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广告 正文

好大好紧好舒服啊,厨房里做 肉文

  老太太的魔术开始了。她为什么这么爱这个村子?这个村子里有什么?

  鞭炮不远处,我沿着土路走,拐了个弯,看到一家人正在结婚。

  天空阴沉沉的,像是晚上六七点,眼前的景象看起来并不真实。老照片里有一种压迫感。一堆村民站在门口看热闹。

  我走在人群后面。这里的人没有发现我,我似乎和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

好大好紧好舒服啊,厨房里做 肉文

  我从人群中分开,来到前面。那是一座农舍,有几间破茅屋。院子门口有一盆火,地上放满了红色的鞭炮。

  院子里有一把椅子,上面坐着一个小老头,秃顶,满脸皱纹,胸前开着大红花。他应该是新郎,而不是新郎,而是去县里领奖的劳模。

  这时,一队人沿着土路走过来,四个人抬着那辆破烂的土车。前面有媒人,新娘应该在轿子里。

  我把我的灵魂画在心里。老太太是什么意思?你想把我和什么混淆?

  土轿子倒在门口,帘子布掀开,媒婆从里面做了个臃肿的小娘子。头上戴着头巾。衣服虽然土气,但大概能看出身材还是不错的。应该是挺年轻的小媳妇。嫁给老人真可惜。

  媒婆带着小媳妇穿过火盆,来到院子里,老人站起来,颤抖着举起盖头。媒人不肯掀开,老人显然等不及了,猛地扯下了盖头。

  在里面,一个女孩的脸在恐慌中变白了。她并不美丽平凡,却是这样一个山村里的杰出人物。

  我看到周围很多男村民喉咙都在动,眼睛盯着小媳妇,眼里满是情欲。

  为什么这个小媳妇看起来那么眼熟?一时想不起来了。是谁呀?

  老人从兜里掏出一把羊毛票塞给媒人。媒婆眉开眼笑,跟着轿夫走了,老人眼巴巴地拉着小媳妇进屋。在帮手的簇拥下,老人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回去把他们都赶走,然后关上大门。

  他看不见我,现在院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

好大好紧好舒服啊,厨房里做 肉文

  我跟着老人和小媳妇进了草堂。

  老人显然是个老光棍,家里破破烂烂,一个铺着红色被褥的土炕,墙上挂着一些农具。刚才他给媒人的那些票,应该是攒了半条命,换来这么一个小媳妇,还有谁会跟着他。

  老人不耐烦的样子,拉着小媳妇,走到炕上。小媳妇听话。等她到了炕上,老人匆匆撕开她的衣服,她开始反抗。

  首先,她轻轻推开老人的脏手。老人很粗暴,还在撕。小媳妇相应的动作也大了,紧紧捂着裙子不让老人碰。

  老人骑在小媳妇身上,扇着大嘴,「啪」的一声听起来很响。

  小媳妇的脸上掉了一个清晰的指印,她含泪看着等了一会儿的老人。

  老人骂了一句,好像在说,给你面子。

  我放了一把火。有那么一瞬间,我忘了是老太太把我搞糊涂了。我正要抓住老人,这时我迅速行动了。

  可以用手摸空。老头像3D幻影,和真人一样逼真,但你摸不到。

  我醒了,但这是幻境,是老太太设置的生死屏障。不要动脑子,被眼神迷惑。

好大好紧好舒服啊,厨房里做 肉文

  小媳妇在床上捂着脸抽泣着,老人跳下床,把鞋子拖到墙角,挖出一些麻绳。绳子都是黑色的。我不敢相信我在幻境里闻到一股浓浓的味道。

  我走过去一看,突然没胃口了。角落里有个篮子,用来捡牛粪。这些绳子是从篮子里拿好大好紧好舒服啊出来的。难怪味道这么大。

  老人来到小媳妇跟前,把女人的两只手猛地举到头顶,然后用绳子把两只手绑在她的脖子上,牢牢地捆住。

  小媳妇吓坏了。挣扎着,开始往里面躲。

  看着她的脸,我的心突然变得透明,我突然意识到她是谁!这个发现震惊了我,让我又一次觉得浑身发冷。这个小媳妇正是Age太太年轻时的样子。

  第六百三十五章年轻的回忆

  我神思恍惚,分不清梦境是老太太设计的幻觉,还是她真实的经历。

  我继续看。坏老头站在炕沿上,用绳子捆住小媳妇的腿。小媳妇手脚都不能动,动起来像床上的大虫子。她的脸颊通红,眼里充满了泪水。

  老人骑在女人身上,不慌不忙地撕扯自己的衣服。当他撕的时候,女人尖叫起来。我受不了,也不听。我推开门出去了。

  夜很黑。我袖听着屋里女人的尖叫,我的心在颤抖。

  这时,只见韩几个闲着没事就躺在厕所的窗户外面往里偷窥,一边吞一边看。晚上风好大,这些人穿着破衣烂衫,也不太冷。

  不知道听着里面女人的尖叫声是什么感觉。恍惚中,我的影子渐渐在地上褪去。我下意识抬头一看,天已经移到第二天早上了。

  我的第一反应是我熬过了今晚的黑魔法。看看四周,还在山村,可以听到村子远处鸡叫的声音。远处,山峦起伏,雾气和湿气倾泻而下。我明白了,现在的日子其实就是梦境中的时光,现实中漫长的黑夜还没有过去。

