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广告 正文

插完儿媳又插亲家母,在地铁女的被蹭出了水

  曲小河已经说了好几次饿了。吴灿只是在附近找了一个有野果的地方停下来,打算摘些水果给她吃。刘中和沈昌石走在前面,愉快地聊着天。江青抱怨好心阻止他们却听到了他们说的那些话。自然,他不开心。

  「白大人,这不是我说的,是他!」沈昌石带头搁下,指着刘中说:「他要说你和无常大人不一样。」

  刘中吹胡子瞪眼看着他。他对沈昌石的狗插完儿媳又插亲家母腿行为很生气。他指着沈昌石,摇摇头。他半天没说一句狠话。他脸红了,说:「沈戈.你,你.你将来不是我的沈戈!」

  江青状告晁刘中偷瞄,刘中立即低头认错。江青埋怨道:「算了,算了,以后我给你刮胡子作为惩罚。至于魂鞭,我就不抽了。」

插完儿媳又插亲家母,在地铁女的被蹭出了水

  刘中听到她这么说,立刻用双手捂住胡子:「那就打我吧。」

  江青诉嘴角带笑,摇摇头,转身朝几人休息过去,就在他身后二十多步处,看了看曲小河和吴,又见江青诉走过来,才把目光转向一旁的范先生。

  吴警惕地瞥了他们几个人一眼,小心翼翼地把曲小河放在果树下,然后拿起几块石布,做了个简单的阵法。这时候他才用妖力爬树,摘了几个果子,打算去小溪边洗掉。

  江青抱怨自己忙。曲小河其实并没有跟着他。相反,他坐在树下,看着Awu。他看到江青在抱怨,就对江青咧嘴一笑,说:「你喜欢吃水果吗?」

  「喜欢。」江青诉着眉毛咧嘴一笑,扫了一眼地上可怜的阵法,只防了一些山兽,防人都难,更别说她了,就直接插手闯了阵法。

  曲小荷不知道,拍拍她身边,让她坐过去。「我也喜欢吃水果,甜甜的!」

  江青抱怨道,他抬头看了看身后的野果树。上面有很多绿色的水果,看起来不甜。沈昌石饕餮也挑了一个,在刘中的衣服上擦了擦嘴,吃了起来。结果,他的五官布满了皱纹。

  「小河怎么知道是甜的?」江青抱怨道。

  洗完果子回来的吴,见自己的法律被江青诉毁了,脸上带着一点怒气跑了过来。当他跑到江青诉,看到她没有对曲小荷怎么样,就好奇地看着她。

  然后他咬着手里的水果,酸酸的吃着,甜甜的递给曲小河。

插完儿媳又插亲家母,在地铁女的被蹭出了水

  江青诉微微扬起眉毛。原来这就是为什么水果是甜的。

  曲小河先吃一口水果就好。山林野果不确定是否有毒素。如果直接给曲小河,风险很大。他先尝毒药,再尝酸甜。真的是一心一意为曲小和,真的像单恶所说的狗妖。

  狗是忠诚的。他一路保护着曲小河,却不知道和曲佳是什么关系。

  曲小河说他是家里人。会不会是常璩认出了他的养子?曲小河是干叔叔吗?

  「小何,你看那边的花。」江青抱怨说,他指了指对面不远处的野花。曲小河吃着嘴里的水果,看到花立刻扬起笑脸。江青抱怨道:「让你阿乌哥挑几个回来,等他回家交给父母。」

  「好!」曲小河立刻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阿乌。阿吾怒视着江青,然后转向花。江青又道:「挑好点的,别让花瓣碎了。」

