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广告 正文

小花珠肿胀挺立颤抖,书房里他啃咬她的蓓蕾

  「家?」孔蒂好听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我回来了。」只要听到唐的声音,就会不由自主的笑出来。

  「一个人?」

  「嗯,方铎会跟上吗?」唐对开玩笑道。

  「很有可能,毕竟未婚夫妻……」

小花珠肿胀挺立颤抖,书房里他啃咬她的蓓蕾

  「孔蒂,你吃醋了,太酸了,太酸了。」唐对咯咯笑道:

  "."孔蒂轻轻咳嗽了一声,沉默了很长时间。突然,他的语气有点低沉。「宝贝,刚才你上了他的车我就后悔了。怎么才能主动让方多接近你?你可以一路担心死我。」

  唐对笑道:「方多不是吃人的妖怪。」

  「他城府很深。你看到你为他说话了。你被骗了?」

  「不,我们只是谈了一些……」唐很激动,毫不犹豫地撒了谎。".关于唐林。」

  的政策计划惊醒了唐,她觉得自己有问题。

  今天的两碗饺子明明用的是不同的微波碗,但是方铎拿错了。拿错了只能说明他故意让她知道孔蒂有秘密,但他不愿意告诉她;而车上面,都铎说一半剩一半,保持了她的食欲。他可能已经料到唐会问了。如果她不拒绝问孔蒂,会发生什么?唐不确定方铎是不是这样算的。孔蒂显然非常忌讳这些事情。现在,她下定决心不去问他,否则她可能真的被方多骗了。

  「孔蒂,你让方多送我走的时候很大方,现在这么小气。」唐肖伟立刻转移了话题。

  孔蒂也立刻转移了话题,说道:「唐,跟我汇报一下你的期末成绩。」

  唐肖伟立刻止住笑,说:「进步了,总分比以前高了50多分。」

  「排名在哪里?」孔蒂不为所动。

  ".非常稳定。」

  还是最后一名,马上就明白了,总分还是最后50多分,这说明唐和她以前的同学差距有多大。

  沉默了,唐和渐渐开始出汗。当他想找个借口挂断电话时,孔蒂开口了。「明天把我搬到这里。看来要考前学习了。」

  唐被说得又激动又激动。她用力点头。「是的,是的,一定要一直看着我。我的成绩真的很差。这次我不能做很多考试。孔蒂,你有个好主意。」

小花珠肿胀挺立颤抖,书房里他啃咬她的蓓蕾

  孔蒂低声笑了起来。「宝贝,你有多想和我一起生活?」

  唐不说话,在电话里笑个不停。

  霸王也出来提亮了照片。

  小天狼星

  然后,幸福的同居开始了。

  「孔蒂,我们不是睡在一起吗?」唐看着躺在客房的床上拿着毛毯奇怪地问道。

  整理床铺的手停了一下,转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可怜巴巴的唐,又笑着问,「你要不要跟我一起睡?」

  唐一点也不觉得尴尬,点头答道,「我想和你一起睡。」当我意识到有歧义时,我立即补充道,」.但我不想那样做。」

  孔蒂低声笑了笑,继续铺床。「所以,你必须睡在这里。」

  「为什么?」

  「因为,」孔蒂拉过他的嘴,笑了笑,「只要婴儿和我一起睡,我就不会不做。在王越岛的时候,只是这一次。」

  唐嗯嗯了一声,有些害羞的没有再说话。

  达林站在旁边,看着孔蒂铺床。在这段时间里,她的心与自然交战。她想问孔蒂去美国后发生了什么,但她总是害怕被方多算计。她没问,慌了。她觉得自己太多心了,但她能问而不掉一块肉。孔蒂说,算了,可能有什么问题,但它害怕。

  「傻站在这里等一会儿干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收拾好自己的床铺,站在唐面前。

  唐收起思绪,看了看那打褶的毛毯被子,皱了皱鼻子问道,「是吗?」

  孔蒂回头看了一眼,扬起下巴哼了一声,「你还想要什么?孔师傅亲自铺床,就算不整齐,也要好好做梦。」

  他就是这样一个骄傲的男人,方铎是绝对正确的,但他是如此的骄傲,他愿意和她在一起,一个已婚的女人,成为传说中的「小三」。

  唐看着在白炽灯下日渐白皙娇嫩的脸庞,心里叹了口气。如此美丽的人是我的孔蒂。

  其实同居远没有两个人想象的那么容易,需要时间去适应另一个人的存在。但是,如果人们彼此相爱,看到对方的一切都是好的,甚至一些不好的习惯也会让他们觉得可爱,所以在和唐的眼中生活在一起并不那么容易。

