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女被男摸下面小黄书,学长,别揉了,要出水啦!

  国庆假期期间,徐大哥和许也一大早就去了宾馆,准备迎接高峰客流。徐新华提着手提箱,和在电梯里迎接她的邻居聊天。

  穆承东在车里等了几分钟,看到她居然带着箱子下来了。她的心里几乎是惊喜的。司机还没有反应。他推开门迎接他,亲自拿走了徐玉华的行李。很难隐藏期望。问:「你要去玩吗?」

  徐玉华不承认也不否认。她笑着问:「你说我能去哪里玩?」

女被男摸下面小黄书,学长,别揉了,要出水啦!

  穆少感觉一定是首都。也许他们是那么的有联系。他悄悄地飞过去找她。她竟然悄悄打算给他一个惊喜!

  只是木少不知道怎么看。看到她平静放松的样子,她知道这个希望很渺茫,但还是问:「去哪里?」

  「上海市。」

  穆承东:qaq

  快十一点了,徐新华上了公共汽车,告诉司机一家新开的餐馆的地址。

  要不是木少突然来了,徐新华就要在自己店里吃饭了。如果假日生意很忙,商店也不会忙到不给她做饭。而且,她这次走了,应该要到年前才回来。如果她走之前没经过,哥哥可以在电话里念她好几遍。

  但是现在有了一个需要小心伺候的小祖宗,徐新华带他去自己的店不好。让他「害」别人。

  木少对徐新华的安排没有意见。他去徐新华的餐厅吃了两次,没兴趣。因为他们的酒店是家常菜,虽然有几分创新,注定不算高端,但慕承东第一次去是因为人太多,只能用店里唯一的盒女被男摸下面小黄书子。

  后面只有四个人,当然,箱子没用。饭菜上来的时候,店里经常挤满了人,大堂必然人山人海,人声嘈杂。

  穆成东一行在这样的环境下用过一次饭,后来也没有再提出去。环境没那么好,徐大哥的手艺对普通人来说很不错,远不是用舌头养大的二代人所能惊骇的。

  因此,徐新华的安排实际上与穆少的想法一致,畅通无阻地来到了徐新华提议的餐厅。

  这是一家日式餐馆。如今,中国的外国食物大多以西餐为主。只要不是特别偏僻落后的城市,或多或少都有一两家西餐厅,引领潮流。相比之下,日本料理就小了点,一般在经济发达的城市才有。

女被男摸下面小黄书,学长,别揉了,要出水啦!

  阳城不仅经济发达,而且交通便学长利。日本餐馆并不少见。不过徐新华说这款比较少见,装饰图案也是日式。除了宽阔的大厅,还有一排榻榻米式的小盒子,面积不是很大,大概能容纳五六个人。适合家庭休闲,朋友聚会,商务聚餐。

  徐新华和穆少一起来的。向温柔的女服务员要了一盒后,小爸爸们的脸紧张起来,让他们看起来好了一点。他们被领进箱子,面对面盘腿坐着。女服务员带着甜美的微笑,端着一份精美的菜单走了出去,亲密地推门而入。然后整个箱子就剩下他们两个了。

  穆承东和徐新华相识已久。这是他们第一次像今天这样单独呆在一个私人空间里。

  徐新华对穆承东所谓追求的态度有些暧昧,因为她没有勇气果断拒绝,所以不得不拖延。也许外人以为他们还在玩着玩着,但是自己却没有给慕任何举一反三的机会。

  木城一般来东部阳城。如果他没有朋友,他肯定会带司机和保镖。毕竟以他的身份地位,他不可能一个人。有了这么多「第三盏灯」,他和徐新华独处的时间就少多了。

  但是,慕少还没有到24小时没有保镖都活不下去的地步。他和妹妹单独吃饭约会,但他不能忍受妹妹太「不解风情」——徐新华完全把他当玩伴,带他去人多的地方。穆少原以为虽然没有正式的名分,但起码可以碰一下小手,抱一下,其实什么都没有。

  但即使他没有得到一点甜头,木韶还是玩了那么久,甚至有了一点开心的架势,这让徐新华有点绝望,因为秦远很早以前就提醒过她,她的小祖宗是以大大咧咧出名的,但是现在他陪她开柏拉图模型这么久了,似乎一点不满都没有。他就不能突然变纯吗?

