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广告 正文

短篇乱乱小说系列合集,拥挤中被别人进入了

  他为什么能进去?

  想着苏的秘密,清河觉得她可能不止是魔修和夺舍。当年打雷一次又一次歪的时候,他其实觉得有些奇怪。现在想来,也许,她是从天堂里解脱出来的,所以天堂不允许她,所以雷会歪着头?正因为如此,我们现在才能进入这个结界?秦川呢?清河想到了骆雪峰的额头碑上刻着秦的字样。苏说,秦是她的第二任父母。有什么联系?

  他之前没问过这些问题。不管她藏着什么秘密,都是恶的,好的,坏的。只要听师父的话,清河不会为难她。只要她还是学姐,他就会一直保护她。这永远不会改变。

  现在,他仍然会保护她,但他也想知道她在隐瞒什么。这些,只有她出来才知道。

短篇乱乱小说系列合集,拥挤中被别人进入了

  ……

  在结界之内,苏茫然地睁开双眼,双眼一片混乱。

  一个年轻的声音说:「你,你为什么哭?」

  听到苏的声音在问。她抬起头,却发现没有人,没有呼吸。那声音凭空出现,仿佛是从她心里发出来的,一眨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苏的脸上满是泪水。她感到很难过,但她不知道悲伤从何而来。

  我为什么哭?

  就好像体内的水变成了眼泪,她的血,她的气场,都变成了眼泪,都止不住的流出来,干涸了体内的怒火。她失去了气场,身体越来越虚弱。她只觉得冷,乱,根本找不到出口。

  悲伤悲伤悲伤绝望?

  因为这个哭?

  莫名的悲伤让苏一时不知所措,但眼泪流了很久,她的心越来越冷。如果她遇到困难的情况,哭会有用,哭会解决问题?悲伤无法控制,愤怒可以跟随。

短篇乱乱小说系列合集,拥挤中被别人进入了

  苏很少哭,准确的说,她很少全心全意的哭。对她来说,眼泪往往只是迷惑别人的一种手段,一种武器。

  上辈子母亲去世的时候,苏每天都要哭。哭瞎了也没用。眼泪不会给她任何帮助,反而会引起更多的反感和困扰。

  幸好她醒得早,不然早就饿死了。现在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难过,但她也知道自己的心情应该受到了什么鬼影响。这就是梧桐树下的悲伤,像幻境一样传递给她,想让她也有同样的感受?因悲伤而绝望,因绝望而失去活力.

  她不能就这么哭!

  她必须突破障碍!苏闭上了眼睛,眼泪还在不停的流着。她的心仿佛在燃烧一团火,火焰越烧越旺。有一段时间,愤怒大于悲伤。她拔出剑喊道:「谁他妈的在那里耍把戏哭?哭有什么用?」

  既然眼泪止不住,愤怒就会顺着眼泪不停的流出来。苏见她越来越虚弱,就把心往横的方向一放,直接把断箭拉到眼前。由于灵气是通过眼泪晕过去的,她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她在总公司瞎戳眼睛了吗?

  反正是幻境,就算不是幻境,眼睛受了伤也能恢复。

  苏是个狠毒的人。她用剑直接划开了眼睛,然后发现周围的雾气渐渐散去,混乱散去,莫名的悲伤消失了。她抬起手擦了擦眼睛,发现眼睛没有受伤,也没有更多的泪水涌出来。

  眼前是那棵树,树下蹲着一个小女孩,抱着膝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悲伤的心情由她来传达。

  苏微微蹙眉。小女孩不是活物,而是一缕灵魂。可以说她是一个完整的残魂,看起来有一种真实的气息,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有点类似于一个小骷髅。苏一时说不清楚。她是什么?

  可能是感受到了苏看着的视线,小女孩突然抬起头来,她看起来很可爱,红红的眼睛,却没有黑眼仁,像是镶嵌着两颗红宝石,看着应该不是人类的和尚。是一个会自我修复的恶魔?那它的实力肯定很强。

短篇乱乱小说系列合集,拥挤中被别人进入了

  那个大眼睛里含着泪水的小女孩只是盯着苏。

  苏注意到了她眼中的泪水,顿时心中一跳,眼中微微一闪。

  泪水给了她一种熟悉的味道。

  就像温泉池里那种特殊的气场,可以滋养元神。

  也许那个特别的气场还是那个小女孩的眼泪,但是千年才出现一次,因为她的眼泪会流一千年才真正落下?

  苏朱彝抑制住她的激动,甜甜地笑了笑,使她的语气显得和蔼可亲。她轻声问:「小姑娘,你是谁,为什短篇乱乱小说系列合集么哭?」她身上什么都没有。苏拿出一个身双草的男人递了过去。她说:「给你一个小娃娃。别哭。告诉你妹妹一件事。」

  她的身体双草男系得很好。

  小骷髅扮娃娃,根据她绑的草人编新花样。可惜我身上没有小骷髅,不然可以拿出来哄魂。既然像个孩子,应该更容易出轨吧?

