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啊我受不了了的啊啊好大啊啊,大大的放在里面舒服不

  任浩苦笑了一下。「嘿,我责怪我自己。就凭几个臭钱,不知道怎么发财,惹了不该惹的人。」

  季承没有继续问下去,她自己的能力有限。既然任浩是错误的人,她可能帮不了太多忙。

  「我这里有些钱。郝老师应该先拿到急诊。如果你想离开首都,我可以请丁丁送你。」纪成道。

啊我受不了了的啊啊好大啊啊,大大的放在里面舒服不

  任浩摆手,「恐怕任浩没有藏身之处。我之所以冒险去见三个女孩,是因为我现在唯一能信任的人就是你。」

  「那你的小妾呢?」季承问道。

  「灾难来了又去。」任浩哀叹道:「三姑娘,你知道我在金帝家还有一个老父亲。他一直很讨厌我被绑架,所以我想去接他,享受北京的好东西,但是他不来。现在我觉得他不来是好事。」

  任浩递给季承一枚印章,擦着眼泪。「这是我存入同庆银行的钱的印鉴。我不认识人。我让三姑娘把这钱给家里的父亲,说儿子不孝,不能孝顺他。」

  虽然知道任浩在装穷,但季承不能做任何他不关心的事情。「郝先生,既然你有这样的后路,为什么不走?如果你有话要说,我可以帮你。你会拒绝吗?我帮不了你,你再多说我也帮不了你。」

  任浩又是一阵苦笑,拍了一下自己,「都怪我,都到这个份上了还玩三个女孩。其实只要三个女生愿意帮我,就那么几句话。」

  季承保持沉默。

  任浩知道他骗不了,所以他就把所有的话都说了出来。

  原来,任浩是个性欲爱好者,吸引了「华锐夫人」。但是,这个华锐夫人,并不是前蜀主王建的蜀妃。但是,这位华蕊夫人,和淑妃娘娘一样,是一位才华出众,大有姿色的美女。

  花蕊的妻子徐昕,刚到北京不久。她是个寡妇,结过三次婚。虽然她结过三次婚,但她并不老。那是二十四五个女人最美的时光。这位华锐太太很好客。她来到北京后不久,就召集了一群部长在她的裙下。她心情好的时候,并没有用肉体去付出的意思,也没有接受什么,反而给了别人钱。

  不过短短两三个月,大家都知道华锐太太是个很有钱的寡妇。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不被追捧?任浩既吸引华锐夫人的颜色,也吸引华锐夫人的银光。

  这对任浩来说也是非常不幸的。那华锐夫人只爱才俊的小公子。任浩年纪稍大,她的外貌也只是中等。她从哪里能进入华锐夫人的眼睛?他说华锐太太不识抬举,就用强。但是沈家二儿子最近正好是华锐夫人的客人。美女一哭,沈澈接了,吃亏的是任浩。

啊我受不了了的啊啊好大啊啊,大大的放在里面舒服不

  本来并不把沈万的二儿子放在心上,没几天就把他的生意砸了,商量的事都走漏了风声,这是一桩见不得人的事。受害者不仅四处寻找,就连政府也震惊了,郝家整个被查封了。

  那不算太多。对方也丢下话要杀任浩。

  任浩躲了起来,但他无法逃脱对方的追击。任浩在北京混的如鱼得水,自然狼吞虎咽的朋友不少,占他便宜的也不少。每天能上山顶下火海的兄弟都蔫了。

  后来,他是一个人脉很广的兄弟,私下里向他倾诉。是他进了靖石军,躲在哪里都没用。

  「什么是京石军?」季承从未听说过大秦和这啊我受不了了的啊啊好大啊啊支军队。

  「听说太祖是当时建的。不知道从哪来的。我只知道,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荆石军不知道的,也没有什么地方是他们不能去的。」然后把王氏姐妹听到的「绑架西方公主入宫」的故事告诉了。「哎,没想到会招惹他们。」

  "你就是那个怀疑沈澈是石军的人吗?"季承眯起眼睛问道。

  「我不知道,但他一定和荆有关系。解铃还需系铃人。沈二公子是三姑娘的表妹。她还让三姑娘帮我在公子面前说两句好话,给我一个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以后我就夹着尾巴做人,让三姑娘送我。」说着说着,任浩向季承屈膝。

  「老师,快起床。如果我能帮助老师,我不会拒绝。」纪成道。

  从破庙里出来后,季承对任浩的话表示怀疑,并让于茜儿去打听。自从季承到达首都后,他就专注于建立一种查询各种消息的方式。如果业务不灵通,他就把握不住机会,迟早会被打死。

  余千儿打听回来的消息是郝任钊惹了华任大大的放在里面舒服不锐夫人,外面的人都说二神的儿子为了美色生了皇冠的气,宣布要杀了郝家。沈澈的浪漫万Ku真的火了,估计他一辈子也摆脱不了这个名声。

  季承兀自苦恼,虽然沈澈是她的表妹,却是远观的表妹,所以沈澈对她的态度,季承怀疑他是否会让任浩去找沈澈。这个男的争女的,是面子问题。既然沈澈放出话来,恐怕就不好了。

  至于荆,更头疼。既然他们发现了兰巷,并在兰巷伏击了任浩,他们应该知道他们在和任浩做什么。至于他们知道多少,不得而知。这是季承最苦恼的地方。

  但不管怎样,季承决定试探一下沈澈的口风,看看他知道多少。

  当季承回到沈府时,沈翠和纪兰正在讨论他们在重阳节那天的衣服。

  季承意识到后天是重阳节。重阳节是个热闹的日子,因为秋天要吃重阳花饼,还要登高。

  想到重阳花糕,季承眉头微微舒展,她已经想到了接近沈澈的借口。然而,纪兰说:「今天,南郡王宓发了一个帖子,邀请我们去王宓赏菊。阿成,你有合适的衣服和首饰吗?」

啊我受不了了的啊啊好大啊啊,大大的放在里面舒服不

  季承有点惊讶。「我也去吗?」

  吉兰点点头。「阿云和阿源都有帖子。南郡公主一向细心,不会放过任何人。」

  季承点点头。"还有几套衣服和珠宝没有穿过."

