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午夜 老王 啊,我第一次钻进爸爸的被窝

  「公子,你病了吗?」薛瑞看见沈煜脸上泛起红晕,踮起脚想探探沈煜的额头,但沈煜躲了开去。

  「下去。」沈宇推开薛瑞,走到床边,但不知怎么又改变了主意,把已经走到门口的薛瑞叫了回来。

  第二天薛瑞出门时,她的腿在颤抖。虽然她一直知道沈煜的凶狠,但他一直很有节制。平时叫她伺候一次就够了。她从来没有像昨晚那样不满足。她像饿了三天的狼一样焦虑,甚至来不及脱下肚兜,就狠狠地揉了揉。

午夜 老王 啊,我第一次钻进爸爸的被窝

  想到昨晚,薛瑞脸红了,当她遇见留兰香时,她忙低下了头。

  不幸的是,蓝翔已经看到了薛瑞脸红的脸和奇怪的走路姿势。她咧嘴一笑,「我妹妹太轻浮了,昨晚院子里的人都听到了。没有人能嘲笑我们去的那位女士。屋里怎么有这么不要脸的姑娘?」

  原来这兰香和薛瑞是和大奶奶一起伺候的,兰香生比薛瑞更有魅力。奶奶自然不想先开脸,于是被沈宇勾引,怀孕的时候被提拔到薛瑞。

  因此,留兰香不敢责怪她的祖母,自然把她的愤怒归咎于薛瑞。后来,奶奶去世了,蓝翔本可以回到福临,但她自愿留下来照顾红哥,所以没有人强迫她回去。

  但她哪里想照顾弘的兄弟,她根本就是想攀上高高的枝头,可是沈煜不擅女色,对留兰香的再三礼遇视而不见,让留兰香越来越讨厌雪。

  听到留兰香的话,薛瑞的小脸变得煞白。一开始她还能憋着,后来大公子太狠了,她也忍不住了。想到这里,薛瑞怀着一颗心跳进了河里,绕过留兰香,匆匆跑开了。

  第二十六章女儿的心

  季承一边说,因为感冒,第二天还没起床,医生就来看了,沈家姐妹也来看了。

  家里有很多人都有这种毛病。虽然他们都很善良,但季承的病越来越重了。过了两三天,他还是虚弱无力,食欲不振。

  沈京心里一直有季承的病。虽然百花宴后第二天就回了东山书院,但他一直关注着府里的消息。东山书院位于北京郊区,他来回很方便。此外,季渊也在书院读书,他和季承有时会通信。

  这几天,冀远没有收到季承的信,也没有收到隐藏的人寄来的东西。沈京断定季承一定还在生病。

  书院的休息日,沈京第一天下午就早早的和姬元回了沈阳。纪源获得了东山书院的学习机会,所以平日留在书院,也就是多休息几天,去附近看望同学,没有回沈阳。这次还是听了沈京的病,和他一起下山。

