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啊啊啊啊啊不要嗯,啊啊啊不要啊同桌啊嗯~

  她变化太大,第一眼都没认出来,直到蒋朴第一个跟她打招呼,她仔细辨认后,才不敢相信是蒋朴跟唐颂一模一样。

  两人干脆坐在了一起,期待的捅了捅她肉肉的胳膊,惊叹道:「漂姐,告诉我谁把你吹这么大,我给你报仇。」

  江朴没好气地松开她的手:「我和唐颂在一起很久了。这个嘴巴越来越差了。是不是那个疯疯癫癫但是又软又可爱可以推倒的软面包死了?」越来越不可爱了。

啊啊啊啊啊不要嗯,啊啊啊不要啊同桌啊嗯~

  环顾四周,揉揉眼睛,希望这个坍塌的姜花漂能恢复到原来苗条的样子,但现实是残酷的。无论她揉了多少次眼睛,姜朴都是浮在这张胖乎乎的脸上的油腻姜。

  她无法接受:「怎么,漂姐,除了崇拜娜娜,我最崇拜的女孩就是你!好好学习,身材好,长得好,更重要的是脾气好!怎么变成这样了……」

  江叹了口气,伸出手去摸她的狗头。她手背上的肉窝很清晰:「软面包,我们家出事了。」

  抬头,微微皱眉,神色凝重。

  「你以为我初中的时候为什么那么用功?很明显,那些内容根本没有用。那时候我只想早点证明自己,然后带着妈妈独立。」她的声音降低,淡淡地笑了笑。「但现在没必要了。我的想法都是笑话.然后我放松了一点,事情变成了这样。」

  「别谈我,软面包。你和唐颂怎么样?」

  江朴托着双下巴:「虽然我一直在隔壁班,但是最郁闷的时候也没怎么注意。」

  期待的躺在桌子上,眨着眼:「经历了一些事,现在特别好。」

  「是吗?」姜朴笑了。「说实话,我没听于娜说过你们俩在毕业那天没有真正在一起。一时间,他们都吓了一跳。这是多么纯洁的友谊啊。」果然,你们之间没有那么简单。"

  盼着没心情说这些,她继续戳着江朴胳膊上的肉:「飘姐,什么时候能变回漂亮姑娘的样子?」

  姜朴眯着眼:「什么时候.当我觉得生活又有意义了。」

  「哦。」看着舔唇,反而想起什么,眼睛亮晶晶的,「飘姐,天气热的时候我们去游泳吧!不动绝对可以飘!」

啊啊啊啊啊不要嗯,啊啊啊不要啊同桌啊嗯~啊啊啊啊啊不要嗯

  」江朴面无表情.走开,你这个黑面包。」

  不管内容如何,至少表面上看,两人相处的很好。

  唐瑄独自坐在角落里,捏了捏嘴唇,突然站起来,冲到办公室。

  她不应该和期待这样的人在同一个教室,绝对不应该!

  11班的班主任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泪流满面的唐瑄,也没什么办法:「你这学期成绩进步很大,但是学校这样安排是合理的。你只需要耐心……」

  「老师,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我的96级排名会被分成9班!很明显,班里很多成绩不如我,已经转到上一班了.老师,你真的能告诉我原因,让我无法静下心来学习!」

  班主任尴尬地挠了挠头,最后点了点头。毕竟他给每个学生都交了评估报告,学校根据评估报告做了相应的调整,所以他确实需要承担相当一部分责任。

  「嗯,你的成绩很好,从刚进来的400多人里冲到了前100名,但是根据老师的观察,你的学习状态有问题。你在学习的过程中浮躁,仿佛在和一个人较劲,很紧绷。这样会让你在前期提升的非常快,但高中毕竟长达三年。我怕你再这样下去身体就吃不下了。」

  班主任笑着安抚她:「9班的学习进度正好适合你调整自己的学习节奏。你这学期要好好调整,下学期肯定能去上一节课。」

  唐不明白。她并不觉得自己的学习状态有什么问题。她一直在进步,成绩一直很好。她为什么要留在九班?

  她觉得委屈,眼泪都快忍不住了。

  「嘿。」班主任叹了口气,「别着急,慢慢调整自己的状态。你调好之后,提前向学校申请换上一个班就可以了.快三点了,时间到了,你应该先回教室。你班主任要安排座位等事宜。」

  他塞了一张纸巾给唐瑄,后者擦了擦眼泪,哭着跑开了。

  留下11班班主任原地叹气。

  班级调整不仅仅是基于成绩.

