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广告 正文

领导叫我穿开裆裤,和男朋友在阳台做什么感觉

  1994年6月7日.

  我很快找到了我想要的档案袋。当我摸到包的时候,我的心脏突然漏了一拍。他的手微微颤抖,当他打开袋子的时候,他几次差点撕开封口。

  6月7日.车祸.

领导叫我穿开裆裤,和男朋友在阳台做什么感觉

  明远一开始报案,结果车祸结案。我仔细看了下档案袋里的资料,东西很少。除了尸检报告,只有几份证人证词,以及肇事者的信息。

  我仔细看了一边,目击者的陈述都差不多,描述我被撞时的细节,对我没有帮助。至于司机,他是一个名叫许金忠的秃头中年男子,受过小学教育,在事故发生前就已经喝醉了。警方最终认定是酒驾造成事故,司机被判四年有期徒刑。

  表面上看,似乎没有什么可疑之处,但我清楚地明白,这只是表象――事件发生时我所掌握的材料早就不见了。明远的怀疑恰恰是因为这个――那天我出巷子的时候路过隔壁的老教授和他老婆,他们一定看到了我拿着的那个大箱子。

  之后我找到了顾的资料,和我的档案袋一样干净,好像是她不小心淹死的。

  顾洪雁是怎么被杀的?想了想,我只想到了两种可能,一种是她调查的案子可能涉及什么秘密,另一种是她神秘的爱人。

  我几乎可以肯定她有情人,女人在这方面很直观。不过,这个人似乎没有顾想象的那么好。如果他真的爱她,怎么能一直偷偷溜走?顾的生活很简单,她认识的人不多。要不是这个案子牵扯到她手上,我想她唯一可能得到的麻烦就是那个神秘的情人。

  顾洪雁的资料不难找到。我赶紧从档案里转了她的资料,没人注意,也没人怀疑。

  她调查的是一起抢劫案,并不复杂。没过多久,这个案子就破了,罪犯已经被关进监狱了。反正我没看出什么异常。但也许王玉林能找到一些线索。

  想了想,偷偷抄了她的资料,带了出来。

  当天晚上,我花了几个小时临摹了顾让我在案发前画的一个人的画像,准备等到周末再去找。

  结果第二天就被明远撞了。

  今天早上,不到在资料室值班突然拉肚子,十分钟跑了三次,腿软回来了。看到他软软的趴着我就很同情,就让他回去休息,让我给他掩护一天。不到对我感恩戴德,我拜了又拜,然后我代替他坐在资料室门口。

领导叫我穿开裆裤,和男朋友在阳台做什么感觉

  其实资料室的工作挺轻的,也挺经济的,用电脑什么都不用想。如果有人进来查资料,让对方出示证件,用信用卡机刷一下,就完了。

  一般情况下,来这里的都是省厅正式工作人员,也就是说像明远这样的实习生是没有资格单独进来查资料的,所以我根本没有提防他。结果没坐半个小时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说「你好,潘队让我过来找点资料。」

  我抬起头,面对着明亮的黑眼睛。两个人同时哭了出来。

  「刘筱筱!」明远脸色煞白,举起手来,跳过一米多高的桌子,直直地跳了进去。他抓住我的手,生气地说:「刘筱筱,谁叫你来这里的!你怎么这么健忘?要不要再死一次?」

  四十九

  他的话,像是当头一棒,打得我脑袋一片空白,一时间我只觉得周围一片死寂。资料室里的暖气片发出嗡嗡的声音,偶尔走廊里有人路过的时候也会发出轻微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由近及远.

  有人在门口说着话,我就突然醒了,保持着头脑,在胸前坐下,再也没有看他一眼。他刚才好像被自己的话吓到了,沉默了一会儿。房间里的气氛凝固了,诡异而神秘,人几乎无法呼吸。

  「嗯?」当科长董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他看到我们俩都有些诧异。他眯起眼睛,盯着明远看了几眼。他脸上突然露出警惕的神色,问道:「你是哪个部门的?以前没见过。」

  明媛还是像往常一样转过身来,礼貌地冲董一笑。「你好,我是刑侦大队的实习生。潘让我过来了解一些情况。没想到会遇到校友,就进来说了几句。」

  董科长忍不住把脸卖给了大名鼎鼎的,他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变成了一副彬彬有礼、和蔼可亲的表情。「是潘的团队。之前听说潘的团队这次招了两个公安大学的学生。是你。还不错,小伙子很有前途。」他又对我笑了笑,看起来很关心。就跟长辈一样,他温和地跟我打招呼:「你们年轻人说话慢点,我有事先走了。」

  「你慢慢走。」明远朝他点点头,举止无可挑剔。

  我没有他的技术。我可以在几秒钟内立即变脸。我只对董点了点头,但我的笑容挤不出来。

  我们两个人很快就被留在房间里,气氛突然又变得尴尬起来。我咬着嘴唇,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他这样说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认出我了吗?但这是不可能的。就算我跟人家说实话,人家也觉得我在开玩笑。他怎么能猜到这些呢?

