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广告 正文

女儿发现我和女婿做了,公交车上被民工轮流上人

  「我的儿子和女儿会像珠宝一样受伤。」郑云温柔地看着我。「叶儿,你不必坚持做一名男性。我相信爷爷不会强求的。」他觉得因为自己的恋情而生孩子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我放下针线,握住他的手。「亲爱的,你的病一定会好的。相信我,以后我们会有很多孩子的。」

  他笑着看着我的眼睛,温柔的仿佛能滴水。我脸一红,转话题:「对了,我们还没想好给宝宝取什么名字呢?」

  「我想过了。」郑云惊讶地看着他,笑了。「从我知道你幸福的那天起,我就一直在想这件事。想了无数个名字,都决定不了。最后我只觉得有一个好的。」

  天赋如云,宝宝名字好难。可见他对这个孩子的重视。我咧嘴一笑,说:「你要什么名字?」

  「易云。」郑云的表情很开心。「希望他能一辈子安稳安逸。」这是郑云对孩子们最大的愿望。一生平安健康顺利。想了想,我笑着说:「名字是个好名字,但听起来和我父亲的名字一样。」

女儿发现我和女婿做了,公交车上被民工轮流上人

  「我也觉得不对,所以还没决定。」郑云点点头:「叶儿有好名字吗?」

  想了想,我笑着说:「老家有个诗人在诗里写道,‘云不意送人洞,鸟倦飞知归’,表达了他入仕退山的愿望。所以,我很喜欢云秀这个名字。不过,以你郑的性格是不好的。」

  「云秀?」郑云想了想,没说什么,笑了笑。「反正时间还早。我们再考虑一下。以后再决定也不迟。」

  我点点头,宁儿拿着防胎药就吃了。我有点困,所以郑云陪我早早睡了。睡觉前,我像往常一样捧着黑龙玉,为郑云祈祷。冥焰,这几天这玉经常暖。你感觉到我的召唤了吗?鬼焰,你到底在哪里?

  第五十章早产

  迷迷糊糊的睡过去,我还困在这几天的噩梦里,黑雾,无边无际,正涌进来。一团荧光,像一盏昏黄的鬼火,在我眼前飘过,仿佛在跳舞,又仿佛在指引我跟着它。我忍不住跟着荧光,进入未知的黑暗。我不知道走了多远,一束光束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就像黑暗舞台上的白色聚光灯。一个蓝头发的男孩睡在光束中,粉红色的小脸上带着平静的微笑。我的心突然撕心裂肺,狂喜地冲上前去:「冥焰,」

女儿发现我和女婿做了

  却发现自己冲不过去,眼前仿佛有一堵透明的墙,挡住了我的光束。我大声喊他,像打结界一样撞上无形的墙,大声喊他的名字,但他好像什么也没听见,我的呼唤的回声在漆黑的寂静中回荡。

  我魂不附体的看着他,梁中少年甜美的睡眠让我泪流满面。弯下腰,小心地靠近他。冥焰,我的冥焰,真的是你吗?这些天你究竟去了哪里?你受到了什么惩罚?你承受了多大的痛苦?睁开你的眼睛,看着我,冥焰.

  年轻的睫毛轻轻一颤,像是感应到了我的呼唤,慢慢睁开了眼睛。我很高兴看到他,冥焰,冥焰,我在这里,我在这里,看着我,冥焰。他茫然地眨着眼睛,慢慢坐起来,环顾四周。幽灵火焰.我向他喊道,拍打着把我和他隔开的墙。他目光掠过,落在我身上。我喜笑颜开,但突然他的目光落在别处,好像根本没看见我。我愣住了,一直没有放弃大声叫他,用力地拍着墙,梁中的年轻人站起来环顾四周,眼里带着一丝迷茫和失落。他多次转向我的方向,却转了很多圈,仿佛我在这里不存在。我的心很冷,难道他在里面看不到我吗?

  少年站立的地面突然起了涟漪,像沙漠中的流沙,一下子吞了他的腿。我大声尖叫,看到他在流沙中挣扎,但他越挣扎,流沙就越快吞噬他的身体。一瞬间,他的腰部陷入了流沙之中。幽灵火焰.我哭得像疯了一样,眼泪猛烈地流了出来,拼命拍打着、抓挠着看不见的厚厚的墙壁,指甲被掀掉,鲜血顺着手指流到肘部。随着男孩越陷越深,他的脸扭曲了,眼里充满了恐惧。我只觉得我的心要裂了,我的冥焰.

