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不要停,快点,好舒服,电梯被强要好爽

  原主人在服装设计方面很有天赋,曾经获得过学校服装设计大奖。正是因为如此,她被那家设计公司吸引,以一种与众不同的方式接受了歌词。

  一页一页的看着严阵,瞿岩的设计风格多变,但最常用的是简洁大方,有点像她自己的性格。当演讲框翻到最后几页时,她停了下来。

  这些是原主设计的原稿,后来完成的原稿被室友莫学弟偷走了。她被指控抄袭,被公司解雇了。但是,由于性格懦弱孤僻,她不敢为自己报仇。她不得不躲进这个租来的小房子里。

不要停,快点,好舒服,电梯被强要好爽

  正当严阵的思绪飘远的时候,房不要停间的门又响了。

  严阵站起来打开门后,发现是他的室友顾小敏。

  顾小敏换了小熊睡衣,穿了件淡粉色的连衣裙。他好像出去了。她朝严阵身后看去,露出两个圆圆的小酒窝。「我可以进来吗?」

  严阵惊呆了,但他还是给了顾小敏一个位置。「是的。」

  顾小敏进来的时候,闻到一股很淡的酒味。她把饭盒放在桌子上。「我当时就看到你脸色不好。出去吃饭的时候顺便给你带了点。嗯.吃饭了吗?」

  被顾小敏这么一提醒,桢刚恍惚说道,肚子也咕噜了一声,原来身体已经一天一夜没有水进饭了。她看起来有点尴尬。「她有点饿了。」

  顾小敏咧嘴一笑,把菜拿出来。她今天看到的演讲框有问题。回来的时候她还纠结要不要给颜框带点晚饭,但是想到颜框苍白的小脸就决定买了。

  如果是大事,自己吃。

  严阵坐下来,拿起长长的筷子,说了声谢谢。

  顾小敏心里不记仇。看到严阵如此温柔,感谢他自己,他以前的不快都烟消云散了。毕竟他住一个屋檐下,平时交流多。

  顾小敏买了两种菜,一荤一素。虽然不如宫里的山珍海味,但味道也不好。此外,严阵一天没吃东西,所以他一饮而尽。

  「你喝酒了吗?」顾小敏闻了闻空气中的酒,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要停,快点,好舒服,电梯被强要好爽

  严阵吃东西的手停了下来,「嗯。」

  顾小敏叹了口气,「女生还是少喝点酒。」

  严阵加快了吃饭的速度。「嗯,以后不会了。」

  在皇宫生活了这么多年,她基本上不喝酒,喝酒耽误了她的生活。况且她还在危机中住在皇宫里。

  严阵饮食优雅,受过高等教育。毕竟她是宫中开的,从小就学习礼仪。更何况她还是个思乐府的人,顾小敏看起来很平淡。严阵喝了最后一口,用纸巾擦了擦嘴。「谢谢你的晚餐。」

  顾小敏急忙摇头。「不客气,我们是室友。」

  桢浅浅一笑。

  顾小敏想问车架怎么了,话停在左边。

  *

  吃完饭,顾小敏说了声晚安就走了。严阵选择了一件干净的睡衣来洗。

  她走进浴室,抬头看见镜子里的自己。

  这个身体有点像原来的样子,只是原来的五官稍微精致一点,眉眼如画,江南的婀娜之美,杏眼闪闪发光。

  相框摸了摸脸,吻了吻我的眼角。她以前眼角有暗红的胎记,但原来眼角有泪痣。她微微叹了口气,因为脸上的胎记,她入宫时被深深的排挤,以至于在礼乐宴上只能给戴着面纱的人看。

  说着架陌生的打开了水龙头,刚脱下衣服,就听到卧室里的电话铃声响起。她怔了一下,是手机,半个小时后才反应过来。

  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严阵迅速按下了接听键,「你好。」

  电话那头的声音也很温柔。「曲小姐,我是银美设计事务所的客服经理。关于你抄袭莫学弟的作品,还有一些细节需要处理。你明天能来公司吗?」

快点不要停,快点,好舒服,电梯被强要好爽

  严阵轻轻皱了皱眉头,淡然答道:「嗯。」

  银美办公室?这不是严阵以前工作过的公司吗?

