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广告 正文

学长别揉我,让人一读就湿的句子

  怕后悔,我说,飞奔,再回头一看,只见他们向我招手,我的心哆嗦了一下。我忙加鞭,朝柳州方向飞奔而去。

  正文第一百五十章钱春阳通过逼问黄的原因

  春天,阳光灿烂。我骑马,走在山路上。群山红得像血一样深。微风吹来,花香四溢。加上新鲜的空气,我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留恋。我在骑马,心久久不能平静。不知道该不该留下来,因为在现代,我身边只有几个结拜兄弟。我的父母和姐妹们,他们过着平静而丰富的生活。而这学长别揉我里,有我的老婆孩子,其实我真的舍不得离开他们。我很困惑。我不知道我应该活在现代还是古代。虽然迷茫不想回去,还是骑到了八卦山。

学长别揉我,让人一读就湿的句子

  八卦山属于龙城市边缘。这座山很陡。古人在悬崖上刻了一个大大的八卦。八卦中间有个山洞。因为地势险要,没人踏足过。直到来到悬崖,我才决定回到现代。我一个人。孤独和悲伤伴随着我,这让我感到非常失望。

  要进入八卦洞,你必须爬上悬崖,从上面下去。我知道虽然山很陡,但是以我的飞行技术进入八卦洞并不难。

  我下了马,轻轻抽打它,叫它另找主人。我爬上悬崖,然后慢慢走近八卦洞。慢慢爬到洞口,我站在洞口,看到洞口真的很普通,只是一个可以容纳我的黑洞。里面很黑。不知道为什么,外面的光源照不到。只看到洞是黑色的,连有没有底都不知道。

  我犹豫着要不要拿出李沅芷给我的八卦挂件,但是拿出来也没用。洞还是那个洞,还是不透明的。

  我正犹豫要不要进去,突然觉得身后有个影子,刚要回头,只觉得身后有一个很大的推力。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的身体就被推进了山洞。这时,我身上的八卦挂件发出了金光,山洞里面,也有一束光迎着我。两道光束相遇了。突然,我什么也看不见了,只觉得身体在不停地往下掉,然后。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慢慢睁开眼睛。突然,我听到一阵掌声,但我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像手术台一样的桌子上。身上没衣服,手脚被铆在桌子上,被铆住了。我挣扎了一下,才发现没用。这时,房间里响起了掌声和笑声,有人说:「金院长,你真是神仙转世啊!其实是计算古代人会穿越过去,派人留在那里,让研究所终于有了可以研究的活标本。」

  我环顾四周。房间里有很多人。手术台周围都是穿着白大褂的人。里面居然还有金百龄。她笑着看着我,但在他们身后,有很多媒体记者在那里不停地拍照。我吼道:「你干什么?我不是古代人,我只是现代人。我只是消失了一段时间。我是龙城人。我叫钱。」

  我刚说完,人群一片哗然。有人质疑:「金院长,你说话总是很神奇。这个古代人可以说是现代人,但自然不是古代人。不能为了自己的目的哗众取宠。」

  金百龄冷笑道:「我老家在龙城市。我认识一个人叫钱春阳,但是那个人是二十年前的新婚之夜去世的。夫妻俩都被烧死了。这个叫钱春阳的人是个道长,但作为一个和尚,却痴迷于红尘。燃烧它是他应该有的结局。也许他已经不甘心,拒绝接受轮回。这次古人穿越,应该是他碰巧遇到了他。

  另一个白大褂说:「白院长是研究古代生物的权威。她说的自然正确。为了开发安龙山,龙城发掘了许多古代生物化石。那些生物虽然变成了化石,但是它们可以在晚上出来害人。如果金院长是玄学权威,用魅惑压制古生物化石,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死在这种神出鬼没的古生物化石手里。这个你也知道。如今,为了研究这种奇怪的现象,金元源特意改变了时空,抓了一个古人做化石变异实验。你不能怀疑金院长。」

  看到演讲者我很震惊。那不是三哥吗?虽然他年纪大了很多,但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我忙说:「三哥,我是大哥钱春阳!你不认识我吗?」

  三哥见我认出了他,看起来有点慌张。他看了一眼金百龄,用锐利的目光盯着他。他慌慌张张地说:「我怎么会认识一个古代人?你疯了吗?叫我三哥,我就自称大哥。我不认识你。」