  流沙淹没了少年,绝望同时淹没了我。横梁上的地面恢复了平静,好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但在地上,有一滴血,慢慢蔓延,越来越深,越来越广。我一直盯着那蔓延的血,感觉它把我的眼睛染红了,红色的血向我奔来。天地间有一种可怕而罕见的血红色。

  我突然睁开眼睛,额头上冷汗直冒,手掌一阵剧痛。我举起手,看到我的手掌被指甲划破了。我的脖子突然燃起火焰,黑龙玉不安地摇晃着。我坐起来,那块玉还在我胸口微微跳动。抱着那块玉,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梦里的血红色像是在警告我。冥焰,冥焰出事了.

  转向郑云,他还是睡着了,这两天服了傅老师的药,他的睡眠比以前好多了,不那么容易醒了。我也不想吵醒他,就小心翼翼的下了床,穿上衣服,拉着秋瑾穿上,没有吵醒睡在外面的宁儿和新儿。他们轻轻地打开门出去了。

  玉雪山的月亮很亮,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院子里的假山、池塘和石头铺成的街道。黑龙玉一直在颤公交车上被民工轮流上人抖,我像个恶魔一样走出庭院,仿佛它在指引着我,只要跟着它,我就能找到梦里一切的答案。我瞪大了眼睛,踉踉跄跄地往前走,我周围的一切似乎都是空的,就像我的梦一样,四周的雾气散开了。冥焰,别害怕,我会救你的,我会救你的.

  「邵老师,你去哪里?」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不寒而栗。我像梦游者一样醒来。雾气一层一层散去,周围的景色很快恢复。我茫然地看着提着灯笼的云干和云坤,说:「我要出去!」

女儿发现我和女婿做了,公交车上被民工轮流上人

  「邵老师,这么晚了,你想去哪里?」云干见我神色不安,劝道:「夜里太黑,什么都看不清楚。邵小姐明早再去!」

  「我要出去!」我固执地道,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召唤我。黑龙鱼的不安震颤从未停止。我接过云安手里的灯笼。「你不放心,跟我走!」

  两名铁卫对视一眼,也不再多言,默默地跟在我的身旁后。我闭了闭眼睛,握紧黑龙玉,举步往前走,我不知道我要去哪里,黑龙玉会带路的。出了傲雪山庄,我沿着石阶往山上走,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前面根本没有路,两个铁卫企图阻止我,可是黑龙玉在我掌手里蓦地烫得灼人,我眼睛瞪大了:「就在前面,就快到了!」

  转出梅林,前面豁然开朗,明亮的月光下,有一幅诡异的画面,一个黑衣人举着细长的弯刀,冷冷地指着体力不支跌倒在地的两个人影。隔得有些远,我看不清那两个人的长相,只听到其中一个男子又惊又怕地道:「你,你要我这书僮,就给你好了,你饶了我……」

  那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蓦地,另一个声音响起:「别杀我家公子……」

  冥焰?我全身一颤,见那男人已经将他猛地推向黑衣人的刀口,翻身拔腿就跑。「不要……」我惊得大呼出声。那黑衣人似乎很忌惮被男人推过来的人,侧身避开撞来的人影,怒哼一声,足尖一点,已经追上逃跑的男子,银光一闪,那男子闷哼一声,顿时栽倒在地。「公子……」冥焰扑过去,与此同时,云乾和云坤如箭般疾飞过去,与黑衣人缠斗起来,我一步一步地走过去,瞪着那个伏在男子身上呜呜痛哭的人:「冥焰……」

  他抬起脸,我的眼睛顿时一阵刺痛。月光下,少年含泪的眼怔怔地看着我:「叶姑娘……」

  黑龙玉那令人不安的颤动在这一刻彻底地停止。我看着被黑衣人杀死的那个男子,不正是以前在我绣庄当账房先生的莫修齐?莫桑,你真的是冥焰?你可以不记得我,可是黑龙玉却认得你!我定定地看着他,眼泪滑了出来。冥焰的眼睛茫然地眨了眨,软倒在地。「冥焰……」我心胆俱裂,扑去过抱着他:「冥焰,你不要死,你不要离开我……」我的声音又尖又凄厉,连缠斗激烈的三个人也被我的尖叫分了神。那黑衣人回过神来,挑开两个铁卫的剑,毫不恋战,抛下一个烟雾弹,身形立即消失在白雾当中。

