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口述小伙子满足我,总裁在车里叫我添

  一股力量把她拉了下来,疼痛又来了。叶维突然睁开眼睛,握紧沈的手,大声问道:「陛下在哪里?陛下在哪里!」

  她刚刚失去知觉,女医生已经紧急注射了。沈见她终于醒了,的眼泪也跟着流了出来,」.陛下,陛下在外面等着呢!表哥,别怕,孩子出生就能见到他!」

  「为什么要等孩子出生呢?我想见他。我现在想见他。你让他进来,我怕我不再见他就没有机会了……」

口述小伙子满足我,总裁在车里叫我添

  「但是,但是他不能进来……」不要说产房血淋淋的,不能以一国之君的身份踏足。更何况还是国丧。皇帝必须主持皇帝父亲的葬礼。那些仪式大多是祭祀神灵。陪他在外面已经出格了。你怎么能进来?

  听说他今天没参加两个重要仪式,还是太后和赵王帮忙撑着,勉强敷衍过去!

  叶伟手劲一松。是的,他不能进来。她怎么会忘记呢?早在太上皇去世后,她就猜测孩子应该是在国丧期间出生的。平时皇帝或许可以破例冲进去陪她,但是这个特殊时期是不可能的。提前烧香洗澡不够真诚。主动被血污污染是怎么回事?如果他这么做了,不知道会造成多大的颠簸。

  但是怎么办呢?她真的很想再见到他…

  她以为自己还在权衡,以为自己还没有完全陷进去,以为如果有一天他回心转意,她还能从容抽离。但是没想到到了分开的那一刻,我会这么肝肠寸断。

  她答应为他生下这个孩子,答应永远和他在一起,答应了很多事,但是她做不到。

  母亲挣扎着要生孩子的画面又在脑海里闪过。当时她心里肯定是她爸爸,但是她爸爸没有陪她。

  原来最后,自己也只能以同样的方式死去。

  沈看着呼吸变弱了一点,睁大了眼睛。「表哥,表哥,别吓我.你醒来.医生,医生,快做点什么!」

  当门突然被踹开的时候,匆匆的回头,看到了脸色苍白的皇帝大步走来。他身后还跟着几个人,好像想阻止他,但看着国王径直走到床边,他不得不放弃。

  贺兰生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一幕。这五个小时他一直在外面等,无数次想冲进去,他都忍住了。不敬神是大罪,他不能拖着她和自己一起承受这样的事。甚至就在刚才,他听着产房里传来的尖叫声,也听到了沈的哭声。已经来不及判断发生了什么,他的身体已经率先做出反应。他忘记了后果,只是在想,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应该先见到她。

  房间里到处都是血,视线一扫,他看到了床尾铜盆里鲜红的血。随着他越来越近,沙发上的女人越来越清晰,脸颊依旧红扑扑的,应该是刚才用了太多力气造成的。每个人都被他的闯入吓了一跳,但她根本没有反应。她仍然闭着眼睛,汗水打湿了睫毛。

口述小伙子满足我,总裁在车里叫我添

  他蹲下|身,握着她的手颤抖着,声音颤抖着。「薇,楚珍惜.是我,你睁开眼睛,看着我,楚珍惜.

  「你又想离开我了?带走我们的孩子,让我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日复一日的想你,你那么恨我?但是我受不了。我不能忍受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你醒醒,我求你醒醒,楚惜……」

  手指突然动了动,湿漉漉的睫毛慢慢睁开,叶伟的眼睛迷蒙了,有些不敢相信「贺兰生……」

  贺兰生呆呆地看着她,想笑的眼泪突然滑落,「是我,我来了。对不起,我应该早点来的.放心吧,我这里哪儿都不会去,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身体再次疼痛,稳婆大喜,不停的用力呼唤娘娘,叶维和贺兰生紧握双手,用尽全力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声。

  「啊——」

  产房里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婴儿的哭声听起来像天籁!

  「恭喜陛下,好时陛下,是小公主!易皇后给你生了个健康的小公主!」

  叶伟和贺兰生对视了一眼,眼里都是泪水。小婴儿被包裹在鲜黄色的襁褓里,由安福的母亲送给两人。叶薇想起刚才看到的幻觉,低声道:「好巧,也是女儿。」

  贺兰生接过婴儿,俯下身吻了吻叶伟的额头。「是的,我们的女儿。楚Xi,谢谢你。」感谢你的幸存。

  叶伟摇摇头,依恋地看着他。「不,我要谢谢你。」

  「谢我什么?」

  「谢谢你.因为我遵守了我的诺言。」

  一辈子在一起的承诺,因为你,我没有遵守承诺。

  当我从死亡的黑暗中睁开眼睛,看到你在我身边时,你不知道我的感受。

  黎明时分,枯木逢春,整个世界充满了生机,我又一次有了为我们和我们的孩子而战的力量。

口述小伙子满足我,总裁在车里叫我添口述小伙子满足我

  因为你,我没有和妈妈一样的命运。

  h皇后难产,皇帝闯进产房的事情没有瞒着,果然,引起了群臣的攻击,甚至在国丧期间,官员们还兢兢业业地写了一个奏章,让皇帝在临产后不得不接受群众的讨伐,日子很不好过。

  他什么都要负责,说什么都是为了皇族,与贵妃无关。之后她烧香洗澡,水和米都没进。她在灵堂前跪了一天一夜,让太后和你的王公们劝她保持坚定。群臣见了,不敢多言。龙的身体是最重要的。况且皇帝的葬礼就在眼前,皇帝生病是不合理的。所以,就算你再不满意,你也会憋一段时间,直到这里的事情结束。

