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广告 正文

摸出水,日下美人

  「不,你不要多管闲事。她活够了就会回来。算了,我在图书馆。」

  邢凯挂断电话,语气始终平静。

  邢育吁了口气,刚合上电话,安福又打来了电话。据说安瑶把自己关在屋里一天一夜,他们敲不开。家里住五楼,兴凯也关门了。父母担心他们的女儿会出事。

  说实话,邢育不想干涉,但她父母不断央求她,她决定先去看看。

摸出水,日下美人

  「你要去哪里生孩子?」邓扬明看见她坐在门口换鞋。

  「我去看我嫂子了。哥哥还在忙,我怕侄子想不出来。」

  「我带你去。」邓扬明抢过车钥匙,态度无法反驳。

  ……

  一刻钟后,他们到了楼下。邓扬明坐在车里,邢育独自上楼。

  兴一进门,三人直接省略了寒暄时间。邢育径直走到安瑶的卧室门口,说:「嫂子,如果我哥哥做错了什么,我先替他向你道歉。但就算不考虑弟弟,也要考虑父母的健康。」看着一对头发花白的定居夫妇,邢育心里一阵泛酸。

  三个人等了一会儿后,安瑶猛地打开卧室门。就在这时,当她面对邢育的四只眼睛时,一种极度愤怒的表情逐渐出现了。

  「你在这里做什么?邢凯的错误一定要你这个前妹子来解决?"

  「福,你怎么说话?我们把邢育叫过来……」慕安焦急地说道。

  「妈妈,别担心!」安瑶指着邢育,然后指责邢育面对父母:「爸妈!你觉得她真的是邢凯的妹妹吗?我呸!-她是邢佳捡到的野孩子!而她唯一的力量就是在男人面前装无辜装可怜。到目前为止,我都不记得有多少男人被这只小狐狸迷住了!我现在不想对父母隐瞒。说实话,邢凯曾经和她很好,但是邢凯为了我把她赶出家门,所以她恨了我很久!今天假装来我们家无非是想看看我有多惨!其实她心里早就开花了!摸出水她是我见过最贱的女人!」

  听着,入定的父母没有时间对邢育「另眼相看」,此刻只是为女儿的刺耳话语感到羞愧。他们几代人都是搞医疗的,养出来的孩子要严于律己,宽于待人。

摸出水,日下美人

  邢育站在原地怔了三秒钟,狠狠抽了安瑶一记耳光。

  而这一巴掌,竟然将安瑶抽倒在了地上。这对定居的夫妇尖叫着保护他们的女儿。

  邢育握紧拳头说:「我打你一巴掌,不是因为我觉得委屈,而是因为你没有资格侮辱我这个野孩子。我的亲生父母都为我的国家牺牲了。我是烈士孤儿,不是你口中的野孩子。即使生气,说话也要注意分寸。况且你失去的不是自己的面子,而是父母的面子。请明确我不习惯你的义务。我一般让你看我哥的脸。平心而论,我在去你家的路上还在担心你,甚至以为你会亲自攻击我,但没想到你会这么直言不讳。安瑶,这是我最后一次安定下来。如果哥哥愿意接你,你还是我侄子。如果你不愿意,我就不为你说前半句好话了。再见。」

  说完后,邢育向父母深深鞠躬道歉,然后转身离去。

  ……

  「垫哥,走吧。」邢关上门,勉强笑了笑。

  「你怎么脸色这么差?」邓扬明发动引擎,问道。

  日下美人邢只是摇头。这时,安瑶疯了似的从楼门口冲了出来,疯狂地捶门,大喊:「你在我爸妈面前装无辜,你这个虚伪的婊子!你还敢不承认是你毁了我们的关系吗?骚。狐狸!敢跑就别跑!――"

  「操。你。大爷安瑶!你怎么敢再骂她?"邓扬明怒火攻心,立即拉门把手。邢育按着胳膊说:「我打了她一巴掌。她心里有一团火。让她喊。走吧。」

  邓扬明咬着牙,忍了又忍,最后,突然踩下油门.

摸出水,日下美人

  途中,邓扬明想到安瑶辱骂的内容,越来越生气,一拳打在他的方向盘上。

  「邢凯这一年往这婊子家砸了不少钱,给她爸换了车。为了迁就这个贱人,邢凯的脾气一改再改,怒火一次次被压。真正的精神无非是请我喝酒,就算喝完了。操!我不明白为什么雅安瑶不懂得知足。"邓扬明又愤怒地拍了拍方向盘。大家都知道安瑶是个虚荣的女人。虽然虚荣对他们太子党来说不算什么,但你好歹要给点反馈,别这么矫情。

  邓扬明记得很清楚,有一次,邢凯喝酒后说:「安耀爱名利,不爱我。因为她比我更爱物质,所以我会维持这段婚姻。」

  因为这句话,邓扬明不再担心邢凯。毕竟邢凯已经看透了。不求名利的爱情是必然的。唯一能给他幸福的女人并不爱他,所以他们也不会奢望这样的凡人。换句话说,只要安瑶安于现状,不和他吵架,邢凯就打算这样生活。

  「垫哥,我真的做错了吗?」

  邓扬明收回心神,问道:「嗯?你做错了什么?」

  邢育沉默了,盯着后视镜里坐在地上哭走的身影,默默说:对不起。

  我想问,爱情是在改变一个人的性格,还是在暴露一个人的本性?或者,她不知道什么是爱?

