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我和工地女子的性事,他的舌头弄得我欲仙欲死

  在翔太开口之前,佟奈已经答应下来接他弟弟了。但是,她关心的只是桂心来了,不是姐姐。

  「是的,叶言。」

  贾奈的母亲也觉得应该活跃一下气氛,于是说:「大学生活怎么样?我家在国外读书,所以大学里的事情从来不和我说,哎。」

  「很普通。」

我和工地女子的性事,他的舌头弄得我欲仙欲死

  桂言叶小声说:「这比高中有趣一点。」

  「静姐,多跟你叶姐姐学学。」贾奈的母亲恨铁不成钢,对静洁说:「加油,明年考个好大学。」

  「对,对。」

  接下来,桂小太郎夫妇随机询问了翔太的情况。而贾被老妈也朝着问了几句。虽然他们没有正面对话,但他们几乎了解了一些事情。

  在翔太眼里,相亲女孩是一个内向害羞的大小姐。虽然我已经是大学生了,但是听说没谈过恋爱,甚至没和男生说过几句话。除了家人,我似乎没有其他朋友。

  总而言之,如果不是为了相亲,翔太愿意互相了解、交流、成为朋友。但是一想到相亲这个词,总觉得太扭曲了。虽然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是流氓,但以结婚为目的的见面一定是居心不良。

  很快,午饭时间结束了。然而相亲还没有结束。在父母的帮助下,向太和桂言叶独自一人在客厅里。就连向太找到的帮手——童乃和景介,也在贾奈母亲的威逼和桂心的引诱下,抛弃了自己的兄弟。

  然后,最尴尬的情况发生了。

  翔太面对面地看着坐在离她三米远的女孩。她低着头,双手紧握,显得局促不安。刚刚意识到翔太的眼睛,她渐渐开始充血她的脸。

  桂言叶?KOTONOHA…….等等,这不是恋爱少女便当团创始人的网名吗?

我和工地女子的性事,他的舌头弄得我欲仙欲死

  翔太突然意识到为什么他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昨天,他在网上和对方交谈.虽然是以肖林林的名义.

  「那个,桂。」看到对方紧张的样子,翔太决定开口调解气氛,说道:「这应该是你的家吧?该紧张的应该是我吧?」

  「对不起。」

  头越来越低。

  「不,好吧,我不是有意责备。」翔太连忙下手。他宁愿空着眼睛面对绫人,也不愿面对这种状态的桂言叶,于是他转移话题说:「对了,你平时喜欢上网吗?」比如聊天室等。"

  桂言叶显然不知道翔太为什么要问。她抬头看着翔太。他们见面时,她缩了回去,然后慢慢地说:「偶尔。如果你在网上,就不用面对面交流了……」

  果然,应该是那个KOTONOHA。但是,你不应该暴露?不不绝对不可能曝光。

我和工地女子的性事

  「总觉得KOTONOHA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呃?」

  当桂言叶听到翔太这样说的时候,他想他还记得当初帮助过自己,所以他沉默了一会儿,鼓起勇气看着它说,「我也觉得高松老师的名字很熟悉……」

我和工地女子的性事,他的舌头弄得我欲仙欲死

  "……"

  翔太沉默了。难道这个女生就这么敏感,就这样,就能把聊过两三次的肖琳琳和自己联系起来。

  看到翔太沉默不语,桂言叶以为他又说错话了,只好又低下了头。

  「哎,我妹妹怎么这么慢。而那个人也是,怎么会这样!」

  桂馨一直在一旁偷偷观察着两人。看到两个人又沉默了,她真的受不了了.

  就是这样!干得好,翔太!

  童奈无意中听到了对方的对话,看到这样,完全断定这次相亲绝对不可能。她的哥哥,当然,她对主动一无所知。而那个叫桂言叶的人似乎更被动,两个人是绝对不可能在一起的。

  「那两个家伙,怎么上了这么久的厕所?」

  景杰又一次被遗弃了,他不得不接受桂父母对他弟弟的调查.

  唉,总觉得自己在欺负对方。被良心谴责的翔太叹了口气说:「对,那个人就是我。」

  「是吗."

  听翔太承认后,桂言叶第一次笑了。她轻轻点头,低声道:「谢谢。」

  在说了七年谢谢之后,桂言叶觉得她的负担终于减轻了。她第一次发现,和男人面对面交谈并不太难。

  「那个?什么?不,不,应该是我说谢谢。」

  翔太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感谢他。显然,她帮助自己解决了一个难题。她为什么感谢你?

  「呃?」

  轮到桂言叶感到困惑了。很明显他给对方惹了麻烦。他为什么要感谢你?是吗.

  「虽然高松似乎有点.但他是一个非常温和的人。」

  鼓起勇气说出这句话后,桂言叶再也不敢直视翔太的眼睛。

  「过奖了。」翔太认为她夸大了她能为她妹妹做这件事,所以她谦虚地说:「我没办法。年纪大的总是要照顾年纪小的。谁早几年生我?」

  在桂言叶的耳朵里,翔太的意他的舌头弄得我欲仙欲死思变成了:作为学校的大四学生,照顾大三的她是很自然的。

  「高班老师……」

  「啊,就叫它高坂吧。这么称呼太奇怪了。」

  翔太觉得被称为老师什么的有点扭曲,所以他笑了:「我不知道,我以为这次.嗯,见面很尴尬,没想到我们早就看到了。」

  「没想到是高君君。」

  似乎被翔太的笑容感染了,桂言叶脸上也带起了浅浅的笑容。

  「嗯,说起来,我们都是家里最大的儿女。这是缘分吗?」

  「也许吧。」

  「没错。」翔太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说道:「事实上,在那个聊天室里……」

  「聊天室?」桂言叶的眼里充满了疑惑。

  「那是恋爱中的女孩的午餐……」

  当听到这个名字时,他紧张地说:「是的,为什么高知道……」

  「说?我没有.…」话说到一半,翔太突然闭上了嘴巴,难道刚才的那段对话不是围绕着聊天室?难道她还不知道自己是那个Shorinrin?那她之前的话是什么意思?

  看到对方似乎明白了什么,脸上的微笑渐渐凝固,翔太连忙改嘴道:

  「嘛……我店里的员工上过那间聊天室,里面正好也有一个叫KOTONOHA的人呢,不会正好是你吧?」

  「是,是的。」

  桂言叶听翔太这么说,才如负重担般松了一口气。原来刚才只是自己的错觉吗?

  见对方回复了之前的样子。翔太才肯定,这个女孩认识自己,而不是认识Shorinrin。只不过,自己真的以前和这个女孩发生过什么?而且她还记得,但自己已经忘记了吧。

  总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负心汉啊。

  第六十三章 第二天

  「什,什么?哥哥昨天去相亲了?」

  桐乃的房间中,前来做客的绫濑不可置信地看着坐在她对面的桐乃,有些紧张地问道:「结果呢?」

  「不知道。」

  桐乃一边将自己珍藏得手办拿出来给绫濑欣赏,一边有些不爽地说道:「那个家伙,绝对不怀好意。」

  「不怀好意?」绫濑的注意力没有集中在桐乃拿出来的东西上,然而非常在意昨天相亲的结果,她追问道:「难道哥哥他已经……」

  「不是这个意思啦。」

我和工地女子的性事,他的舌头弄得我欲仙欲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