  两个铁卫围到我面前,挥散烟雾。我像个孩子一样哇哇大哭,云乾试了试莫修齐的鼻息,再拭了拭冥焰的,沉声道:「少夫人,他还没死,只是晕过去了!」

  晕了?我赶紧将手放到冥焰鼻下,果然有微弱的呼吸,我松了口气,抹了抹脸上的泪:「快送他回山庄!」

  云乾将冥焰背到身后,顺着原路回去。云坤扶我起来,我的身子却没了一丝力气,连站都站不起来,不禁苦笑道:「云坤,你扶我去那边坐一会儿,我现在走不动。」

  他将我扶到一棵梅树下,然后去检查莫修齐的尸身:「少夫人,这人是您认识的吗?」我看了莫修齐一眼:「他以前是我绣庄的账房先生。」想了想,又道:「明天你带人来帮他殓尸吧,客死异乡已是可怜,总算是相识一场,又是死在咱们家的地盘,不能弃之不顾。」不知道莫修齐和冥焰惹上了什么麻烦,竟然会被人追杀。云坤检查完他的尸身,皱着眉头走过来,我见他表情怪异,轻声道:「什么事?」

  「刚刚与那黑衣人交手我就觉得奇怪,那人的武功和使用兵器像是红日国的流派,再看这人身上的伤口,越发肯定,那黑衣人一定是红日国的忍者。」云坤狐疑道,「怎么会有红日国的忍者在我天曌国京师犯案?这事太蹊跷了……」

  我打了个寒颤,他的身后蓦地又闪出一个黑影:「云坤小心……」话音未落,云坤已经倒地抽搐,月光下,眼睛恐怖地瞪起来,一张脸顿时变得漆黑,显然是中了剧毒,转瞬身子便僵硬了。我又惊又怒,抬头瞪着那个黑衣人,这个黑衣人与刚才那个明显不是同一个,刚才那个黑衣人偏矮偏瘦,这个明显比高才那个要胖一些。他冷冷地瞪着我,一步一步向我走过来,我靠着梅树站起来,声音有一丝发颤:「你,你想干什么……」

  他一言不发,手里握着一把寒光耀眼的匕首,向着我疾冲过来。我魂飞魄散,一步步向后退,脚下越来越斜,我身后竟然是个斜坡,眼前那人快要逼到身前,只听到「当」的一声,匕首被人用剑挑开,我瞪大眼,豁然见到那张熟悉的银色面具,脚下蓦地一空,我尖叫出声,身子向后倒去。鬼面人扑过来,抱住我的身子,下坠的重力一缓。黑衣人见来了帮手,转身就跑,鬼面人已经无暇顾及他了。他没能稳住我,两个人一起往斜坡下滚去,我顿时觉得天旋地转、眼冒金星。鬼面人抱住我,护住我的头,我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肚子,宝宝,我的宝宝,不要,你千万不要出事……

  痛,好痛,全身都痛,但最痛的是我的肚子。鬼面人不知道抓住了什么,翻滚的身子才停止下来。他稳住身形,俯身看我,嘶哑的声音有掩饰不住的焦灼:「你怎么样?」

  「好痛……」我的眼泪流出来,腹部热烘烘的,疼痛的感觉迅速席卷而上。一股仿佛要将我撕裂的剧痛从腹部曼延至全身,我喘着气,额上流下大滴大滴的汗水。温热的液体像洪水一样从腿间奔涌出来,有什么东西从腹中往下身坠去,我恐惧得尖叫:「我的宝宝,救我的宝宝……」

  鬼面人手足无措地看着我。疼痛越来越剧烈,腹部的下坠感越来越强,我感到一阵剧烈的宫缩,蓦地抓住他的手腕:「好像,好像是要生了……」鬼面人身子一震,哑声道:「我送你回山庄……」

  「来……,不及了……」我摇摇头,宫缩的频率越来越快,腹部的疼痛越来越强烈,我感觉孩子的头部已经冲出子宫,逼近了子宫口,身子痛得轻颤起来,手脚仿佛都被禁锢住,「你,你帮我……」

