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教练让我坐他身上开车,啊,不要,要出水了

  杨看了他一眼。为什么这听起来不对?丁护士是怎么想的?摇摇头,也不管,管她脑子里想什么,反正超出公事,她不会搭理。

  见他吊着点滴,杨也坐到了一边,拿起苹果给他削了一下。

  突然附近传来一声巨响。

教练让我坐他身上开车,啊,不要,要出水了

  杨挑了挑眉,和沈一光对视了一眼。

  旁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这三天过来,旁边的周刊传来一些声音,可热闹了。

  她问沈一光,「邵营长受伤了吗?我不能在这里走,过去也没见过他。等你取下纱布,我推你去看。」

  沈一光点点头。「我们一起执行了任务。他受了一段时间的伤。我把他拉到他旁边。这也是一种人生倒退。两颗子弹连续击中他的大腿。」

  杨问:「你救他受伤了吗?」

  「没有,直到我继续后面的任务我才明白。我知道他的脾气。在我想来之前,我也对他妻子保密。现在看来他很有想法,不仅怕她担心,还怕她来疗养。」

  杨汗了。

  「你咋知道他老婆吵呢?他的父母亲戚也可能。」

  沈一光扬起眉毛。「他老婆过来之前,我们在邻省军区医院的时候也在病房。当时完全没有声音。」

  好吧。

  这杜也不知道怎教练让我坐他身上开车么回事。

  人家都受伤了,还不死心。

教练让我坐他身上开车,啊,不要,要出水了

  沈一光一脸欢喜的看着她说:「还好,我娶对了老婆。」

  杨点点头,笑道:「你要是知道就好了。」

  苹果削皮,递给他,沈一光就让她对半切开。这是领导来找他的时候带来的。这个苹果在外面很难买到,外观也很少。杨也好久没吃了。他坚持要她平分,他自己也不客气。看着沈一光把药水喝完,就出去拿了三天前订的衣服。

  还好地方不远,十分钟就能坐公交。

  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刘姐姐看到她,就放心了。「可以数。」

  「妹子,你怕我不来?」杨开玩笑道。

  「哪里?」

  刘姐姐说带她去看货。

  在屋里,刘姐姐指着她挂着的货物。「这样看很方便。看是不是你想要的效果。」

  杨也在下单前当场做了样品。她提醒了细节。这会儿应该没问题,不过刘大姐是真诚谨慎的。她以前看起来很严肃。

  画画的时候脑子里全是想法,但我知道我想的和我做的是有区别的,也就是说我达不到效果。

  所以她之前尽量去监督去做。当时刘大姐亲自把刀给了她,让她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反复强调细节。现在看来效果还不错。缝纫女工也很细心,她很满意。她马上打算把这两种颜色一个一个留下,自己穿。她也戴着,试着戴着。她选择好的面料,穿着舒适。

  刘姐姐也很高兴,和她结清了剩余的货款。

  杨叫她帮忙收拾衣服。

  此刻,正好有人来做衣服,看见杨的的外套和那件没有脱下来包装的外套,立刻惊呼道:「这丫头,这些衣服都是你做的?哦,真好看。」

  第二百四十四章继续

  短短一分钟,所有来做衣服或拿衣服的女人都围了过来。

教练让我坐他身上开车,啊,不要,要出水了

  我七嘴八舌地问,刚才这种天气我能拿到。里面穿薄衣服没问题,里啊面穿毛衣棉衣也没问题。设计新颖美观,价格体面的话想买。

  「你能在这里做这个吗?」

  「不好意思,这件衣服是这个女生专门做的。她打算卖掉它。我们不能随随便便和别人做。」刘姐说,因为她和杨签了合同,这件衣服是按工序分给大家的。那些女工就算知道怎么做,有些细节还是做不出来,有些细节不看也没关系。会看衣服的人会知道衣服合身不合身,舒服不舒服,优点有没有体现出来。

