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广告 正文

潜规则,抬起腰迎合他

  李白忍不住躺在桌子上,双手捂着脸:「突然说甜言蜜语是不是别有用心?」

  「是真的。」他说,「为了……」

  李白嘀咕道:「果然,是什么?」

  他俯下身,在她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就这样。」

  他们都是睡过觉的人,李白的心跳依然令人失望:「啊,你突然变了画风,所以你不习惯。你把我原来那个冷冰冰的男朋友还给我。」

潜规则,抬起腰迎合他

  赵陈元哑然失笑,刚想说什么,提示音响起,时间到了。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对她说:「我得去忙了。」

  「嗯嗯。」她摆摆手,「来吧!为帝国人民的幸福而努力。」

  「我知道。」他一边说,一边轻轻摸了摸她的脸颊,然后转身上楼。

  李白捂住脸,感到莫名其妙地塞了一口糖,太甜了。

  更糟糕的还在后面。

  那天晚上,花儿开得很满,昆虫在打鸣,散落的玫瑰覆盖了阳台。

  李白坐在阳台的藤椅上,聚精会神地喝着草莓奶昔,看着一部关于机甲变化的纪录片(为了写论文)。

  「我真的一直很努力。」赵洗完澡出来,走到她身边,摸了摸她的脖子。

  李白咬着吸管含糊地说:「以前没有这么好的条件。想珍惜现在的条件,喝着饮料舒服的看电影。还有比这更容易的吗?」

  她在地球过暑假的时候,是个咸鱼党,直到最后一周才写作业。现在不一样了,她知道再找到的时候要珍惜。

  赵把她抱起来,让她靠在自己怀里:「我跟你一起看。」

  「啊!」李白急忙说:「不,不,这是一部无聊的纪录片。换个你想看的。」

  赵看了看内容:「哦,D级机甲,这是第三代。最早的一代机甲已经存在了100多年。你想看吗?」

  李白立刻被吸引了注意力:「最早的机甲?古董?」

  「嗯。」他说:「但你学会了归纳。你真的想试试吗?」

潜规则,抬起腰迎合他

  「真的给我试试?不太好。我不太会开车,算了,下学期有个实践课,我应该真的会碰,不用了。」李白的情绪波动很大,她终于恢复了平静,沮丧地说:「现在为我打开后门是没有用的。我什么都做不了。」

  赵对说:「没关系。D级机甲可以私下购买。很多人都可以用。我可以发给你吗?」

  李白拒绝了:「在没学好之前,我不想随便尝试。我觉得自己很粗心。」

  「那你想要什么?」他握着她的手。「我想给你一些礼物。我希望你快乐,甜甜。你想要什么?」

  李白哼了一声,有点不高兴:「我现在很开心,还有什么?」

  爸爸妈妈不能再有了,但是她有一个很喜欢的男朋友,好像交了朋友。很快,她就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她的生活很完美,她什么都不需要。

  他轻轻叹了口气:「那么,我有那么多东西,却什么都没有给你?」

  李白立刻明白了,笑着俯下身:「如果你一定要送给我,我有一个小小的愿望。」

  「一定是真的礼物。」他提醒我,如果她说她想要亲吻和拥抱,那就不是礼物了。

  「放心。」李白摆摆手,「我想要那个……」

  「嗯?」

  李白低声说:「机甲可以用手操作……」

  「手工做?」赵回忆道。

  她急了,提醒道:「就是上次朱砂比赛我拿的那个。我的眼睛红了。我真的很想要。我要全套QAQ。」

  机甲手制邮票就像限量版邮票一样。2008年发行,但都是限量发行。他们被抢后就没了。星网上的二手炒也是无价之宝,很多人都不愿意转手。

  绝版是什么意思?那是硬通货!

  李白,一个穷人,只能看别人发来的漂亮图片。他甚至从未想过要碰它们。但是,既然有人这么想送她礼物,那,那她根本就不是!

  「我要整套,我要。」她想起来就挠心挠肺,眼神贪婪。

  赵陈元不是特别懂,但看她真的很喜欢,就忍不住笑了:「好吧。」

  「啊,啊,我好开心。」李白冲过去拥抱他,不停地撒娇。「又不是过年有礼物。你对我很好。」

潜规则,抬起腰迎合他

  赵抱住她,亲了亲她粉嫩的脸颊:「你还要什么?只要不过分,我想尽量给你。」

  李白:「…」妈妈,这个问题越来越难了。想了很久「呃,世界和平?」

  赵陈元:「有点难。」

  「那我想不起来了。」她自信地说:「我很难坚持自己想要的,那你想要什么?潜规则只要不过分,我可以满足你。」

  赵陈元想了想,提出:「不看电影,跟我说话。」

  李白很惊讶:「你是认真的吗?」

  「嗯。」

  「嗯,我也能满足你。」她关了脑,很快地说:「别说话,你的手在摸我的腿,你不就是想做这个做那个吗,你就说出来,我明白。」

  赵陈元想说什么被她的嘴唇挡住了:「别胡说,吻我!」

  显然,这不仅是一个舒服的暑假,也是一个没有羞耻和羞耻的暑假。

  *

  暑假的大部分时间一下子过去了,赵迎来了他的第一个结婚纪念日。

  但这一次,他对于舆论的安排很简单,只是让梅芙上传一张当天蛋糕的照片,漂亮的蛋糕上写着「1」,这就意味着第一年已经过去了。

  网上的评论大多是「甜甜蜜蜜」,但也有少数人怀疑,如果殿下真的爱上公主,为什么一年来没有任何动静?似乎过了蜜月期,关于太子妃的一切都彻底冷却了。

  李白有点担心:「我担心有一天它会被拆除。你打算怎么办?」

  「别担心,等我弄清楚她到底怎么了就行了。」赵切蛋糕。「她今年去基地特训了,应该有很多数据要来。」

  李白等着吃蛋糕:「如果她真的有问题怎么办?」

  「去掉吧。」他的语气平淡。

  「如果没有问题呢?只是她身上发生了难以解释的事情。我该怎么办?」她问。

  赵抬头看了她一会儿,笑了笑:「没什么问题,就让她在军队里发光发热吧。这样的‘天才’毕竟也是少见的,不为帝国效力,可惜了。」

  白黎舒了口气:「我觉得她可能没什么问题,说不定只是得到了谁的真传呢,再有一点天分,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看看再说吧。」他把蛋糕盛给她,「别担心,我会处理好的,吃蛋糕吧。」

  白黎接过来,心情复杂:「这到底算是什么蛋糕啊。」

  「庆祝我们认识一周年。」他说,「我又没说是结婚纪念。」

  白黎:「……你好坏哦,误导抬起腰迎合他所有人。」

  「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段婚姻,等时间再过去一点,就让她病逝吧。」

  「也不是不喜欢,是我一直不觉得这是我的婚姻……」白黎低头吃蛋糕,含糊不清地说,「怪怪的,每次提起太子妃都觉得我是替身。」

  在她的自我认知里,她是白黎,为了帮赵元辰度过婚礼而「假结婚」了,即便从法律意义上来说,自己就是太子妃,然而内心深处,她从未接受过这个身份。

  在她看来,所谓的「太子妃」,就是个前期自己和朱莎分别扮演过真人,后期由赵元辰撰写人设的虚拟形象,「她」不是朱莎,也不是「白黎」。

  而且,作为白黎,她只是赵元辰的女朋友,要不要做他的妻子,现在还没有想好呢!

  赵元辰多少能猜到一些她的想法,颔首道:「我会处理好的。」

潜规则,抬起腰迎合他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