  「哦……」他慌乱地应着,却六神无主,大概从来没有面对过生孩子的女人,所以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我身子发冷,五脏六腑缩成了一团,神智却异常清醒,清醒到我能感觉到每一股痛楚在我全身流窜,由血液传送到四肢百骸。我没生过孩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我不能慌,也不能睡,如果我不能平安生下孩子,云峥也活不了。仿佛是一种生命的本能,我咬了咬牙,抓紧完全不知所措的鬼面人,颤声道:「帮我接生,把裤子帮我脱下来……」

女儿发现我和女婿做了,公交车上被民工轮流上人

  「啊?」鬼面人失声叫起来,大概是过于震惊,连声音听起来也没那么嘶哑了。孩子的头在子宫颈乱撞,我痛得直冒冷汗,厉声道:「快脱!」

  他的身子一颤,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一把撩开我的裙子,帮我把裤子脱下来,分开我的腿,孩子的头又往前挤出一点,我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冷汗打湿了头发,黏乎乎地粘在我的额头。孩子停止了前冲,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一次又一次地使力,他就是不肯出来,力气一分一分地消失,我觉得全身发冷,颤抖得厉害。鬼面人沉声道:「吸气,再用力!」

  我想用力,可是根本没有力气,头有些昏了,意识也有些飘散,我全身已经冷得麻木,痛得麻木,一点感觉都没有,我是不是要死了?迷迷糊糊间,一股暖暖的热流,贴着我的心窝,缓缓地通过血液流向四肢,我恢复了一点神智,看到鬼面人的右手贴在我的胸口上,源源不断的热流正是从他的掌心里平缓地传出来,即使我不懂武功,也晓得他是在给我灌输内力。我的身子没那么冷了,力气也回复了些,喘息道:「谢谢你……」

  「用力,再试!」他见我清醒了,立即出声。身体的感觉一恢复,痛感又不可避免地传来,我拼命用力,将肚子里那块肉往外挤。令人难以忍受的疼痛,一寸寸啃噬着我向来坚韧的意志。腹中那块肉,如同禁锢在笼子里数月的野兽,终于耐不住被关押的寂寞,暴戾地咆哮着寻找出路,它冲破了狭窄的子品颈,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冲出栏栅,冲出阴道口,撕裂般的剧痛令我窒息,我的手茫然地乱抓,企图寻找一根傍身的浮木,手不知道抓到了什么,坚硬有力,心略为一定,那野兽已经冲出山洞。「啊……」我惨叫起来,指甲陷进抓紧那东西里面,发觉是鬼面人的右手。鬼面人语声颤抖地道:「孩子的头出来了,再用力,快!」

  我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用力,疼痛又将我粉碎:「啊……」我痛得将鬼面人的衣袖扯破了,孩子也在同时钻出我的身体。一声嘹亮的儿啼响彻夜空,我骤然松了一口气,终于生下来了,宝宝哭得好大声,一点也不像个早产儿。鬼面人割断了孩子的脐带,脱了他的黑色披风,将孩子包裹起来,递到我面前:「是个儿子!」

  我无法动弹,身体瘫软得好像不属于自己,甚至无法抬起胳膊抱一抱他。孩子的小脸竟然很干净,没有什么血污,皱着鼻子不安地呜咽着。我虚弱地笑了笑,打量着孩子的眉眼,他好小,好娇嫩,我真怕碰一碰它就会碎掉,可是刚刚在我肚子里却像头小野兽。眼神一转,落在鬼面人被我扯破了衣袖的右手小臂上,豁然看到臂上有一道淡淡的旧伤疤,像是被灼烫后留下的白色的橘皮疤痕。鬼面人注意到我的视线,将孩子放到我身侧,抓住破袖子把疤痕裹起来。我猛地回神,也不好意思再作窥探,对鬼面人道:「麻烦你,帮我撕块裙摆,将胎衣包起来。」见他抬脸看我,又补充了一句:「它对我很重要。」

  他戴着面具的脸定定地看着我,没有问什么,只按我说的做了,将胎衣包在撕下的裙摆里,打成包袱。我望着他脸上的鬼面具,轻声道:「你是谁?为什么每次我遇到危险的时候,你都会出现?我认识你吗?还是谁让你来保护我?」

  他静默不语,远处却隐隐传来纷杂的声音。「叶儿……」「少夫人……,你在哪里……」

  「你的家人找来了。」他蹲下身,将包着胎衣的包袱放到我手里。我抓住他缩回去的手:「大侠,你多次救我,如今又救了我的孩子,大侠对妾身的大恩,妾身感念在心,请大侠留下姓名,妾身日后定作报答。」