  「卖吗?你打算卖多少?如果价格不高,我就买一个。」

  杨微微一笑。「当然,这种面料全是手工做的好。你也看到了,我只挣点差事,五块钱一件。」

  「五块钱?贵姑娘,不知道在外面买了多少块。」事实上,女同性恋是最好的谈判群体。

  对我自己来说真的不贵。刚刚盈利2元。跑了那么多次,这些交通费和努力都没有考虑进去。

  「不贵的姑娘,这件衣服是商场里最便宜的,而且她们这边的款式还不如我不要的。看我的面料,和他们的差不多。穿起来既舒服又暖和。它有两种颜色。也可以试试。让别人和你一起看看。哪个颜色好看,这个不挑身材不挑年龄。很划算。我做的不多,只有20块。

  看到她说的话,现场六个人有一半都被感动了。他们听说还有试的,马上买了,用自己喜欢的颜色试了一下。

  试穿的女孩也很清爽。她觉得满意,马上给钱。另一个土豪买了五块。大家看着她,她说:「我给别人买的。我的姐妹和表兄弟绝对喜欢。到时候我能挣几个毛差事。」

  大家都笑着夸她聪明。

  两个人看了,也多买了几件,也给同学姐妹带来了。

  连犹豫不决的子弹都跟着买了,还有一件没带够钱,跟同行借了一点跟着买,很快十八件衣服只剩三件了。

  刘姐姐走过来对她笑了笑:「恭喜你,你一下子就摆脱了。剩下的三块你打算卖到哪里去?」

  杨看着她的表情,知道里面有戏,于是她摇了摇头。「我还不知道。我觉得号可以批给别人卖。现在剩下的三件就零售了。」

  刘姐姐邀请她到一边坐下,给她倒了杯茶,「你要是信得过我,就放在我这儿寄卖咋样?你让一点儿价格出来,也不用你另外跑了。」

  这最好不过了,省得自己还要出去跑,自己家里还有一个病人要照顾呢,所以杨培敏笑着点头,「这事没问题,我看不如这样吧,我再追加一批数量,在你这儿做也在你这儿寄卖。」

  刘大姐笑了,「大妹子是个精明的,跟我想到一块了去。」

  两人再就着合作重新签了合同,追加了100件,两色各50。

  谈妥杨培敏也要赶着回医院。

  路过之前四季饭店的时候,想着里面的烧鸡很不错,于是打包了两只,再买了些零售跟水果跟一些些信封就去坐公交车。

  回到医院,沈宜光刚睡醒的样子。

  看到她回来,脸上马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然后杨培敏莫名地想到了向她摇尾巴的小狗要出水了,真是罪过。

  「我回来了,看看我给你带了啥好东西回来?」

  沈宜光也难得地露了几分好奇出来,「带了啥?」

  杨培敏微微抬了抬下下巴,得意地道:「今天你媳妇的生意顺利,赚了点小钱,给你带了四季饭店的烧鸡回来?高兴不?」

  「高兴!」

  杨培敏进洗手间里洗了手,把东西拿了出来,「我等会儿到食堂打些饭回来。」

  沈宜光乖乖地听着她的安排。

  在这之前,她把刚才买的信纸之类的递了给他,「有空给家里写封信呗,没准你受伤,你娘跟你母子连心的,会睡得不安稳。」

  沈宜光赞叹地的握过她的手,「我媳妇儿想到真周到。」同时自己也觉得愧疚,自己还真的一段时间没有给家人写信了。

  杨培敏点头,自己也是定时给家写信呢,娘家一封婆家一封,千编一律也好,生活琐事也好,家人牵挂的心也能落到实处,自己已经不在他们身边尽着孝,也总不让家人担心。

  忽然也伤感起来,她又想起了前世的亲人,那些是她想寄信也寄不到的地方。

  过了两天,医生给沈宜光拆了腰腹部的纱布,只剩下一道的筷子长三公分宽浅红色的伤口,杨培敏看着就瞪了他一眼,这伤口怎么也不像是摔伤。

  拆了之后,也算是得到医生的点头,可以借个轮椅过来,推着出去走走了。

  沈宜光是担心着邵辉,要过他那边的病房里看看。

  杨培敏推着他,到了隔壁敲了敲门,是杜娟娟过来开的门,看到他们俩,脸色冷淡,刚要问有什么事,她身后的邵辉已经看到他们了,脸上带着惊讶,但是很高兴,「你们过来看我了。」

  杜娟娟这才让开了路,杨培敏推着沈宜光走了进去。

教练让我坐他身上开车,啊,不要,要出水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