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清纯校花在学校内被揉虐,嗯……嗯……啊

  他的表情似乎在说,如果你敢对他们不好,我就不会让你去当鬼!

  南宫黄沉默了片刻。「你真的愿意为她去死吗?」

  他不确定。纳兰容和苏的交情这么深吗?

清纯校花在学校内被揉虐,嗯……嗯……啊

  「谁说这庙会死?」

  什么?取了心脏的血还能活吗?

  纳兰容的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笑容。「服下龙血后,我才变成了一个正常人,可以摆脱这个小孩子的身体。这一次我正好找机会还她。」

  真的是这样吗?

  南宫凰微微眯起了眼睛,总觉得蓝蓉似乎在隐藏着什么。

  白老师与左护法面面相觑。于是,他们说刁钻的三王子怎么可能为了小主人而放弃自己的生命。

  「所以不知道殿下打算什么时候……」现在他们最关心的,是尽快解决小主人的诅咒。

  「王子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处理后他会做好准备的。还有,不要太开心。如果你在这段时间让这个王子不开心,你随时都会后悔的!」

  留下这么一句话,蓝蓉已经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没给南宫凰面子。

  不过白老师和左护法都很开心,为什么不让三王子骄傲起来呢?这一次,真的解决了夜楼的一个大危机。

  「陛下,您不高兴吗?」

  南宫凰垂下了眼睛,但嘴角却扬起了一抹无奈的笑容。他真的应该高兴,但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清纯校花在学校内被揉虐,嗯……嗯……啊

  上帝在弥补他。如果蓝蓉不肯说实话,他怕这次会和伊一永远分开。

  在庆幸这样的运气的同时,他暗暗下定决心,再也不能慈悲为怀了!既然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要彻底消灭圣母教!我们不能让这种悲剧再次发生。

  是的,我们不能让他的两个孩子以后面临这样的困难和选择。

  ……

  「我委屈了。」

  在地牢里,狱警恭恭敬敬地站在纳兰笑的身边。此刻,敞开的小王已经相当舒展了,简单的长衫也不像以前那么奢华了。

  「没关系,王贲白明。」

  狱吏回头看了看,确定周围没人,然后踮起脚尖,在纳兰肖的耳边低语道:「陛下向王子保证,这只是临时措施,女王生气了。如果她不安抚她,恐怕会有更多的麻烦。陛下这几天会找时间给太子洗白,然后他就可以出门了。」

  小蓝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轻轻的应了一声,然后迈步走进牢房,选择了一个角落坐下。

  外面阳光透过一个小监狱照进来,这个地牢显然是经过处理的,只有纳兰笑一个人。

  空得足以听到自己的呼吸,他低下头,盯着面前的稻草堆,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我没想到他今天会在这里。这种感觉难以形容。

  当他经历了生活中的一切,他雇佣了一个战场,荣耀了自己,现在成为了秩序下的囚犯。纳兰笑突然不明白自己在追求什么。

  就算他是王爷,也会有很多帮助。

  这座宫殿似乎已经失去了它原来的味道。

  什么时候开始变的?自从他知道她不再是以前的她.

  但是,他现在并不觉得委屈。放下手中的一切,静静的坐在这里,或许可以让他静下心来,思考自己未来应该走的路。

清纯校花在学校内被揉虐,嗯……嗯……啊

  还有,他到底想要什么.

  「还是没有线索?」

  御书房,祺皇脸色难看。

  「废物!宫里那么多御林军,居然能让太子就这样被带走!」小二现在被关在监狱里。你知道这对他的名声有多大影响吗?

  这一次皇后执意要用命杀了他,真是女人的意见!如果连小二都倒下了,他还有什么希望?我该把这个国家交给谁?

  外面,大公公一直在害怕。这时,迎面而来的男孩脸色大变。

  「三殿下,你不能进去!现在陛下生气了,还不想见任何人。」

  特别看不见你!

  蓝蓉脸上没有多少表情,他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不是我不想见任何人,而是我特别不想见他!

  「这里有一件事。还是希望公公帮我交给父亲。我说这是我给他准备的礼物。」最后的礼物。

  「这个.」

  大公公微微一愣,看着蓝蓉递过来的精致锦盒,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面前的男孩已经转过头去了。

  他不禁皱眉。三王子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送了礼物。可能不太合适吧?

  但也许这是重要的事情.

  「奴才见陛下。」

  大公公小心翼翼的进了御书房,齐帝不悦的抬头。「是什么?」

  「报告陛下,刚才殿下拉着手下人将这份礼物交给陛下,说是专门为陛下准备的。」

  礼物?

  三殿下.让儿子?如果他不提,他几乎忘了自己有这么一个奇怪的儿子。

  锦清纯校花在学校内被揉虐盒小心翼翼地放在帝祺面前。他伸出手去打开它。原来是个小毛笔。

  但是这个笔尖很特别,好像是某种金鸟毛做的,感觉特别软。

  「他是想讨好我吗?」

  一直没有存在感的三殿下,在小王入狱后送了礼物,并不是想讨好他。那是什么?难道,自己这个奇怪的儿子还想着登上王位?

  「哼。」

  帝祺轻哼一声,把这支特制毛笔扔回箱子里。

  「退下。」

  看着对方的脸,大公公心里已经明白了些什么。「对,小的那个告退了。」

  而另一端。

  太后宫了,女人疲惫的躺在沙发上,突然一阵冷风吹醒了她。

  众目睽睽之下,太后很不高兴地开了口,「今天谁值班?原来门窗没关……」

  她注意到门口有两道身影,她跟前的老公公似乎在和什么纠缠着。

  「阿德。」

  「是,太后娘娘。嗯……嗯……啊」

  德公公立刻迎上前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小小的锦盒。

  他的脸上满是无奈,这是方才三殿下在他转身之际,突然塞进他怀里的东西。

  「发生了何事这般吵闹?」

  「启禀太后娘娘,方才……三殿下来过了。」

  「他来做什么?」不想太后的脸色当即一沉,难怪自己会突然惊醒,原来都是因为这股不祥之气!

清纯校花在学校内被揉虐,嗯……嗯……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