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大鸡巴操的护士直飚水,校花扒开小内内给我看

  「我不想吃狗粮。」知止立即拒绝了,担心他会被留下来逃跑,所以他不能回来。

  任思齐无奈地说:「我想告诉他一些关于秦飞的事情。他怎么跑得这么快?」

  吴歌非常幸灾乐祸。「放他跑,秦不闻其名。」之后,他的眼睛转过来,跳回到他的怀里。「不过你可以跟我说说,我也会这么传达。」

大鸡巴操的护士直飚水,校花扒开小内内给我看

  「不要欺负别人。」任思琪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小心思。「我们去带它去吃饭吧。」

  「我想吃肯德基。」

  「不是,油炸食品会生气。」

  「麦当劳没问题。」

大鸡巴操的护士直飚水  「肯德基和麦当劳有区别吗?」

  「当然,肯德基的炸鸡叫麦乐鸡,麦当劳的炸鸡叫上校鸡。」

  肯德基的鸡块为什么叫麦乐鸡?麦当劳叫上校鸡?为什么听起来这么别扭?

  他们争论了一路,最后任思琪被吴歌拖进了必胜客,美丽的名字是:比萨比炸鸡更健康。

  晚饭后,他们收起自行车,去未央湖散步消化食物。吴歌握着他的手,不停地颤抖,他的脸上闪着兴奋的光芒。「我早就想这样牵着你的手,盯着那些公然偷看你的女人。」

  「看你的承诺。」任思琪嘲笑她。

  雾突然崩塌。「可惜你马上就要毕业了。你生了我,我却生了你,变老了。讨厌年龄差。」

  强迫吴歌读诗真的很忧郁。任思琪带她坐在湖边的一把排椅上。「所以我不想毕业?」

大鸡巴操的护士直飚水,校花扒开小内内给我看

  「嗯,我想和你一起去上学。」

  「好吧,那我就不毕业了。」

  雾一愣,偏过头去看他,见他一脸严肃竟然也猜不出这真假。

  任思琪揉揉头发。「我决定读研,毕业后读博,毕业后申请留校。你觉得我以后当老师怎么样?」

  吴歌这次被投入他的怀抱。他的夏装太薄,被她的眼泪浸湿了。「你怎么还在哭?」任思琪有些慌了。

  吴歌忍不住直吸鼻子。他把胸口擦干净后,抬头擦了擦眼泪,说:「我高兴得哭了。」

  任思琪哭笑不得,抱住她,恨不得把她抱到自己心里。「你成为医生后,我将成为一名教师。老师有寒暑假,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照顾家人,你可以好好努力。但是,养家的重担就要放在你身上了。谁让医生比老师挣得多?」

  「嗯,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长得漂亮。」吴歌讲完后,他笑了,心里充满了幸福。

  如果,能继续这样下去,多好。

  然而,现实往往是.

  可惜没有如果;

  可惜没有办法一直这样下去;

  可惜我一点都不好.

  当任思琪第三次失去对自己情绪的控制时,连陈都发现了他的不对劲。

  「要不要去看医生?」陈看着蹲在地上默默地收拾残局的任思琪,小心翼翼地建议道。

  这句话让任思齐仿佛被抽走了。

  陈安慰他。「现在的人没有一些情感疾病。和心理医生谈谈,或者和你的格格巫聊聊。

大鸡巴操的护士直飚水,校花扒开小内内给我看

  她不是医学生吗?"

  任思齐摇摇头,冲他吼。「别告诉别人,我去找医生。」

  陈拍了拍的肩膀,突然想起来前几天他在外面收到了一张传单,就跑回书架把它翻了出来。「要不我陪你去这个诊所?」

  一张心理门诊传单递给任思齐,任思齐看了很久才点头。

  陈的心理诊所就在他唱歌的酒吧对面,也是24小时门诊,真的很少见。为了不耽误工作,他们约好晚上九点去诊所。

  陈唱完之后换了衣服陪任思琪到对面。诊所大厅里坐着几个无精打采的女孩。女孩们的衣服很奇怪,看起来像是在附近工作的服务员。

  "我没想到这个诊所里有这么多病人。"陈一默道。

  任思琪蹙着眉头点点头,去前台登记。护士很热情,所以她二话没说就把他送到了诊所,并让陈坐在那边等着女孩们。

  任思齐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医生很快就进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脸色苍白,疲惫不堪,更像是一个病人。