  第82章登天

  第二天,早早起床,跟着刘的厨师去厨房准备重阳花糕的原料,然后才去了学堂。下了学又一头扎进了厨房。

  到傍晚时,纪澄做的重阳花糕终于出锅了,她做得很用心,花糕一共九重,上面还用白面捏了两只玉雪可爱的小羊,寓意重羊(阳),纪澄连小羊的表情都捏了出来,眼睛使用几粒黑芝麻点的,不过随意排列了一下,就出现了水汪汪的模样。

  纪澄给老太太屋里送了花糕,安和公主、黄夫人和纪兰屋里自然都有,几个小姐妹屋子里也没有漏掉,当然表哥的才是重头戏。

  纪澄先去了沈御的院子,迎出来的是沈御的通房丫头蕊雪,弘哥儿听得纪澄过来,放下手中的毛笔就「噔噔噔」地跑了出来。

  「澄姐姐。」弘哥儿高兴地眼睛都笑弯了。

  「应该叫澄姨。」蕊雪纠正弘哥儿道,她本是弘哥儿母亲的大丫头,又是沈御通房,所以才敢纠正弘哥儿的话。

  弘哥儿撇撇嘴,不开口,转头看向和纪澄同来的卢媛,喊了声「媛姨」。

  卢媛笑着就想伸手捏弘哥儿那白嫩嫩的小脸蛋,却被弘哥儿皱着眉头躲了过去。

  卢媛尴尬地收回手,弯腰笑着问弘哥儿,「怎么到我这儿就是媛姨,她却是澄姐姐?」

  弘哥儿愣了愣,这个原因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觉得纪澄亲切,叫她做姨感觉就不亲近了。

  在卢媛逗弘哥儿的时候,纪澄问蕊雪,「御表哥在家吗?」

  蕊雪摇了摇头,正要说话,却见沈御从外头进来。

  纪澄和卢媛向沈御问了安,沈御答了礼就问弘哥儿,「你功课做完了?」

  弘哥儿低下小脑袋摇了摇,「我这就回去练字。」

  纪澄让柳叶儿把自己做的重阳花糕递给蕊雪,沈御只道了句「有劳表妹了」就进了屋。

  卢媛冲纪澄眨了眨眼睛,「好冷。」

  纪澄笑道:「你去看看弘哥儿吧,把你给他特别做的小重阳糕送过去。」

  卢媛点了点头,她的重阳花糕可没有纪澄做得好看,虽然名义上是卢媛做的,但是那小羊却是纪澄帮她捏的。弘哥儿的花糕不过只有手掌大小,比正常的花糕小上了许多,也可爱了许多,颜色更丰富,小孩子应该会很喜欢。

  卢媛低声对纪澄道:「谢谢你啊,阿澄。」

  「不用客气,我就盼着早日能叫你表嫂呢。」纪澄在卢媛的耳边低声打趣道。

  卢媛害羞地轻轻推了推纪澄的肩膀。

  纪澄在沈御的常衡院的运气可没能延续到九里院,沈御虽然应酬也多,可回府的日子也多,但沈彻就不同了,经常十天半月见不着人影的。

  纪澄有些失望地将花糕递给霓裳,向她打听道:「霓裳姐姐,彻表哥有说什么时候回府吗?」

  霓裳摇了摇头,「公子的行踪向来没个准头,也不许我们打听的。」

  纪澄不得不失望地离开。

  羽衣待纪澄走后,撇了撇嘴向霓裳笑道:「又是一个表姑娘,苏姑娘不来献殷情了,就换纪姑娘来了,她也不瞧瞧自己的出身。」

  霓裳不语,羽衣又道:「反正公子也不会吃这些东西的,姐姐不如拿下去让铜月他们分了吧,小孩子喜欢吃这些。」

  霓裳摇了摇头,「是送给公子的,总要问过公子才好。」

  羽衣摇了摇头,「还不知道公子何时回来呢,反正每次你问公子,公子也是说让你处理的。」

  霓裳不接话,却也没听羽衣的。

  纪澄从九里院离开后,本该去给沈径送重阳花糕的,不过鉴于纪兰防她接近沈径跟防贼似的,纪澄也不想去戳纪兰的眼睛,所以只让柳叶儿把食盒给沈径送去。

  次日是重阳登高的日子。京师北边儿群山环绕,知名的有素玉山、龙泉山、九龙山、太华山,沿着山脉往西北去就是著名的乐游原。

  不过重阳登高去不了那么远,多是在京郊的这四座山踏秋。因老太太喜欢素玉山怀雪庵的斋菜,所以沈家重阳登高一般是去素玉山。

  一大早沈家的马车已经从府门口排到了街口,尽管安和公主不去,黄夫人又要处理家中杂物也不去,纪兰托病也不肯去爬山,但沈家的姑娘多,连带着婆子、丫头、家丁之类,浩浩荡荡也是很大的排场。

啊我受不了了的啊啊好大啊啊,大大的放在里面舒服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