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广告 正文

我被爸爸操,我和闺蜜老公在试衣间

  老板的枕边人(风与田的故事)。659一个温暖夜晚的后果

  「这些东西我只能带着吃。」打开啤酒瓶,凌云说完对着瓶子就是一闷。

  这时,凌云的衬衫解开了三颗扣子,可以清晰的看到结实的胸肌。他虽然看起来温润如玉,但身材真的很有前途。

我被爸爸操,我和闺蜜老公在试衣间

  他额上的碎发因为海风飘着,眼睛因为酒精的作用而模糊。这时,他懒洋洋地坐在塑料椅上,捧着酒瓶面朝大海,神情恍惚,英俊的脸庞散发着妖娆醉人的光泽。

  咕鲁!

  龙猛吞了一口口水,从塑料袋里拿出现成的啤酒罐,把其中一瓶放在两人面前。

  一个个打开,拿个瓶子递给他一瓶。

  「没有你,连吃澳洲龙虾都没意思。」

  ……

  凌云觉得头晕,腿酸酸的。当他掀开被子时,凌云惊呆了。我被爸爸操

  裸体!

  「凌云,不要.好痛.好痛……」

  这个声音是.如此熟悉.

  拉起身边肉球的毛露出倾国倾城的小脸,凌云如雷贯耳。

  龙之梦?

我被爸爸操,我和闺蜜老公在试衣间

  哦,我的上帝!

  居然把龙梦给睡了!

  ……

  ……

  凌云被龙家打了一顿,被赶出家门后,叫来了易婷,把他送到了一个小诊所疗伤。

  **

  龙萌被爷爷锁在房间里三天了。他回来的那天,家人什么也没说,只是让医生给她看尸体,给她开了药。

  想都别想,肯定是抗孕药。

  妈妈把药抹在身上,看着满身的印子,眼神复杂,龙梦好像不省人事。我妈没问,也没说什么。

  龙梦除了每天吃药,一日三餐,其他什么都没有。

我被爸爸操,我和闺蜜老公在试衣间

  家里气氛明显不好。在床上躺了三天,龙萌是真的不耐烦了。他只是冲了上去,打开了门。

  客厅是空的。

  龙猛蹑手蹑脚地下楼,用眼睛看着,已经快到大门口了。龙妈妈端着一个果盘从厨房出来。

  冷声问道。

  「你要去哪里?」

  龙萌斩钉截铁地回答:「我要去凌云。」然后我回过头来,有生以来第一次和妈妈对峙。

  「哪儿也别去。」

  「你没有权利软禁我!」龙萌这几天被困疯了。凌云在龙珠第四天被打得鼻青脸肿,被保镖扔了出去。她心里很难过。

  她没想到一向善良的爷爷,开始毫不留情,还有她四哥,把凌云打成那样,就像对待一个垃圾。

  她喜欢的男人,春秋的男人,温暖的男人,骄傲的男人,世界上无与伦比的男人,不应该这样对待。

  都是因为她的冲动。

  现在她不知道凌云的生死。

  心里能好受点吗?我和闺蜜老公在试衣间

  另外,他们给了她避孕药,她所有的计划都泡汤了!

  龙萌的好脾气这时被掀翻了,她用很暴力的方式把沙发上的垫子扔到地上。

  「这不是把你软禁起来,这是让你清醒,那种男人不值得你……」

  「你什么都不知道。他是最好的人。你不能诋毁他。」龙萌听够了这样的话,自以为对她好。你想过她的感受吗?

  在她的生活中,没有人需要以保护她的名义为她做决定。

  老板的枕边人(曲晨风与田的故事)第660章龙梦又被软禁了

  在她的生活中,没有人需要以保护她的名义为她做决定。

  「你真的要为了一个几天不认识的男人和家人翻脸吗?」龙妈妈被女儿的强硬态度伤害了。她猛地把水果盘扔在茶几上,水果滚了一地。

  龙萌闭上了嘴,虽然心里难受,但妈妈还是对她好。毕竟他们并不知道凌云的真实身份。

  「妈妈,这一生是你给我的。对此我无能为力,但我会过上死气沉沉的生活。这辈子,我已经认定,一个男人,不管别人怎么说他,在我心里都是最好的。」说完,龙梦头也不回的上楼了。

  在床上翻滚到天黑,龙梦才醒过来,躺在床上,盯着天上的明月和满天的繁星,龙梦下定决心要再次出家。

  她关了房间的灯,轻轻地打开门露出一个小缝隙,把耳朵贴在门上,听着楼下客厅里我爸妈和爷爷的对话。

  她说的话没听清楚,主要内容是尽快送她出国。

  龙萌的耳朵抖得像兔子一样。

  她决心不出国!

  爬回床上,她细长的手指抠着额头,得想办法才行,不能在这里等着等死。

  我脑子里顿悟了。我有!

  她连忙从抽屉里拿出手机,拨通了江茜的手机,几个听不见的声音传了出来。

  「江茜,明天来我家……」

  ……

  **

  这一天,龙梦起得很早,天刚蒙蒙亮,龙梦在房间里砰砰乱叫,梳妆打扮。

  但是,手机很安静。

  翻箱倒柜,一堆衣服扔在床上,龙萌换了一件又一件,也没找到合适的。他以前没觉得衣服有多丑。他为什么去看凌云?这些衣服变丑了。

  天空像一团大火,红色的球升起来了。龙萌意识到她换衣服花了两个小时,两腿之间都疼。

  突然,她又想起了那个晚上,脸火辣辣的,连身体都烧起来了。

  他的吻,他的抚摸,他跑过的那一瞬间,她痛得发不出一点声音,她的身体似乎被强行撕裂,他疯狂的掠夺.

  他的嘴唇是如此热切,以至于他没有错过她的身体的任何一部分。她受不了他亲密的刺激。她全身颤抖,哭泣。

  但是药效太强了,他帅气的脸上都是汗,手一直锁着她的腰,两者之间没有留下空隙. 她怕的不敢看他,而他像个高高在上的帝王,俯视着在他身下承欢哭泣的她。

  药效充斥着他的大脑,但他大脑还是清醒的,他很明白在她身下的是谁。

  他喑哑而性感的声音一遍一遍呼唤:梦梦,梦梦……

我被爸爸操,我和闺蜜老公在试衣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