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广告 正文

湮欲大学生活第二部分,把妹妹开了苞

  过了一会儿,她受不了闵太太眼里隐藏的自满,不想朝那边看。她问罗明远:「罗世子今天为什么来这里?」

  「想来就来。」罗明远说着,起身向赵夫人鞠了一躬。「我见过赵姨娘。」

  赵夫人挥挥手,不再说什么。

  到这个份上,想抢人,还弄这些仪式,有意思吗?

湮欲大学生活第二部分,把妹妹开了苞

  这时,闵太太终于来到了屋里。

  她让刘的妈妈抱着她一路走到第一栋楼,慢慢坐下,整理了一下衣服,看着那些几乎平整的褶皱。她只是笑着看了看四周,问道:「不知道两位贵客来了没有,一点都不欢迎。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

  前面说了,我要求娶八个姑娘。现在又被问了,赵夫人知道闵夫人是故意装腔作势,心里怨恨,有些懒得说话。

  而她对面的罗明远却一点不急躁。她起身温柔的说:「晚辈对八姑娘感兴趣很久了,很想求婚。也希望老太太给晚辈一个机会。」

  他说了这话以后,赵夫人就比较容易再开口了。

 湮欲大学生活第二部分 在闵太太表态之前,赵太太已经坐在椅子上说:「我们三个孩子也很喜欢八姑娘。而且两门都没错,这门亲事更合适。」

  说到「绝配」这几个字,赵夫人的牙齿有点酸,真的是违心。

  .赵的家庭背景是怎样的?

  要不是敏一家和一个九岁的孩子,他们根本不会看!

  幸好这八个女孩还有香君的称号,不然就算父亲开口了。她也不能答应这门亲事!

湮欲大学生活第二部分,把妹妹开了苞

  因为心里不是很舒服,所以赵夫人说那些话的时候语气不是很好。

  闵夫人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对罗明远说,「罗世子太客气了。前几天听兰姐说,多亏你照顾,她还在上学。」

  罗明远笑了。「这是年轻一代应该做的。」

  赵太太一甩手帕,就漫不经心地挥了挥手,像扇子一样。

  说实话,她觉得闵夫人不会拒绝她的。以赵的名声,哪里比宁侯府好那么一点点?

  谁知道,她越是不在乎,闵老太太就越是看不上赵家人。

  结婚,不是树敌。为什么一定要找这么趾高气扬的人?

  找个赵的婆媳,好像请了个祖宗。到时候敏的家庭真的有点困难。赵夫人如何肯帮忙?

  闵老太太关心闵家的长治久安。对于这个目的,赵的做法对她是非常看不上的。然后他告诉罗明远,「罗世子,坐下就好。都是自己人,你客气什么。」

  罗明远应声落座。

  赵太太这时候才发现不对劲,敏太太一眼就能看出谁近谁远。

湮欲大学生活第二部分,把妹妹开了苞

  赵太太不高兴,就把面纱轻拿轻放在桌上,转头问敏太太:「你这样不太好。据说罗世子是自己人。贾敏和罗佳什么时候走得这么近?」

  闵太太还没开口,罗明远就说:「自从闵老爷救了我父亲一命,我们就很亲密了。」

  这种解释还过得去。

  赵夫人的唇角微微撇了撇,不置可否,继续用手帕扇风。

  罗明远让人把礼物抬进屋。

  这时,不远处有人慢悠悠地说,「罗世子没做好。本来我家是先要求娶八姐妹的。现在好了。你突然把它插在单杠上了。这是什么?」

  听到少年的声音,所有人都望向门口。

  门口的男人又高又瘦,桃花眼眯着,笑眯眯的。是赵家三少爷赵。

  赵夫人没想到赵会突然来。她说:「这是长辈的事。你参与了什么?」

  话一出口,赵夫人想到刚才那憋屈的局面,就忍不住怒火。就因为这桩婚事得到了公公赵太保的应允,她并没有生拿着架子的闵夫人的气,只能把怨气都发泄在赵身上。

  「你说你的,不过倒过来也就算了,这一次徐按照他们的礼数办事。人生大事不能掉以轻心。是长辈做的事,你们晚辈不该来捣乱。」

  说着,她在远远的侯宁府停了下来,看了一眼身旁的王子。

  虽然赵夫人的话是在说赵范宁,但其实是在偷偷打罗明远。毕竟罗明远这次是亲自来提亲的。从治国之道来看,应该是「父母之命之言」,所以他真的太过分了。

  因此,赵范宁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当众被母亲骂了一顿。他反而笑着朝罗明远抬起下巴。

