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激情部分的描写,嗯啊受不了了插我

  「啊?大叔想帮我?」鸣人完全忘了那天晚上吹雪是想考验他们的人。他才想起那天晚上吹雪说要自学点东西。果然,鸣人立刻放下了手中的碗筷,笑着对夜吹雪说,「大叔,教教我,说你有信心,还希望大叔能提前给我一些提示或者指导,好吗?」

  「你已经这么说了。等你吃饱了,我教你点东西。」《夜吹雪》就是这样回答鸣人的。谁知道鸣人几口就把面前的食物吃完了,然后大喊道:「叔叔,我已经吃完了,我们赶紧去练吧!我等不及了!」

  「好吧,跟我来。」说着,晚上吹雪打电话给拉面老板,交钱了。没想到鸣人吃的很多。这次晚上吹雪花了不少钱,但是晚上吹雪不会在意这个。谁让人家是大土豪呢?和鸣人一起离开乐毅拉面后,他在夜晚吹雪后立即带鸣人去了第八训练场。

  第二十一章第一次操作

激情部分的描写,嗯啊受不了了插我

  夜吹雪里和鸣人一起去第八训练场的路上,鸣人一路说个不停,说的无非是问夜吹雪有没有伊鲁卡说的那么强,一会儿会自学出多么厉害的忍者手法。不管鸣人提到什么样的鸣人,夜吹雪都耐心的帮鸣人解决。一路走来,不自觉的鸣人心里渐渐觉得暖暖的,从来没有人对他这么好。

  短短十分钟的路程,鸣人变得更接近夜吹雪,因为他年轻的时候看过夜吹雪。现在鸣人的童年记忆已经模糊,但他还是觉得熟悉夜吹雪。只要他接近夜晚吹雪,他就有一种亲切的感觉。而现在,这种善良从内心变成了温暖,甚至鸣人也因此把夜吹雪当成了亲人,话题也从忍术开始变成了一些日常琐事。

  两人刚来到训练场,突然听到周围好像有人在练习。鸣人不再说话,朝那个方向看去。他立刻皱起眉头,对身边的夜吹雪说:「叔叔,我们绕过这里吧。真没想到一来就遇到了讨厌的人。」

  「讨厌人?」听到鸣人的话,夜吹雪,朝那个方向望去。我一看到过去,就看到下面一个穿蓝白裤子的帅哥。年轻人的外套背面激情部分的描写印着一个家族徽章,看起来像是上辈子的乒乓球拍,但在这辈子,在类似乒乓球拍的家族徽章背后,有一个富裕的家族,玉芝宝家族。

  「宇智佐助?」看到这个身影,夜里吹来的雪不自觉的呢喃着,同时想起了雪貂带给自己的孩子。但是佐助对晚上吹雪的印象一直不太好,因为上一次是霍颖的原著。然而,看到佐助,晚上吹雪还是不自觉地提醒了他的弟子宇智波鼬,脸上露出了一些微笑。

  「叔叔,你笑什么?是因为那个佐助吗?」鸣人完全无视鸣人为什么在晚上吹雪的时候认识佐助。反而看见叔叔就笑,觉得他对叔叔很好。然后他还说了一些话,比如这个年轻人真的很有才华,或者他真的是木叶的天才。

  谁知道他想象中的话不是从夜吹雪嘴里说出来的,而夜吹雪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然后转过头对鸣人说:「没什么,只是看到他就想起一些老朋友。我们走,鸣人。今天教你的时间很短,一定要抓紧。」

  「是,大叔!」鸣人看到自己讨厌的佐助在夜里吹雪的心中没有位置,也不自觉的开心起来。「我也想看看舅舅给我准备了什么样的忍者技能。我真的很期待!哈哈!」

  那天晚上吹雪带着鸣人离开的时候,佐助的眼睛此时也抬起来了,正好看到了吹雪和鸣人晚上的背影。对于同学鸣人来说,佐助当然很熟悉,但是对于鸣人来说,显然佐助的印象不是很好。他撇了撇嘴,喃喃道:「是那个傻逼……」

  然后佐助转过头,不再想鸣人,但不知不觉鸣人和身边的男人出现在他的心里,他不禁暗暗说:「可是那个傻逼旁边的男人是谁,为什么他的身体这么危险?」想着想着,佐助不自觉地缺席了,但他还是迅速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忘记刚才的事情,继续付诸实践。