  明明是狼吃肉,却因为要吃素,只能用「真爱」来解释。

  徐新华挣扎了这么久,但她只能接受自己的命运——当然,她其实有接受自己命运的意识,但她只是苦于缺乏合适的机会。

  现在有可能利用日常事件,与穆少立三章。

  许玉华心里想,他一时半会儿没出声。相反,他一路等待。没等她道歉道歉的别揉了木勺,不耐烦了,先开口了。「你要去上海,为什么不能抽时间去看看首都?」

  「我离开上海几个月了。我最忙的时候,没管公司。如果我不回去,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麻烦。」

  小祖的性格很骄傲。别人态度越好,他越贪得无厌。所以,徐玉华一解释,就哼了一声。「我不相信没有你他们就不行。」

  「地球当然会转离我,但有多快就难说了。」徐新华耐心解释,「本来我回总部,除了主持公益项目,还有一个新厂检查搬迁的方案。但是现在在总部几个月了,连去新厂的时间都没有。搬迁应该至少推迟到年底。也就是说,我回分公司的时候只能呆两三个月,不仅要处理之前堆积的问候,还要安排好之后的工作计划……」

  徐新华没有说为什么她的工作计划被打乱了,但穆承东知道自己好心做了坏事——当然,这个「坏事」不是针对徐新华的,辛蓉从这件事上得到了多少好处,徐新华也受益了,但穆承东的本意是帮她一把,这样她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反而有更多的时间陪她玩。

  但是现在徐新华得到了他更多的帮助。他以前每个月都有机会和他聊天,和他玩两天。现在他懒得直接和他打交道了。穆少这才抬起石头砸了他的脚。

  因为这是他的「责任」,甚至是他自己都不只后悔过一次,现在听到许昕华的解释,穆少也只能略过这个话题,转而问:「那你们之前说去首都发展,到底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女被男摸下面小黄书,学长,别揉了,要出水啦!

  穆少这个「等」字已经说明了他的心情,他期待这天已经不是一两天了。

  许昕华恍若未闻,她愉快的回答:「明年吧。」

  「具体什么时候?」年初和年底相差那么大。

  「这个我说了也不算啊,还要看情况的。」其实许昕华心里有底的,他们宁愿趁过年放假也要把搬迁完成,就是为了明年的首都计划。

  现在情况和沪城分公司那会儿又不同了,他们受到了领导的关注,首都分公司成立势必有不少活动应酬,毕竟那是全国的政治中心。她如今跟穆家小祖宗「关系匪浅」,去了首都倒不用担心太过招人眼,却同样不合适让她出面应酬。

  因为她出面就算不打着穆成东的旗号,别人却不可能不看他的面子,那样的话她跟穆成东就更攀扯不轻了,无论是许昕华还是郁白文,都觉得这样不好,所以他们商量过,明年两人一块去首都。

  总部这边,可以把肖助理提起来了,而沪城分公司,许昕华属意的是林秀玉,这些人事变动,依然会在年底的年会统一公布。

  许昕华心里清楚,却故意在穆少面前闪烁其词。

  穆少闻言果然急了,「不是说要把店铺开满全国各地吗,现在时机成熟了,正好开发新市场,你们怎么都不上心?」

  许昕华却还是不紧不慢的样子,蹙眉道:「现在才两间公司,已经让我们焦头烂额了,不准备充分一点,我怕贸然去了首都更加手忙脚乱。」

  「首都是我们的地盘,你去就跟回家一样自在,怎么会手忙脚乱?」穆少大言不惭,同时也准备充分,他拿过随身带的公文包,把准备的一份份文件,并有好几把钥匙,一一摆到许昕华跟前,「这些都是办执照和证书的资料,你让人签上字就行了;还有办公室的钥匙和车钥匙,都是我朋友闲着的,先给你们应急吧;住处也不用担心,这里有套空房子,已经装修好了……」

  穆少一边介绍,一边打量着许昕华的神色。因为「自食其果」了一回,他这次就没自作主张了,本来这些东西他都可以直接弄好,甚至车子房子都可以过到她名下,他穆小爷不是那种抠抠搜搜的男人,送出手的东西根本不会「借用」,给了就给了,难不成还打算要回来?

