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广告 正文

妈妈让叔叔进入,他疯狂的吸我的奶

  这本书大概隐藏了一个很大的秘密,就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面前的世界是不是真实的。

  以前第一次去闵老屋看这本书的时候,经历了一系列离奇的事件,并没有完全看完。后来去的时候没心情看。

  这次你必须读完它。

妈妈让叔叔进入,他疯狂的吸我的奶

  当我翻开书仔细看的时候,才知道这本书不是一个老人写的。原因是里面记录了一些事件,很多都是明末清初的。我知道世故的真实年龄,两者相差200岁。把之前的故事整理出来,装订成册,然后签名,一定是一种很老练的方式。

  翻了几章,发现有一章专门记录湘西赶尸的故事。原文是这样写的:湘西有赶尸人,可以聚集逝者的魂魄。附在他的尸体上,让他坐着走,这和普通人不一样。石喻认为人死了,灵魂会消散在天地之间,鬼神论耸人听闻。可是现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却感叹天地之间造就了很多人!

  背后是一串文言文,大概意思是这个人不信鬼神,但曾经目睹过湘西寻尸的全过程,深信不疑。

  这个人详细写下了尸体的整个过程。据他的记载,这个赶尸匠的技艺已经达到了巅峰,他可以‘让它像正常人一样走路,在烈日下走过闹市。世人查不到,或遇水,使其背上担尸人,涉耳。

  据我所知,一具尸体很难做出正常人的样子。甚至上山妈妈让叔叔进入下山都需要赶尸匠来搬运,更不用说带着它过河了。

  上面说的赶尸手法真的比我所知道的高明很多。

  我突然想到,我们目前遇到的赶尸人工匠,可能继承了这本书记载的赶尸人的技能?

  翻了两页后,下一章就把我的心提了起来。

  血咒——一个生前有着极大怨恨的人,死的时候把怨恨变成了咒语。这个法术可以阻挡天地之义,但是拒绝生死轮回,鬼神不能侵犯!

  我心里一惊,诅咒这么强大?强大到无视天地之间的自然规律,连鬼神都无可奈何!

  那这些人的诅咒,难道就没有办法永远破除吗?

  ‘血咒’的愿望来源于诅咒前生命的愤怒,结合自然的视觉。这是巧合,但你不能要求。若缝阴,月阴,天阴,则恰逢狗吃日。这个时候,如果你对垂死的人的冤屈施咒,那咒语的威力会比你的后代承受无尽的苦难更好!如果有必要化解,只有一个可行的方法,那就是化解施法者心中的怨恨,让他重新进入他疯狂的吸我的奶轮回。那么咒语就可以解开了,没有别的办法了!'

妈妈让叔叔进入,他疯狂的吸我的奶

  于是,我合上书,放在书包里。

  破解这个血咒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要在诅咒生命之前化解恩怨。第一步是认识诅咒施法者,然后想办法化解他的怨气。

  至此,已经很明显了。赶尸人是这一系列事件的罪魁祸首。莫高的死、苏皖从悬崖上跳下以及司机的死都是他的行为。而村民的诅咒,也逃不掉他。

  那正好让我一起解决这两件事。如果我能解除对村民的诅咒,我相信赶尸人工匠永远不会袖手旁观,一定会来找我。

  得到这个以后,我背着丁的挎包走出了房间。

  贺军和苏皖在半死不活的老槐树下聊天,祭祀坐在巨大的铜钟下闭着眼睛。

  我刚在祭祀前坐下,他就说:「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

  「你可能不知道我想问什么,如果你确定你只有二十五岁的话。」

  他轻轻一笑,慢慢睁开眼睛。

  「如果你问的跟家里有关,我一定知道。」

妈妈让叔叔进入,他疯狂的吸我的奶

  「嗯,我想知道,施咒者,他是谁!你的祖先做了什么让这个人有如此大的委屈。」

  我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年轻的祭祀脸抽动了几下,然后长叹了一声。

  「如果你想让我帮你破除诅咒,你最好不要隐瞒,因为知道这是破除诅咒的唯一方法。」

  「我不想隐瞒,但真的很惭愧。很长一段时间,部落里的人都被禁止谈论这件事。后来学的人慢慢死了,诅咒真的开始在我们身上实现了。但当时人们只知道我们被诅咒了,却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被诅咒。」

  「那你怎么知道?」

  「记忆,对于重要的事情,祭祀会把它刻在灵魂里,传递给下一个祭祀。太不可思议了吧?」

  说实话,我真的很惊讶。如果内存可以继承,我们现在的技术会有多先进?

  「没什么。甚至还有诅咒。还有什么不可思议的?」

  他自嘲的笑了笑,然后继续道:「如果这次你能帮我们破除诅咒,我也会写进我的记忆里,传给下一个祭祀。」

  何必呢?为什么不直接拍个短视频呢?

  虽然心里这么想,嘴里却说:「我这么做不是为了你记住我,而是为了我女朋友。所以你还是省点力气延长寿命吧。」

  祭祀的脸色明显有些尴尬,但很快恢复了正常,「事情发生在七十多年前,当时我们的据点是附近几座大山中最大的据点,有数千人,光是长枪就有数百支。在那个混乱的年代,已经是不可小觑的力量了。当村头觉得自己的势力越来越强大时,就开始压迫其他村头,勒索他们的粮食、银子,甚至女人。」

  「有一天,大头人听说山脚下的东村有个素雅女子,说这个女子是神仙转世,长得像天上的神仙,声音比山中的百灵鸟还好听。于是,有十几个老婆的头儿把嫁妆送到了山下的董村,定下婚期嫁给了素雅。如果你不同意,你必须派兵攻打这个村庄。」

  听到这个我很惊讶。原来被逼嫁给素雅的山寨老板已经娶了十几个老婆,但他还是想嫁给素雅。真是畜生!