  阿吾的脚步加快,江青状告把目光从他身上挪开,看着正在吃水果的曲小河。他咧嘴笑了笑,压低声音问:「小何,这个阿吾是哪里来的?」

  第六十六章半妖结:八

  当江青问起阿乌的时候,曲小河并没有任何疑惑。他直接回答:「阿乌很穷。他被打了,流了很多血。我告诉爸爸不要打他,爸爸说让他来我家陪我玩。然后阿乌就住我家。」

  所以,就是这个阿伍,之前倒霉了一阵子,刚好被年轻的曲小河救了,从此对曲家忠心耿耿。

  「他怎么和你玩?」江青抱怨道。

插完儿媳又插亲家母,在地铁女的被蹭出了水

  "阿伍会摘小花,捉蝴蝶和小鸟!"说到阿乌,曲小河的眼睛亮了:「阿乌会飞,咻——他飞到了屋子的顶上,然后把风筝拿下来给我。还有,还有一次,坏人想抢我的东西,阿伍也把坏人打走了。」

  「那是什么时候?」

  「是昨天!昨天,很多坏人过来了。他们想抢我的东西,阿乌保护了我。」曲小河仔细想了想,似乎不确定:「好像.昨天,还是昨天?」

  江青诉冷冷。他们昨天一整天都在举行庙会的城市里。他们确实看到了官兵,但官兵们始终没有找到阿乌和曲小河。不然庙会也不会这么热闹和平。不可能说他们昨天赶走了官兵。

  看到曲小河在数日子,那边的阿吾也带着一把野花回来了。她伸出手摸了摸曲小河的头,说:「没关系,阿伍对你好,别想着坏人。」

  「嗯!」曲小河脸上浮起一丝浅显的笑容,看见吴手里的花,高兴地把它们抱在怀里。

  江青看了一眼那束花。诚然,每一朵花都精致美丽,但即使是一片花瓣也没有落下来,它以五颜六色的颜色聚集在一起,下摆扎着细草。

  吴走到曲小河身边,蹲了下来。他一路没看江青诉。恐怕他知道江青v这次跟着是有目的的,他无法阻止,只能无视。于是吴拍了拍他的手,曲小河一手看着花,一手勾住他的脖子。他把自己抱在怀里。

  这一次,江青诉得很近,看见吴扶着曲小和起身。黑袍之下,曲小河的腿比平时小女孩的腿还细,就像江青的胳膊,心里怔了一下。她天生残疾。

  难怪一路上吴不是背着就是抱着,她也没有去别处玩的打算。

  这样的孩子,没有双腿的力量,靠自己的臂力是逃不出曲阜的狗洞的,所以才会有人把她带走。吴离她很近,曲小荷早说她爸爸让吴带她出去玩。

  会不会是屈家人早有耳闻,料屈家之人必败,所以才让半妖之武与曲小河先行逃走?

  曲小河说前两天和阿乌出来了。就在昨天,军官和士兵试图抓住他们。她的记忆显然很混乱。怎么回事?

  几个人继续走,江青与单邪并肩伏着,而吴则在一棵树上摘的野果子还藏了几个在怀里,只要曲小荷想吃了,他随时掏出来给对方。

  曲小荷手上还拿着那把花儿,小孩儿便是天性好动,她却一片叶子也没摘下来玩耍,心中知晓这是要回去送给爹娘的,便乖巧地拿着。

  太阳即将落山,他们此番的方向已经偏离了京都,甚至可以说是往京都相反的方向行驶,这条路尚且还算宽敞,再往前走,可以去到好几个地方,却不知阿武的目的地究竟是哪儿。

  姜青诉将视线从那两人身上收回,看向身侧的单邪,压低声音问:「单大人有没有觉得这两人之间有古怪?」

  「白大人发现什么了?」单邪问。

  姜青诉道:「曲小荷年纪小,容易被哄骗,她一心以为自己是要回家的,但阿武显然不会将她带回去,已经出来一个多月的孩子居然不吵不闹,对外事全不知晓,莫非是被阿武用什么妖法封住了记忆?」

