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啊啊啊啊,好舒服,狗狗的好大,不行,太深了,要死了

  这个动作终于惊动了坐在桌前的夏侯楙,放下手中的文件,跑了上来。

  「老婆,你怎么了?」

  辛晓晓眨了眨眼睛,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好好的。

啊啊啊啊,好舒服,狗狗的好大,不行,太深了,要死了啊啊啊啊

  摇摇头笑了笑:「嘿嘿,那是我老公帅的,然后我不注意路就挂在地毯上了!」

  夏侯智微微蹙眉,一脸撒娇地骂:「我是该高兴,还是该怪自己太帅?」

  他的小老婆以前好像没那么傻吧?

  辛晓晓又眨了眨眼睛,发现视线还是模糊的。

  继续装作若无其事,眯眼责怪:「当然怪你太帅了!」

  「那就怪我吧,让我老公看看你摔了什么,还能爬起来吗?」

  起来?

  我当然能起来!

  但是现在她的眼睛模糊了,站起来就不会暴露了。

  因为刚刚看到的那张照片,她现在突然不想让夏侯知道了!

  他撅着嘴撒娇:「哦,我起不来。我得把帅帅的丈夫抱起来!」

  第316章水鬼新娘(7)

啊啊啊啊,好舒服,狗狗的好大,不行,太深了,要死了

  (4000字)

  因为刚才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画面,她不想告诉夏侯惇这件事。

  我没想到自己会故意想暗杀他,但他从来没有责怪过自己!

  脑子里突然闪过一张他们在一起三年的照片,像走马观花一样!

  她记得刘芸曾经说过她对我做了对不起夏侯的事,还有她上次受伤在医院看到的照片!

  难道他跟着夏侯的初衷,就是要杀了他?

  如果是,为什么要像个麻烦一样跟着他?

  辛晓晓越想越不安。

  感觉到夏侯楙所处的位置,他故意撅着嘴伸出手撒娇:「哎呀,我起不来了,我要抱帅帅老公起来!」

  夏侯珏忍不住笑了。他嘴角一弯,抱起她,开玩笑道:「要不要你老公好舒服再亲一次?」

  小君脸上满是宠溺,可惜小老婆根本看不出来。将人推到沙发上,直接将老虎的身体压了上去。

  辛晓晓只是顺手勾住他的脖子,他能感觉到自己在沙发上。

  眼睛眨了眨,视线开始有一些微弱的光亮。

  搂着男人的脖子兴奋地说:「对,对.嗯."

  所以还没等她说完,夏侯珏就啄了一下她的嘴。

  我只是把它贴在她的嘴唇上,没有再进一步。然后我退后一步问:「我老婆现在准备好了吗?」

  昕的小视线完全可以看到,男人的俊脸只是鼻尖到鼻尖的距离。

啊啊啊啊,好舒服,狗狗的好大,不行,太深了,要死了

  她几狗狗的好大乎能看到那个男人长长的睫毛,还有那双深邃的眼睛里的柔情。

  看着男人似笑非笑的俊脸,性感的嘴唇让人留恋。

  小樱嘴唇一弯,绕着男人的脖子摇摇头,像撒娇的孩子一样说:「不够,不够!」

  夏侯惇一听,又弯下腰吻了一下。然后他退休了:「那现在呢?」

  「还是不够,永远不够."

  辛晓晓还在摇头,但他不想眼睛突然开始发烫。说着说着,语气带了几分哭腔。

  夏侯典盾慌慌张张的时候,轻轻擦了擦眼泪,笑着说:「怎么了?」

  小老婆好像有问题。

  我不想辛晓晓突然搂着夏侯的脖子,让他整个重量都压在她身上。

  松了一口气,我刚才失去了活力,语气有点伤感,声音嘶哑地说:「老公,对不起!」

  对不起,我做了这么多错事!

  虽然很多东西她都不知道,但是从这两次看到的图片和之前的事情,她好像都有一种模模糊糊的感觉。

不行

  夏侯年会英年早逝都是她的错。她一定做了什么坏事!

  可能和夏侯惇在一起的时候,真的爱上他了。但对他的防备从未结束,所以我从未真正相信过他。

  不然你听到他要娶公主却不解释怎么能残忍的杀了他?

  以他们的承诺为武器,我控制不住自己。我清晰的记得梦里当时的感觉,甚至没有犹豫!

  但是夏侯呢?

  他自然为自己做好了准备,但他选择相信自己。我相信我不会真的想杀他,所以我对自己失去了警惕。

  否则,你怎么能伤害他,或者在心中如此致命的位置!

  抱歉?

  夏侯氏奇怪,这个好小老婆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摘下小老婆的手,握起来看着她,看着她脸上的泪水,我不禁皱眉。

  用指尖为她擦去泪水,一脸凝重地问:「老婆,这是怎么回事?」

 太深了 你为什么无缘无故地哭?

  辛孝义抓住他的大手,抿着嘴唇咽了口唾沫,莫名其妙地问:「老公,我.我.纪真的不好吗?」

  记得当初做梦把云娘赶出侯府的时候,纪说饶她一命,她却说纪是冒充夏侯姬的旧部。

  这是太后不承认她是公主的原因吗?因为你知道她从一开始就有恶意?

  然而,就在那个雨夜,数百名府中百姓惨遭屠戮之时,纪正要派夏侯惇去夹攻山寨。真的可以感觉到,纪有夏侯的心。

  夏侯的眼睛一亮,眉头不由得皱得更深了。

  但这些都只是一瞬间的事,帅气的脸马上就缓和了。

  轻轻抚摸着女子白皙的小脸,微微弯着嘴,冰冷的声音里满是宠溺,说:「你在说什么傻话?」为什么会突然想起她?"

  「她不是我吗?我只想知道我们是怎么在一起的!」

  他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夏侯光笑了笑,像耍流氓一样谑道:「当年你一身红嫁衣,拦了爷的去路要逼婚,爷当要死了时见这小娘子长得不错,于是就带回去了!」

  这话辛小小自然是不信的,自己有提过,史书上也说过。

  只是书上说的都是以夏侯爷与姬夫人两人夫妻趣事在说,现在很多学者都觉得那只是后人编造的!

  只见夏侯珏一边说着,一边调戏似的摸着辛小小的脸。

  可惜他人太过清冷帅气,就算是做着这么「猥琐」的事,不仅不会让女人害怕,反而恨不得直接扑倒他。

啊啊啊啊,好舒服,狗狗的好大,不行,太深了,要死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