激情部分的描写,嗯啊受不了了插我

  很快,夜吹雪把鸣人带到了第八训练场,那里的木叶很有传奇色彩。然而,夜吹雪离木叶很远,不知道这里的传说,也不在乎。作为一个单细胞,鸣人显然不可能知道这样的事情,所以两人都没有叹气,只是把它当成了一个普通的训练场。

  来到训练场,当然晚上吹雪会开始教火影忍者忍术。鸣人很聪明,站在夜晚吹雪前,挺胸挺腹,显得很正式。晚上吹雪的脸变得有点严肃,他对鸣人说:「鸣人,今天可以说是给你一个短暂的假期,所以你不能把今天的事情告诉别人,你知道吗?」

  「是的,叔叔,我知道!」听到夜吹雪这么正式的问题,鸣人也很认真的回答道。

  听了鸣人的回答,夜吹雪继续道:「今天我不让你开始正式练习,但是你现在不隐忍了,宁次和李每天都有太多的差距。如果允许你用这种方式测试,你很难避免一些困难。所以,我会教你一个忍者,但是你能不能学会这个忍者,或者鸣人能不能用这个忍者通过我的测试,这不是我管理的范围,因为毕竟你考不上,我也不会指导你去练。」

  「那么,在教你忍术之前,鸣人,我要你先给我看一门艺术。」夜吹雪的语气严肃,让鸣人不自觉的严肃起来,咽了咽口水,头上滴了几滴汗,等待着夜吹雪的下一句话。这时,夜吹雪也接着说:「现在,鸣人,给我看一个别离。」

  「啊?分离?」看到晚上吹雪,鸣人一下子傻了眼。鸣人原本是忍者学校的鹤尾,技能最差的就是分离。看到夜里吹雪,他让自己表演分离,鸣人挣扎了很久。最后,他勉强硬着头皮开始封。顿时,一片白雾「噗」的一声冒出来,几个成员分开了。

  就看火影忍者的分裂吧,就算晚上吹雪,也已经做的很好了理准备,但还是不自觉的皱起了自己的眉头。因为鸣人分出的分身实在是特殊的要命,软趴趴的趴在地上,而且四肢都走了形状,就连瞳孔也满是白色。而鸣人呢,见自己还是分出了这样的分身,特别是在夜吹雪的面前,不禁脸色也变得青紫,显然是感觉自己无比的丢人。

  皱了皱眉头,夜吹雪无奈的叹了口气,「果然,分身术果然你是不在行的。」

  夜吹雪说道这里,鸣人也不自觉的有些灰心,连头都低了下去,甚至那金黄色的头发好像也失去了光泽一样。不过接着,夜吹雪又开口道,「不过没关系,努力一下肯定是可以的。那么现在,鸣人,我就要教你那个术了。这个术是我们木叶独有的秘术,分身术的进阶,也就是我给你们进行测试的忍术,影分身之术。」

  说着,夜吹雪马上结了个印,瞬间就分出了一个影分身。而鸣人见夜吹雪示范了忍术,先是露出了惊喜的表情,然后马上又露出了沮丧了表情,显然鸣人是因为自己的分身术就不在行,而夜吹雪又要教这样的忍术,并且提前夜吹雪也说了,学不学的会完全要看自己,不自觉的让鸣人心里没底。

激情部分的描写,嗯啊受不了了插我

  不过虽然见鸣人露出了这样的神色,但是夜吹雪还是不准备换别的术教给鸣人,心里也暗道,「鸣人,这可是你本来应该有的招牌绝技,而且日后影分身术也会因为你而在忍界上放出自己应有的光彩,你一定要努力。」

  「而且……这个术……是你父亲教给我的第一个忍术……」

  第二十二章 鸣人的天赋

  没有理会鸣人现在沮丧的神情,夜吹雪很快的就为鸣人讲解起了影分身之术所需要的要领,只听夜吹雪缓缓的对鸣人说道,「鸣人,影分身之术是我们木叶独有的忍术,很多忍村甚至为了得到这个术潜入木叶想要盗取这个术,甚至在二战的时候抓住我们木叶的俘虏严刑拷打,为了这个忍术。而且这也是一个高级忍术,难度等级为B。」

  「B级忍术?」听到夜吹雪说起这是高级忍术,鸣人马上沮丧的表情又变成了惊讶,显然鸣人是个变脸王,脸部表情果然十分的丰富。

  「没错,B级忍术。」夜吹雪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而鸣人听到之后马上又高兴了起来,已经不再为自己是否能够学会而苦恼而沮丧了。显然,在鸣人这样的忍者心中,只要学会了强大的忍术就可以让自己变得强大,虽然真正的强者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谁让鸣人现在还不是真正的强者呢。

