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桑叶天妇罗、鸡蛋饼、桑叶炒鸡蛋,满满的季节清香

  

  

  这些故事,绿了季节

  文图原创 / 如一

  

  那些天,总也离不开桑,老是往桑园里钻,又吃果又吃叶,那时我们都说着笑:什么时候做一回蚕宝宝,也会吐出丝来该多好!

  沈晓昆和潘一乐做事,总是说干就干,扶贫支农从镇江跑到广西三江,又风风火火地折返, 70多岁的老专家,手脚快得很,你脚步稍慢,就跟不上了,我们志愿者,都要学着奔跑。

  那天他们在西岗基地已釆过桑芽,说是要砍桑修枝,不釆摘就可惜啦。志愿者们一听,立马就又响应去采摘。

  

  天随人意呢,一早还下得稀里哗啦,后来说不下就不下啦。

  季总的那一片桑田,一眼望不到边,雨后的桑,更显绿叶葱茏,青翠欲滴;雨后的桑田很泥泞,真可谓一身汗,一身水,一脚泥。

  在树丛中寻着桑叶芽头,又顺带着摘些紫紫的桑果吃,真甜!连带空气都是甜的,让人心旷神怡。姐妹们专心采摘,不一会儿,便各自分散,淹没在绿色桑叶中,只是偶见一顶蓝帽,或掠过一角花衣衫,便觉诗画就在其间。

  隐隐传来歌声,“梨花颂”“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歌声阵阵,似有若无。

  

  回到银杏八号,偰总热情地将桑芽和桑椹分享,还在厨房教做桑芽天妇罗。别看这名字诗意,做起来并不复杂。清洗,冰激,用啤酒、少许盐、鸡蛋和面糊,桑叶挂糊下油锅轻炸,微微泛黄即可。

  炸好的天妇罗,颜色就像蒙着一层纱的翡翠,入口外脆内嫩,淡淡清香,不细心吃,是吃不出桑叶味的。

  

  回家后,姐妹们又各显神通。秦炼是桑芽炒鸡蛋,绿中透黄真诱人;方玲的油炸卷饼,朵朵似花儿;我做的桑叶鸡蛋饼,淡淡圆饼点点绿,咬嚼给力,细细品味,细茎嫩脆,微微青涩,也有桑的原味本色。

  

  

  

  

  

  

  噢,忘了说桑椹。

  原本想要找到那长如毛毛虫的稀有品种,让儿孙们也见识一下,可惜没找到。那天特地釆访了蚕桑专家潘一乐,他说这种长果桑是由云南贵州一带引进的。他和他的团队,1982年在云贵地区考察了两个半月,跋山涉水,在荒山野岭去寻求,才成功引植到镇江,目前也就十几棵树。

  那天,小记者们排着队品尝长果桑,一个个又惊又喜,唏嘘不已。

  当潘爷爷说:你们还想吃,就再吃一只吧。孩子们又排好队,一人一只往嘴里送。有一个小男孩,拿了一只长果桑,径直朝门口走来,将果桑塞给一位中年女子:“妈妈,你尝尝,这个桑果太好吃啦!”说完又赶紧回到队伍里。

  

  

  偰总说,桑葚特别易坏,摘回来必须冰冻,吃之前拿出来,用少一点盐与冰齐化。呵,桑枣很甜,没一点酸,带着冰箱里的寒气,又凉又甜。几根“毛毛虫”下肚,全身凉爽,气也平了,心也静了。

  那天,我也拿了几根给妈妈和妹妹尝,我拿着往她们嘴里送时,她俩几乎异口同声:“毛毛虫?”后来尝过又说:怎么有这么长、这么好吃桑枣?

  

  在银杏八号有幸遇见沈晓昆98岁的老父亲,我拿了一只长果桑给他尝,他笑了,说:甜!

  说起他的长子,他说:“晓昆搞农业,总往乡下跑。如果他不在乡下,就是在去往乡下的路上。”我想沈老这下要放心多了,儿子追梦追到家门口来了,和其他专家一起搞起了空中菜园,终于可以有一个离家近的地方,搞农业了。

  中午,潘一乐、沈晓昆、偰总等陪沈老共进午餐,是不是品着桑叶的的天妇罗,讲着蚕桑,说着菜园?从采桑到吃桑,可以有太多的故事,但更精彩的,还在后头。

  

  文图原创

  感谢转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