毅:「我来看你。」

  [另一个]第六章不安

  靠近海边,风总是很大。

  咸咸的海风吹进来,窗帘嗖嗖作响,放在房间里的几个娃娃掉在地上。

  八神泰尔转身关上了门上窗子,比良诼想已经再一次的坐在床上,愣愣的看着外面。仿佛眼前的八神太二根本不存在一样。

  「比良诼……」

  「果然啊,我这段时间真的是疯了。」比良诼想自嘲地说道。

  「正常,一个孩子看到这么血腥的一幕……并且还是重要的人逝去。」

  八神太二宽慰地说道:「只是能把你知道的事情给我说说吗?」

  比良诼想看了八神太二好一会儿,才转身对着镜子,看着镜子里面映射出来自己的身影。

  「之前……就算是对着镜子,我也是看不到自己的身影的。」

  比良诼想喃喃地说道:「不仅仅如此,就算是我在场和人说话,但是突然的,就像是构思出另外一个视角一样,会从一个第三者的角度,看着眼前的一切。」

  「于是我就以为,自己是贤木晃也,我以为我是他的幽灵,所以才会神出鬼没,时而清醒,时而不知所踪……」

  从比良诼想的话语中,八神太二大概可以看出来之前他的病情是多么的严重。

  可以在照镜子的时候忽视自己。

  可以在和人谈话的时候,创造一个第三者的视角。

  但是如果没有外人在场,就像是昨天八神太二刚碰到他时一样,以为别人都看不到他,自由自顾的,像一个幽灵一样的游荡。

狗狗的东西好大,半夜我偷偷扒开老师的内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