  为了自己能够学到B级忍术而高兴,鸣人已经完全忘记了一切,专心的听夜吹雪讲解了起来,「影分身之术和分身术不同,分身术所制造出的分身仅仅是为了迷惑自己的对手,而影分身造出的影分身是为了帮助自己战斗的。」

  说着,夜吹雪还让鸣人和自己的影分身过了几招,过了几招鸣人就惊奇的感叹道,「居然能够有实体,而且战力还这么强,好厉害的忍术,大叔赶快教我吧!」显然,这个时候的鸣人早就忘记自己第一次测试的时候就是和夜吹雪的影分身交手,而是把这个术当成了自己从来没见过的忍术。

  对此夜吹雪也没有动多说什么,而是教授给了鸣人影分身的使用方法,只不过夜吹雪完全高估了鸣人的接受能力,讲解了一遍之后,马上鸣人根本就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每次自己说完该如何运行查克拉,没想到鸣人都是摇头,表示自己不明白。

  最后无奈,夜吹雪只有用一种特殊的表达手法来讲解影分身的使用手法,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把鸣人的查克拉比做了一碗拉面,而分出影分身就是要你把你碗中的拉面,倒到另一个碗里,就变成了两碗面,而且都能吃的意思。这样的讲解要换做别人肯定是满头黑线,这简直是太不伦不类了,谁知道鸣人听完之后却大声回答道,「啊,原来是这个意思啊!大叔你早这么说,我不就明白了么!」

  见鸣人这样的理解方式,夜吹雪也感觉到十分的无奈,接着就是鸣人需要练习的时间了。影分身身为分身术的进阶忍术,如果分身术的造诣不高的话,当然学习影分身的难度也十分的高。而鸣人的分身术能力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一下学会影分身之术的难度好比登天。

  站在鸣人的面前,看着鸣人开始修炼,果然鸣人就如同夜吹雪所想的一样,连普通的分身术都掌握的不好,鸣人所分出的影分身仅仅是一道白雾罢了,甚至连分出个影分身的影子都没有,每一次仅仅是白雾。但是就算如此,鸣人也没有放弃,咬牙切齿的接续结印,同时嘴里还不断的乱吼乱叫。

  「怎么可能!居然又分出一团白雾来!这一次我一定要分出一个分身来!」说着,鸣人再次结印使用影分身术,谁知道这一次连白雾都没有,白白浪费了查克拉,「混蛋!怎么可能这样!我要再继续努力!一定可以分出来的!」

  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并没有让鸣人灰心,而是让鸣人越加的努力了,看着汗水从鸣人的头上流了下来,夜吹雪暗暗的点了点头。

  上一世,有人曾经和那时的夜吹雪说过,其实鸣人也是个忍术天才,要不然怎么能够瞬间学会影分身之术,能够七天之内修炼成螺旋丸,又能学会完美的仙人模式呢。但是那时的夜吹雪就报以否认的态度,因为能够瞬间学会影分身,是鸣人第一次被认同爆发的时候。能够七天之内学会螺旋丸,是因为纲手的不认同触动了鸣人的心弦,能够使用出完美的仙人模式,是因为老师自来也的死。

  每一次鸣人好似拥有极强的天赋学会的忍术,其实都有着令鸣人爆发的原因,既然是爆发,那就是超常发挥,不属于本身的天赋。但是爆发也是需要本钱的,没有本钱又怎么能爆发,而鸣人爆发的本钱就是那坚韧不拔的意志。

  没有错,就是坚韧不拔的意志。鸣人并没有遗传水门又或者玖辛奈的忍术天赋,但是却继承了两人的另一种天赋,那就是坚韧不拔的精神,有了这种精神,就算天赋一般的忍者,经过了努力,也能成为一位强大的忍者。

  在自己手下修炼过的阿凯就是有这种精神,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和夜吹雪的指点成为了木叶的精英上忍。而小李能够在阿凯的手下修炼,不也是有着这种精神么,所以未来的小李才能够成功,甚至在原著中和强大的砂忍人柱力我爱罗交手,有几次都占了上风。

