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广告 正文

那是男女叉叉的态度,日本妈妈与儿子XXX

  「哦。」她考虑这件事是对的。很明显,这件事错的不是她。聚会太舒服了。为什么她反而要这么尴尬?于是她进来坐在沙发的一边。

  丁没有着急走过去,而是从书桌抽屉里拿出一叠文件,放在她面前。

  「这是其他电影改编的比较案例。可以参考一下,明天早上九点开个小会,再详细讨论适应的方向。」

那是男女叉叉的态度,日本妈妈与儿子XXX

  江宇点点头,接过,翻看着剧本的内容。

  他在她身边坐下,用低沉平静的眼神看着她,突然觉得自己心里所有的烦恼都在瞬间消失了。

  「我拿回去看看,就不打扰你了。」她拿起文件,起身离开。

  「那只是公司下面的一个艺术家。」他好像想解释什么,但一开口就觉得有些解释还是很无力。

  「哦。」江宇点了点头,好像并没有太在意他说的话:「哦,对!我差点忘了我需要在6月2日和3日请假参加综艺节目。」

  「柠檬电视的那个?」

  「嗯,你怎么知道的?如果没什么事,我两天不来了!」

  「好。」

  「那我先出去了!」她微笑着挥挥手,但突然她看到他脖子上有些可疑的粉红色痕迹。她笑着眨了眨眼睛,转身出门。

  丁有些纳闷,走到镜子前看了看自己,却发现了自己脖子上的痕迹。

  是什么时候…该死…一定是昨晚!

  他皱着眉头紧张的按着脖子想着该怎么解释.但突然意识到她需要他的解释。

那是男女叉叉的态度,日本妈妈与儿子XXX

  两个秘书在23楼的前台,坐在门外,都听到了来自丁总办公室的砰的一声。他们战战兢兢地对视了一眼,然后看着推门出去的江宇和王。

  「没什么,忙你的。」王率先跑到办公室门口,推门看了看里面的情况,然后笑着对江宇和两个前台说道。

  他带上了门,把掉在地上的转椅抬起来,把散落的文件一个个整理好,放回桌子上。

  丁坐在一边的沙发上揉着眉头。

  小王已经跟着他很多年了,而丁对的脾气很清楚,所以他收拾好自己的东西,默不作声,准备推门出去。

  「等一下。」丁陈一拦住他:「昨晚那个女孩.她参加综艺节目需要带伴吗?」

  小王仔细回忆了一下。虽然他不知道丁为什么突然问起她,他还是恭敬地说:「是的,我已经跟节目组通过了。这个女孩碰巧是《四月》的演员。节目组说她刚好过去。那个节目可以做成《四月》的宣传期。」

  " 《四月》 ?她?」他不解地看着他,但还是没有太在意:「告诉她,我会陪她参加那个综艺节目。」

  「什么?"他似乎有些怀疑丁对说的话。因为即使是丁,也绝不会做任何会对自己造成沉重负面影响的事情或者追光。

  参加综艺节目不会有什么负面影响,但是作为一个女艺人的「朋友」参加,而不是去做追光的总裁,他相信他不会知道今天的互联网上会传播什么样的东西,会对追光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去吧。」他没有改变决定,只是语气有些疲惫。

  小王虽然不同意他的决定,但还是接了命令,深深鞠了一躬,退出了办公室。

  第二天的会议上,编剧界两位知名前辈带着助手来到提前空出的会议室。他们坐在两边后,颇为不屑地看着坐在一边的江宇。

  「实习?」两位作家面面相觑,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是的,丁总没告诉你吧?可能是他太忙忘不了,因为我很佩服你们俩有机会多向你们学习,所以我争取到了这次实习机会,但是我什么都不懂,我怕帮不了你们,希望你们这几天不要介意照顾我。」

  虽然两位作家并不完全相信她,但他们还是回头看了看。按照她的话来说,他们以她为空气,讨论剧本的改编,而江宇则是开心自在的把能理解吸收的东西一一记录下来。

  在会后的日子里,江宇在办公室里花了一整天的时间翻看剧本修改参考文件。儿童节是她请假上班的最后一天,也是在办公室里画画写剧本下班的时候了。她看了看已经六点半了,赶紧收拾东西去上班。

那是男女叉叉的态度,日本妈妈与儿子XXX

  「你还没走吗?」丁看着她办公室半开的门,敲着门问。

  江宇锁上办公室门,走到电梯前,按下电梯。两个人一起乘电梯下楼,在门口告别。

  「我送你那是男女叉叉的态度。」

  「没事没事,我坐地铁特别方便。我先来!」她笑着挥挥手,开心的三步跑了。

  明天是综艺节目的录制,那么,她很高兴吗,因为她明天将看到秦飞?

