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口述,两个上面一个下面舔b

  「我吃很多肉和蛋糕,又高又高!"团团踮起脚尖,拼命地把手举得高高的,比一个「最高」的高度还要高。

  「好吧」记仇的楚河毫不留情地击碎团团美好的幻想。「你吃了很多肉和蛋糕,长得越来越宽,像宽屏。」

  安妮特:「…」这是一种神秘的父子关系。

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口述,两个上面一个下面舔b

  团团听不懂,继续开心地跳着,给楚河讲着安奈昨天给他讲的故事。楚河见他们都收拾好了,问安奈:「要我带你去吗?」

  「很近了,」安摇摇头。「我就带着一整群人吧。」

  楚问天淡淡的,心里多少有些失落。

  他知道安妮特不希望他出现在安澜墓前,就像他不希望安妮特出现在言和面前一样。

  去兜兜风,现在轮到他了。

  安奈走之前,楚荷招招叫了团团,说了几句才放他走。

  ……

  墓地里的草长得很高了。安娜和团团抱着一束雏菊去了安澜的墓地。当她走近时,她抬起头,看到在她父亲的坟墓前有一个黑色的身影,徐思琪。

  安奈牵着一群手走了过去。许思珍默默地站在那里。她听到他们的脚步声,转过头来。她的眼睛还是有点红。她乔装打扮戴上墨镜,对安奈说:「你也来看你爸爸?」

  「嗯,」安冷冷地点点头。

  徐思琪对安妮特态度的转变有点生气,但她也忍受了攻击。她现在是个美女,接的戏都是配角。她在风头正盛的时候退出了,现在已经挤不进去了。更何况当小三的黑历史还时不时被扯出来,连活在感情里的资格都没有了。

  她和许都需要钱,而安娜有钱。

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口述,两个上面一个下面舔b

  徐思琪觉得,继续温情出击,应该能打动安奈。毕竟Annai从小就缺乏爱。

  她和安妮并肩站在安澜的墓前。安妮拿着花,没有放下。

  「我想和我爸谈一会儿……」Annai的目光落在墓碑上,却没有看她。徐思齐友好地打了招呼。临走前,她伸手拍了拍安奈的肩膀,安奈躲开了。

  许思琪走开后,安娜跪下来,把那束花放在墓碑前。黑白照片里的安澜年轻的时候就固定了,完全看着她。她还学会了跪下,把雏菊放在墓碑前,清清楚楚地叫出「爷爷」。

  「爸爸,我来看你……」Annai轻声说:「这个小男孩是我儿子。他叫团团。你看,他长得像我。你一定很喜欢他。」

  有一段时间,安根本不敢想起安兰。她不知道如果安澜在婚前就知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口述道自己怀孕了会有多失望。

  当她说团团这个名字的时候,她想起团团并没有一个很大的名字。昨晚安哭得够厉害的了,只是为了不让一滴眼泪掉在安澜的坟前。

  她不是理想主义者,但她不想在安澜的坟前哭泣,也不想让他不安。

  团团笨拙地跪在安妮特身边。爸爸说爷爷是妈妈的爸爸。被安妮特抱起时,他回头喊了一声「爷爷」。安妮特走在墓地外面时,看到许思琪在拐角处等她。

  「奈奈,」许思琪对她笑了笑,说道,「今天没什么事。我要去医院看伊一。也来吧。伊一非常想念你。」

  「好。」

  安妮特轻松地答应了,但许思琪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她坐在安妮特车的后座上,紧挨着坐在儿童安全座椅上的小团体。安没有直接开车。她打了个电话,发到那边去了。车厢里的气氛很尴尬。许思琪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好。

  Annai没有直接开车去医院,而是先开到了陈一楼下面的停车场,把许思琪留在车里,上楼去找楚荷。

  她和楚河一起离开了团团,临走时和团团挥了挥手:「团团,妈妈走了。」

  团团气得脸颊鼓鼓的。他的手指在脸上画了两行泪,说:「我要哭了。」

  「男人为什么哭!」楚河根本没发芽。他把它压回腿上,握着他的小手,向安奈挥手。在他面前表现出他的爱,真的很不妥当。安妮特走到门口,回来完全吻了她。她站在楚的两腿之间。她要走的时候,楚的双腿突然交叉,安妮特正好被他纤细的大腿抓住。

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口述,两个上面一个下面舔b

  安妮特:「我要走了。」

  「嗯,」楚河点点头,认真地说,「我也想亲。」

  安妮特:「…」

  妈,她刚去跟许算账。为什么这么难?

