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啊~好舒服使劲,在浴室里他从后面

  「快点,我一会儿有个会。」博宇宁的慢调。

  「哦。」柳下惠很快走到他面前,边走边想,因为他这么急着要开会。

  这样想着,心里的委屈慢慢消散。

啊~好舒服使劲,在浴室里他从后面

  因为这个校区离总部有点远,这里有小洋楼这样的员工宿舍。很多老师申请宿舍,有时候晚了就不回去了,平日在这里有事就住宿舍。

  他们现在正在做这个项目。估计他们在大王宿舍。

  进门的时候,柏玉宁脱下外套,开始解释。他没有拿讲义,说的很透彻。听完后,柳下惠又问了几个问题,他一个接一个地回答了。

  博宇宁穿着一件深色毛衣。从柳下惠的角度看,他能看到自己浓密的睫毛和专注的眼睛。

  他表面上没有那么温柔,或者说,他只是习惯性的温柔。凝视着纤细的手指,柳下惠突然觉得如此。

  越靠近心跳越快,越觉得你和他好像被钱山分开了。

  走出教师大楼,柳下惠有点沮丧。回头一看,建筑标志是9,她转身握紧背包要带她走。

  在二楼的阳台上,博宇宁看着那个小身影慢慢远去,中指弯曲,有节奏地敲打着窗台,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荡,显得很孤独。

  他不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有些朦胧的感情。他快三十岁了,已经过了懵懂的年纪,辅修了心理学,所以对人类心理学的把握非常准确。

  那个对他有好感的女孩很喜欢他。

  真是有点麻烦!

  「我来了。」门被打开了,赵发现他的头上戴着一顶帽子,便把手伸了进去。他的鼻子动了动,嗅了嗅:

啊~好舒服使劲,在浴室里他从后面

  「味道像女人。」

  「你以为我是?」博宇宁冷冷的看着他,心想这小子说用鼻子就能识别女人。

  赵发现浑身一颤,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

  「把计划给我。」博宇宁对他已经不差了,就直奔主题。其余人疑惑地看了一眼屋里的赵。

  回到宿舍,其他三个都在。坐在椅子上,她突然觉得有点困,爬上床,又跌进被子里。

  都说人只有在安全的范围内,才会互相发脾气,因为知道自己不会离开。我今天好像做错了什么。那个时候,我应该不会委屈。

  似乎她只是在唱独角戏,这让她更加郁闷。

  马上就是周一了,周六发生的事好像离她很远。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她觉得还不如埋在心里。就算以后有什么事情发生,也只是她自己的苦恼和甜蜜。

  下午去电视新闻采编,要去实验楼。下课后,我经过了9号教学楼。我有点紧张。我不知道他在不在宿舍。原来她想多了。自始至终,宿舍里没有声音,也没有人。

  周三正好是冬至,冷风吹进衣领,我周围的同学都缩了脖子。柳下惠、詹玥和杜宣走进温暖的教室,没啊~好舒服使劲多久她就坐下了。她觉得喉咙发痒,忍不住咳嗽了一会儿。

  「天气越来越冷了,大家都注意身体。」声音略低的声音从讲台上传来,柳下惠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没有一丝波澜。

  心里一酸,柳下惠低头捂住嘴憋咳嗽,却发现越咳越厉害,停不下来,詹悦拍拍她的背,轻声问她,她摇摇头满脸通红,什么也没说。

  果然,咳嗽,孤独,爱情都是压抑不住的。越压抑越强?

  就在她终于忍不住要出门的时候,咳嗽终于停止了,拿出纸巾收拾起来。她抬头一看,发现柏玉宁像往常一样在讲课,有点松了口气。刚才她已经尽量压低了声音,然后就要出去了。

  博玉宁看着柳下惠,他正在下面抄笔记,微微喘着粗气,眼里闪过一丝怜悯。她突然想到,自己每次上课状态都不太好,那份怜惜转瞬即逝,嘴里继续教。没人会在意那一刻。

  课间休息时,胡阮爬了过来:

