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广告 正文

教室桌子下上课时嗯啊哦不要哦嗯,上课,把同桌日出水

  但她总觉得爱情不是那样的。——不再像薛璐和老钟。

  有一次,她也觉得他们之间有爱,刘学做了一个很好的选择。站在楼下卧室里瑟瑟发抖等着女生卧室开门的人,难道只是为了给刘学送一壶热水当早餐?

  爱情不是空洞的承诺未来会变得更好,而是脚踏实地的承诺为那个人做一个更好的自己不是吗?曾经,他们羡慕的爱情是送给卢的那只旧钟,哪怕只有十块钱,但那份爱情真的没有改变吗?

教室桌子下上课时嗯啊哦不要哦嗯,上课,把同桌日出水

  而那些美好的回忆过后,女生往往会陷入其中,抱着那些美梦不愿醒来,期待他变好,期待一切变好?真的会吗?

  不幸的是,虽然时间总是太残酷,但打败爱情的不是时间,而是两颗不够坚定的心。

  不过,姜还是忍不住被弄糊涂了。她觉得自己突然明白了那些在爱情和物质面前选择物质的女生。那些女生爱过,却在绝望中一次又一次的学习,在一段感情中选择物质,当爱情没有了,物质还在;但选择爱情后,她将一无所有。

  总有人说,女生选择爱情,赌的是青春,赌的是一生。薛璐想赌,江宇敢赌,每个人都渴望被命运善待,因为不是每一段感情都可以简单地用「爱是对的,爱是错的,青春」来解释。

  但她还是愿意选择爱情。

  就像薛璐一样。

  她换好衣服,看了很久黑白格子的裙子,最后把它递回服装店店员,说:「帮我包起来.还有那个女孩刚刚试穿的。」

  她刷了卡,卡里剩下的钱很少了。

  店员把两件衣服装在两个袋子里,递给她。她伸手接过来,却还是一头雾水。

  走出商场,中央空调的暖包丢了,空调像无形的网一样把她勒死了。她抬头看着冷空气下的蓝天,但她仍然感到空气中有一股令人窒息的低压,突然觉得眼睛发酸。

  她提着两个购物袋站在这个冰雪覆盖的城市里,给秦飞打电话,直到听到熟悉而又沉稳的声音,终于让她控制住了许久的泪水。

  第七十二章情话和心

教室桌子下上课时嗯啊哦不要哦嗯,上课,把同桌日出水

  钓鱼钓鱼微博:「谈爱情的男生谈你,话不多的男生把你放在心里。」

  ——————

  电话那边很久没有声音了,但是听到了拉门和关门的声音,然后听到了秦飞的声音。

  「怎么了?」

  江宇没说话,眼泪却落得更凶了。他哭着哭着就变成了真正的「哇」哭。

  秦飞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

  虽然她走出了商场的大门,但仍有零星的路人,好奇地或奇怪地看着女孩在寒风中哭泣。

  秦飞在电话里听到了风声。他想了想说:「你在外面吗?再哭会冻僵。」

  江宇哭得有些岔,她突然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其实我刚哭的时候很难受,但是一哭一哭就觉得脸疼,更想哭教室桌子下上课时嗯啊哦不要哦嗯!」

  "……"

  她拿出纸巾,随手擦去脸上的泪水,感觉自己哭过的地方都变得干了,心里更难过了。

  「好吧,现在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哭吗?」他清楚的记得半个小时前,她和闺蜜们开心的发照片逛街,那她现在为什么哭成这样?但是,在他的印象中,女生似乎很奇怪。今天,他也深深体会到了她身上的这种奇怪的东西。

  想到这里,他不自觉地笑了。

  江宇撇着嘴,用一些没用的话开玩笑:「我试过好看的衣服,但是买不起,只好哭了。」

  「哦,多少钱?」秦飞耐心地问道。

  "1680。"她的回答是抽泣。

教室桌子下上课时嗯啊哦不要哦嗯,上课,把同桌日出水

  「哦,只有这么一点钱。买了我转给你。」

  江宇凑到唇边说:「你的钱一定要用来准备画室。哪里能买到这些闲钱?」但是她没有说出来。她只是站着不动,不知道说什么。

  「不,我开玩笑的,不是因为这个。」

  「嗯,喜欢就记得买。如果还不够,我这里还有。」

  「嗯。」江宇回答的闷闷的,带着刚刚哭过的有点鼻音,她突然想到,如果是秦飞,这样的秦飞,那么即使她想每天和他在一起需要吃泡面,吃米粥咸菜,她也愿意。

  常说「我们已经过了用耳朵听爱情的年纪了。」其实并不是说我们这个年龄不需要用耳朵去听爱情,而是经过多年的沉默,我们学会了分辨哪些话是真的,哪些话是假的,不再沉迷于自己幻想的爱情。最后,我们懒得听那些空洞的谎言。