  但是看着鸣人汗流浃背的样子,夜吹雪还是不禁皱了皱眉头,倒不是因为鸣人还没有学会影分身又或者是怎样,而是因为鸣人在使用查克拉的时候,九尾的查克拉居然在不断的影响着鸣人,让夜吹雪很是不开心。毕竟鸣人的天赋虽然一般,修炼的时候本来就艰难,需要努力,但是九尾还在这个时候捣乱,怎能让夜吹雪不生气。

  「鸣人,你过来。」对着鸣人摆了摆手,夜吹雪开口说道。而鸣人在听到夜吹雪的话之后,也走到了夜吹雪的身边,疑惑的看着夜吹雪问道,「怎么了,大叔,有什么事情么?」

  「你练习了这么久,也应该累了,坐下恢复一下查克拉吧。」夜吹雪淡淡的对鸣人说道,而鸣人也点了点头,随后坐了下去,开始恢复查克拉。而就在鸣人盘腿坐下恢复查克拉的时候,突然夜吹雪的手按住了鸣人的脑袋,同时对鸣人说道,「不要动,见你练习的那么努力,我就帮帮你,你现在可以恢复自己的查克拉了。」

  而听到了夜吹雪的话,鸣人也点了点头,任凭着夜吹雪按住自己的头部,也没有任何异动,只是恢复着自己的查克拉。而当鸣人完全投入到恢复查克拉的时候,夜吹雪也在不知不觉间进入了鸣人的封印之中,准备会一会当年的敌人,九尾妖狐。

  第二十三章 再会九尾

  昏暗还有潮湿,这就是夜吹雪进入到鸣人体内封印之中的感受,当年水门用尸鬼封印封印了九尾,其实所用的术式还是属于四象封印的,而这么多年来,夜吹雪也和玖辛奈一起探讨过封印术,所以对于当初水门所用的封印也是了若指掌。

  在原著中,中忍考试的时候,因为大蛇丸在鸣人本来的四象封印之上又用上了一个特殊的五行封印,所以才导致九尾的查克拉与鸣人的查克拉所混合,完全混乱了鸣人的查克拉,让鸣人对于查克拉的控制达到了最低。

  而当鸣人死缠烂打跟着自来也修行之后,自来也首先就发现了这个问题,马上用另一种解封手法帮助鸣人解开了大蛇丸的封印。本来当时的鸣人是在进行踩水的查克拉控制练习,但是如此修炼都不得要领,当解开了大蛇丸给鸣人下的封印之后,鸣人体内的查克拉终于回到了原来的平衡,让鸣人能够如愿的完成踩水的修炼。

  只不过鸣人的查克拉受到九尾的影响可不仅仅是因为大蛇丸中忍考试时候的封印,其实就在水门把九尾封印到鸣人体内的时候,九尾的查克拉就一直在影响着鸣人,只不过慢慢的鸣人也就习惯了这种影响,所以才会因为大蛇丸中忍考试时候的封印,控制不好自己的查克拉。

  九尾一直在鸣人的体内散发着查克拉,这种查克拉有保护的作用,也有着影响鸣人的作用。显然夜吹雪就是因为看不惯这一点,所以才想见见九尾,用自己那特殊的手法看看是否能够让九尾妥协,不再影响鸣人体内的查克拉自由发挥。

  昏暗又潮湿的环境,这里明显就好像地下管道一样,说不好听了就是下水道一样的环境,在夜吹雪的脚下还有许多的水渍。以夜吹雪对于查克拉的控制,显然就能够轻而易举的踩水行动,但是夜吹雪并没有这么做,而是让自己的脚在那看似像水的物质中,感受九尾的查克拉所在。

  暴躁而又邪恶的炙热查克拉,让夜吹雪不禁想起了魔鬼夜吹雪的查克拉,只不过身为魔鬼的魔鬼夜吹雪的查克拉显然要比九尾的查克拉还要邪恶的多。感受着这种特殊的查克拉,夜吹雪慢慢的寻找九尾妖狐的位置,只感觉四周所存在的空气越来越炙热,甚至连呼吸都感觉到微微的困难,夜吹雪终于来到了那巨大的铁门外,看到了一个庞大的黑影正在那牢笼之中休息。

  听到了微微的响动,九尾也惊奇的睁开了眼睛,他已经十一年没有感受到过人的气息了,从来没有人能够来到鸣人的封印之内,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出现显然让九尾十分的惊讶,到底是谁能够来到这里,难道是那个自己的容器小鬼么?