  .对不起,安瑶。本来打算把邢凯带进你的生活,结果造成了不如意的局面。我只能表示歉意。

  2003年5月

  2003年5月。

  整个中国都卷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非典。非典也是。在病因未确定前就被称为「非典型肺炎」。是由SARS相关冠状病毒感染引起的以发热、干咳、胸闷为主要症状的新型呼吸道传染病。死亡率高达11%。

  新闻局每天循环播放最新的死亡数据。但信息总局没有给出真实死亡数据,比如100人死亡,但播出的只有十几个人。但这没有错。毕竟,没人想听到灾难的坏消息。

  但即便如此,在没有特定药物治疗非典的情况下,全国人民仍然生活在恐慌之中。学校停课,街道冰冷,公交车空无一人。如果你家里真的没东西吃,你会戴三四个口罩出去逛街。为了远离病原体,你迫不及待的想听谁咳嗽两次都跳开三大步。

  而就在这「生死关头」,邢凯居然患上了重感冒。

  邢复国作为政.治人物之一,收到上级所下达的硬性命令――禁止他返家探往儿子。邢复国为此事愁白了头,三番五次亲自打电话向「非典」科研医学组恳请救助。然而,在确保邢凯并非病原体之前,研究组依旧对邢凯进行了隔离治疗。

  不过,隔离区域还算尽人意,只是把邢凯「圈」在家里养病,说白了,全看他自己的造化。

  ……

  几天来,邢凯躺在床上,四周充斥着浓重的消毒水味儿,他想,如果他死了,绝对是让这些人当实验小白鼠那样祸害死的。

  二个月前,安瑶灰溜溜返回夫家。邢凯没说什么,该怎样待她还是怎样,一日夫妻百日恩,既然娶进门,不是真过不下去了,男人一般不会主动提出离婚的,不过也会采取冷落政策,不打你不骂你,只是没空理你。

  自从安瑶回夫家之后,稍微学乖了点,尽量避免无事生非的争吵,但他们之间的关系显然比曾经远了。就这样,夫妻俩相安无事过了两个多月,安瑶在权衡利弊之后,暗自决定用怀孕的伎俩挽回丈夫。但她的计划落空了,因为邢凯总能找出各种借口推托那事。直到「非典」大面积来袭,邢凯患上感冒,当邢凯自身也感到恐慌时,首先命安瑶回娘家暂住一段时间。而安瑶,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再一次离开了邢凯。

  安瑶在离开前是这样想的,大难临头,生死未卜,还是静观其变吧。

  ――邢凯,不要怪我狠心,如果你躲不过这次灾难,我愿意为你守寡三年,报答你曾经给予我的一切。

  ……

  回到现在,卧室里――

  「起来喝粥。」邢育放下粥碗,坐在床边托起邢凯的肩膀,轻声说:「你别弄得自己跟病入膏肓似的行吗?只是一个小感冒而已。」

  邢凯只是受不了刺鼻的消毒水味儿,话说谁闻多了都得头晕眼花,他懒洋洋地依着邢育:「你说我这人是不是特无耻?媳妇走了我心里特踏实,你要是不管我,我心里特不平衡。」

  邢育尽量向邢凯展示一个轻松的笑容,她舀起一勺粥送到邢凯嘴边:「我学的就是护理,这不,提前派上用场了。」

  「你们学校没征用学生去医院帮忙吗?据说各大医院颁布硬性指令,医生、护士在非典期间都不允许请假,惜命的全得卷包袱回家。」

  「征用了,自愿报名,我没报名。」

  「我一直以为你学医就是为了救死扶伤。励志当新时代的白求恩。嘿……」

  邢育但笑不语,一口一口给他喂粥。

  ――邢凯有所不知,走进隔离区,需要向有关部门签署生死状。邢育则毫不犹豫的签了,她如今是邢复国与邢凯之间唯一的联系人。

  喝完粥,服下药,邢育按惯例给邢凯试体温,依旧是――38°

  邢育下意识背对邢凯站立,紧紧捂住唇,咽了咽喉咙,努力平复着焦虑的心情。

  「怎了?体温还没下来?」

  「没有,快接近正常了。」邢育回眸一笑,顺手将体温计搁到远处。

  「你还是出去吧,我承认离不开你,但没想过拉着你一块陪葬。」邢凯无奈一叹,邢育在他面前强颜欢笑,他又何尝不是呢。

  邢育不予回应,下楼打来一盆温水,坐在床边,当她准备帮邢凯擦脸的时候,邢凯立刻从她手中取过毛巾,命令道:「你坐远点,靠墙角那边。」

  「非典属于呼吸性传染疾病,要传染早传染上了。我每天都会给自己测体温,一直正常。」

  「也许是你抗体能力强吧,保不齐我打个喷嚏就把病菌送你嘴里去了。走吧走吧,别让我着急!」邢凯忽然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因为他已从重感冒转为低烧。

  邢育吸了吸鼻子,弯起一条腿跪在床边,板正邢凯的脸颊,就在邢凯防范不及的时候,她忽然低头贴上邢凯的嘴唇,舌尖滑入他的口中,显然不打算为自己留任何退路。

  「……」邢凯怔了两秒,虽然对这个吻依依不舍,但他还是决然地推拒邢育,勃然大怒道:「疯了你?!就怕自己命长是不是?!」

  「唾液传染率为100%,你看着办吧。」邢育恬然一笑。

摸出水,日下美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