  此刻,他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一个饮鸩止渴的沙漠旅行者。有些东西知道是刺毒,但还是想吞进肚子里。但现在他低下头,突然有些失去了追上她的勇气。

  就在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时候,身后的声音突然打断了他的思绪。

  「还想着把人送回家?」

  钓鱼钓鱼微博:「希望有岁月回眸。你秃了,我就油。」

  ——————

  丁回过头来,不可置信地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人。

  「你怎么来了?」

  「我为什么不能来?如果我再不来,这个公司会被你怎么样?」

  新来的是丁的父亲。他皱着眉头上下打量他:「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在外面怎么玩我都不会管,但是别把你日本妈妈与儿子XXX对外面女人的伎俩带到公司来!听说你还报了一个女艺人的综艺。你要让我们丁家的面子去哪!」

  「放哪儿都行。」丁陈一有些气愤地说:「你不是说只要我管理好公司,我就不会管我的私事吗?」

  「我有,但是这件事已经涉及到生意了!」

  「公司的问题,你再给我半年时间,我会尽力弥补前段时间我的问题造成的损失。」

  「一码就是一码!关于综艺我已经联系过那个节目组了!你的名额已经给你剃了,你可以安心管理公司了!」

  「爸爸!」丁一的声音有些焦急。

  「这事没得谈!你这么在乎那个小演员?别怪我。没提醒你,那些女人不过是看上了你的钱!」

  「您说过只要我接管公司就不会干预我的私人问题的,我喜欢谁、想不想结婚、想和谁结婚都是我的自由。」

  「是,你的自由!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你娶回家的人一定不能是那种没什么背景却一心想向上爬心术不正的人!」

  「那您娶了我妈就是好的么?两个人永远有自己的事业各忙各的?」

  「你!」丁父气结:「我不跟你吵,反正那个节目组我已经协调过了,你就不要妄想再去参加什么综艺了!」

  他说着,气愤的转身,走到一旁加长的黑色凯迪拉克旁,早就等在一边的管家拉开车门恭敬的迎他上车。他回过头再次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丁一臣一眼,坐进了车内。丁一臣看着那辆车平缓的开走,直至彻底开离他的视线。

  因为综艺节目提前通知,正式拍摄会在第一天6月2日的下午开始,综艺整体以野外生存为主,将几组艺人和陪同人员分成两队,从两条相似挑战的路线开始出发,最终先到达终点的队伍获胜。

  综艺录制时长为约24小时,所以其中会需要在山中住宿一晚的时间,通知每个人都需要携带好自身需要的物品,其他如帐篷和服饰一类的东西,节目组都会统一提供。

  结果令蒋渔头痛的是……秦非很自然的在群里说让蒋渔帮他把放在家中的两件衣服带上,她还来不及说什么,就看到李复在群里说:握草!什么情况你们俩?!

  她无奈的扶额,想着要不要说点什么补救的话,秦非却坦然的答道:没打算瞒你。

  蒋渔和黎希都齐齐的发了一句:……

  李复惊叹道:兄弟!没想到当初最正经的你也堕落了!我还以为你要一心向佛单身到底呢!

  秦非淡定道:托你吉言,下部演和尚。

  李复、蒋渔:……

  黎希:这怎么就是堕落了!找媳妇才是正道啊!那你们俩可都别堕落,我自己堕落就好了!小渔就是我的了!

  蒋渔无奈的看着放下偶像包袱在群里开心的聊着的三个人,她将东西仔细整理清点后收进背包,除了单衣还带了一些压缩饼干以及一些她觉得用得上的东西,本着少带东西的原则……还是装了满满的一大包。

  第二天一早,蒋渔按照约定的时间到达了节目组规定集合的地点。本期节目共六位受邀明星,会以抽签的形式带着各自的「外援人员」被分为两组。而现在已经在现场的却只有五位受邀明星,现场到场的几人都在猜测剩余的那位是多么大牌的明星。

  节目组专人询问着大家是否有看过往期节目、发到大家邮箱的本期节目相关内容有没有认真阅读以及交代一些具体的注意事项。

  蒋渔听得认真,将比赛的分区、规则都一一记录好。李复侧头看着她认真记录的模样笑着说:「哟,这么认真?好学生啊!」

那是男女叉叉的态度,日本妈妈与儿子XXX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