  只是上一回他给的「惊喜」,直接让她「惊喜」到晾了自己两个月,她的借口是工作忙,可他穆小爷又不是傻子,是真的忙还是借题发挥他会看不出来吗?这女人就像只狡猾的狐狸,他是不会再给她任何机会发挥的,自己把事情办得如此「贴心」,还把选择权交到她手上,要不要签字,她看着办。

  穆成东看着许昕华神情不变的脸,心里多少有些自得,主动权总算又回到他手里了。他能想到这么好的办法,还得感谢发小们的提醒。

  上一次他也是信心满满,认定她会飞首都找他玩耍,就没有在圈子里隐瞒他给心上人送了什么大礼――当然瞒也瞒不住,由于他的缘故,许昕华已经成了他们圈子里的「奇女子」,他们未必谁都见过她,却都听说了她的英勇事迹,日报上斗大的字,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他做了什么。

  然后整个圈子都跟他一样,等啊盼啊,结果羊城这边一点水花都没有,穆少自己是失望,而吃瓜群众则是又看了一次他的好戏。

  看完大戏,关系好的那一伙又重新支招了,都建议他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人弄来首都,在他眼皮子底下,看她还能回避到什么时候。

  穆少虽然也盼着她来首都,只是不像小伙伴们以为的那样急不可耐,他其实还没有失去耐心,只是想着朝夕相处,会更容易培养感情,所以就不好完全采纳他们的意见,而是换个方式,把机会摆到她面前。

  由于身份特殊,穆成东从小就知道怎么拿捏别人,许昕华的软肋就是事业,在事业上她有着不输于男人的野心和追求,而且原本两年前他们就想去首都发展了,却因为一些原因改变了计划,他现在等于是把她最想要的机会摆在面前,就不信她不心动。

  许昕华静静的看着摆满了一桌子的文件和各种钥匙,还真有些意外,倒不是像穆成东料想的那般难以抉择,她还在想炒冷饭,再提一次日报事件,没想到穆少这么「善解人意」的提供了更好的契机。

  一个最合适摊牌的契机。

  第108章 变美丽的第一百零八章

  许昕华是真的不心动,半点都没有。

  如果她是真正的二十岁小姑娘,应该会选择性的接受一部分好意。车子房子涉及金钱,就算他说给她急用,她也不会收,但这些资料多半会留下,并且不以为意。因为她刚好需要这些东西,但又不是非要经过穆成东的手,按照正常流程,多花点时间和精力也能办下来,而对穆成东来说只是举手之劳,开个口的功夫,以他们的关系,她也不至于欠下太大的人情。

  可惜许昕华早就过了天真的年纪,年龄和阅历赋予了她面对诱惑时保留一份理智的能力,更让她明白世界上诱惑分很多种。

  「天降横财」式的诱惑反而因为太过简单直接,稍微有理智的都能看透它背后的代价。真正让人难以拒绝的,是潜移默化型的诱惑,往往就是一些毫不起眼的小事,让人不知不觉就陷进了伸手主义的误圈。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等养成张张口就能把事情搞定的习惯后,大概就很难再变回自力更生的自己了。

  依赖也是从习惯开始的。

  比如穆成东现在摆在许昕华面前的这些东西,文件也好,车房也好,本身都不算什么,许昕华有能力,并且自负就算她现在接受了穆成东的好意,之后也能加倍的还给他,所以她会很容易接下来。

  可穆成东做这些,与其说为了帮她,倒不如说他在培养她依赖他的习惯。

  也许是他是无意的,生活在那样的环境里,如何准确的拿捏住一个人,已经刻在了他的骨子里,变成了他性格的一部分。

  但许昕华更倾向于对方是有意识的,他们认识这么久,穆大少放话要「追」她也不是一两天了,若他真是这种人傻钱多的性格,用得着到最近两个月才开始「大发神威」吗?

  还不是发现她油盐不进,对他的殷勤不为所动以后,才开始放大招。

  其实许昕华也能够理解,就像秦远形容的那样,穆少交往过的妹子两只手也数不过来,他要是对每一个女人都这么傻大方,给车给房还用那么好的人脉来讨好对方,那不成散要出水啦!财童子了?

  钱财还好说,日报那样的资源他要是多动几次,想必那位老爷子也不会无动于衷、任他在外面为所欲为了。

  认识他这么久,许昕华早就发现穆大少不是无脑型的张牙舞爪,他张扬但也不失精明,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他心里比谁都清楚,别看他现在追她,追得人尽皆知,整个圈子都在看他的笑话,可实际上小祖宗除了面子有点过不去,还有什么值得大家看热闹的吗?

  对真正无法无天、肆意妄为的人来说,烽火戏诸侯也不是不可能。

  许昕华私以为,穆大少正是发现原来他的身份和光环,也打动不了她了,才开始用行动来「打动」她。有些人看到胡萝卜就会上钩,也有些人要先尝到了味道才会考虑别的。

女被男摸下面小黄书,学长,别揉了,要出水啦!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