午夜 老王 啊,我第一次钻进爸爸的被窝

  当天回到铁帽子胡同,天色已晚。纪远和沈京一起走进内院,迎接纪兰和三位大师申英。

  纪兰对纪元道:「阿城也怕想你。她现在仍然生病。快去看看她。」

  姬元点点头说好。沈京听到的时候很着急。如果没有纪源,他怎么能一个人去见季承?他马上说:「程表姐上次落水不是感冒了吗?我也去看看。」

  纪兰杏眼「唰」地看着沈京,但沈京的脸色并不异常,她怕自己多心。如果她多说几句,对沈京弊大于利。

  此刻,在吉源面前,吉兰说不出话来,却没有点头答应。他只把眼睛放在一边,希望沈京能避嫌。

  沈径自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跟着齐远就往外走。

  这个时候月亮已经挂在尖上了,但是今年的天气太热了,需要往地上泼水降温。

  当沈京和纪远走进院子时,他们发现季承倚在院子里的竹软椅上。于茜儿和柳叶儿坐在她旁边伺候着,打着扇子驱蚊,小桌子上放着另一个瓜果,看上去很舒服。

  姬塬见了,马不停蹄地走了。

  而沈京则站在院子对面的月门,不再往前走。

  在他看来,季承就像包裹在淡淡的樱桃米色分离云里的白色大理石,散发出明亮的光泽,让人觉得即使走近也是一种亵渎。

  但当沈京终于走近时,却发现季承穿着一件樱桃稻田里的带有暗银色云纹的柔软的烟草裙。软烟也以轻薄著称。季承一直喜欢这种薄衫,将纱线折成云朵。

  季承的脸颊似乎瘦了一些,她紧闭的脸上的米谱消失了,露出一种因其易碎而格外晶莹的白色,就像刚烧开的汤圆,是一片亮白色。

  「表哥,你好些了吗?」沈京对季承非常内疚。那天,他看着她的身体,却没有勇气站起来冲锋陷阵,让她在惊吓之下病倒了。沈京越想越觉得自己软弱无能。我感觉季承毫不犹豫地跳入水中救人。他真的是一个很善良的人。

  沈京想,要是他有勇气反抗母亲就好了。但在他考上进士之前,估计没有实力对抗纪兰的婚姻,但实际上他考上了进士,沈京也知道他在孝顺面前无法抗拒。

  但是如果他能向他的母亲证明,即使他没有嫁给一个贵族家庭,他也能取得成功,那么也许他和季承还有机会。

  但是这个机会太小了,沈京甚至不能和季承谈割他的心。他只能远远地关心。

午夜 老王 啊,我第一次钻进爸爸的被窝

  「谢谢你,京表姐,谢谢你记得我没有严重的问题。过几天就能上学了。」季承浅浅一笑地道。

  沈京张嘴想说话,却有很多人看着。他什么也说不出来,只好闭上嘴,听姬元告诉妹妹怎么休息,怎么养。

  当我听到季承说「没什么,每天呆在院子里很无聊」时,沈京插话说:「我在那里有几本书,都是诗集、游记和关于我们首都风俗的专题讲座。表哥要是烦了,我就送他们给你看看。」

  季承忙道了声谢谢。

  第二天真的收到了沈京让女生转的书。季承看了一眼,一张纸条掉了出来,上面写着:「我永远不会说那天的事。」

  虽然不知道沈京的笔迹,但我觉得是他留下的。季承把纸条放在蜡烛上点着了,但他心里却在抱怨沈京,所以如果有人发现了这件事。,那真是百口莫辩了。而且那日的事情是什么事情?被人瞧见又该追究了。

  如今只庆幸这字条没人发现。

  纪兰那头也得知了沈径给纪澄送书的消息,只恨知晓得太晚,也不知道他二人午夜 老王 啊可有私下传递什么,心里头难免又责怪了纪澄三分,急于给沈径或者纪澄订下亲事,以绝了二人不该有的念头。

  到五月初,纪澄总算是好了起来,再不好就该错过端午的热闹了。这日她到纪兰屋里问安,纪兰留了她说话道:「那日百花宴,你可有留意那些姑娘里面,谁的品行最为出众?」

  纪澄瞬间已经明白纪兰的意思,只等着她继续说。

  纪兰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样道:「百花宴那天好容易让你表哥在书院告了假,回来自己私下里看看,可他就是个书呆子,到了园子里也只会跟你御表哥和彻表哥躲在一旁喝茶,可把我给急得。」

  纪兰一说三叹,「那天京师里跟你表哥年岁相当的姑娘差不多都来了,真是可惜了。」说罢又继续道:「哎,我为你径表哥的亲事可是操碎了心,但他是家中长子,娶媳又不能不谨慎,没仔细打听清楚之前,我也不敢冒然就定下。倒是你和萃姐儿二人,时常有机会和她们相处,私下里也帮你表哥多看看,可莫要让他娶错了媳妇。」