  大概还有一个晚上~ ~

  、002

  接完电话,严阵简单地洗漱后就去睡觉了。

  这天晚上,严阵睡得很不自在。我的脑海里不断重复着两个人的回忆。两个回忆在我脑海里横冲直撞。她蒙着头,闭上满是童年和最初童年的画面的眼睛。

  天微亮时,颜框渐睡。这两个回忆折腾了她一晚上,直到现在才停止。

  简单来说,这两种记忆完美融合。

  又睡了一个小时后,严阵下了床,洗完澡后,他为自己选择了一件朴素的衣服。长裙的牌子还没撕,可见原身好舒服没穿过这件衣服。

  在镜子前画完淡妆后,严阵打开了门。

  顾小敏也起床了,正在客厅吃早饭。她还穿着她的小熊睡衣。看到后,她热情的打了个招呼。

  顾小敏的出现让严阵想起了以前在宫里的时光,新来的宫女也和她一样活泼。但好景不长,小宫女得罪了赵公主,被贬到洗衣房。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小宫女又被皇帝吸引了。她成了人才,生了小王子。但是她的地位并没有资格养小王子。

  小王子被送到皇后身边,她不再受皇帝宠爱,被打入冷宫。

  严阵最后一次见到她时,她已经大了很多。

  「瞿岩?你怎么了?」顾小敏伸出五根手指,在演讲架前挥了挥手。

  严阵也恢复了理智。她勾着嘴唇笑了。「没什么,就是想起一些往事。」

  顾小敏:哦,从昨天开始说起画框很奇怪,但是她说不出有什么奇怪的。我怕我一天都想不起来她头上的事。

  「你要出去吗?」只是顾小敏也不挣扎。

  「嗯,回公司吧。」说着架回了一句,并从好的建议中回答。

  顾小敏不知道颜框被开除了。她补充道,「但是今天不是周末吗?感觉你们的设计师很忙,周末就让你们休息。」

  严阵的脸上只有浅浅的笑容,顾小敏没有回答这句话。「那我先走了。」

  直到严阵离开,顾小敏才反应过来。她说严阵有点不对劲。原来严阵今天穿着一条裙子还化了妆,要知道她和言桢同居了这么久,从来没见她穿过什么裙子的。每次都是T恤配长裤,万年不变。

  顾小眠喝了一口浓郁的米汤

  是感觉言桢有些变化了。

  *

  言桢依照记忆所指,来到了银美设计事务所。

  银美设计处于市中心的一写字楼顶楼之上,最底层有员工餐厅。言桢走进电梯里,发现了以前的几个同事,好巧不巧的是莫雪笛也在里面。

  那几个同事看起电梯被强要好爽来跟莫雪笛关系不错,一路上说说笑笑的。她们看到言桢进电梯后,下意识的一愣,然后开始惊叹言桢今天的变化。

  穿着宝蓝色职业套装的莫雪笛很快的被比了下去。

  莫雪笛本身长得就不如曲言好看,要是曲言不会打扮自己,平时穿着土气,要不然怎么会被莫雪笛比了下去?

  以至于被莫雪笛利用了这么久。

  莫雪笛看的牙根有些痒,但她面上还是做出来一副和颜悦色的表情,「言言今天怎么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落在公司了?哎,你跟我说一声,我帮你取了回头给你就是了。」

  莫雪笛故作熟络,让言桢柳眉一蹙,她不着痕迹的移开了身子。像莫雪笛这样的人,她在宫中见识多了。

  言桢漠然,「不用了,多谢雪笛的好意了。」

  在场这么多人,莫雪笛被当众拒绝,脸色有点不太好看。

  言桢被公司辞退的事情,也是路人皆知的。就算她今天打扮的再怎么亮眼,她抄袭的名声已经传了出去,而且被抄袭者还好心好意的来探望她。

  狭小的电梯里静谧如斯,大家都不说话。

不要停,快点,好舒服,电梯被强要好爽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