  他定定地看着我,寻找的声音渐渐大起来,渐行渐近。「不必了。」他抽回手,在宝宝屁股上拍了一下,宝宝惊天动地地哭起来,吸引了寻找我的人,纷乱的声音越来越近,我听到有人在说:「那边有孩子的哭声……」「快去看看……」黑衣人站起来,不再看我,身形迅速地消失在月夜当中。

  「是少夫人,少夫人在这里!」我听到云乾的呼叫声。然后是云峥又惊又喜的声音:「叶儿……」我瞬间被人群包围了,云峥看着我狼狈地躺在雪地上,仿佛呆住了,表情又惊又惧。把他吓着了呢,我虚弱地笑了笑:「老公,你做爸爸了,是个儿子……」

  云峥身子一震,扑上前来,将我从雪地上扶起来,慌乱地道:「快送少夫人回去!」

  「宝宝……」我提醒着,见云德抱起了孩子,才转眼看着云峥,「老公,胎衣……」见他的眼睛蓦地睁大,我笑了笑,倦意一点点席卷全身。「让人请沉谙上山吧……」我低低地道,在他的怀里沉睡过去。

  第五十一章 昏睡

  意识浮浮沉沉的,耳边似乎很喧闹。我的眼皮很重,重得无论我怎么用力,都睁不开。我的身子却很轻,轻飘飘的,如同躺在云絮里,飘浮在天上。耳边有奇奇怪怪的声音,我却听不真切。似乎过了很久很久,又似乎只过了短短的一瞬间,我听到一声尖厉的儿啼,心脏仿佛被锤子重重一击,宝宝?浮沉的意识慢慢沉淀。我在哪里?我的宝宝在哪里?云峥在哪里?耳边奇奇怪怪的声音渐渐变得清晰,好像有很多人在说话,他们在说什么?

  「出血不止,快,快拿棉布……」

  「为什么会这样?快帮她止血,快帮她止血……」

  「峥少爷,你冷静一点儿……」

  「傅先生,你一定要救她,你一定要救活她……」

  出血不止?是我么?怪不得我一点力气都没有。还以为蔚蓝雪这副纤弱的身子这些日子已经养好了,原来还是负荷不了产子的重任。应该是早产带来的恶果吧?现代医院都经常救不活大出血的产妇,何况古代的医疗水平如此落后。大出血,一定会死吧?

  云峥惊惧的叫声让我心痛。我要死了吗?这么累,这么累,一定是要死了吧?云峥,不要难过,我不会死,我听得到你说话呢,不要担心,我才刚刚生下宝宝,我还没有看着他长大成人,我还没有看着你恢复健康,我们还有那么多的好日子要过,我不会死!

  「傅先生,叶丫头的情况怎么样?」

  「是体内一些残留的血肉块引起的,少夫人在野地产子,身子处理得不干净,再加上受了寒,所以血流不止,现在要作清宫处理,还要止血……」

  「不论用多少药,一定要把她给我救醒……」

  连老爷子也赶来了,我有些想笑,这长曾孙好大的面子。手被人紧紧地握住,我听到云峥压抑的呜咽,像一头受伤的小兽。云峥,你在哭吗?我大惊!不要哭,不要激动,不要引发你身上的蛊毒,你的蛊解了没有?我着起急来,拼命地睁眼,可是我怎么也挣不开,我想动一动手指,告诉云峥我没事,我好好的,可是我使不出半分力气。我急得喉咙一甜,一口血从唇角逸出,云峥破碎的凄叫和傅先生微颤的吼声都湮没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喉咙里滑进一丝甘甜,意识又浮浮沉沉地回来了。耳边有人在喃喃低语,我努力地分辨那个声音,那人在念什么?

  「老婆,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你好懒,睡了这么久都不肯起床,老婆,起来吧,起来看看宝宝,他见娘亲睡觉不理他,一直在哭……」

  我的心痛得一阵阵抓扯。云峥,云峥,我醒了,我已经醒了,我只是睁不开眼睛,我只是动不了。云峥,你别担心,别难过,你的蛊毒解了没有?宝宝有没有奶吃?告诉我,快告诉我……

  「少爷,宁儿求您了,您歇歇吧,少夫人睡了三天,你跟着不眠不休三天,铁打的人儿也受不住……」

女儿发现我和女婿做了,公交车上被民工轮流上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