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好爽啊,插进去,快点,快点,进去,好舒服

  她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门口听着。

  她听到何鸣问楚荷Xi谁不喜欢,听到女孩的名字,她站在门口,心里升起一股怨气。她想,如果楚河说她喜欢,她就走了,然后她听到楚河轻描淡写地说她不喜欢。

  所以脆三个字。

好爽啊,插进去,快点,快点,进去,好舒服

  那一刻,她心情大好,想飞。然后她听到何鸣突然神秘地问:「哥哥,我问你一件事。你对安娜真好。她不是你妹妹。老实说,你喜欢安娜吗?」

  安妮特刚刚放下心,又被提了起来。她站在门口,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扑通扑通地雀跃。她没想到何鸣会问她一直不敢问的问题。她真的很紧张,比任何期末考试模拟考试都紧张。

  安妮特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把耳朵贴在墙上,等待楚的回答。

  林牧抓住她的手问她:「他说什么?」

  安娜玩着手中的酒杯说:「他什么也没说。」

  「该死,」林牧忍不住跳了起来。「我耳朵都竖成兔子了,你脱裤子就听这个!」

  安妮特点点头,用手指擦了擦玻璃,轻声说:「他笑了。」

  它来自鼻腔,来自门缝。很轻,但在安娜的耳朵里可以清晰地听到。

  那一刻,安妮站在那里,感觉冷,但她的脸突然变得很热。她想她一定脸红了,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羞耻和尴尬好爽啊。

  有时候,再怎么伤人,也比不上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音节,那个音节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和自爱,就像一桶掺了冰的冷水。

  这是安第一次喜欢一个男孩。她用青春去爱他,当她站在他的视线之外时,抬头看着他。她以为他对她的关心,他给她的补课,他的毕业旅行都是因为她的爱,却没想到自己所有的奢望都被这种冷笑彻底击碎了。

  当时她以为就这样结束了,那些不为人知的爱情,年少无知的暗恋,死气沉沉的感情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结束了,其实很好。

好爽啊,插进去,快点,快点,进去,好舒服

  虽然很难过,但并不遗憾。

  .「卧槽,这种情况下,孩子怎么了?」林牧不解:「他不喜欢你!」

  「我也不知道。」

  她真的不知道楚当时在坚持什么,就像她不知道楚现在为什么回来找她一样,反正不是因为喜欢。

  林牧笨拙地拍拍她的背:「奈奈,别难过。」

  「嗯,我不难过。」安妮特点点头。她现在不觉得难过了。那时候她好难过,因为她太小,她的世界太小。

  也许时间洗不掉爱情,但至少时间可以让一个人明白,爱情没那么重要。

  ……

  安妮特和林牧告别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其实她喝的不多,都是没喝过的水果啤酒。但是,出于安全考虑,她找了一个司机。司机大概是担心她酒后怕不舒服,开得很慢很稳。安妮特回到家时,已经是凌晨了。

  她上楼后,拿着钥匙开了自己的家。钥匙在锁孔上转了几圈,她也没开。可能是许锁的。Annai正想着去酒店搞一晚,手腕猛地一拉。她猝不及防,突然被拉到对面。楚荷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虽然她知道在自己的好眼光下四年都不可能和谁插进去上床,但是楚荷觉得整个人都很苦恼。她送了一个这样的。

  楚河捏着她的手腕说:「安娜,你和谁干了四年?」

  安奈,困成一条狗,揉揉眼睛,像蛇精病一样看着楚荷,转身拿起茶几上铺着的电脑,登录他的邮箱,下载之前刚发给总规划师的海报,把电脑屏幕发给楚荷。

  在漂亮的蓝色海报上,有两排大人物一边飞一边跳舞-

  我干了你四年,现在都舍不得离开!

  西大商学院主题毕业晚会。

  "."楚河:「操!」

  安娜绕过楚河,去卫生间洗澡。当她经过主卧时,主卧的门开了一条缝,她迷迷糊糊睡着了。她穿着睡衣跌跌撞撞地走了出来,扑倒在她的腿上。「妈妈!」

好爽啊,插进去,快点,快点,进去,好舒服

  安弯下腰,抱住团团的脖子,吻了他一下。小饺子高兴地揉了揉她的脸颊,心满意足地回到床上。

  这是一个多么倔强的孩子啊!安娜揉了揉眼睛。那是楚河的亲生儿子。

  ……

  Annai一大早就醒了,来到了西大彩排晚会的毕业晚会上。

  西大的传统是只有毕业晚会才是官方狂欢,各个系的毕业晚会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反正商学院有钱任性,礼堂坐满了就完全开放录取了。晚上八点,楚河带着团团进来的时候,门口的礼仪还给他和他的「哥哥」,送了一张座卡。

  楚怎么抓着卡上的位置完全就去了,就在最后一排。他告诉小饺子,他们找不到自己的妈妈,也不能叫妈妈。他们小脸点点头,站在他旁边的座位上看表演。

  安奈话音落下,男主持人刚接话,下面响起了清脆的掌声。

  团团仰着小脸站在看台上,穿着白色的连衣裙。他妈妈好漂亮,快点她妈妈又说话了。团团拿起手边的拍板,被朱浩的爪子抓住。他哼了一声团团。

  毕业聚会总是这样。他们很开朗,很情绪化,最后哭了很多。

  在一次相声之后,它来到了抽奖环节。作为这届的主持人,安奈站在台上负责叫滚动座号停下来。她叫停后,看了座位号,让拿一等奖的同学上台领奖。结果根本没人站起来。

  安不可置信地看着最后一排,因为一等奖相当丰富,灯光给了那个座位一束光,但是座位上一个人也没有.

