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广告 正文

啊啊啊嗯好粗啊好疼,太快了好舒服啊啊啊

  这是件大事。他以后会是坏人。反正他过了半辈子,从来没有被外人喜欢过。

  至此,白大师心中有了一个阴暗的决心。

  白大师和董湘祥商量后,早早给老朋友拍了电报。让他,无论如何,赶紧说服冯琪来北京。

啊啊啊嗯好粗啊好疼,太快了好舒服啊啊啊

  很快,他收到了老朋友的回复。

  冯琪已经出发了,可以在10日上午到达北京火车站。

  让白师傅按时接冯琪。

  白大师接过电报回家了。

  10号,但是是明天。白师傅会见面一段时间,但不确定是亲自去接还是让别人去。

  这几年冯琪过得很好,性格也很张扬。尤其是在白大师面前,鼻孔总是在空中。

  结果,现在,两个人的处境完全丧失了。冯契能接受他的帮助吗?

  如果明天白师傅亲自去火车站接人,老男孩冯琪会不会尴尬不来?

  白师傅讲道理,决定让妻子去接冯琪。

  第130章1985年的命运

  096 1985命运

  6月10日,白珍妮早早离家,搭便车到火车站接冯琪。

啊啊啊嗯好粗啊好疼,太快了好舒服啊啊啊

  可惜我一直等到下午。白师傅放不下心,就去火车站接媳妇。两人等到了晚上,也没能接到冯琪。

  白大师高兴地走了,失望地回来了。太闷了,我晚上睡不着。

  半夜,他忍不住坐起来,低声骂了一句。

  「冯琪,这是干什么?那个老小子不应该是头脑发热,目光短浅吧?」

  白珍妮这时没睡着,就安慰她男人。

  「老白,别急,明天咱们给老詹发电报。万一,如果冯契改变主意回老家了呢?到时候,让老詹再劝他。」

  半夜三更,没有别的办法。最后只能按老婆说的做。

  但是,冯琪的妻子已经去世,现在儿子不在了,生计被逆徒抢走,不能留在家乡。

  他有一张好脸。他不是老老实实来北京找他的。他还能去哪里?

  白师傅脑子里全是冯契的事,睡不好觉。然而,为了不打扰妻子的休息,他不得不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早上结束的时候,我几乎没有睡着。

  一夜没动静,第二天早上,白大师的眼睛变红了。

  他也顾不得这些,匆匆赶到邮局,给老詹发了一封电报。

  结果老詹没看到冯契,也不知道冯契去了哪里。老詹也急着来北京找冯契。

  白师傅猜到冯琪可能提前下了车。

  只是家离北京太远了。一路上,他们想找到冯琪,但他们没有地方去找。

  况且冯契也是见过世面的君子。他可以自己决定一切。

  就算白师傅想帮他,他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腿。

啊啊啊嗯好粗啊好疼,太快了好舒服啊啊啊

  正因为如此,白大师心里又急又气,嘴里冒出了一个火泡。他固执,不愿意在人前再提起冯啊啊啊嗯好粗啊好疼契。

  然而,有时当他晚上睡不着时,他会向妻子抱怨。

  「你说这个冯琪是个傻瓜?这么多年的友情,我还能笑他吗?他在躲什么?现在,好心邀请他来北京,却伤了他。我知道我应该让老詹送他过去,就好。」

  白珍妮别无选择,只能说些安慰丈夫的话。

  「冯琪是幸运的。也许他遇到了什么新的机会。老白,别着急,着急就好。不是三儿和大营子都找人帮你找凤起的。他们在北京有那么多人脉,肯定会找到的。」

  即便如此,白师父也完全没有得到妻子的安慰。相反,他的嘴不在心脏上。「我冯琪那老小子急什么。他以后爱什么,就跟我有多爱他一样。」

  找对象就像大海捞针。一时之间,没有冯琪的消息。

  董湘祥见白师傅状态不好,就和谢三商量,趁着周末带一家人去郊游,顺便去野餐。

  原来在家商量,老太太笑着说:「我不去,我看房子。」

  白师傅看了看老婆,想走,就点头答应了。

  然而,在来之前,董湘祥又接到了陆宏英的电话。据说有个司机老师在火车站拉人的时候,好像看到了冯琪。

  40岁左右,一个一米八的大男人,皮肤黝黑,精神特别好,但是有些眼睛是直的,要等一会。他还背着一个蛇皮袋,尤其是当这个男人左手有六个手指的时候。

  白大师听到这个描述,就确定是冯契。

  说马上带司机去找白师傅。

  就这样,白大师就待在家里等消息了。

  白珍妮不放心丈夫一个人在家,只好和他在一起。他反而劝谢三、董湘祥带着三个孩子出去散心。

  覆水难收。

  谢三开车走了。他们去了首都遗址公园,不收门票。任何人都可以进去。

  现在是六月,是一片竹林,到处都是绿草。

  人工堆砌的山坡上种植竹林,竹林里有石桌和长凳。找个地方野餐就行了。

  沿着山坡,是一条人工挖掘的河流。河上有石桥,沿河有石阶。石桥和石都是精心打造的,后来经历了风雨,沾染了不少历史气息。

  这个遗址公园离顾颉不远,所以是一个难得的休息场所。

  成年人可以在竹林中放松,顺便享受竹林的绿地。

  孩子到了这里也可以跑跳。你也可以在空地上放风筝。

  董湘祥干脆盖上椅垫,坐在石凳上,静静的看着周围的竹子。

  她想带可爱的小猴妹过来,但是一直很安静的小猴妹来了之后突然变得有点激动。拉着爸爸的袖子,让爸爸带太快了好舒服啊啊啊她去玩。

  没办法,谢三只好带着女儿,带着她逛竹园。对了,我带欢欢去放风筝。

  小猴妹被带走了,董湘祥只好紧紧抱着小猴哥。

  猴哥一到公园,就有点激动,一点也静不下来。

  平时被关在家里,只能爬歪脖子的老树。最多是被父母带去苟伟胡同走走。

  难得到了这么大的竹林空间里,四周还都是竹子和绿地。此刻的小猴哥哥,一心只想,可劲地疯跑玩闹。

  董香香却一直拘着他,在石桌前,看着行李和野餐篮子。

  谢三带着小猴妹走了,她是不肯让小猴哥在去瞎闹的。生怕出门在外,这淘气的孩子在不小心出什么事。

  一开始,小猴哥哥还算听话,勉强忍耐着,任由母亲拉着他的手。

  可是,等了很久,爸爸和妹妹都没回来。小猴哥哥突然就忍不住了。借着母亲给他拿果子吃,飞快地向着土山下,桥对面跑去。

  孩子这么一瞎跑,董香香也急了,连忙放下手中的苹果,也顾不得野餐筐了,立马提脚就追儿子。

  只是小猴哥哥跑得飞快,董香香晚了一步,追着就有点费劲。

  小猴哥哥就跟撒了欢的小马驹似的,根本就没注意脚下,而且专往草地里跑。

啊啊啊嗯好粗啊好疼,太快了好舒服啊啊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