  纪澄点头称是,保证一定会私下留意的。

  纪兰很满意纪澄的态度,这才笑着拍了拍纪澄的手背,「你真是个懂事的姑娘。」

  懂事的姑娘就不该打自家表哥的主意。

  不过表哥们实在太优秀,而沈家又正是鼎盛之期,被表妹们惦记也是不可避免的。

  因着端午将近,东山书院也放了假,连带着衙门也都休沐三日,沈府比任何时候都来得热闹,园子里的小姑娘也增加了不少。

  二夫人黄氏的外侄女儿卢媛也到了沈府小住。卢媛是黄夫人胞妹的女儿,她爹爹是朔北将军,全家常驻边塞,而卢媛此次跟着她娘亲回京,说白了也是因着到了该说亲的年纪了。

  沈家这几位公子,亲事都还没定下来,早就成了一众亲戚眼中的红烧肉,人人都欲分一杯羹。

  是以卢媛才会在她娘亲和黄氏的安排下到沈府小住。但依着纪澄的观察,黄氏似乎并没有要娶卢媛做儿媳妇的打算,估摸着是想和大房我第一次钻进爸爸的被窝亲上加亲。

  为着卢媛过来小住,老太太又喜欢小姑娘,干脆叫家中所有姑娘都搬到园子里住,美其名曰是避暑,其实就是为了小姑娘们在一块儿玩耍才热闹。

  纪澄特别喜欢沈老夫人,这老太太心宽而慈,对小辈更是爱护有加,便是纪澄这样的身份,在她跟前儿也是同众人一般对待的。

  家中仆妇的手脚十分麻利,几个小姑娘,尤其是沈荨催得特别欢,所以才五月初二,大家就全数住进了园子里。

  沈芫、沈荨等都自己挑了住处,纪澄没什么特别喜欢的,反正沈萃住哪儿,她就跟着住哪儿。不过这回沈萃倒是聪明,得了纪兰的指点,跟沈芫选了一个院子。

  磬园虽大,但适合姑娘们住的地方却也不会太多,本就是为了热闹才凑一堆的,所以大家住的地方都离得不远。

  为着搬家的事情耽误了不少功夫,端午节又有许多女红要做,学堂特地放了假,几个小姑娘成日里凑在一块儿,由着教女红的福姑姑指点她们做端午节用的一些小玩意。

  沈芫给大家做的是一串五颜六色的指甲盖大小的粽子,沈荨则是用给大家做初五那日可戴在头上的绉纱蜘蛛,绮榖凤麟等待。

  苏筠的手额外的巧,制的是装香药的香包,人人皆有,给二房的弘哥儿绣的是斗鸡赶兔的花样,滑稽又可爱。

  至于苏筠送给几个表哥的香包,纪澄就没见着了,不过看苏筠绣花时的神情,纪澄估摸着苏筠也是希望将来留在沈府的。

  而纪澄的女红实在不精,她幼时是个野孩子,后来好不容易「改邪归正」又得把自己培养成个才女,费时又费眼的女红她实在是兼顾不了,这回便讨巧,给大家编长命缕。

  长命缕本是五色彩线编在一起系在手上就行了,并不复杂,可是姑娘们比来斗去,看谁最心灵手巧,能比的东西又不多,这端午节的小玩意就额外翻出了许多花样儿来。

  这等风气京师尤盛,纪澄入乡随俗,只能临时拜师学艺,病中时跟着沈芫院子里的丫头绿莺学了几天络子,这才将长命缕编了起来。

  如此纪澄编的长命缕上就多了小粽子、小蝙蝠、小蜥蜴之类的可爱玩意,因着配色十分鲜亮,在一众姑娘做的玩意里,也就不算太差。

  只因为还有个最差的——卢媛。

  卢媛是在边塞出身的,虽然她爹娘都是名门出生,教养颇严,但边地先生不好找,所以卢媛的琴棋书画乃至女红都只能算是马马虎虎,倒是骑马射箭比普通姑娘都厉害不少。

  这回端午,卢媛则是用布头制了些蛇、蝎、蜥蜴之类的五毒,纪澄不能昧着良心说好,但也还算逼真吧,至少吓哭了好几个八、九岁的小丫头。

  到初四这日,纪澄等人还要跟着刘厨娘一块儿制粽子,给家中长辈和兄弟姐妹送去品尝。

  一番忙活下来也就黄昏了,纪澄双臂酸沉,将长命缕分拣好,用匣子装了让榆钱儿和柳叶儿分别给府中几个表兄表弟送去。家中长辈们的是一早请安就已经亲手送上了。

午夜 老王 啊,我第一次钻进爸爸的被窝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