  小女孩停顿了一会儿,红着眼睛接过了身双草人,说:「我,我爬到建木上玩,回去就没有家了。」

  看着明明像鬼一样,却能轻易捏住身体的双草人,要么是元神极其强大,要么是她有实体可以依靠,苏看到小女孩手里捏着的双草人,她心里。

  小女孩说这话的时候,哭了又哭。虽然她哭得很伤心,眼里充满了泪水,但眼泪还是没有流出来。她只听见她说:「我找不到家了。」

  造木头?是传说中的造木树吗?生于天地,高一百尺,神明受天缚。也就是说,建筑木之树位于天地中心,是沟通天地的桥梁。如果一个和尚升仙,他就可以和造木一起升天。

  只是从来没听说过谁暴涨。秦是上辈子最有机会翱翔的人。他也活在所谓的望天树上,仿佛活在天宫的云海里,但最后还是没有飞升成仙。

  当苏从小女孩嘴里听到这个词的时候,觉得自己仿佛瞥见了另一个世界。但她身后的树明明是梧桐,不是造树的树。

  "你家在哪儿?家里还有谁?」定了定神,苏竹漪脑筋一转,又问。

  小女孩继续抽噎地道:「真灵界,家里还有我的伴生梧桐树啊,没别的人。」

  听到这个回答,苏竹漪顿时一愣。

  秦江澜此前不是说他在的地方叫真灵界。可那个界面在流光镜里啊?

  对,因为真灵界被流光镜直接吞噬,所以她找不到家,这么一想,倒是说得通了。

  「你能详细说说真灵界吗?」

  从小女孩断断续续的描述当中,苏竹漪对真灵界也有所了解了。

  真灵界,就是修士飞升后的界面,也就是传说中的仙界,但并不是什么得道飞升可去,只要实力到了,渡劫成功,便可进入真灵界中,继续修行,与天搏命,求大道长生,最终破道而出,凌驾于天道之上,不再有生老病死,不再受规则束缚。

  破道者,神也。成神后,便能开天辟地,再造世间万物,制定规矩法则。

  然自盘古开天辟地之后,天地间,再无神的传说。

  建木之树,就是连通修真界和真灵界之前的桥梁,修士飞升后会前往真灵界,拥挤中被别人进入了而真灵界的修士要返回修真界却是非常困难,会受到天道限制。小女孩是只年幼的凤凰,从小没见过父母,算是个孤儿,独自栖息在一棵梧桐树上。

  那梧桐树跟建木之树很近,她经常在建木之树上爬上爬下,游玩嬉戏。然而有一天她出去之后,就发现真灵界凭空消失了,她回不去了,只能往下走,结果一直下到了建木之树的底端,出现在了修真界里。

  上界生灵到达下界,本身就会承受很强大的压力,她又累又怕,蜷缩在建木之树的底端哭泣,最终陨落在这里,成为了地缚灵一样的存在……

  她只想回家,回到那棵遮风避雨的梧桐树上。

  「建木之树在哪儿呢?」她身后的分明是棵梧桐树,苏竹漪不会连梧桐树都认错。

  「就是这个啊。」小女孩站起来,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身后的树就变了个样子,苏竹漪登时明白,这个幻境是跟这小女孩有关的,因为小女孩伤心难过,所以她一进来就哭个不停,小女孩可能无心害人,只不过她已经死了成为了地缚灵一样的存在,既然是鬼灵,都会不由自主地控制他人心神,若是苏竹漪一直沉浸在这幻境的悲伤里无法自拔,她最后就会成为这小女孩残魂的养分了。

  因为小女孩想家,于是这棵树就成了梧桐的样子,小女孩虽看似个残魂,元神力量却比苏竹漪要强得多,因此在她的影响下,苏竹漪看到的树也就变成了梧桐树了。

  但实际上,这棵树并不是梧桐树,它就是建木。在小女孩点破了真相过后,苏竹漪看到的也就是建木之树原本的样子了。

  这就是传说之中的建木之树。

  建木,青叶,紫茎,黑华,黄实,其下声无响,立无影。忆起书上所载,此番得见,一一证实。

  苏竹漪一开始进来的想法是捞点儿能够增强神识的灵泉,哪晓得进来之后却发现里头居然藏着建木之树,这实在是太过震惊,叫她都有点儿回不过神了。不是说只有能够飞升的修士才能看到建木之树,那她现在为何就能看见了?因为她身上有流光镜?还是说因为她不在天道中?

  她心中震惊,伸手去碰了一下建木之树的树干,却发现,这树干是虚影,并不能被她碰触到。并且,在她接触到建木之树的那一刹那,整个空间好像扭曲了一样,她的手都变成曲曲折折的,好似这一段空间都被挤压过一般。

  「你要带我找家吗?」小女孩又问。

  苏竹漪回过神,忽觉有些不妙。

  若她被小女孩的情绪影响,那就会直接死在那里,被小女孩的死灵吸食掉生气。然而她没有,她看破了那迷障,在小女孩眼里,她就是个很有本事的人,觉得哭没有用,要想别的办法解决问题,所以小女孩就提出了第二个要求,要她带她找回家的路,问题是真灵界在流光镜里啊,她去哪儿找给她?

  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居然能把整个真灵界都祭了镜子?难怪说流光镜是道器了。不是仙器,不是神器,而是道器。然这么想却也不对,如果是炼制之时祭的真灵界,就好像龙泉剑当时那个铸剑师让全族投入熔炉铸剑一样,这样的话,流光镜的怨气应该比龙泉剑更重,除非,那些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死了……

  也并没有受到任何痛苦折磨。所以流光镜里才有个真实存在的真灵界?

  这就是道器啊,那个炼制流光镜的人能够将一个仙界玩弄于股掌之中,他,会是什么修为呢?苏竹漪都觉得已经无法想象了,她一直觉得自己要是修为恢复元婴期,元神感觉到流光镜存在后,就能想办法将秦江澜放出来,如今却觉得她想得太过简单,她的想法简直太天真了。

  只是秦江澜都能意识到自己是被困在镜子里了,当年真灵界的人居然一点儿没意识到,一点儿怨气都没?这中间的差距在哪儿呢?

  主动祭祀和被动的区别?有人记得和无人记得的区别?

  她陷入沉思,一时都忘记了周遭。

短篇乱乱小说系列合集,拥挤中被别人进入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