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广告 正文

学长别揉了我都出水了,啊舔的好舒服快点啊

  「关美,嗯,你可以转头了。」

  关彩贵转过头,看了一眼叶晓飞,但很快低下头,低声说道:「叶晓飞,你以后能不能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

  「嘿.关梅,什么意思?刚才差点被那个臭女人给了。你为什么不帮忙?」

学长别揉了我都出水了,啊舔的好舒服快点啊

  「你,你……」

  关财听了,气得说不出话来。他举起手,一阵狂风吹来。

  叶晓飞一点也没有防备,突然觉得自己的手不听使唤了,他僵硬地举起来。

  啪啪啪!

  我连续扇了自己几巴掌。

  叶晓飞非常着急,大喊大叫:「好,好,我知道你会拼写,放开我!不放手,信不信由你,我用舌尖打破了你的魔咒!」

  「嘿,叶晓飞,你知道道教就很神奇吗?」

  关彩娇哼了一声,收回了咒语,扭过头,瞪了叶晓飞一眼。

  叶晓飞捂着他的红嘴巴,嘀咕道:「妈的,闭嘴,美女,我现在是道士了,你怎么还这么暴力!」

  「哼……」

  关才又是一声冷哼,看起来像个赌气的小媳妇。

  看着关彩可爱的样子,叶晓飞突然发脾气了。一边揉着脸颊,一边安慰:「好,漂亮,你不暴力,其实我错了,好吗?」

学长别揉了我都出水了学长别揉了我都出水了,啊舔的好舒服快点啊

  关抬起头:「知道就好。」

  晕!

  叶晓飞彻底无语了,他暗暗叹了口气,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地说:「关美,其实我这次来宝石山,不仅是为了确认刘艳儿是合欢,也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问吧。」

  关彩淡淡地说,低头看着叶晓飞,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晓飞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收起了笑的表情。她很认真的说:「关美,其实最近事情太多了,我都烧起来了。而且,我们学校有个穿学生装的女鬼……」

  叶晓飞想不出任何其他办法。

  现在他不仅被统治派和合欢派盯上了,在天竺社区也没有任何进展,一个扮成女鬼的学生出现了。

  叶晓飞认为这将是非常牛逼的七征后,但现在人们发现,牛逼带来的麻烦。

  真是应该那句话,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以前什么都不是。没有能力也不用担心。

  然而,现在我知道了教义,我不能忽视它。

  关才既然死了很久,做鬼就有点老了,所以对鬼的了解比我多。

  听到叶晓飞说事情的来龙去脉,最后抬起头,神色凝重。

  「肖飞,根据你说的,那个女鬼好像是个影子鬼。」

  「影鬼,这是什么?」

  叶晓飞看到关彩真的知道了,喜出望外。

学长别揉了我都出水了,啊舔的好舒服快点啊

  关彩贵轻轻叹了口气,淡淡地说:「这个影子鬼跟别的鬼不一样。大部分鬼都怕见太阳,白天怕出来,但是影子鬼就不一样了。只要有阴啊舔的好舒服快点啊影,他们就可以隐藏在阴影中出现。只是……」

  关彩贵皱了皱眉头,仿佛听不懂似的:「按照你说的,这个影子鬼威力如此之大,可以直接附着在人类身上,吸收人体内所有的阳。这种本事恐怕三五百年都不行。」

  「啊?这么厉害?」

  叶晓飞吃了一惊:「你什么意思.这个影子鬼比你更厉害?」

  关彩贵重重地点点头:「比凶多了。我根本不可能是它的对手。但是,这种影子鬼太难形成了,怎么会突然出现,而且还这么摇曳?」

  「啊?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很担心,是不是有人刻意培养?」

  「什么?关梅,别吓我!」

  叶晓飞吓坏了。

  之前,鲍步通在工地上养鬼是很头疼的事情。如果这种影子鬼能复活,那就太可怕了。

  正文218。第218章幽灵名单

  外面下着倾盆大雨。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只有一盏黄色的灯亮着。除了一扇门,整个房间四周都没有通风,连一扇窗户都没有。

  「喂!」

  徐东强恶狠狠的盯着刘艳儿,扇了她一巴掌,怒声道:「刘艳儿,我好像警告过你不要自作主张!哎,你现在断了手指,简直是弄巧成拙!」

  徐东强肆无忌惮地看着刘艳儿的红果身体,眼里闪过一丝贪婪。

  刘艳儿脸上有五个鲜红的掌纹,但脸色很苍白,疼痛牵动了他的神经,让刘艳儿麻木了。

  「徐,徐老师.谢谢你救了我,救了我。」

  柳烟儿有气无力地说着,柔软而无骨,瞬间就扑进了许东强的怀里。

  温润如玉。

  徐东强在整个合欢派中的地位并不高,不过这次他来潜江是想顺便打探一下消息,吸引一些高手。

  本来徐东强看上了关小羽,但知道她是纯尹后,不敢下手,只好退而求其次,把刘艳儿忽悠进去。

  徐东强没想到的是,刘艳儿似乎天生就有练合欢的天赋,经过一次性交,刘艳儿很快学会了诀窍。

  但徐东强很快发现,刘艳儿野心太大,虚荣心太强,连控制自己都觉得无力。

  所以,徐东强想限制刘艳儿,一再警告不要擅自行动。

  徐东强很清楚,一旦刘艳儿得到了叶晓飞的纯阳,他就再也无法控制刘艳儿了。

  这次,徐东强无意中发现了刘艳儿的奇怪行踪,然后悄悄跟踪她,却发现她在宝石山约了叶晓飞,试图获得叶晓飞的纯阳。

  愤怒的同时,徐东强强烈压制住了自己内心的冲动。直到刘艳儿的手指被砍断,徐东强才趁叶晓飞不注意救出刘艳儿。了。

  「断指之仇,必报!」

  柳烟儿勉强支撑着身体,在趴进徐东江怀里的刹那,眼神中闪过一丝狠毒。

  徐东江不但人长得白净漂亮,而且对女色的渴望更是到了一种每日无爱不欢的地步。

  本来还是一腔怒气,徐东江还想教训一下柳烟儿,可一触碰到柳烟儿的躯体,心中的欲.火蜂拥而出。

  「哼,柳烟儿,现在,我就要惩罚你!」

  徐东江闷哼一声,一把抱住柳烟儿,将她扔在了地上,然后翻身将柳烟儿压在了身下,两只手更是急速的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蜕了个一干二净。

  看着徐东江火急火燎的样子,柳烟儿嘴角划过一丝阴笑,一只手缓缓伸了下去,一把抓住徐东江,突然用力,狂笑一声:「哈哈,徐老师,你太着急了吧?」

  下一刻,徐东江猛得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盯着柳烟儿,嘴里开始往外喷血。

  鲜血从徐东江的嘴中流出,洒了柳烟儿一脸。

  柳烟儿全然不觉,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不紧不慢道:「徐老师,你难道忘了吗?现在的我阴气非常虚弱,极需要补充阳气,竟然还如此心急火燎?」

  扑通!

学长别揉了我都出水了,啊舔的好舒服快点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