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广告 正文

我身体的那个他,舌头钻到花唇裂缝中滑动

  没什么,我想坐一会儿。

  图中,聂冰婉的声音很冷,依旧拿着她的白大褂不动。另外三个人估计聂冰万真的不舒服,就把她扶到床上。聂冰万走到床边停顿了一会儿,表情有些奇怪,然后把衣服扔在床上。

  陈静雅提醒她上面有血,问她为什么不洗。唐惊讶地看着聂炳万。她似乎不相信自己会就这么把衣服扔在床上,直到聂冰万一声不吭的坐在床上。另外三个人面面相觑,问聂炳万是否需要躺下休息。聂炳万默默摇头。

我身体的那个他,舌头钻到花唇裂缝中滑动

  见聂冰婉如此,其他三人只好顺其自然。惠亮特意给她倒了杯水,然后三个人坐在椅子上看书复习。中间三个人还互相讨论了学术情况。

  看到这里,我们都有些疑惑。从图来看,这绝对不是自杀前的反应。这个过程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宿舍大部分时间都很安静,我们都把注意力放在聂炳万身上。

  她一个人默默地坐了一个多小时。

  她的眼睛总是看着我们!

  聂冰万就是她看着她藏手机的地方。好像是她故意想记录403宿舍发生的事情。其他三个女孩复习完功课开始洗漱。这时,聂炳万也和他们一样站了起来。除了聂冰万脸上的冷漠和冷淡,宿舍里什么都没发生。

  聂冰万从浴室出来,然后一个人坐在宿舍中间的地板上,在她面前铺了一张纸,然后在纸的上面放了一支笔,她的眼睛是空的,一动不动,直到其他三个女孩洗完澡从浴室出来。

  我们听到视频里响起了一声很重很响的铃声,应该是海德医学院著名钟楼里的大钟做的。

  时间到了!

  画面中响起聂炳万冰冷的声音。其他三个人看了她一眼,低头看了看放在聂冰万面前的东西,都围着纸坐着。他们要去问神灵。这件事好像是事先商量好的,只是其他三个人脸上看起来有点害怕。

  「兵万,你为什么不改天?你今天不太舒服。」唐对有些胆怯的说道。

  惠亮和陈静雅在表达上有一些困难和矛盾。他们应该好奇和担心。一时间,他们不知道说什么,面面相觑。

  约定的时间不能更改。如果你惹恼了神灵,你会得到报应的!

我身体的那个他,舌头钻到花唇裂缝中滑动

  聂冰万缓缓抬起头,用冷漠的眼神盯着陈靖亚。她的黑发垂在白色的睡衣上,看起来有点冷,很可怕。

  不知道是不是聂冰万的话吓住了别人,也没人再提辞职的事。梁咬着嘴唇,特意关了灯,只留下桌上的台灯。微弱的光线使画面突然变暗。我们看着宿舍里四个女生坐在地上,气氛变得有点诡异和可怕。

  聂炳万首先伸出手,把笔握直。唐犹豫之后也伸出了手,后面跟着陈靖亚和梁,一直等到四人都握着笔。

  问问神灵,我是你的生命,如果你想和我更新关系,请在纸上画一个圈…

  声音是从聂冰万嘴里发出来的,在黑漆漆的画面里,声音很黑,让人毛骨悚然。

  请神灵们读一读这些单词。我记得乔克威跳楼自杀的时候也断断续续唱过这句话。其他三个女生可能没经历过这样的场景,都面面相觑,一句话都不敢我身体的那个他说。

  聂冰婉联系看了三遍,慢慢转过头看着她旁边的陈静雅。

  「顺时针方向问笔仙你想问什么,不要急着问,但是你不能不问,否则会激怒笔仙,没人知道会发生什么……」

  陈静雅紧张地舔了舔嘴唇,茫然地点点头,犹豫了半天才怯怯地问。

  「问笔仙,问笔仙,我今年多大了?」

我身体的那个他,舌头钻到花唇裂缝中滑动

  一般来说,问鬼是问一些你无法预测或期待的事情。问笔仙是不是没用,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陈静雅问这个问题,说明她并不太相信这个游戏。她正在努力寻找辞职的理由和借口。