  她清了清嗓子,正要再说一遍,就看到一个小身影拿着座卡一路欢快地跑来。

  ?

  你能拿我怎么办

  ?「好萌」团团穿着小白衫黑裤,一路狂奔,被一个女生的手拦住。女生们起哄,用手机拍他,团团害羞地用爪子捂住脸。当他透过手指看到他们要把手机收起来的时候,他松开手,飞快地向舞台跑去。他一边跑,一边认真地思考着父亲最后挣脱他的魔掌时说的话。爸爸说,不可以喊妈妈,不可以乱说话。

  团团边跑边拍拍衬衣,刚才那道光打过来前一秒他爸爸一把把他抱起来,差点就把他塞到座位底下了,爸爸可真可怕。

  还好他挣扎得太厉害,楚何放弃了这个想法只是把他按腿上了。团团着急上台领奖,趴在他爸爸腿上使劲扑腾,手一挥就听到他爸闷哼了一声,像是很疼的样子。

  团团吓坏了,他看看爸爸,再看看台上的妈妈,害怕妈妈抽别人,团团想快点了想还是飞快地跑上台了。

  安奈没想到楚何会带团团过来,她下意识地看向后排,就看到团团座位旁边的楚何,舞台上的灯光太亮,从她这里看楚何整个人都隐匿在黑暗里,隔得太远那边光线又太暗,她看不清楚何的表情。

  以前西大附中筹备高中毕业晚会时,班主任推荐她做主持人,她有点担心会耽误三轮复习,就在楚何给她补课时问楚何她要不要去。

  「主持人?」楚何突然捏住她下巴把她脸扳过去,目光灼灼地看着她的脸。

  他审视的目光一路下滑,从她的额头,到眉毛,到眼睛,到鼻子,一路到她的下巴,安奈微微抬着下巴身体僵硬,她感觉楚何的目光像有形一样,略过她的脸,安奈的脸一点一点被染红了……

  最后楚何的目光原路返回,他专注地看进她的眼睛里,楚何的眉骨很漂亮,显得眼睛特别深邃,给人一种深不见底的错觉。

  他漆黑的眼睛里清晰地映着她的脸,安奈张了张嘴,有些话几乎要脱口而出……楚何突然松开她的下巴,漫不经心地说:「没想到你挺漂亮的。」

  「想去就去吧。」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抬手摸了一下她的睫毛。

  安奈不自觉地眨眨眼睛问他:「那你会来看吗?」

  她记得楚何轻描淡写地说:「看时间。」

  最后西大附中的毕业晚会她没有做主持人,那天晚上她站在小礼堂外面,听到同学们的鼓掌、欢呼,庆祝毕业,怀念青春,听到林瑶瑶念她以前写好的主持词。进去

  里面很热闹,但是她没有走进去。

  他们的大好年华才刚刚开始,而她站在那里低头看自己的脚尖和微微凸起的肚子,对自己早已选定好的以后要走的路,第一次,心生茫然。

  这是她高中画下的最后的句点。

  那次她没做成主持人,楚何也没来。

  这次她做主持人了,楚何也来了,还有团团。

  对,还有团团!安奈一下子有些惊慌,朝台下看过去的时候团团已经跑到台前爬台阶了,小团子走到她面前仰着脸看着她,一旁的男主持人走上来摘了话筒架上的话筒递给团团,动作自然流畅到安奈根本来不及拒绝。为了增加抽奖的可玩性,中奖的人除了可以得到丰厚的奖品外还可以提一个要求,比如刚才中奖的目测180X180的妹子对男主持人提的要求就是――公主抱。

  目测175X130的男主持人使出吃奶的劲儿抱妹子的时候,安奈眼尖地看到他腿都在抖。

  果然男主持不甘心自好舒服己一个人倒霉,他把话筒递给团团后就说:「小朋友,你可以对漂亮姐姐提一个要求哦。」

  团团认真地点点头,抱着话筒刚一张嘴安奈一颗心就提了起来,她看着团团的嘴巴生怕他一张嘴就对着话筒叫一声「妈妈」

  好在团团张了张嘴像是猛地想起了什么,最后什么也没有说,踮着脚尖把那张座位卡片递给她,「给。」

好爽啊,插进去,快点,快点,进去,好舒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