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广告 正文

将军在草地上要了丫鬟,滚床又亲又模

  「哦?那族长是谁……」她想玩什么把戏?你不合作吗?

  "我认识的罗清不会说这么多废话。"

  "."居然说他说的都是废话.但是,看着这张愤怒的小脸,他的心情更加不愉快了,尤其是她倔强的眼神,清晰地反映了她此刻的样子。

  奇怪,是的.为什么要和一个鬼家人说那么多话,为什么不用剑杀人?但是.

将军在草地上要了丫鬟,滚床又亲又模

  「笑!你不是来服侍族长的吗?这是怎么回事?」他用两个手指捏了捏苏的脸颊。」族长改变了主意。如果以后能取宗主之命,就看你的能力了……」

  他想看到这个鬼族屈服!如果连这样一个弱女子都降服不了,怎么回去把那些反对他的弟子关起来?

  他.不能让死去的主人和长辈失望!

  罗清似乎想到了什么愤怒的东西,像一只凶猛的黑豹,散发着恐怖的气味。他慢慢俯下身,紧紧的捏着苏的下巴,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做!

  他是认真的吗?

  苏的小脸上渐渐露出了一丝危险的笑容。就在他要封口的时候,他微弱地张开了嘴。「当初我怎么没发现,你也是腹黑吗?」

  什么?

  就在罗清惊讶的时候,她身下的女人的眼睛闪过一抹精光,现在!

  「敢吃我的豆腐?我今天就和你绝交!」看她断子绝孙!

  "."那人惊呆了,难以置信地低下头,看着两腿之间的膝盖,汗水透过面罩渗出,嘴唇瞬间因恐惧而苍白。

将军在草地上要了丫鬟,滚床又亲又模

  她,她居然敢.

  哪知道,苏伊一却翻身起来,将他牢牢抱在了身下。

  「我怎么会救了你这么一只白眼狼?受伤了可以玩失忆吗?受伤可以没大没小?火族的族长都很厉害。谁说我会一直当我的贴身保镖保护我?」苏暴跳如雷,而却还沉浸在悲痛之中。

  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似乎把房间包围了。

  「罗局长,你没事吧?」有些人试图测试房子里的情况。

  沙发上的男人不停的咒骂,她真的没提,让她的内力现在无法聚集在腹部。那么,她终于要开始工作了吗?

  「讨厌!族长,没有办法,真的.哎哟……」

  "……"

  你在看什么?你欠你妹妹一个大人情!「洛宗主,我喜不喜欢?什么?甚至三百回合的战争.不要,不要……」

  房间里传来一阵娇羞的呼噜声,外面的鬼都是孟逼出来的。怎么了?让他们杀死火族的首领。这个前戏太长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到底在干什么?

将军在草地上要了丫鬟,滚床又亲又模

  沙发上的男人紧皱着眉头,听着苏的声音的演技飙升,而这个女人早已将地上的两具尸体藏进了柜子里。

  「嗯,是吗.脸红?」

  很快就发现了苏身上有些奇怪的东西,沙发上的男人立刻把头扭到了一边。奇怪,为什么他心跳这么快?这个奇怪的鬼女人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你不懂得脸红,我会以为你是假的。」

  苏想起了第一次见面时娃娃的脸。总之她欠他的。

  「算了,这样你就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

  她的手轻轻拂过他头顶的头发,声音有些安慰和自责。

  不解的抬起眼,看见苏脸上淡淡的笑容,仿佛错过了什么。

  「你不相信我也没关系,但是记住,你必须杀死你的心!快离开这里.我不能再呆下去了。」

  「是吗.离开?」奇怪,他的心为什么这么痛?

  「过一会儿,千面会过来收你的尸体,你看看我是不是在说谎。」

  她能做的就这么多,现在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她错过了带他走的机会,只能一步一步来。

  女人重新披上斗篷,遮住了自己的容颜。她跳起来,躲在上面的房梁后面。

  望着沙发上男人疑惑的眼神,抬起手,在她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房子陷入了平静,外面的人终于等不及了。

  ……

  正文第373章你抛弃了女人?

  这该死的鬼女人,敢多溜一点?

  钱勉默默伸出手,拔出插在自己小屁股上的银针,却在罗清面前假装挠痒痒!

  他没有忘记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谁!

  去死吧。我在你舅舅的妈妈的姐姐的邻居的侄子的姐姐的七姑奶奶和八姑奶奶那里诅咒猪.

  "."好,好强烈的怨恨!苏双手合十,那双充满演技的小眼睛里满是千万个大叔。奴婢错了!再给奴婢一次机会!奴婢这次一定能够偷袭成功助你一臂之力!

  「师弟,你再分心,宗主不会手下留情的。」罗清继续前进,钱勉再次投入战斗。

  「出拳?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哎,上面那个女的,这位大叔大发慈悲,再给你一次机会。这一次,你必须打电话给罗清去寻找食物,你知道的!

  苏的眼中闪过一抹不屑,没问题!千万不要错过这次!

  房间又一次陷入了激烈的竞争。透过凶器,罗清冰冷的眼睛盯着近在咫尺的面具。「师弟,你这么恨我?」

  「我听不懂哥哥说的话。」

  讨厌?是恨多了将军在草地上要了丫鬟!火族最大的笑话就是只有叛徒才能成为族长!

  火族第一杀手?他不配有这样的称号!在我们面前杀了这个人之后,江湖上就只知道火族几千头的名字了!

  在这个面具下,眼睛里充满了仇恨,但罗清已经做出了决定。 哪怕千面是叛徒,也要……由火族亲手收拾,他不会现在就杀了眼前这个人,他要带着千面回去,在族人的面前谢罪!

  哦?真的认真了?

  千面微微挑了挑眉,他分明感觉到洛卿的动作越发的狠厉,对方的攻击渐渐有些招架不住。

  转身的那一刹那,他注意到屋粱上方闪过的点点银光,那名女子是在告诉自己,她准备好了?

  「洛卿,今日我就要你知道,谁才是火族第一!」

  「是么?」

  只听一声暴喝,千面突然腾空而起,手中的长剑对准了洛卿的头顶迎风劈下,他的用眼角的余光递给了苏依依一个眼神,就是现在!明易躲暗箭难防,就在洛卿出招抵挡自己的那一刹那,就由这个鬼族女子给他致命一击!

  「去死吧,洛卿――」

  只见一道银光闪过,双腿不由得一凉,那把从自己背后飞射而出的冷刀准确无误的割断了千面的裤腰带,而后咻的一声,黑色的长裤瞬间滑落,露出了那两条白花花的结实大腿。

  下方的洛卿眉头一蹙,手中的长剑一个偏差,只听一声惨绝人寰的闷哼,温热的鲜血尴尬的落在了地上,开出了一朵朵诡异的小红花……

  「你……」

  屋子里的气氛瞬间降到了零点,而外头的鬼族已然察觉到了异样纷纷追了进来,四周陷滚床又亲又模入了一阵沉默之中。

  只见眼前的银面男子僵硬着身子,裤子早已经滑落在小腿之上,而洛卿手中的长剑貌似扎在了不该扎的地方……

  噗嗤……

  苏依依赶紧捂住了自己猥琐上扬的小嘴,忍住,千万忍住!可是此刻,她已然接收到了千面无可恋悲愤欲绝的仇恨目光,那个眼神好像在说,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

将军在草地上要了丫鬟,滚床又亲又模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