学长别揉我,让人一读就湿的句子

  金百龄笑着说:「钱春阳,二十多年了,我没想到你还死了吧?我记得你宣誓的时候有七个人。如果你想见到他们所有人,他们还在。我会让你遇见他们,然后打碎你的灵魂,然后把你的身体变成一个塑化的人。错了,我说错了,不是为了让你,而是为了让这个古代人成为一个塑化人。当然,我们会先研究,再塑化,把古人做成标本,为科学做贡献。」

  原来我这次穿越,原来是金百龄的阴谋。我在她的帮助下度过了难关。她的心太残忍了,想把我变成一个塑化的人。好像我的几个结拜兄弟在她的嚣张下成了她的人。于是,五哥每晚都在梦里回忆我。难道也是金百龄的阴谋?

  没想到,安龙山已经完全开发出来了,湖底的妖怪都成了化石。虽然已经变成化石,但灵魂还是可以出来的。这个越来越复杂了。这些灵魂已经被金百龄安抚了,但不知道为什么要保留。

  我很生气,但是很无奈。我正要骂金百龄。她身后的年轻医生向我轻轻摇头。我认出了那个人。他是黄,我忙忍住了。

  三哥对金百龄说:「金院长,他真的不是我们大哥。他长得像我们大哥,可是20年过去了,他还是老样子,证明他不是我大哥。我觉得没必要给另一个哥哥打电话。这会影响我们实验的进度。」

  金百龄冷笑道:「他真的不是你大哥,但占据肉身灵魂的是你。」大哥,他既然不肯轮回,我就让他见他的兄弟最后一面,然后把他的魂魄打散,等那古代人的魂魄进来,我们再来研究,只要我们研究就出结果,到时候我们就可以随意穿越,改变历史,那么,我们中国就会变得很强大,任何国家都会被我们踩在脚下。」

  圈外有人说:「金院长真是雄心壮志,让我们等待那一天的到来。」

  这时,金百灵站出来说:「谢谢各位,今天能来参观古代人的穿越,现在是午饭时间,下午我们将会进行研究,大家可以离开了,至于报导,请你们注意一下你们的言词,该保密的还是要保密,没研究出成果出来之前,我希望不要大肆宣扬。好,各位去酒店,我们研究院已结安排好食宿了,谢谢大家。」

  金百灵说完,众人这才开始往外走,还有媒体想说什么,金百灵眼睛一瞪,众人马上灰溜溜走了出去。等众人走后,金百灵对黄书谦说:「黄医生,我们先出去吃饭,你在这守着,等谢医生的兄弟都过来了,看过这古代人,我们就再处理这个标本,我知道你最恨钱纯阳,你可不能伤害标本,如果破坏了,你可要负全部责任的。」

  黄书谦说:「院长放心,我虽恨他,但也不会这么不理智,你们尽管去,如果不放心,可要早去早回。」

  金百灵交代完毕之后,带了所有的人出去了,我才说:「书谦,你老了。」

  黄书谦脱下外套罩住我,苦笑了一下说:「你穿越过去已经二十年了,现在已经是二零二零年,我已经四十岁的人了,再不老岂不和你一样是神仙了。」

  我苦笑一下说:「神仙?我只是一个疯子的标本而已,没想到金百灵不但变态,还如此强大了,竟然能把我从古代拘回来,我问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黄书谦说:「金百灵原也没什么,只是在龙城做些小动作。只是三年前,那安龙山开采完毕,露出里面的湖泊来,那湖泊里有很多奇形怪状的生物化石,据说是以前在湖里作怪,被观音用山压住的怪兽,千百年后,变成了化石,谁知,那些化石竟然夜里出来作怪,杀了一些村民,金百灵是龙城有名的女道士,便有人请她去降魔伏怪。金百灵在那考察了一段时期,她本人突然变得强大和无所不能,自从她去过之后,那里再没发现杀人事件,政府也嘉奖了她。后来,她就来长沙建立了这个研究院,我和她是同学,自然也被招了进来,你别怪你的几个弟弟,他们都有家人,为了家人的安全,他们也是被逼无奈的。你暂时忍耐到今晚,金百灵一直以为我痛恨你,对我很信任,我今晚再来想办法救你。」

  我说:「安龙山下那些小化石算不了什么,只是那里压住一个超级大魔鬼怪兽,只怕金百灵是被魔鬼怪兽控制了,魔鬼怪兽被压了这么久,一定全是怨气,如果不除掉,只怕有毁灭性的恐怖事情发生,我虽是怀疑,但金百灵突然这么强大,我不得不这么想。」