  「我……」我张开嘴,想先发制人,问问他是什么意思。然而,他的话打断了他。「这里人多,晚上再说。」他说,然后把手里的单子递给我,脸色看起来若无其事。「请帮我找到这些文件。」

  临走时,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压低了声音:「下班后我在外面等你。」

  结果,我过了一天不安稳的生活。

  爸爸刘晚上会和我一起回去,但我在节省时间向他解释,但我内心越来越不安。下班的时候也是拖啊拖,穿上外套拎着包,直到部门里的人都走了。

领导叫我穿开裆裤,和男朋友在阳台做什么感觉

  还没出门,她就看见明远倚在门口的大石狮子,眼睛不眨地盯着门。于是我一走到门口,他就挺直了身子,一步一步向我走来。

  「我们回去说吧。」他看上去和往常一样地接过我手里的包,牵了我的手,就好像上午那句话并非出自他的口中。

  一路上我的心都乱糟糟的,脑子里如同一团浆糊,一点条理也没有。明明下午的时候还想过要如何应对来着――哦,对了,死不承认。即便他从蛛丝马迹中发现了些许线索产生了怀疑,可只要我打死不承认,他又能耐我何。毕竟,这种事情可没有证据可言。刘爸爸和廖妈妈都没说什么呢领导叫我穿开裆裤。

  想到这一点,我的心终于渐渐安定下来,脑子里也总算有了些许清明。

  的士照例在巷子口就停了,我们俩慢慢走进去。天色尚早,巷子里偶尔会有一两个行人,还会有熟悉的面孔停下来跟明远打招呼,探究的目光一直留在我的脸上不走。甚至还有以前的邻居熟络地跟明远开着玩笑,「哟,明远交女朋友了。」

  明远一律点头笑,握着我的手紧紧的,温暖而干燥。

  开门进了屋,我们俩一人找了个沙发坐了,都不作声。过了许久,还是他打破了沉默,「明儿你就别来了,危险。王榆林那混账小子……」他恨恨地咒骂了一声,看起来是真的恼了。

  但我并没有说话。眼下形势未明,我多说一句话便是错。倒不如看他到底想要做什么,我也好看一步走一步。

  见我许久没说话,明远脸上只是一片无奈的苦笑,端起茶几的茶杯喝了一大口水,润了润嗓子继续道:「你都混进档案室了,想必王榆林早就跟你交了底。这件事牵扯得太大,以前的曾师姐,那么聪明机警的一个人,最后还不是……」

  他叹了口气,声音里有无限的悲悯和自责,尔后又朝我看过来,目光中全是啼笑皆非的无奈,「你又一向是个毛毛躁躁的性子,自以为聪明小心,其实喜怒都写在脸上,怎么瞒得过那些人。如果真出了什么事,你――」他的眼睛里忽然蒙上了一层雾气,犹如三月江南的清晨,「你还想让我再痛苦一次吗?」

  我心里一颤,险些就要开口,才一张嘴,又赶紧掐了自己一把,好歹忍住了。一刹那间,心里头转了不知多少个弯,过了十几秒才缓缓道:「你说得没错,我的确是为了查案子才去的档案室。」别的话却是不肯多说一句。

  明远专注看着我,忽然发笑,那声音听得我心里头愈加地虚。他笑了半分钟才终于停下来,眸中竟有星光点点,忧伤如水般朝我涌来。「到了现在,你还是不肯认我吗?」他看着我的眼睛,一眨也不眨,一字一字地唤我的名字,「钟慧慧!」

  轰――地一下,我险些被他这句话给震得从沙发上跌下来。

  虽说早猜测着他是不是已经认出了我,甚至还想到了应对之策,可当他真正叫出我的名字的时候,我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心跳,那一重又一重如擂鼓鸣钟,一颗心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跳出来。

  「你…说什么?」我梦游一般地说了几个字,过了好几分钟,才回过神来,低下头矢口否认道:「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懂。」

  他却不急着回答,一点点地凑到我面和男朋友在阳台做什么感觉前,握住我的手,缓缓地蹲下,幽深的双眸里满满承载着思念的情意,「钟慧慧,」他叫我的名字,声音里带着哽咽,低沉得好似随时都要发不出声,「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明明身在咫尺你却要视我为路人。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你觉得你换了个身体我就认不出你来了?你一走四年,这些年我踏遍了北京的每一寸土地,你说过的那些地方,老家的巷子,你念过的大学……你怎么会以为,我会等到四年之后才会去那里找你……」