  「小惠惠,感冒了吗?」

啊~好舒服使劲,在浴室里他从后面

  「嗯。」柳下惠应该说她喜欢胡阮,胡阮脾气很直。

  「好好吃药!」胡阮摸摸她的头,对身边的方展曰:

  「如果把小惠放在初中,没人会怀疑。看起来太小了,身体还是那么差。真的很疼。」

  「可以!」詹悦还摸了摸柳下惠的头,这让她哭笑不得。她生了一张娃娃脸。每次出门都被当成初中生。

  「嘿,你知道吗,唐倩。」胡阮抬起下巴。

  「怎么了?」秀曰问。

  「她喜欢博宇宁。听说她要去追他!」

  柳下惠心里狠狠一顿,不自觉地看了一眼站台上的人。他看他在清闲看书,垂下眼皮,继续听胡阮。

  「他不是快下课了吗?他不追就没机会了!」胡阮抬了抬眉毛。

  「嗯,太神奇了。」詹悦看着唐倩,一个美丽的女孩。

  「但是你不觉得,虽然博宇宁看起来很温柔,但是他感觉不舒服。」胡阮看了看讲台。

  「有点,我每次看他的时候,总是不敢动。这就是所谓的气田!」展悦轻笑。

  柳下惠记得有几个女孩在市场营销课上很活跃,不仅仅是唐倩,她咬着下唇。

  _读入第_4节在浴室里他从后面

  下课前五分钟,博宇宁放下粉笔,双手放在书桌上,微笑着看着他们。

  「王老师下周就回来。这是我带你上的最后一节课。」

  这一出,下面的同学都哭了,班长喊我们不忍心放你走,引得哄堂大笑。柳下惠低垂着头,心里有点空虚。

  等到声音小了一点,博宇宁又开口了:

  「两个月,和同学相处的很愉快,希望以后合作。」

  下面的同学鼓掌,柳下惠鼓掌。听了胡阮的话,博宇宁不是这边的。他来L大学只是为了做项目,做完项目就走了。

  下课后,几个女孩在教室门口等着。柳下惠回头看了看低头整理书籍的博宇宁,带着展玥下楼。

  从那以后就没有见面了

  詹悦直勾勾地看着柳下惠的眼睛,捏捏她的脸:

  「喜欢那辆车?」

  「还好我比较喜欢奔驰!」柳下惠偏头微笑。

  「但是你要把车奥迪盯出洞来了。」展悦打趣儿。

  「咳咳,你吃醋了,没事,今晚我好好补偿你!」柳夏惠摸摸展悦的小脸,笑得色迷迷。

  「额,不用了,你还是盯着奥迪吧!」展悦一副怕怕的样子,两人笑起来。

  不是她喜欢那辆车,而是大王回来后说薄老师真正是年轻有为,27岁就有了一家属于自己的上市公司,虽然低调地开着奥迪,但是干的事情却一点儿也不低调。

  从那以后,每每看见奥迪,她总要多看两眼。

  时间越长,觉得差距越大,再也跨不过去,两人并肩走在校园的那个下午越来越模糊,最后随着冬天流逝。

  期末的时候,听说唐茜有了男朋友,是异地恋。课间,柳夏惠不经意间转头,看见唐茜对着手机微笑,心里有些难过。

  那天晚上,她破天荒的到操场跑了两圈,回来后继续看书,马上要考试了。

  考试前最后一周没课,宿舍四个人窝在被窝里看书,早上六七点起床,晚上十二点多睡觉,昏昏沉沉,看书看得头疼,没办法,文科都是这样子,考前突击。

  考完最后一门英语,背着书包下楼,外面冷冽的空气冲进胸腔,让她哆嗦了一下,站在楼门口,看着带着雪霜的松柏,吸吸鼻子,不是说咳嗽和爱是无法压抑的么,那么,放任自流呢,就像咳嗽一样,总有消停的时候。

  柳夏惠家离L市不太远,坐火车四五个小时就到了,所以早早就定了车票,一等试考完就回家,今年她和杜萱先走。

  「呜呜,老公,你走了就剩下我了。」展悦看她收拾行李。

  「木事,一个月后咱又回来了。」柳夏惠拍拍她的头。

啊~好舒服使劲,在浴室里他从后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