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广告 正文

好想有人给我添下面,民工把我的奶子掏出来吃

  「昨天?没有……」脸的美很正常,根本看不出什么异样,连个手抖都没有,连眼睛都没有往旁边看。

  只是她脸上闪过一抹染墨的浅笑,很明显有人来过,床头隐约可见的鞋印可能不是一般人能发现的,但是染墨的眼睛经过试验是不会出问题的。这是她作为退役军人的敏感特质。

  只有了解周围的环境,我们才能预测可能的危险。虽然外面的街道很干净,但是直到昨晚她进来休息之前,才发现好像有客人在下面的楼梯上呆着,不小心把茶洒到了这里,有点脏。现在,茶叶的鞋印就在你的床边。

好想有人给我添下面,民工把我的奶子掏出来吃

  这个人可以看起来那么一动不动,更何况他可以让美女保持沉默。好像这个人只有一个人。墨染轻轻一笑,顿时了然。既然他不说,美女,便当不知道。

  「女王,昨天看到那块石头后……」

  「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我不开口,你先问我。」抱墨没有让美女再说话,我好想有人给我添下面 就直接打断了美女的问话,把这当成是我帮人瞒着美女的惩罚,让她觉得心慌。

  「那不是真的,女王.请原谅我的鲁莽!」美女连忙说道。

  「算了。关于那块石头,我还有很多资料要查阅。知道了细节才知道怎么处理。但我觉得这一次不是天意所说的……」

  「娘娘的意思是这是人造的?」美女插话道。

  「当然不是,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天意和人为刚好凑在一起的。虽然暂时没有答案,但今天需要再看一遍。」墨染皱着眉头说,其实她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只是她没有看到,自然她还是不能百分百确定。

  「但是晚上人少,白天人多。」美女终于忍无可忍了。毕竟是娘娘。你怎么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匆忙地去呢?

  「你可以看到白天晚上看不到的东西。为什么?美女,你对我的决定有什么看法?」

  「没有。」美女摇摇头,只能叹气,看来只有加强保护了,要知道一旦皇后娘娘出现,就算是皇帝也无法改变她的想法。更何况是自己?

  「那好,我们不急,中午就走。」

  「中午?人不是很多吗?」看着美丽的风景,我微微有些惊讶。

好想有人给我添下面,民工把我的奶子掏出来吃

  「嗯,大多数人都这么认为。不过中午大部分时间阳光明媚,或者有人去吃饭了,人就少了。」我用墨染轻轻说:「我饿了,就准备点零食给我吃。」

  「是的。」美人斑点头,只知道娘娘是个不爱闹的人,但不要以为娘娘知道很多。

  我又一次来到了沈北这个地方。人真的很少。中午的时候,阳光太强了,美丽的风景似乎还是无法抵挡雨伞下刺目的阳光,让我的眼睛不由自主的闭上,挡住了阳光。

  「娘娘,如果太阳太强,我们先进去吧?」美女看着墨染被太阳晒得有点累的样子,艰难地问道。

  「让我再摸摸石头。」墨染摇摇头,然后走近前去把手放在石头上。阳光下的石头很热,甚至有点热。染着墨的手不由自主地缩了一下,但她看着自己的手掌,皱起了眉头,知道了很多。

  「走吧。」用墨染看了看周围的几个人,然后转身离开了。

  第465章这是谣言!