  我正发愣的时候,门吱呀一声开了,老人心满意足地提着皮带走了出来。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一丝可怜的微笑。

  我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推门进去了。房间里有股臭味,我看见小媳妇在床上。

  她盖着一床被子。从肩膀上看,满是伤疤。她留着长发,黑色的头发遮住了脸,眼睛直直的,等了一会儿,从头发后面射了出来,她麻木地看着破烂的天花板。

  这时,老人从外面进来,爬上炕,炕离女人一尺远。对着它吼,意思是别让她偷懒。赶紧上班做饭。

厨房里做 肉文

  女人撩了撩乌黑的头发,露出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她看着老人,慢慢下床,换上一身衣服。我喘息着。我从没见过一个人眼里有这么深的仇恨。这仇恨来自内心深处,我要杀人。

  我的胸口像一块大石头。老太太给我创造这样一个幻境的目的是什么?

  梦乡时光飞逝。我不记得过了多少天了。我发现自己一直在村子里走来走去,时间不是线性的。展的,有跳跃性,甚至两天之间的跨度超过了半个月。

  我慢慢发现其中的规律,这小媳妇身上会发生一些事,比如挨了老头一顿揍,或是出门被周围的村里的村民在背后议论。

  天数的跨越和每一天的抉择,都是以这个小媳妇为准,出现的都是她生命里的标记性事件。

  我像局外人或是动物学家一样,隔离在整个山村的生态环境之外,观察小媳妇的生活。

  不知不觉过了很多天,我发现这里可能并不是幻境这么简单,很多事态的发展都符合逻辑规律。也符合人情世故,看起来极为真实,并不像人为故意设计出来的。这里极有可能就是出自真实,实实在在曾经发生过。

  如果小媳妇就是陈老太太,那么山村里发生的这一切可能就是出自老太太的回忆,也就是说。这就是老太太年轻时候的真实遭遇。

  陈老太太和我三阵赌输赢,赌局号称生死难关,现在是第二夜,她不可能再有保留,必然会放出大招。

  而最真实最让人信服的幻境是什么?

  并不是凭空YY制造出来的小白世界,而是来自于人的真实经历,其中附着人最真实的情感。这样的幻境哪怕是上古,或是遥远的外太空,也照样会引人入境,让人不可自拔。

  悟到了这一层我再看这小媳妇,有了不一样的情感,她是真实存在过的。她就是陈老太太年轻时候的样子。

  小媳妇日子过得极苦,糟老头子是个变态,夜夜折磨自不必提,白天时候也是家里活都扔给她干,抬手就打张嘴就骂,大嘴巴子像是家常便饭一样。动不动就把她关在柴房里饿个三两顿。

  不知不觉中过了将近一年时间,寒来暑往,岁月如梭,我发现老头揍小媳妇更加频繁了,而且下手越来越狠,有时候打的她伤痕累累。几乎下不来炕。

  主要原因就在于小媳妇的肚子始终没鼓起来,一年了按说也该有孕了,可小媳妇并没有怀上。这也怪不得人家,老头都多大岁数了。

  老头即愚昧又霸道,认为没孩子千错万错就是女人的错,他对付女人或者说他和女人沟通就一个办法,打。这个山村里流行一个观念,打出来的媳妇揉出来的面,女人就得打,两口子之间打死也没人管,天经地义。

  村里的舆论也不好,在小媳妇背后指指点点。什么难听话都有,说这女人是不会抱窝的母鸡。

  小媳妇出门都是垂着头,不敢和什么人说话,走哪都被村民戳着后脊梁。

  家里的气氛越来越紧张,老头像是得了狂躁症,白天打媳妇,晚上折磨媳妇,小媳妇一天天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默默感慨,如果真的有地狱,那这个就是地狱,完全看不到生活的希望。

  有一天小媳妇被老汉打了,关在柴房里,外面下起瓢泼大雨,空气阴冷,柴房里更是冷到了极点,几乎滴水成冰。小媳妇抱着肩膀,紧紧靠着柴火垛,眼神呆滞。

  也就仅仅一年的时间。她像是老了十岁,年纪轻轻的已经生出白头发。

  我站在她的旁边,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干看着。

  就在这时,柴房的门开了,从外面摇摇晃晃进来一个醉汉。这人我认得,就是当时老汉新婚之夜时在窗外趴着偷窥的一个村头癞子。

  这人留着光头,一脸猥琐相,全身都是水,几乎湿透了。外面的大雨几乎连成瀑布,天地间一片昏暗。

  这癞子不知观察了多少日子,终于踅摸到了这个难得的机会。

  小媳妇看着他。抱着肩膀往后缩了缩,闲汉抠着鼻屎,把湿答答的破衣服甩掉,露出里面排骨一样的身材,他一脸怪笑朝着小媳妇走过来。

  小媳妇马上明白会要发生什么事,她尖叫着喊救命。嗓子嘶哑,喊出来的声音连雨幕都穿不透。

  柴房里黑灯瞎火,勉强有些月光照进来,大门被癞子堵得严严实实,出不去。

好大好紧好舒服啊,厨房里做 肉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