  外面很吵,但叶伟安心地坐了起来。逗逗的女儿每天都听故事,她的生活非常愉快。沈偶尔哭得精疲力尽,来看清闲的她也很吃醋,可是安福的妈妈笑着让她生孩子,她也不装懂就跑了。

  那天的九死一生吓坏了所有人,所以现在看到叶薇和她的孩子安然无恙,大家心情都很好。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贺兰生,在灵堂跪了这么久,来看女儿的时候还笑。

  「我给孩子起了个名字。听一听,看你喜不喜欢。」

  叶伟大吃一惊。「你真的自由了。」

  「当然,我最近没时间,但是这个名字早就想好了,没告诉你。」

  叶伟眼珠子一转,「其实,我也考虑过如果是女儿该叫什么名字,不如你先说,我听听看咱们想的是不是一样。」

  皇帝来了兴趣,笑着拉过叶薇的手,「那我写给你吧。」

  一笔一划,他写得缓慢而认真,她羽睫轻扬,曼声道:「‘不逢秦女在,何处教吹箫。’咱们真是英雄所见略同。」

  掌心似乎还留有他写下的字痕,简单的两个字,却承载了彼此一段美好的约定。

  弄玉。

  清莲水阁中,她送他竹笛,他要与她合奏,还说要效仿萧史弄玉夫妇,与她一起乘龙归去。

  他弹下她额头,「什么英雄所见略同,说了很多次了,咱们俩是心有灵犀。」

  ☆、第142章 求情

  延和六年十一月初八,停灵满四十九天之后,载初皇帝终于出殡。

  皇室官府倾巢而出,光是皇帝的卤薄就有一千六百二十八人之多,沉重的棺椁用了七十二个人才抬出翔凤门,举着各种兵器和幡旗浩浩荡荡地穿过锦城的街道。文武百官、皇亲国戚的队伍连绵不断,夹有大批的道士、道姑、和尚以及尼姑,总裁在车里叫我添身着法衣、手执法器,不断地吹奏、诵经。整个送葬队伍长达十几里,从锦城一路走到煜都郊外,路程几百里,为此还在途中搭设了芦殿,供停灵和送葬队伍休息。

  叶薇刚好出了月子,也参与了送葬,跟着大队人马来到太上的万年之地。西山依然是古柏参天、松涛起伏,她想起上次来这里还是因为吴国大长公主下葬,不由有些感慨。

  目光往前方搜寻,很轻易就找到了那个人。全身缟素、乌漆高冠,长身玉立在人群最前端,身后率领着数百名道士,俱是仪容出众、得道高人的模样,却无一个能敌过他的风采。

  今天也在下雨,和一年前的情况很像,唯一不同的就是丧仪更为盛大。她想起姚嘉若用金钗抵着她的脖子,想起她疯癫地要求谢怀以命换命,想起他面色从容、握着宝剑便要自刎……

  他忽然回过头,凌厉的目光端端与她碰上,叶薇愣了片刻,微笑着点了下头。谢怀面无表情,重新将注意放回了仪式上。

  叶薇伸手想摸摸平安符,才想起临走前把它放到了弄玉的襁褓中,生产那天的死里逃生让她更愿意相信神灵的存在,如果可以,也希望道君能够庇佑她的女儿,无病无灾、平安长大。

  .

  葬礼结束之后,众人也顺势回到了煜都,不再折返锦城。

  漪兰殿中一切如旧,和数月前没什么变化,叶薇进去时弄玉已经吃得饱饱的正在睡觉,她站在摇篮边看了她一会儿,才心情愉快地去处理别的事情。

  叶周氏来跟她辞行,说既然她已经生产,她准备不日启程回侯阜。叶薇没有挽留,只是在她提出最后的请求时沉默了。

  「此去再回来也不知是什么时候,阿母想去看看阿芙,可以吗?」

  叶芙犯下大错,叶薇看在叶周氏的份上留了她一命,却也将她罚入西山道观修行,终生不得下山。叶芙原本还抱着幻想,以为可以当什么事儿没发生过那样,回到侯阜嫁人生子,所以在听到这决定后哭得险些晕过去,不住求叶薇饶了她。好在叶周氏明白事理,知道这已经是网开一面,费了好大劲儿让叶芙接受现实。但身为母亲,她又怎么舍得与女儿再不相见,所以这话说得近乎哀求。

  叶薇看看面前的妇人,几个月前还是美丽动人,如今却仿佛老了十岁。她是因为叶薇怀孕而来,想要尽到身为母亲的责任,来陪伴怀孕的女儿。可她实在不应该来的。

  「阿母都开口了,女儿还能不答应吗?我会让妙蕊陪你去看阿芙,顺便我这个姐姐也有些礼物给她,一并带去吧。」

  .

  叶周氏看完叶芙的第二天便离开了煜都,叶薇亲自送她到宫门处。至于叶芙的情况妙蕊也告诉了她,说她如今虽然死气沉沉的,却不像刚去道观那般乱发脾气,算是安分了,估计再有个一年半载就会真的静下心来。

  叶薇听她讲完,开始在心里琢磨,若三五年后叶芙能收敛性情,她又能放下心的话,可以考虑不再囚禁她。当然,一切还要看她的表现。

  .

  太上皇的庙号最终拟定的光宗,随着葬礼的结束,一些之前被按而不发的事情也依次提出,最重要的无非是宋演的罪名如何定夺,以及与此案相关的人要如何处置。

口述小伙子满足我,总裁在车里叫我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