  我的心顿时沉了下去,所有狡辩的话,所有事先想到的对策,在他说出这些话之后通通都变成了笑话。

  是的,我早该想到的,他为什么会忽然在我面前提起要去北京的事,为什么那么轻易就被我劝了回去,从他十岁起,我就已经骗不了他了。原来那么久以前,那么久以前他就已经识破了我……

  「我…我只是……」我脑袋里一片空白,完全想不到任何可以解释的借口。且不说我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北京,还编造出一大堆金家的往事,明远去过北京,那定然也能发现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

  巷子里的家是假的,大学里也从来没有钟慧慧这号人,他怎么还会不起疑心。只要用心,他很快能查到更多的事,包括当初我初到陈家庄的种种……我要如何像他解释自己的到来?又要如何像他解释所有的一切?

  「为什么…不肯认我?」他握着我的手,握得那么紧,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所有的感情全都投入在这一双手上,抬起头,他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如洪水泄堤,一发不可收拾,「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我已经记不得上一次见他哭是什么时候了,明远,他一直都是聪明而坚强的,从来不会被任何困难打倒,连眼眶都不见红一下,更不用说掉眼泪。可是现在,他却蹲在我的面前哭得像个小孩子,那么伤心难过。

  「我…一直想你…」他缓缓地把头靠在我的腿上,平和而小声地道:「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你丢下我一个人,我真恨不得当时跟着你一起走了。可是,不行,我还得为你报仇,我要找出那些害你的人,一个一个地将他们杀死,然后再去找你……」

  我的心剧烈地跳起来,浑身都在发抖,他…原来害得他变成杀人凶手的…却是我。

  「明远!」我大声地想要打断他,可他却好像没有听到似的,继续说道:「可是,我心里总还是抱着一丝飘渺的希望,希望有一天,你能像很多年前一样,忽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你跟他们不一样,你是天上的神仙,肯定不会就这么死了的,对不对。所以我慢慢地等,慢慢地等,每次我遇到有人和你有一丝半点的相似,我就忍不住去试探她。就这么试探了不知多少次,我竟然…终于等到了你……」

  这一刻,我已经完全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眼泪一落,所有的伤感都如潮水一般倾泻,「我…」我抱着他嚎啕大哭,把这么久以来所有的情绪全都发泄在痛哭和眼泪当中。

  过去的十四年里,他是我最亲近的人,我们一起生活,一同欢笑,彼此都是生命里最重要的那个人。我如何会不关心他?这样的感情又怎么是说割舍就能割舍的。

  「我…好想你…」他红着眼睛正色看我,所有的依赖都在这一瞬间悉数散去,留下的全是严肃和认真,「钟慧慧,我爱你,你别说话――」

  我刚想开口马上又被他打断,他脸上是那么肃穆,那么虔诚,一字一字地朝我道:「我以前不知道,直到你走后,我才真正了解自己的心情。我不是你侄子,也不要做你弟弟,我爱你!这么多年来我每天晚上做梦都会梦到你,我对自己的感情很确定。不是依赖,也不是亲情,而是爱。我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爱上你,我只知道这份感情已经快要压得我喘不过气。我知道你心里有隔阂,我也知道这些天来你一直对此很抗拒,可是如果我今天再不说,我会疯掉。」

  屋里一片寂静,窗外有冬风呼呼地刮过,一阵又一阵,偶尔还会有没有关好的窗户撞得哐哐作响。

  橙色的灯光照得屋里亮堂堂的,可我却看不清面前他的面目。明明是这样熟悉的眉眼和轮廓,为什么我会觉得手足无措。

  不是这样的,这跟我事先所设想的完全不同。

  他不是应该狠狠质问我到底从哪里来吗?是妖还是仙?

  「慧慧,」他柔声唤我的名字,依旧紧握着我的手,缓缓地站起身,靠着我坐下。脸上明显地写着不安和忐忑,甚至他的身体还在微微发抖。

  这个时候,紧张的人并不止我一个。

  「我……」我舔了舔嘴唇想说话,直觉地想要拒绝,可却不知该怎么开口。抬头想要看他,面前忽然一黑,惊愕间,他的气息由远而近,唇瓣随即被他温暖的气息完全覆盖……

  他就像一条居心叵测的小蛇,温柔又狡猾地敲开我的唇,随即攻城略池,毫不手软,也搅得我的心一团乱遭,完全不知该如何反应。

  他的身上有好闻的味道,好似淡淡的绿茶香,似有还无;他的怀抱温暖而宽厚,将我环抱在其中,让我的心莫名其妙地平静下来。

领导叫我穿开裆裤,和男朋友在阳台做什么感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