  等陈靖亚的话说完的时候,四个人手中的笔开始慢慢的动起来。我惊魂未定地看着画中那只奇怪地移动着的笔,还有云和南宫一,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

  钢笔慢慢地移动着,m-girls围着纸坐着。除了聂冰万依旧面无表情的MoMo,其他三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恐惧,却有一丝惊喜。

  笔终于停了下来,然后慢慢的落下来,在纸上的某个地方画了一笔,然后继续抬起,平行的移到另一边,留在另一个地方画。当笔再次举起时,我们都从图上看到干净纸上的数字2和0已经画出来了。

  20!

  陈静雅问她今年多大?我们已经看过了她的所有档案。她今年才20岁!

  对于这个结果,我震惊了很久。云杜若和南宫一惊讶地看着对方,而王子一言不发地摸着念珠。韩愈眉头微皱,有些诧异。

  「精神.灵魂真的被邀请了!」图中陈静雅估计是看到了她在纸上问的东西,欣喜若狂。

  梁是第二个按顺序提问的。她现在看起来有点激动。她应该去见陈静雅核实一下,问鬼真的存在。她想了想,激动地问。

  「能顺利出国深造吗?」

  被梁紧紧抓住的那支笔在提出问题后又开舌头钻到花唇裂缝中滑动始动了起来,并且落在了纸的左边。之前在403宿舍看到这篇论文。南宫一说是问灵的工具。那是一张三尺长的白纸,上面横写着1到10的数字,然后唐、宋、元、明、清五个朝代依次间隔写在下面。在时代的左下,男人被上下书写。

  是这些字最后把笔落在了纸上。

  梁脸上露出了幸福的表情。同时,我们也看到她长舒了一口气。可以看出她还是很在乎出国深造的。一个有理想有目标的人如何选择自杀?

  接下来,轮到唐了。她应该是看着眼前的梁和陈靖亚。成,也跃跃欲试的样子,想了想态度很虔诚的问。

  「笔仙,笔仙,我编排的话剧马上要公演了,能不能一鸣惊人?」

  那支笔还是落在纸张的是字上,在得到这个回复后唐静蕾也十分高兴,越是这样我就越感觉诧异,这三个问出问题的女生,都有自己期盼的事,也就是说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和幻想,她们怎么也不会选择自杀才对,到底在这403宿舍发生了什么事,会让这四名花季少女吊死在吊扇上。

  最后该轮到聂冰婉,我一直都有留意她,整个过程中其他三人的表情都是正常的,有紧张和害怕,也有在得到期盼的答案后的开心,可聂冰婉自始至终都面无表情,冷漠的双眼随着笔头移动而移动。

  其他三人都看着她,在等聂冰婉问出问题,长时间的沉默让本来就昏暗的房间又开始变得诡异。

  当聂冰婉那冰凉的声音再次在画面中响起的那刻,不管是画面中围坐在纸张旁边的三个女生,就连我们也大吃一惊。

  我们今天会死吗?

  韩煜猛然站起身,表情严峻凝重,深吸一口气说。

  「请笔仙本来就是巫术,连请笔仙的禁忌都不知道也敢胡作非为,这不是存心找死吗!」

  「请笔仙有什么禁忌?」云杜若诧异的问。

  「据说请笔仙不能问自己怎么死。」南宫怡叹了口气,她果然是什么都知道。「如果问了,真请到笔仙的话,会被缠一辈子。」

  「她们哪儿能请到什么笔仙,估计招惹来的只会是恶魂邪鬼,被这些东西沾染上,就不是缠一辈子的事了。」韩煜声音低沉的说。

  听到韩煜这么说我们立刻把注意力转移到画面上,梁徽因和唐静蕾还有陈静雅都被聂冰婉问出的问题吓到,神情恐慌的不知所措,而那支笔并没有就此而停下来,缓缓的开始移动。

  在纸上画出记号,等笔悬停起来的时候,我们看见那三名女生脸色苍白的如同她们面前的白纸。

  笔在纸张的是字上画了一个很醒目的圈,或许是因为之前问的问题都被验证,这三个女生对笔仙存在的真实毋容置疑,所以在得到这个答复后,三人的恐慌和害怕全都写在她们的脸上。