  「娘娘……」

  「美女,帮我打听一件事,然后尽快告诉我。不是所有的站都是第一浪漫,搜索阅读网就知道了。」用墨染看美景。

  「可以!」对着美丽的地方点头。

  不一会儿,美丽的风景就被墨水染了。

  「为什么?明白了吗?」

  「娘娘,这几天之前下了很多次雨,尤其是这里,可能是因为云层比较厚,降雨量远远大于皇宫,所以大概一个月的时间,是从来没有过的梅雨季节。梅雨过后,太阳突然变得又热又极热。」

  「以前不是有这样的时候吗?」用墨染淡淡地问道。

  「不!一年四季分明,但这奇怪的一天是我第一次见到。所以这里的人才会说,天突然变了。」美女低着头说道。

  「所以,这真的是一件天文和人为的事情。」笑着用墨染。

  看到脸上被墨水染过的笑容,美女突然抬头问道:「娘娘?你已经知道了吗?」

好想有人给我添下面,民工把我的奶子掏出来吃

  「嗯。我已经知道了。你让好日子过了,我就让这些东西交给地方官。」用墨染平淡地说道。

  「是的。」看着美丽的风景,皇后总是让自己知道最后的真相。

  「美景,好奇就一起去看。」墨染轻轻笑了笑,然后带着一丝丝抱怨的表情看着美丽的风景说道。

  「嗯。」美斑点点头,匆匆离开。

  同墨染摇摇头相比,良辰美景的脾气有点急躁,这也是她会和良辰美景呆在一起,并送良辰美景去帮自己做事的原因。

  很多普通人站在神碑前,都在窃窃私语,互相交谈。上面的官员看了看下面的人,然后停顿了一下,大声说道:「最近民间有传言说这块石碑被诅咒了,恐怕很快就会被天谴。」

  「我现在可以告诉你,这是谣言!不可信,不知道是谁造谣的!大人已经实地考察过了。」说到这里,那位官员的声音更轻了。当然,这毕竟不是他自己的功劳。他只是不知道上面的官员为什么让他扛下来。

  但说到底,这是他自己的成就之一。反正是给了自己这个表演的机会,当然他是毋庸置疑的。想到这,他的语气再次肯定:「这块石碑在这里已经有几千年了。而我们这里靠近皇宫,受皇帝宠爱最多,四季照常,所以这块石碑不在那里有任何变化。」

  「只不过,最近我们这里的天气有了变化,前段时间,一直棉雨不断,庄家都有些被浸水而开始腐烂,所以大家人心惶惶,总觉得是天意!其实根本不用如此紧张。」

  「这个石碑因为时间很久,石头中间缝隙已经越来越大了。你们也见到过被那些虫子蛀咬过的木头,这些石头中间的缝隙就和那些木头一样。我们也知道,那些缝隙越大,就越容易存水。」

  「那段时间一直在下雨,因此这些石头缝隙里面都是积水,每天那么存着,这些石头都已经被水浸透了。更神奇的是,在这个石头还没有成为神碑之前,有无数个人为了沾染这个好运气而抚摸过表面。常年的用手……」

  「我们老百姓都知道,人手里会有汗水,一直摸,一直摸,这些石头的表面都会有一层……油……」那个官员顿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说。

  突然下面有一个老百姓突然大声叫了起来:「我知道,我是个铁匠,每日拿着锤子捶打铁器,我手握着的地方,也就是我锤子的把手这里,已经都像被油浸泡过一样。这里很滑啊。时间一久,就像镜子一样,看得出自己的影子来了。」

  「对!对!就是这个意思!」上面的官员连忙点头。这个石头也是如此,表面都有一层油污了,那些就是人们的手心的脏东西造成的。梅雨天气一过天气就大热,因此这些表面的油渍便慢慢流下来盖住了这些缝隙,也将水封在了这些缝隙里面。」

  「因此,这些水我们平常都见不到面。总觉得这石头就该是干的。但是这天气热,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所以虽然这些缝隙被油渍给挡住了。但是时间一久,这些油又会慢慢掉落,这些缝隙就会露出来,里面的水就流出来了。」