  前几年这样的学生并没有缺席,但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气馁的学生。希望9班老张有办法。

  唐瑄没有出现在下午的班会上,班上的女生碰巧是偶数。环顾四周,姜朴坚定地站在一起,班主任看着两个体型相差巨大的人,最后让他们一起坐在靠近走廊的第二排。

啊啊啊啊啊不要嗯,啊啊啊不要啊同桌啊嗯~啊啊啊不要啊同桌啊嗯~

  班会结束后,收到「我在楼下等你」的短信后,我拉不动蒋朴,蒋朴坚决颓废,只啃面包和巧克力,我只好一个人下楼去见唐颂。

  唐颂在楼梯的最后一级停下来,葛致远拍了拍他的肩膀明确地说:「唐颂,我先跟你走了,你们两个尽情地崇拜吧。」之后,他自己搂着肩膀。哪怕是单身狗,也要成为一只见多识广,有趣的单身狗。偶尔开心一下就好。

  因为每个班的班会不是同时结束的,他们下来后,一楼瞬间安静下来。

  唐颂听到了深深的啜泣声,他侧身看着黑暗楼梯下的狭窄空间。

  某人。

  唐瑄盯着唐颂的腿,她的抽泣不知不觉地加剧了。

  人是一种奇妙的生物。有些人很难过,不想知道,特别想得到别人的安慰。这种感觉很复杂。刚开始我哭只是因为难过。后来我一直哭,却在等着有人发现我的眼泪,祈求安慰。

  她委屈极了,想过来轻声问一句:「你怎么了?」。

  唐瑄紧紧地抱住她的膝盖。她太难过了。

  「你……」唐颂快步走过去,汤萱萱闭上眼睛,把头埋回到膝盖里,被发现……了么。

  「是不是傻?!你自己腿短你不知道吗?两级两级往下跳你还真是长本事了。」唐颂接住蹦蹦跳跳差点摔下来的顾盼,心有余悸,后者腆着脸笑,大力拍拍他的肩膀。

  「没事啦,我保证可以安全落地的。」

  顾盼抓着唐颂的衣袖,迫不及待地告诉他:「我跟你说,飘姐变成我同桌了哦,她还和以前一样好,我一直吵她也不嫌弃我……」

  「姜飘?」

  「对呀对呀……」

  两人亲亲热热离开,楼梯下的汤萱萱缓缓捂住了心口。

  第41章 关于分离那点事

  开学两周之后,一切都布上了正轨,顾盼觉得一切都好,唯一值得吐槽的就是当年各种优秀的姜飘,如今真的成了一滩烂泥。

  「软面包你帮我倒一杯开水。」姜飘晃晃空掉的杯子,拍拍正在努力画画的顾盼。

  顾盼落下最后一笔,拿起橡皮开始擦多余线条:「请容我拒绝。」

  姜飘软软地推推她:「倒水步骤太繁琐,我的肉下垂太厉害,很辛苦啊。」

  顾盼转头看向她,姜飘顶着一张油汪汪的大脸盘,两个大黑眼圈子,扑闪扑闪睫毛,满脸期待。

  「不,你太丑了。」顾盼冷酷地拒绝了她,再一指就放在两人座位中间的热水壶,「而且我不觉得拧开盖子按下开关在把水倒出来是多么麻烦的事情,还有一件事,飘姐你要是上课再这么大喇喇的睡觉,老师要疯了。」

  姜飘也觉得很无奈:「我体积太大,不好遮掩啊。」她抬抬胳膊,现在还穿着棉服呢,都能看到那坨肉抖了三抖,沉甸甸分量十足。

  最后顾盼还是帮她倒了,姜飘捧着水杯一脸满足:「我以前就喜欢你,虽然你外表看起来乱七八糟的,但内心其实是特别正经的人。可惜在初中的时候一直没什么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顾盼也道:「虽然你变丑了,但我也还是很喜欢你。」

  姜飘有这样的气场,一靠近她,无论喜悦还是悲伤又或者暴躁,此类强烈的情绪都会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抚平,然后清醒地不得了。

  后桌的张三华受不了,放下笔吐槽:「你们两个够了啊,别整天表白来表白去的,带坏班级风气。」

  顾盼两人不约而同笑起来,姜飘喝完水后趴回去继续修(zhang)身(geng)养(duo)息(rou),顾盼也接着画她的画,后面的张三华也得以安安静静继续做题,大家都好。

  因为班会排座位不在只能跟男生同桌的汤萱萱咬着牙关,拼命抛掉杂念努力学习,她一定要在期中考试进入年级前五十,让那些老师承认自己的能力!

  时间就这么平平淡淡地走过,顾盼每天和姜飘说些有的没的,再跟唐颂腻歪腻歪,一天天过的比想象中快上许多。

  大抵是日子过得太悠游惬意了,当收到娜娜的短信时,顾盼读完短信内容,愣了好长时间。

  还是晚自习的课间,已经脱下厚重外套穿着宽大校服外套的顾盼把手机塞回兜里,呆呆地趴下了。

  姜飘的巧克力棒才咬了一半,她敏锐地察觉到顾盼的反常,轻轻拍了拍她的肩:「怎么了?」

  顾盼慢慢回过头,看着姜飘的眼里没有什么神采,木木的:「娜娜要走了,移民,以后可能不会回来了。」她最要好的朋友,可能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姜飘知道顾盼跟于娜关系好,便只能安慰地摸摸她的头发:「去送送她吧。」

  「……嗯。」顾盼笑了,「她周六下午的飞机,飘姐一起去吗?」

  「我就不去了,我跟于娜的关系还不到那种程度。」姜飘摆摆手,一只手撑住自己的下巴,以过来人的口吻道:「别难过,这都是人生中必须经历的事情。」

啊啊啊啊啊不要嗯,啊啊啊不要啊同桌啊嗯~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