  唯独聂冰婉没有。

  她好像很心安理得的接受这个结果,因为她是正对着手机坐着的,所以我们能很清楚的看见她的样子,就在其他三名女生因为害怕瑟瑟发抖的时候,聂冰婉突然开始很奇怪的眨眼睛。

  虽然缓慢但很有规律,而就在这个时候刚才还无比慌乱的梁徽因、唐静蕾和陈静雅突然安静下来,三人茫然的坐在原地,在她们脸上再也看不见之前的惶恐,眼神变得有些涣散和空洞。

  陈静雅忽然从地上站了起来,双手低垂的走到床边,从床底拖出一把绳子,抽出其中的一根,动作缓慢表情僵硬的套在自己脖子上,然后把另一端绕过吊扇固定紧,等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后就低垂着头站在原地。

  整个过程画面中没有一人说话,陈静雅的动作虽然缓慢,但有条不紊我们看着她一举一动都心惊胆战,但她在画面中好像一点反应都没有。

  剩下的三个人是按照请笔仙的顺序,依次都如同陈静雅那样把自己脖子绑在绳子上再固定到吊扇上,也都一言不发的低垂着头站在原地。

  笔仙笔仙,我是你的今生,如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

  最后起身的是聂冰婉,她口中缓缓欢愉的低唱着请笔仙的念词,那声音从画面中透出了,我们每一个人都听的毛骨悚然。

  她一边唱一边把自己的脖子也绑在绳子上,重复着之前三人的动作,等一切准备妥当后,她走到吊扇的开关前,就在这个时候聂冰婉突然慢慢转过头来,对着我们诡异的笑了一下,我知道她是在看她隐藏的手机。

  那笑容在幽暗的房间中令人毛骨悚然,似乎这一刻一直都是她在等待的,然后没有半点犹豫地拧开了吊扇的开关。

  聂冰婉应该是把吊扇开到最大的档位,突然旋转起来的吊扇一圈一圈缠绕着下面的绳索,我们震惊的看着那些捆绑在四名女生脖子上的绳子一点点绷紧,直到慢慢把四人从地上吊起来。

  ……

  绳索紧紧勒住四名女生悬挂在半空,因为重量吊扇旋转的速度渐渐变得缓慢,我发现站在我旁边的云杜若身体在轻微的颤抖,南宫怡也心有余悸的紧咬着嘴唇,韩煜面色凝重的注视着画面,而太子一言不发的闭目双手合十。

  凌国栋没有骗我,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他都不愿意给我重复这视频的内容,或许这是我至今见过最恐怖的场面,以至于我不停蠕动着喉结吞咽口水。

  那四名女生随着旋转的吊扇拼命的挣扎着身体,因为颈部被勒紧她们连呼救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但很明显她们求生的本能让她们变的清醒,从画面中看那四名女生脸上都充满了绝望和无助的害怕,那才是她们应该有的表情,可这和之前她们捆绑自己时的反应大相径庭,我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她们会做出这样不可思议的事。

  仅仅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吊扇下面的四名女生已经不再动弹,她们低垂着头,长长的黑发掩盖住她们的脸,四肢无力的垂落身体随着负重的吊扇缓慢的旋转,在那昏暗阴森的房间中犹如散发着死亡气息的旋转木马。

  第十二章 口腹之欲

  视频是突然中断的,原因应该是手机长时间拍摄没电了,我们很长一段时间都默不作声的注视着画面中那四个低垂着长发慢慢旋转的尸体。

我身体的那个他,舌头钻到花唇裂缝中滑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