  「这就是我们看到的落泪!其实并不是神碑落泪,而是里面的水流出来了,就是这样而已。」说完底下的百姓都开始纷纷窃窃私语起来。

  「就是这么回事!大家也可以尝试一下,摸摸石碑就会明白了,只要你们一摸。谁敢来!若是谁敢来,就奖赏黄金50两!」官员大声吆喝,然后看着下面窃窃私语的百姓说。

  但是百姓们都纷纷摇头,不愿意尝试,毕竟那可是神碑啊,谁敢冒打不死然后去摸这个石碑呢?大家都摇摇头,不愿意先伸手。

  看到大家犹豫的表情,官员叹了一口气,然后看着下面说:「谁来第一下,我……保证没事!谁来摸第一下,我给黄金100两!」

  到了100两,多少下面的百姓有些纷纷攒动起来了,但是大部分人还是感到十分慌张,大家还是犹豫不决。

  看到要僵持下去了,在一边饭馆上面看着下面一切的怀墨染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对着身边的美景低语了几句,然后美景点点头,便下了楼。

  不一会儿一个人便在官员的耳边窃窃私语了几句,官员恍然大悟,然后再次对着下面的百姓说:「谁摸第一下,黄金百两,而且外加良田十亩,就在城外,随便挑选!」

  这句话一说,下面顿时噪音更大,然后一个大汉走出了人群,然后看着那个官员说:「我来!只不过,这些可有字据?」

  「字据?我可是一方父母官,当着那么多老百姓的面,难道会骗你不成?」此话一说,下面的百姓中便有了一丝淳朴的笑声。

  「好了!就这样了。你来!摸好后,我和百姓一起和你过去看地,怎么样?」官员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什么时候,自己突然像做生意一样了。

  那个大汉慢慢走了上去,鼓起了勇气,毕竟对于老百姓来说,相比较那些黄金,良田那可是作为今后的家传产业的,因此十亩田,那可是用多少黄金都换不回来的。

  第466章 民工把我的奶子掏出来吃心神不宁

  「皇后娘娘,你怎么知道会有人来……」

  「民以食为天啊。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看书网」怀墨染轻轻一笑,然后没有多说话,只是继续看着下面的情景。

  那个大汉慢慢靠近了神碑,突然间大家都没有了声音,紧张地看着这个大汉的一举一动。那个大汉伸出了手,虽然手上俱是老茧,但是还是不由自主地颤抖着,最后他的手指碰到了那块石碑之后,然后深吸一口气,将手直接放在了石碑上面。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正当他的手碰上去之后,突然没有过多久,从大汉的手掌处的石碑突然流出了水,慢慢顺着石碑,然后水渍慢慢滴落了下来,就如同流泪一般。

  大汉紧张地将手连忙撤离了那个石碑,但是水还是不停地流出。

  「啊!哭了,石碑哭了!」老百姓都连忙跪了下来,然后又是磕头,又是呼唤,紧张至极。连大汉的双腿也一软,不由自主地跪倒在了地上。

  「这就是我要告诉大家的!」官员挥了挥手说,「看到了吧?这并不是什么落泪,而是因为他的手将表面的油渍给弄走了而已。」说完之后,官员用手指轻轻点着那个石头的一点,突然从他手指的地方,也流出了水。

  百姓看着他的举动,从表情上面看,似乎有些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只是对于老百姓来说,与其去相信这样的所谓的「真相」,还不如相信这个就是真实的神碑。怀墨染微微一笑,喝了一口水,然后回头看着下面。

  「这……原来是这样啊。」终于在百姓中间有一个人先开口了,所有人开始点头,就算真的有人不明白,在那么多明白的人中间自然也是不好意思说自己不明白的。

  这就是怀墨染希望看到的结果,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能够让所有的人都相信这个「真相」。看来自己的任务也已经完成了。怀墨染笑了一下,回头对着美景说:「美景,我们即可就可以离开了。」

  「是!」美景连忙整理东西去了。她可是最希望听到怀墨染说这样的话的,总算到了皇宫自己也可以感到轻松些,在外面她可是二十四小时不能够懈怠的。

好想有人给我添下面,民工把我的奶子掏出来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