  黄书谦苦笑一声说:「这有什么呢,人生几十年,只不过是眨眼云烟,管他以后怎样呢,我只是记得你对我的好,我伤害过你,所以要帮帮你。」

  两人说着话,黄书谦还想说什么,我看见金百灵带人走进了,忙向他使眼色,他立即明白了,说:「钱纯阳,你别和我说以前的事,和我套交情没用,我受你的屈辱我永远不会忘记的。」

学长别揉我,让人一读就湿的句子

  他刚刚说完,金百灵打着哈哈进来了,跟她一起进来的是我六个结拜的弟弟,我看见他们一个个都老了,没想到,二十年了,我还是原来的我,世界却完全改变了。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好坏难分人心难测 兄弟相残泪眼**

  金百灵进来时,看见我身上盖着衣服,她狐疑的看了一眼我和黄书谦,她说:「黄书谦,你蛮关心钱纯阳的嘛,还为他盖住身子。」

  黄书谦冷笑一声说:「我关心他,我恨不能现在就解剖他,看看他的心是不是黑的。」

  金百灵说:「那你还帮他盖的这么好。」

  黄书谦说:「你们不在,我一个人看着他光着身子算什么呢?不看他吧,我又忍不住,他能有今天,我真的很开心。我想亲手宰了他。」

  金百灵说:「知道了,这还说得过去,钱纯阳,你不是一付救世主姿势吗?怎么样,在这现代,你怎么你没有一个朋友呢?我知道你最想见的就是你的几个兄弟,我把他们都带了过来,你们过来瞧瞧,钱纯阳根本就是一个怪物,二十年过去了,他还是高中时的样子。不是怪物是什么?」

  二哥快八十岁的人了,身体还健朗,三哥谢医生、四哥欧阳、五哥杨局长、六哥魏老师,几人都走到我面前,我看着他们,没想到他们都老了,我的眼泪流了出来,我逐一喊了他们,他们几个面无表情,呆呆的看着我,我知道,他们因为受我连累,要活在金百灵的淫威之下,日子也很不好过。我闭上眼睛,把脸撇了过去,我想,我若不死,以后的日子,我真的就是孤家寡人了。

  黄书谦说:「他们看也看了,什么兄弟,都是扯蛋,倒别耽误我们动手做实验,金院长,要就趁早,免得另生事端。」

  金百灵说:「我做事还要你教训不成?哼哼,急什么?我等着把曲凤凰召过来再说,让他们做对同命鸳鸯,做了塑化人,到处展览,这岂不更好。」

  我说:「你做梦去,凤凰不会再回来了,她在那边有了归顺,已经在那定居了,不会如你所愿,也不像你,没人要。」

  凤凰是不会回来了,就算她知道我在这里受难,她也不会回来,因为她知道,她就算回来,也帮不了我什么,只怕反而会拖累我,那边有我那么多孩子,她也放不下他们。

  金百灵脸色很难看,看来,如果曲凤凰不想回来,她也是没有办法的。

  金百灵说:「哼哼,没想到曲凤凰如此倔强,竟然为你留守明朝,我原想着你们会一起过来,难怪只见到你一个人。我也不像她,没男人不行,我一个人,活得更好。」

  这时,她猛然回头,对五哥他们说:「你们没话跟他说是吧,如果无话可说,那就滚,给我在外面等着,叫你们进来再进来。」

  说完,她指着门外,脸上表情恐怖得让人不寒而栗,六人忙匆匆往外走,黄书谦还想留下来,被金百灵一看,吓得也只能跟着走了出去。

  金百灵坐了下来对我说:「钱纯阳,你算得了什么,和我现在的理想比,你只不过是一颗尘埃,我连我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和你纠缠不休,要说我爱你,我早已肯定不是,要说我恨你,你也不值得我恨之入骨,不过,我就想看你过得惨,哈哈哈,要他们出去,我是要告诉你一件事情,如今我和安龙神兽结盟,我的力量会越来越强大,我相信不久的将来,我能统治整个地球,地球上的人都将成为我的奴役。」