  「听到了吗?不要失去礼貌。」赵桃花眼半眯,轻轻哼着说:

  罗明远笑了笑,低头看着自己脚下三尺前的地面。他笑着说:「什么是治国之道?我之前做错了,应该自己弥补。在这种情况下,礼仪应该倒排。」

  「做错了吗?」赵一步一步走近他。「你有时候会做错事吗?」

  「嗯。」罗明远抬起眼睛,直视着他。「我妈妈以前和敏的家人说过话。我拒绝这段婚姻是我自己的错。所以这次我会弥补的。」

  这是闵家和罗家严守秘密别人不知道的事。现在听说这件事,饶是赵准备的,没想到会是这样。

  在这种情况下,是洛杉矶家族的本意。他只是那样嘲笑罗明远,但似乎很可笑。

  赵的脸色微微变了变。

  赵夫人用手绢半掩着嘴,笑道:「远近第二。其实这种事情,还是看家人。对吧,敏太太?」

  虽然「家人」这个词以前是闵太太考虑过的,但现在可以从赵太太嘴里说出来,真的让她正视。

  别说,在赵身边谁都想成为目标,到时候被他们盯上真的是没有什么好下场。 原本老夫人只考虑着闵家的前程,忽略了一些事情。现在想想,倘若惹怒了赵家的话,还谈甚前程?先想着保不保得住自家人才行。

  隐隐感觉到赵夫人言语中的警告意味,闵老夫人紧张起来。

  赵家人手握实权。就连赵太保的一些亲信,在朝中的地位也是十分超然。这样的情形下,倘若闵家还想继续好生过下去,倘若没闵家的老爷们还想坐稳了官职,就不能惹怒赵家。

  闵老夫人心里一时间倒是理不出究竟该怎么办了。

  这时,丫鬟们急急来禀:「老夫人,八姑娘来了。正要进院子呢。」

  听闻君兰来了,赵夫人忙问:「她来作甚?」

  不等丫鬟回话,赵宁帆和洛明渊已经夺步出了门,朝外跑去。

  闵老夫人倒还罢了。

  赵夫人看着赵宁帆急切的样子,恼道:「这算什么样子。」

  说归说,转念一想,儿子那么大了还没娶妻,那闵八姑娘她是见过的,人品和相貌都还不错。如果这姑娘能拴住儿子的心,那么这个媳妇儿要了也没甚不行。

  只是那老太婆讨厌了些。

  赵夫人心里头有些认同了亲事,却也不肯搭理闵老夫人,只管往外头看过去。

  这时候两少年已经在院中截住了闵家的那位八姑娘。

  君兰正往里急急走着,没料到才到半途就被两人给一起拦下了。

  她猛地顿住步子,抬眼看着眼前的两个高大少年,当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们在搞什么!」她也顾不得什么礼数不礼数的了,望着这两个人,语气是十分不好,目光也带着愤怒。

  只不过这怒意,她对着洛明渊是发不起来的,于是全都冲向了旁边的赵宁帆把妹妹开了苞,「先前你一而再再而三地那样说话,已经给我惹了很大麻烦。我当真是惹不起还躲得起,你别理我,我也不理你了,不成吗?非要搞得这样僵住才行?」

  赵宁帆没料到她会这样说,蓦地怔了下,方才微笑道:「我刚才是做的不对。所以,我为了弥补我的过错,现在前来为你的声誉负责。」

  他双臂抱胸,笑看君兰,「你瞧,我说的话并非是虚言。我是真的能够做到所以才说了那样的话,你也莫要恼我了。」

  他的语气甚是笃定,显然是势在必得的样子。

  而且,他话语里透出一个意思――只要他肯稍微退让一步,刚才的事情就能一并抹去。她也不会再和他计较。

湮欲大学生活第二部分,把妹妹开了苞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