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广告 正文

一个舔上面,二个舔下面,宝贝把腿打开,湿了

  而猴子的:「猴子,我们爱你!「

  当然,最多的是「贺,我爱你」。「他周知,我爱你」一直在尖叫。郤诜转过头。我该怎么办?她好像做了什么蠢事!

  豆豆拉着她的手说:「哎,你也该喊一声!」

一个舔上面一个舔上面,二个舔下面,宝贝把腿打开,湿了

  郤诜莫名其妙地矜持起来。其他不认识何的女生一个个喊了出来,不过她还是被自己的官职给弄得很尴尬。她摇摇头,觉得有点痒。

  与此同时,舞曲即将结束,三人舞即将进入最后的高潮。

  「我想和你做爱。」(我有一种感觉,我想和你有激情的爱)

  「我梦想着你所有的身体都是为了……」(我梦想着你身体的每一寸,为我们俩而存在)

  豆豆还在催促她,但郤诜还是喊不出来。张口就尴尬。于是,夏在左边第一个喊道——「贺,我爱你!好爱你!"

  吐血去捉夏叶巍:「别喊,别喊!」

  豆豆也帮着,封住了夏的嘴,然后转过头,对她喊道:「嘻,呼,呼!"

  郤诜鼓起勇气握紧拳头!结果我开了口,却喊了一句小句:「他周知……」

  豆豆:「啊二个舔下面,Xi,大声点,我听不见。」

  郤诜看着前方,模糊的光线几乎让她目瞪口呆,舞蹈在最后一个动作中接近尾声。最后一个动作是他们的手一前一后指向舞台。悬着一颗心,跟着贺的动作站了起来。

  她直直地看着面前的何,而何也看着她。舞会结束后,他用手指着她。掌声经久不息。

  「我梦想着你所有的身体都是为了……」-我梦想着你身体的每一寸,为我们俩而存在。

一个舔上面,二个舔下面,宝贝把腿打开,湿了

  "……"

  很遗憾,郤诜最后没有喊出声来。

  豆豆骂她:「好懦夫!」

  郤诜不在乎,她觉得自己怂,但现在她怂了,甜了。她从座位上站起来,迫不及待地想在后台见到何。

  郤诜在后台向他们每个人击掌:「给我五个!」

  「给我五个!」那个壮汉仍然不能走出舞蹈世界。打了一掌后,他扭了郤诜两次屁股,被猴子踢了一脚。

  何周知将手里的舞蹈面具递给郤诜,声音也性感愉悦:「你满意了吗?」

  满意,满意!郤诜又害羞了。小鸡啄米点头,伸出十根手指:「百分之百!」

  何周知顺势握住了她的手。

  晚上,猴子请吃宵夜,但当大家一起走出大会堂时,他们找不到何和。因为何直接带着沈希贤离开了。

  ……

  满天繁星,月色忽明忽暗,风吹树叶沙沙作响,还有一对躲在花丛里的人。

  47、

  花丛隐藏在林荫小道后面,中间有几个篮球场,球场之间隔着树木和灌木,安静无声。

  隔壁篮球场有三个男孩在练习投篮。篮球落在水泥地上,发出一连串有弹性的「砰」的声音。他们不时聊两句。其中一个人,绰号大黄,讲了一个有趣的笑话。在何的怀里听着,轻轻笑了起来,却抬头撞见了何警告的眼神。

  莫名其妙地问:「何哥,你盯着我干嘛?」

  何周知不想解释什么。刚抱了宝贝把腿打开这么久,他一直以为郤诜撞上了鹿,他也听过隔壁篮球场上的男生讲笑话。周知低下头,直直地看着郤诜,试图把她的注意力吸引回来。他轻轻垂下嘴说:「我听到了你刚才在台下喊的话。」

一个舔上面,二个舔下面,宝贝把腿打开,湿了

  郤诜不相信:「你一定听不见,因为我根本没有大喊大叫。」

  他周知:「不,我能听到你。」

  郤诜眨了眨眼:「那你说我喊了什么?」

  周知俯下身,把嘴贴在郤诜的耳朵上,重复着他的话。明明挺纯洁的,因为被何喷了的热气,却满脸通红,羞涩地把脸藏在何的怀里。

  何周知摸了摸郤诜的头。可能是因为他尝试了女人的身高,他享受着利用郤诜的身高来安慰她的感觉。

  静静地靠在贺的身上。何周知已经脱下亮片套装,上身只穿一件白色t恤。因为他刚跳舞,他的白色t恤上全是汗。

  郤诜以前最讨厌男人出汗,男人出汗,在她眼里就是个臭男人。小时候,即使沈建国出汗,她也不会拥抱他;但此时,她可以把脸贴在贺汗湿的胸口。她真的不讨厌他身上的汗。他淡淡的狐臭夹杂着沐浴露的清香,伴随着沉重而有力的心跳,有种安心而缠绵的感觉。

  周知的眼睛像水,她的心像鼓一样跳动。我不知道在这样的夏夜,两个人就这么拥抱在一起,喂蚊子还能给他们另一种心痛。

  抬头看着何。他不打算做点什么吗?