  单邪朝姜青诉看过去:「这重要吗?白大人不是说,今日酉时便带走曲小荷的魂魄?」

  姜青诉嘶了一声:「说是这么说……」她愣了愣,又紧接着开口:「当然,做也必然是这么做的,只是其中好似有什么环节我没弄清楚,心里总憋着难受。」

  姜青诉惯性地伸手一把抓住了单邪的袖子抬头朝他看过去:「就如同隔靴搔痒,分明感觉到了被蚊虫咬的包在哪儿,偏偏隔着靴子,怎么也挠不到正位的感受,单大人明白吗?」

  单邪非常诚实地摇了摇头。

  姜青诉眨了眨眼睛,罢了,蚊虫都不敢靠近这个人半尺范围内,他这辈子也体会不了这种感受。

  太阳西下,远山之外一片红光,他们走了一整个白日的路,这边靠近乡野比较荒僻,没有官兵追赶,倒是安静许多。

  停停走走下来看到了不少风景,此时正是日落,一大片油菜田的金色上笼罩着浅淡的红,一眼望过去非常好看,姜青诉深吸一口气,空中还有油菜花的香味儿。前方钟留和沈长释又开始打打闹闹,好似是沈长释给钟留看了什么小黄本,没给看完又收回去了,钟留追着要拿呢。

  姜青诉伸了个懒腰瞧着那两个在前头蹦跳的一人一鬼,心想幼稚,又看向走在中间段的阿武和曲小荷,满是好奇,最后才将视线落在了身旁的单邪身上,发现单邪居然看着远山之外的落日有些出神。

  她眨了眨眼睛带着不可思议:「单大人,看什么呐?」

  「看天。」单邪回答。

  姜青诉嘶了一声,眨了眨眼睛:「这话我好似在哪儿听你说过。」

  单邪将看天的视线收回来,看向了姜青诉,又开口:「现在看你。」

  姜青诉正想着何时听过单邪看天这说法的,突然听见这人说的话,脸上猛地红了起来,她立刻伸手捂着面颊,眨了眨眼睛抿了抿嘴,有些不好意思,还有些呼吸急促。

  「你……你这人怎么说话……毫无婉转的。」姜青诉挪开了视线。

  单邪道:「如何算是婉转?」

  「就比方我若看单大人,必然不会直说看你。」姜青诉道。

  「那你会说什么?」单邪问。

  姜青诉张了张嘴,半天没想出来,单邪却又问:「说‘你的凤眼挺好看的’?」

  姜青诉的脸更红了,她咬了咬下唇,哎呀了一声双手推着单邪的肩膀将他推远了些。自己加快了步伐朝前走,收回的双手一只手摸着脸,一只手捂着心口,掌下的跳动似乎有些快,脸上的温度也的确有些高了。

  她自己对着单邪说那些话没觉得有什么,却没想到脱口而出的话被这人记下了,没想过有朝一日这人还会给她说出来,简直……羞死人了!

  单邪看着姜青诉的背影,眉眼柔和,嘴角挂着轻笑,再将视线放在已经落下一半太阳的远方,双眸放空,似乎是穿过了云霄,看到了另一个地方,对上了另一双从穹苍之上落下的视线。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曲小荷趴在阿武的肩膀上有些犯困,伸手揉了揉眼睛。

  姜青诉站在她的身边,能看出她脸上的黑气萦绕了一团,显然是将死之召,她的眼底无神,嘴唇无色,呼吸浅薄得很,不过那只小在地铁女的被蹭出了水手一直紧紧地抓着一束野花,倔强地用尽了身上的力气般。

  曲小荷的手轻轻地拍着阿武的肩膀,阿武停下了脚步,曲小荷开口问:「阿武,快到家了吗?」

  阿武点了点头,曲小荷看见他点头了,打了个哈欠说:「我好困啊……」

  阿武略微侧过身,将背在身上的曲小荷改为抱在了怀里,一只手臂抱着曲小荷,另一只轻轻地抚摸在她的脑后,示意她困了就去睡觉。

插完儿媳又插亲家母,在地铁女的被蹭出了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