  唐是个随意的人。她喜欢吃橘子。孔蒂买了一篮子橘子,放在储藏室。唐知道后,就用小臂把大筐搬到客厅的大理石桌上,在沙发上坐下来开始吃饭。

小花珠肿胀挺立颤抖,书房里他啃咬她的蓓蕾

  然后把橘子皮扔到桌子上的沙发下面。她上厕所会一路剥。唐家有佣人,唐林的公寓有小时工,所以唐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孔蒂的公寓非常精致,一尘不染,反光的地方一定是反光的。唐对的要求嗤之以鼻,这对于保洁人员来说绝对是不近人情的,但是说的很认真,这样无论走到哪里都能看到自己,照在自己漂亮的脸上心情也会很好。

  唐找不到任何词语来形容她长久以来的心情。

  但是现在,她一搬进来,别说反光了。有个废地方就好了。

  就这样,孔蒂这个洁癖者一点也没有生气。他跟着唐的屁股去捡垃圾,他还是很乐意去捡。

  吕楠来到门口,感到很惊讶。看着眼前这张很奇怪的照片,他说了很久,「孔蒂,我记得上次我在你家不小心打了个喷嚏,你用毛巾擦了五次桌子,喷了半瓶空气清新剂,开了两个小时窗户。」

  唐在沙发上吃着橘子。她嘴里的一粒橘子籽被她吹到了地上。孔蒂弯下腰把它捡起来扔进垃圾桶后,看了一眼吕楠,语气不善地说:「别再提这种恶心的事情了。」小花珠肿胀挺立颤抖

  欲哭无泪,指着唐。「那她呢,她这么恶心吗?」说着,唐嘴里飞出了个橘子籽。

  「小维正在发育,她吃东西我当然高兴。」孔荻捡起地上的籽儿后,瞟了眼吕楠,说道,「我宝多可爱,你才恶心呢。」

  吕楠听完他的第一句话,就开始不纯洁了,有个调查表示,男人平均每七秒钟就会想到一次性,所以孔荻说的这样模棱两可,不能怪吕楠想歪。

  他瞄了瞄安静吃橘子看电影的唐小维……正在发育的胸,觉得孔荻的福利已经很不错了,还要发育?

  「唐小维唐小维,你这小孩儿怎么这么不懂事儿,你吃个东西能不能不折腾咱们孔荻,我来这坐了半天孔荻就没闲着过。」吕楠看不下去,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唐小维终于将视线从电影上移开,看了看溜光锃滑的地面咦了一声,「这么干净?」巡视了四周,发现没有孔荻的身影,「孔荻呢?」

  吕楠没好气的说,「下楼倒垃圾去了。」

  唐小维将橘子皮扔到沙发边上的垃圾桶里,拿了手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好的一张湿巾擦了擦手,不准备吃了,她看了看吕楠,「别看你平时总是说孔荻坏话,其实什么事儿都向着他。」

  「废话,我们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他尿过几次床上过几个女人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他上过几个女人?」唐小维立刻问道。

  「不就你一个么。」吕楠撇撇嘴,「快23了才破处,真给我们几个丢人,诶,说起来,唐小维你真是我们孔荻的救星,你说我们什么女人没见过呀,怎么就是你吸引了这不近女色的孔荻了?」

  唐小维本想解释她和孔荻纯洁的男女关系,但吕楠的话硬生生的将她的话堵回去,想着要是告诉他俩人还没有做过,不知道又要怎么嘲笑孔荻呢,于是狠狠心,牺牲下自己吧,不解释。

  小维同志憋屈的在心里呐喊,我们家孔荻都交的什么朋友啊这是。

  「你跟孔荻那么熟,一定知道他15岁去美国后的事书房里他啃咬她的蓓蕾情吧?」唐小维想到吕楠说他们一起长大的事,试探的问道。

  没想平时没个正经的吕楠听完这话,突然变了脸色,他严肃的看着唐小维,「别问,千万别问这件事儿,孔荻会生气,会生很大的气。」

  唐小维听完吕楠的话心下一紧,点点头不再说话,方铎果然是故意的,幸好唐小维对方铎一直提防着,不然真惹孔荻生气了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哄。

  后来孔荻回来,发现唐小维依旧趴在沙发上看电影,只是不再吃橘子,吕楠拿着手机坐在一边玩着,看不出有什么不妥,但是氛围却有丝丝不一样。

  见孔荻回来,吕楠起身告别,唐小维丝毫没有反应,孔荻送他到门口关上门。

  然后,他走到电视机前,挡住了看电影的唐小维。

  「躲开躲开,你挡住我的小天狼星了。」唐小维不满,挥着手臂让孔荻离开。

  孔荻不动,「《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这集你今天已经看了三遍了,宝宝,是不是应该学习去了?」

  「唔……等等,再等等。」唐小维讨好的看着孔荻。

  孔荻无奈,走到沙发上抱起唐小维,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让她坐在自己怀里,他从身后搂着她,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为什么这么喜欢小天狼星?」

小花珠肿胀挺立颤抖,书房里他啃咬她的蓓蕾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