  她看了一眼楚河,凑过来在他脸上敷衍地亲了一下。

  刚要离开,楚荷突然一手抓着她的下巴,把脸转向他,说:「吻到这里。」

  团团急得凑了过来。楚没有松开他的腿。Annai被他们逼急了。他俯下身去,肆无忌惮地咬着楚的嘴唇。他猛烈地吻着她的后脑勺。他的舌头撬开她的牙齿,扫过她的上颚.

  安妮特突然撞到了楚,然后听到了楚吸气的声音。

  回到车里,安妮特抬头看着后视镜。她的嘴唇仍然红肿,两个上面一个下面舔b但她打了楚河.楚荷应该比她痛苦多了。

  许思琪抱怨为什么这么久,安奈不理她。

  当他们到达一个中心的门口时,发鉴定结果的助理已经在那里等了一会儿了。

  安妮特接过棕色纸袋,说了声谢谢。她和许思琪一起去了许伊一的病房。

  一路上,许思琪不时看着手里的牛皮纸袋,好像很好奇那是什么。

  安没有一路拆。

  直到她走进许的病房,她才慢慢绕过牛皮纸袋的扣子。一张薄薄的纸被她一点点抽出来,只露出了几个字,没有露出底下的鉴定结果。她看到徐思琪突然脸色发白.

  ?

  你能拿我怎么办

  ?许思琪突然冲上去,抓起安奈手里的纸袋,狠狠地摔在地上。安娜像往常一样站在那里,看着她的天花板。

  许思珍几乎疯了,失去理智。她用手指指着安奈,手指在颤抖,胸口在起伏。她一开口差点喊出:「你怀疑我吗?」Annai是故意的。那天晚上,她以为自己的温暖融化了她,却没想到要抱抱她,也没想到要拔白发做亲子鉴定。

  她骄傲地以为自己可以修复他们的关系,又以为如果许不肯打掉孩子,她可以请小安帮许把孩子养大,等许长大了再还给她。她认为安娜有可能同意。

  却没想到安奈一直在冷眼看她的拙劣表演,她在她眼里就像个跳梁小丑一样可笑。

  「对。」安奈比徐思绮平静多了,徐思绮气急败坏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她弯腰捡起地上的纸袋,抽出那张纸看了一遍,抬眼看向徐思绮:「你要看一下吗?」

  徐思绮的神情看起来像是想撕了她,她紧紧地攥着拳头,安奈低头看着徐思绮青筋暴起的手,握得这么紧,她尖锐的长指甲一定都陷进肉里了。

  「不!用!」徐思绮几乎是咬着牙说这句话的。

  「哦」安奈点点头,也是,徐思绮比她清楚多了。

  徐思绮觉得自己挺可悲的,她自以为玩了安澜,到最后被安澜玩了,她以为她把安奈带在身边既可以得到属于她那份遗产,还可以狠狠地报复安澜当年的不闻不问漠不关心,却没想到……

  最后,在这场博弈里一无所有的人,还是她。

  「你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徐思绮深吸一口气,开口问道。

  安奈看着她回答:「你问我怎么不去死的时候。」

  那是她第一次怀疑,但是也只是怀疑而已。

  那时候她不知道怎么做,看电视知道可以做亲子鉴定,但是她没有钱去做。  后来她得到了安澜留给她的医院,但是还没来得及求证,就发生了太多事情,怀孕、高考、生孩子……一件接着一件,弄得她心力交瘁。

  这件事就被耽搁了下来,从国外回来后她就开始好好学习,想远离当初的一切。

  再也没找过徐思绮。

  安奈这样说,徐思绮也沉默了,她有些无力地靠在墙上,她以前对安奈那样的时候,从没想过怀疑的种子已经被她种下了。

  年少时,她爱上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满足了她对婚姻和爱人所有的幻想,他是她演小配角那部戏的导演,安澜有钱有地位有才华。那时候她也刚从国外回来,本来是要接受家里生意的,却没想到她家里破产了,一夕之间她尝遍了人情冷暖,她没有背景,没有钱,什么都没有了。她太想走一条捷径,既能得到她想要的爱情,又能重新得到金钱和地位,这也是她选择去演戏的原因。

  一个偶然的机会她碰到安澜抱着一个丁点儿大的小宝宝去买奶粉,她从没见过他那么温柔的样子,他笑眯眯地逗着那个白嫩嫩的小宝宝叫爸爸。

  徐思绮知道,她的机会来了。

  安奈太小了,她需要一个妈妈,所以安澜需要一个妻子。

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口述,两个上面一个下面舔b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