  我笑笑说:「呵呵,你什么时候变成癞蛤蟆了,这么大口气。我知道你要杀了我,我虽然看不到了,但是你不会成功的。」

  金百灵一下用手卡住我的脖子,怒气冲冲的说:「你每次都不相信我,我偏要让你看到,我就让你多活几年,等我成功的那一年,你再死,到时候我已经是傲视全球的女王。」

  我被她箍住脖子,满脸通红,我挣扎一下使劲的说:「金百灵,你猪头啊!你借恶魔之手毁灭地球,与人类为敌,你不是当女王,你是帮助恶魔毁灭人类,到时候你被恶魔利用完,没了价值,你也会被他杀死,到时候,不是你傲视全球,傲视全球的是安龙山湖底的恶魔。」

  金百灵说:「你这是危言耸听,我权当你是忌妒,一个死了的恶魔,凭我的本事,难道还不能控制住它吗?我会让你看到的,看到我傲视全球的时候。」

  她松开我脖子,冷笑一声说:「我改变主意了,杀你没用,我要你看着我成功,我觉得,羞辱你比杀了你更有意义。」

  她说完,又把她手下和我几个弟兄叫了进来,她说:「我改变主意了,突然不想杀你们大哥了。」

  我说:「你不敢杀我,怕我去天上告你,我有这本事的。」

  金百灵说:「哼哼,还想找上天告我状,我要你死就会让你死得彻底,魂魄都要打散,让你灰飞烟灭。」

  我不再理她,我用激将法,一来我说的是事实,二来我又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看来这恶魔压在湖底千多年,积怨很大,痛恨人类,它想控制整个地球,我不会让它得逞的,做英雄什么的,我从来都不放在心上,重要的是活着,做有意义的事情才真正我要做的事情。

  几个弟弟只是看着我,表情木纳,我看向五哥,五哥不敢和我眼神相对,他只是感觉到我在看他,他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我知道他心有愧疚,我却不怪他们,强大的威胁之下,他们只能选择沉默。

  黄书谦说:「金百灵,你什么意思,又准备不杀他了吗?你可别忘了,他的强大你无法想向,你不杀他,只怕你到时候功败垂成。」

  我不知道,黄书谦到底是要救我还是杀我,如果他想刺激金百灵不杀我,我刚刚已经做到了啊!他这不是画蛇添足吗?如果他想要杀我,他刚刚和我聊了那么久,句句都有诚意啊!所以,天底下最难琢磨的是人心,包括金百灵的恨,黄书谦的心,我真的弄不懂,摸不透,曾有一部电影说的故事是男主角有读心术,其实,就算你有读心术,也只能读出一个人当时的心情,而一个人的思想是千变万化的,你纵有读心术,也永远读不懂一个人思想的千变万化,善恶只是一念之间,世上没有绝对的善人,也没有绝对的恶人,人,是世间最不可琢磨的动物,没有之一,只有唯一。

  金百灵说:「黄书谦,我想要把他怎样,那是我的事情,我要怎么做也不是你一句话能左右的,我和你是同学,就不计较你直呼我的名字,你不喜欢他,留着羞辱不好吗?我们可以把他做科研品展览,当动物来对待,这就比死更让他痛苦。」

  黄书谦说:「好,还是你毒得有水平,这样最好,我听你的。」

  就在这时,五哥突然拔出手中的抢,准备一枪结果我,谁知金百灵好像后面有眼睛一般,她一脚把五哥的枪踢飞,但那子弹已经射了出来,只是打在了墙壁之上。

  五哥被金百灵踢翻在地,他颤抖的说:「金百灵,你为何要这样对我大哥,大哥一直对你忍让,对你也算仁至义尽,你不知道感恩,反而恩将仇报,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大哥,你既然恨他,就杀了他啊!」

  金百灵说:「呦,到这时候倒知道兄弟情深了啊!我是恨他,但他死不能消除我对他的恨?不过今天老娘今日高兴,可以放过你的放肆,你们都给我滚。」

  五哥猛然扑到我身让人一读就湿的句子上,泪如雨下说:「大哥,对不起啊!是她逼我和你通梦,召你回来,是我害了你啊!」

  我轻轻在他耳边说:「没事,活着才有希望,活着才有意义,活着才有兄弟团圆的一天。」

  这时,三哥怕五哥得罪金百灵,忙过来拉五哥说:「老五,快走啊!磨蹭什么。」

  五哥听我说了话,眼睛为之一亮,怕金百灵怀疑,他更大声哀嚎起来,假意不肯离去,被老三拽着,一步一步离开了手术室。

学长别揉我,让人一读就湿的句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