  微微的睁开自己的眼睛,恰好看到了夜吹雪的身影在自己的面前,就算夜吹雪的装饰有所改变,但是九尾还是在一瞬间就认出那熟悉的查克拉。当年在玖辛奈体内的时候,它就已经能够熟悉的感觉到夜吹雪和水门这些常和玖辛奈在一起的查克拉,这个时候突然再次感受到,让九尾猛的站了起来。

  猛的站起了自己的身子,立刻就伸出了自己那锋锐的利爪,九尾的利爪可丝毫不亚于忍者界中的任何一样神兵利器,就算在这昏暗的环境中都可以清楚的看上上面所散发的寒意和光芒。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当年九尾被封印显然夜吹雪也是出了很大的力,此时的九尾可是运用起了全身的力气给予夜吹雪攻击,但是却无奈的被前面的铁门挡住,只听见铁面都传出了「当!当!」的声音,九尾的双眼充满着杀气,盯着夜吹雪大声吼道,「混蛋!是你!你居然还敢来这里!」

  「九尾,不要再白费力气了,水门所用的封印很强大,就凭你自己是根本不可能挣脱的。」见到怒视自己已经愤怒的九尾,夜吹雪只是淡淡的说道,同时看向了九尾的眼睛,「怎么样,见到老对手是不是感觉到愤怒?不过当年的九尾妖狐也只不过是现在的丧家之犬罢了。被封印在了人柱力的体内,你还能有什么作为?」

  「哼!」九尾听到夜吹雪的话只是冷哼一声,随后马上闭上了眼睛不再理会夜吹雪,而本来站起的身体也缓缓的趴下。夜吹雪的话已经触动了九尾的内心,是啊,现在被封印在这里九大尾兽中最强的九尾妖狐也只不过是个丧家之犬罢了,现在的他根本就没有能力出去,与其在老对手的面前丢人,倒不如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

  「困在这里,很寂寞吧,九尾。」虽然看到九尾已经不再理睬自己,夜吹雪还是喃喃的开口说道,「虽然我知道,当初你也是受到了歹人的控制才会攻击木叶,只不过为了木叶,我和水门也是不得已才把你封印的。」

  「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被封印在人柱力身体内的里居然还如此的躁动。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所散发出的查克拉,现在的人柱力是忍者学校中彻彻底底的吊车尾。什么时候堂堂九尾妖狐也会做出如此行径了,还是说九尾的人柱力被所有人藐视,让九尾你也感觉很是开心?」

  「你说这些,是想说什么?」九尾闭着眼睛,慵懒的趴在那里,冷笑着开口道,「你是想说我在影响着自己的人柱力么?混蛋?实话告诉你!如果我想这么做的话,你以为就凭这个小鬼还能够制造出查克拉么?」

  「这个小鬼是漩涡一族的人,虽然天生查克拉异于常人的庞大,但是你感觉就凭一个小鬼也能够压制住我的查克拉?实在是太可笑了!」

  「我并没有用我的查克拉来影响他,只不过是他的实力根本就不够罢了。哼,就这样的小鬼居然被挑选为我的人柱力,这才让我感觉到耻辱。天赋十分的一般,还是一个笨蛋加白痴,真不知道当初的四代是怎么想的。」

  「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不散发自己的查克拉,压制自己的力量呢。」虽然是这样问,但是夜吹雪已经想到了答案是什么,所以说这不是一个问句,而是一句平淡的话语。

  果然,九尾邪笑一声,只是邪魅的说了句,「凭什么?凭什么我要压制自己的力量?难道他的强大,还能让我高兴么!哈哈!你也和那个嗯啊受不了了插我小鬼一样,是个笨蛋么?」

  「看来,交涉到这里,就已经失败了,是么,九尾?」看着一脸邪笑的九尾,夜吹雪的语气还是那样的淡然,而回答夜吹雪的只是九尾的沉默。果然,夜吹雪的交涉失败了,转过身就准备要离去的时候,夜吹雪回过了头,对着九尾最后留下一句,「希望你不会后悔,我会用我的手段来压制你的查克拉的,小心了,九尾。」

  说道这里,夜吹雪已经离开了鸣人的封印之内,而在夜吹雪离去留下这句话的时候,隐隐的听到了九尾的冷哼声。九尾果然是九尾,就算被封印了起来,还是拥有自己最强尾兽的骄傲。只不过身为忍界顶尖强者的夜吹雪,也是有办法能够让九尾屈服的。

  第二十四章 两极封印

激情部分的描写,嗯啊受不了了插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