  周知回应了郤诜的目光。他打算怎么办?

  见贺没有反应,不悦地撅着嘴;何周知见郤诜撅着嘴,食指往下压了压。

  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他黑白分明地看着何。他还能幸福的谈恋爱吗?

  何周知的指尖碰到了温柔而湿润的嘴唇。下一秒,她直接抬起下巴,慢慢低下头。

  郤诜迅速闭上眼睛,一秒、两秒、三秒、四秒、五秒.

  你为什么不接吻?她用一只眼睛偷看了一眼,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贺的嘴唇凑了过来。她又闭上了眼睛,一瞬间,仿佛有风吹过她的脸颊,仿佛是从树梢吹来的,带着一片叶子落在她的肩上。

  当四个嘴唇柔软并相切时,郤诜深呼吸,睫毛颤抖。同时,只是算何之洲要偷她的心,也是囊中取物般简单。

  他一点点湿润她的唇,还有她的心。

  ……

  S大「青年杯」火热结束,「在河之洲」微博一个晚上就涨了好几万,沈熹原来的微博「晨光熹微」总粉丝数也只有「在河之洲」一个零头。所以她更不舍得把微博账号还给何之洲了。

  猴子、壮汉也涨了不少粉,猴子是一个会经营自己的男人,立马趁热打铁精分注册了「杨磊全国后援团」。对,猴子真名叫杨磊,自封压在三块石头下面的齐天大圣,后来被何之洲他们直接叫成猴子。

  壮汉学猴子,同时又做了一番改革创新,注册ID「辰辰女粉丝集中营」。他目标很明确――不要男粉丝,只要女粉丝,他要把最后一点男性之爱留给心湿了中的老大。(注:软绵绵的老大才算)

  「青年杯」开始之前,壮汉因为送了张然一头「白色长颈鹿」被分手,粉丝的到来,再次弥补了他一颗受伤又破碎的心。

  其实壮汉和张然之间关系,大家都看得明白:张然把壮汉当备胎,壮汉未必就多喜欢张然。再说,张然在他心中分量还没有老大重要呢。(再注:软绵绵的老大才算)

  张然同他分手,壮汉只难过了一丢丢,低落的心情很快被粉丝们拉回来了;而软绵绵老大与他分离了,他现在还没有缓过劲。

  中午,一块去吃饭的时候,壮汉颇幽怨地看了几眼何之洲,心里认定另一只老大,一定是被何之洲藏起来了。

  何之洲鸟都不鸟壮汉一下。

  沈熹跟着921室友一块儿吃午饭,原因是她把饭卡落在何之洲这里,自然要过来找何之洲,凑巧921宿舍集体吃饭,她就跟了过来。

  打菜排队时,沈熹排在何之洲和林煜堂两人中间,他们都有一米八多,她一米六几的身高顿时成了夹心饼里的夹心。

  偏偏两人还不考虑她心情,直接越过她聊今天实验的课题,两个男人的声音在她头顶飘来飘去,这感觉真是微妙极了。沈熹抬了抬眼,真是一点也听不懂,隔行如隔山啊。

  林煜堂排在沈熹前面,点好菜还逗留原地,等沈熹。沈熹接着打菜,对橱窗里阿姨说:「阿姨,我要一块猪排,最大的那块。」

  阿姨傲娇了:「我不知道哪块是最大的。」

  沈熹认真告诉打菜阿姨:「从上往下数第六块,从左到右第三块……」

  阿姨认命地找到那块最大。排在沈熹后面的何之洲,直接说不出话来。

  沈熹又打了两个爱吃的菜,打好菜,阿姨在刷卡机输入25块。又涨价了!

  师范学院和S大饭卡是通用的,沈熹把卡放到刷卡机,刷不了,余额不够!但明明刚充了两百,怎么会没有呢。沈熹全然忘记昨天到超市刷了一百九十多,她转过头问何之洲:「你是不是用了我的卡?」

  何之洲「呵呵」了两声,只感觉多余的解释都会降低他的格调。他直接把卡递给沈熹,结果林煜堂比他更快,已经卡塞给了沈熹:「拿去用吧。」

  拿去用吧……什么是神作秀,这就是!

  沈熹看着两张卡,好为难。她要宠幸那张卡好呢?

一个舔上面,二个舔下面,宝贝把腿打开,湿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