  「你先躺下。」医生指着诊所中间的沙发。

  任思齐依言躺下,医生搬了把椅子坐在他旁边。「别紧张,就当我是老朋友,随便聊聊就好。最近有什么烦心事吗?」

  「情绪很暴力,有时候我控制不了自己,会砸东西跑.我不知道如何处理这种情绪。」

  「你这是躁郁症,还好你及时来看,不然时间长了就严重了。我给你开点药,情绪控制不住。」医生说完后,打开药单,递给任思琪。「去找护士拿药。」

  就这样?任思琪从椅子上坐起来,看着药单上凌乱的字体,充满了疑惑。当他在思考这个诊所的可靠性时,诊所外面传来一阵挣扎声,陈和惊呼。

  任思齐一步冲出去,外面已经乱成一团。由于他没有反应,警察破门而入。

  录完口供,值班民警给任思齐和陈倒了一杯热水,两人都满心哀怨。

  小警官看着这两个人,忍不住笑了。「你说你们两个B-大高飞,怎么能带着狼皮去这个诊所?」

  陈被冤枉死了,「我们去捡传单,谁知道他们根本不是心理诊所,他们卖。幸好我没有吃他们的药,否则……」后果我无法想象。

  「我们盯着这个诊所很久了,现在的毒贩真的很猖狂。」提起这个小警官就气不打一处来,说两个人都充满了恐怖。

  「检测结果没问题,不要吓这两个孩子。」一个老警官拿着他们的验血结果出来,看着任思齐苍白的脸,无奈的笑了笑,安慰他:「你只是学习生活压力太大,导致情绪过度。不要轻易。」就把情绪病按在自己身上,多运动少胡思乱想就好了。我们的警员做完高危案件后,也会有心理障碍,不过只要适当的调节,一点问题都没有。就算有问题,也要去正规的医院,这种路边的诊所,十个有九个都是挂羊头卖狗肉的。你们俩也算倒霉,碰上个最危险的。」

  被这么一吓,谁还敢去诊所。任思齐只觉得要丢脸死了,他真是被自己的情绪病吓坏了,不然怎么可能会干出这么蠢的事。

  「你们俩个可以联系家人来接你们了,记住最近这段时间手机不可以关机,我们会随时叫你们回来协助调查的。」

  还要叫人来接?陈一默与任思齐一对视,立即道:「我们自己走就行,不用人来接。」

  老警员眉头皱了起来,「那可不行,虽然你们排出了吃药的嫌疑,但毕竟牵涉其中,必须得有人来担保你们。你们要是不联系人的话,我就联系你们老师。」

  「别别别,我们自己叫人。」要是被辅导员知道,他俩非成典型素材被辅导员讲的人尽皆知不可。陈一默扯了扯任思齐的衣角,「要不让李智和熊壮壮来?」

  「李智陪熊壮壮去z大看他妹妹去了。」z大到这里要七个小时的火车,根本赶不回来。

  「那怎么办?」陈一默发愁的挠头。

  任思齐咬着牙道:「我给格雾打电话。」

  ――――――――――――――――――――――――――――――――――――――――――

  第22章 一心一意随阳之鸟(校花扒开小内内给我看1)

  ――――――――――――――――――――――――――――――――――――――――――

  第五章一心一意随阳之鸟(1)

  格雾凌晨接到警局电话,第一反应便是诈骗集团,任思齐这么循规蹈矩的人与警局实在是不搭边。待她反复确认是任思齐后,整个人便是懵了的,熬到宿舍开门的时间,立即冲去了警局。

  办好手续,三个人离开警局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了。

  格雾看着一脸窘迫的陈一默和任思齐,又好气又好笑。从小到大,任思齐似乎没有没犯过什么错,像今天这种失误,大概就是他人生最大的污点了。

  「你们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呵,让你家任思齐跟你说吧。」陈一默打了一个哈欠,「折腾一夜,真是熬不住了,我先回学校睡觉了。」说完,很没义气的跑了,独留下任思齐与格雾大眼瞪小眼。

  俩人瞪着瞪着便笑了出来,可笑着笑着,格雾鼻子就酸了,她猛地扑过去,在他身上狠狠的锤了几下,「你有事为什么不跟我说?」

大鸡巴操的护士直飚水,校花扒开小内内给我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