  其实女生能分辨出情话和肺腑之言,真假。傻姑娘不傻是因为不知道你说的是谎话,而是愿意假装不知道怎么和自己爱的人玩。

  想了想,她突然又问他:「如果我们总共只有3000块,然后我想买一条1680块的裙子,你会同意我买吗?」

  秦飞想了一下,说道:「如果我们有3000元,买一条2000元左右的裙子没问题,因为剩下的1000元可以合理地分配到食品和差旅费上,可以保证我们的基本生活。但如果我们有两千块钱,我希望你暂时不要买这条裙子,因为我希望你能比一条裙子更注意自己的饮食,但你要相信,最后你一定会有那条裙子。」

  在姜瑜的印象中,秦飞似乎没有一口气说出这么长的一段话。他的回答看似简洁准确,但这段话又触动了她的泪珠上课。她小心翼翼地擦掉眼睛里的水晶,笑着说:「嗯,我知道了。」

  感受到来自秦飞的灵感,她又活跃起来。

  「现在,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哭吗?」

  蒋羽熙,这个问题可以反过来吗?

  「因为薛璐?」秦飞似乎总是那么聪明,即使她不在场,她也总能准确地猜出她的处境。江宇哼着鼻音应了一声,秦飞在电话那头似乎还能看到她红红的鼻子和眼睛,像只兔子。

  「我在听。」

  人家根本不想说话。行.就说你在听.

  但因为这句话,姜瑜还是把整个事情告诉了秦飞。

  S市的天气真的很冷,和江直起了耳袋和围巾,招手拦了辆车坐进去,这才觉得冻得僵硬的全身都被温暖包围,情绪也渐渐舒缓了下来。她向司机报了地址,依靠在车座的座椅继续听着电话。

  秦非听过蒋渔的描述,语气带着几分认真:「如果一个男生真的爱一个女生并且想娶她,那么他一定希望自己可以努力让她过得更好,而不希望她看到自己狼狈的一面的。」

  节约节省是好事,可是老钟那样的表现把同桌日出水,并不是简单可以用节约节省来解释的。

  秦非沉思半晌道:「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要有一样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蒋渔深深的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忧郁的心情似乎也有几分转晴,她带着一丝笑意问他:「那我觉得你说的这句话很对,这是不是表示我们是不是也有一样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呢?」

  「当然。」秦非指尖划过眼前的玻璃窗在上面画着什么,唇角带着一丝笑意。

  秦非挂断电话的时候,看见房间门口站了一个人,他笑了笑问:「怎么了?」

  偷偷站在门口的人惊讶的推门走了进来,正是秦非的母亲。她带着一丝疑惑和惊喜的问:「女朋友?」

  秦非的手转了转手机,不知想起什么忽然笑了笑,他看向秦母:「恩。」

  秦母仿佛没料到这样的回答,整个人都被震在了那里,过了好长时间才忽然明白秦非说了什么似的惊喜的转身高喊:「老秦!老秦啊!你儿子居然找到你女朋友了!」

  秦非无奈扶额,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自己有了女朋友,他们会是这样的反应,他有女朋友那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么?

  秦父也满脸不可置信走了过来,带着几分惊讶的问:「真的?该不是骗你妈妈呢吧?」

  「……」

  第七十三章 秦非的女朋友

  秦非选择了沉默,秦母开心的凑了过来,拉住他的手问:「是哪家的姑娘?我认识么?你小子这些年一直说要先把事业干出个名堂再谈女朋友,我们俩给你介绍的你又根本不去看,我真担心你这样以后就不好找女朋友了,你现在怎么想开了,要找女朋友了?」

  秦非想了想,也似乎想起那时候刚毕业就被强行拉去介绍这个阿姨的女儿、那个邻居舅舅家的孙女,真是苦不堪言。

  「你怎么会找女朋友了呢?」秦母似乎还是有些不可置信,她笑得合不拢嘴,毕竟那些秦非以各种理由躲避相亲的画面还历历在目,那些姑娘们在她看来一个个都貌美如花,有的知书达理、有的可爱活泼……哪一个不是个顶个的好姑娘,可是秦非偏偏看都不看。

  甚至有的都请到了家里来,说起来那姑娘看着也是对秦非很有意思的,可是秦非那天忙完回到家的时候,秦父非常正式的介绍了女孩,并示意他们好好聊一聊。

  女孩看了看高挑帅气的秦非,觉得很是满意,而秦非只是礼貌的看了看坐在沙发上满面笑意和秦父一同坐在女孩,说了句:「穿高领毛衣不会觉得像有虫子在脖子上爬么?」就转身进门了,留下秦父和那个一脸惊恐的女孩面面相觑。

  秦母想到这里,整个人都忍不住抖了抖。

  她打起精神来又问:「人怎么样,你眼光那么挑,那么多美女都不喜欢,一定很优秀吧?」

教室桌子下上课时嗯啊哦不要哦嗯,上课,把同桌日出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