  祭祀看我表情怪怪的。「你怎么了?」

  「没什么,你继续。」

  「婚礼当天,素雅被送来了,而且是提前穿的红色婚纱。老板很高兴,在婚礼上喝了很多酒。但是当我晚上回到房间时,我发现了一些新的东西娘子素雅已经悬梁自尽了。」

  ☆、第二百一十九章 咒怨

  我心里一阵悲凉,这个贞烈的女孩子,为了拯救自己的族人,嫁给了自己不爱的人。然而又为了给自己爱的人守身如玉,最终选择了死亡。

  「素雅死了,大头人暴跳如雷,认为侗寨的人把自己耍了,便发誓要血洗侗寨,洗刷自己的耻辱。就在第二天整军待发的时刻,突然来了一个衣衫褴褛的汉人,大声叫着素雅的名字。」

  「是冯天赐?!」我脱口而出。

  祭祀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你怎么知道这个男人的名字?」

  「你别问了,到底是不是他?」

  「是的,来的这个人就是冯天赐,他报上自己的名字后,说要见素雅,并且说愿意付出一切代价换取素雅的自由。大头人满腔怒火正无处发泄,便把这个人抓了起来,出兵攻打侗寨的事也放了下来。」祭祀说道这里,突然顿住了,眼里充满了怜悯。

  我知道,接下来就该是这个故事最重要的部分了,他需要平复一下情绪。

  果然,他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大头人做了一件天理不容的事,他把冯天赐关到了山洞里。对他使用了酷刑。砍掉了他的四肢,割掉了他的鼻子、舌头和耳朵,只留下了眼睛。因为他已经知道了这个男人是素雅的情人。然后大头人当着他的面,侮辱了素雅的尸体。」

  「这个畜生!」我听得火冒三丈,忍不住大骂了一句。

  「冯天赐的眼眶都瞪裂了,鲜血不停的从眼睛里流出来。突然本已经被割掉舌头的他突然说话了,他诅咒大头人不得好死,整个山寨的人一个都跑不掉,永远不能离开这个寨子。诅咒山寨的子子孙孙都不能娶外面的女人。就在这个时候,天突然黑了,遇上了天狗食日。大头人慌了,连忙跑出了山洞。等天狗食日过去了,他再回去的时候,素雅的尸体已经不见了,只剩下冯天赐的尸体正狠狠的瞪着他。」

  果然如此!中华诡事录上记载的果然不错,冯奎亲眼看着自己女人的尸体被人侮辱,自己却无能为力,这种怨气足以冲天了。再加上自己在咒大头人的时候,机缘巧合赶上了日食。血咒术所有的条件都具备了。

  「大头人一怒之下命人烧了冯天赐的尸体,可他的尸体浇上了油都点不着。无奈之下大头人只好让人将他的尸体扔到了深山里,然后重新集结人马要攻打侗寨。可祭祀却拦着他说,天狗食日是上天对他的做法给的警告,如果他再一意孤行再造杀孽的话一定会遭天谴。于是大头人才就此作罢。」

  「后来呢?大头人是怎么死的?」我突然想到了在祭祀告诉我的诅咒里面并没有提及大头人。

  「素雅和冯奎死后,大头人每天都做噩梦,梦见素雅和冯奎向他索命,很快他就疯了,有天夜里他跑到了山里,被山里的野兽吃掉了,寨里的人找到他的时候,他的四肢和内脏都被野兽吃掉了,脸也被啃得血肉模糊。」

  祭祀说完,长长的叹了口气,感慨的说道:「因果轮回果报不爽,大头人怎会知道当年他的恶行祸及了整整几代人。一开始人们不相信这个诅咒,可是连续死了几百人之后,他们信了,再也不敢离开这个寨子,也不敢娶外面的女人。一个几千人的山寨,在短短的七十年里只剩下不到三百人……」

  听完祭祀的故事之后,我猛然觉得哪里不对,想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就是在他讲的故事里,并没有提及素雅死前画的那几幅画!

  「画呢?素雅的画去哪里了?!」

  祭祀一脸茫然的问道:「画?什么画?」

  我心中一动,「哦,没什么,我是问素雅有没有留下什么画像之类的。」

  祭祀想了想,最终摇了摇头,「没有,素雅留下的东西都被大头人烧掉了,哦,对了,要说她留下什么东西的话,也就只有那件嫁衣了。但是最后也跟着素雅的尸体一起消失了。」

  一个可怕的想法在我的心中不断的盘旋起来,并且挥之不去……

  「唉……素雅他们好可怜……」

  何俊跟苏婉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凑了过来,听完祭祀的故事之后,苏婉一边感慨,一边抹起了眼泪。

  「这头人真特么的不是人,要是搁现在,够枪毙丫几分钟了!」

  「行了,你也别愤青了,现在我们合计一下,我怀疑这个赶尸匠跟这个寨子里的血咒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如果想解除血咒,就必须要化解冯天赐的怨气才行。」

  「哥,冯天赐这都死了七十多年了,您去哪找他化解怨气啊?去地府?要是真去您还是自己去得了,我还没准备好呢!」

  我白了他一眼,「如果真去地府,我还非拉着你不可,可是施血咒之人的魂魄是不下地府,不入轮回的,咱去了还真找不着人家。」

妈妈让叔叔进入,他疯狂的吸我的奶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