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沦落为我玩物的清纯校花,男女强吻摸下面揉叫

  不同于他冰冷的月亮般的外表,他的声音很有诱惑力。他一开口,声音低沉迷人,像一把柔软的羽毛刷,轻轻拂过他的心,让一边酥脆。

  服务员们不由自主地脸红了,久久不能回答他的问题。

  突然,云海中响起了像雷音一样的嗡嗡声,重叠的云层被无情地撕裂了。一辆雄壮的长车穿梭在云层中,上面画着中山龙神的图腾,车身被祥光和千人簇拥着。

沦落为我玩物的清纯校花,男女强吻摸下面揉叫

  当这浩浩荡荡的人群在梨树林中时,小花林突然显得有些拥挤,众神不得不一个接一个地让路。

  我看到前面30个跟随者提着青铜桶,用玉勺舀水,溅在路两边。中间是30个女神仙捧着紫金香炉,烟雾袅袅。清雅清凉的香味几乎盖过了梨花的味道。

  之后,30名追随者一路铺上了白云和鲜花的雪白地毯。这条毯子是织工们用流动的云朵沿着天河两岸织成的,点缀着天河美丽的玉石。一尺细云毯,豪华至极。小公主居然用它铺路,太奢侈了。

  跟在长长的火车后面的最后30个女神仙手里拿着除尘羽扇的玉盒,两个随从拿着巨大的锦伞。虽然追随者很多,但是很安静。他们以惊人的气势一路走到院子前面。随从们向两边散开,长长的列沦落为我玩物的清纯校花车在主神面前错过了停靠。

  「帝女没这种排场……」

  众神不满地低语。就连中山龙神的公主,当初出现的时候,也是咄咄逼人,百人追随。她是想展示自己高不可攀的地位吗?

  门「吱呀」一声开了,提伞的随从立即打开锦伞,在两边等候,站在女仙身上,恭恭敬敬地弯着胳膊,上面长着一只手,五个指甲上画着鲜红的ChloDan,衬着女仙嫩黄色的衣袖,使她的皮肤比新雪还要美。

  众神的目光齐刷刷地聚焦在软软的ti-出来,中山龙神小公主,看看你长什么样才这么嚣张奢华!

  一个苗条的身影从金碧辉煌的马车上缓缓走下来。小公主穿着一件结霜的连衣裙,长着无数双深金色的龙眼,长长的黑发上装饰着金戒指。除此之外,没有点缀,有一种安静的奢华。

  她的脸挂在锦伞的阴影里,偶尔漏出来的脸颊饱满而温柔。抱着仙女站着,她走的不快也不慢,每一步都恰到好处,优雅。

  当我走到福男女强吻摸下面揉叫康沈骏面前,打着伞跟在他身后,站在女妖的膝盖上走了三步的时候,众神第一次看到了中山龙神小公主的样子,年轻的女神们顿时泄气了。

  小公主肤色极白,所以眉毛更黑,嘴唇更细腻。或许是因为出身高贵,又或许是因为太过招摇,她身上有一种莫名的气质,像是天真的娇憨,矜持的高贵,让她看起来永远不会死于天神。

沦落为我玩物的清纯校花,男女强吻摸下面揉叫

  更何况她还那么优雅干净。

  九岁的年纪让小公主的脸颊依旧充满稚气。她的表情很平静,看不到任何内心的情绪。她平静地看着对面的主神,仿佛年轻英俊的主神只是一个五官模糊的木头人。

  振袖弯腰行礼,清雅清冷的香气覆盖了整个花帝岛。

  「我的身体是烛阴,中山龙神,宣仪,我见过福康神。」

  她的声音像夏夜的凉风一样轻柔。

  第二章难成良缘

  九只狮子被引到坐骑圈,小公主带来的一大群浩浩荡荡的随从也散去了,贴着仙道的边缘,默默地把黄华仙道围成一个铁桶。

  这一举动引起众神诸多不快,暗暗叫苦连连,恋恋不舍。福康沈骏和钟山公主可以对视吗?大家都很关心这件事。

  看到神王领着小公主进入了黄华的内花园,除非受到黄华的邀请,否则她永远不能进入这里。众神不得不试着往里面看,阿尔

  小公主走得很慢,好像没有仙女的帮助就走不动了,只好停下来去帮助上帝,还得时不时的等她。

  没人说话,王子似乎也没兴趣挑起话题,一路沉默。

  然而,有那么一瞬间,我突然听到宣仪在他身后轻声抱怨:「这条路全是碎石,很崎岖。我真的无法适应。还是希望上天体谅,让我的身体休息一段时间。」

  福苍一声不吭地停在云池畔的悬廊上,转过身来,看了一眼第一步的小径,上面嵌着极其光滑的天河石,粗糙?

  宣姨用手帕擦了十几下栏杆,然后软软地靠过来,把手帕扔进了云池。

  伏苍站在她身旁,低声道:「黄华内园云池中有许多仙鱼。公主这样做不合适。」

  宣姨静静地抬头看着他。「上帝是对的。妾乃中山烛阴后裔。小云池可以放我的手帕吗?是我欠考虑的身体。这云池里的仙鱼,今天算是福了。」

  福苍没有再说话,宣仪又缓缓开口:「我的妻子一直是在闺房里长大的,对外面的世界知之甚少,只有我父亲转述了一些关于神王的事情。上帝年轻英俊,曾在皇帝的婚宴上跳剑舞。不幸的是,我的妻子没能见证上帝的英雄姿态。然而,由于我父亲和狄青都感兴趣,我不敢去看外面的世界。现在有一句话我想说,想听听上帝的话。」

沦落为我玩物的清纯校花,男女强吻摸下面揉叫

  她说话很慢,很轻,说话像一本书,说了很久。听了之后,她不禁觉得有点冷:「公主有话要说,但不疼。」

  宣仪淡淡地说:「上帝是东方狄青的儿子,他将来会继承狄青的地位。舞刀弄枪不合适,皇帝有朝一日当皇帝也不合适。」

  她总是看上去很平静,对他眼中日益增长的不宽容视而不见。她反而说:「我的身体今天要见神王,我很佩服她。嫁给神王是我的愿望。所以,我还是希望上天三思,希望我老公是一个优雅高贵的皇帝,而不是一个舞刀弄剑的狂妄之人。」

  福苍眉头微皱,随即放松,语气漠然:「公主谈此事,言之过早,请暂且放心。黄华内花园里摇曳的牡丹最近开花了。公主可以一起去看吗?」

  宣姨勉强同意了,继续在他身后慢慢走着。穿过悬浮楼道走了半个小时,又走了半个小时来到牡丹楼。

  花童见是他们,立刻弯腰恭恭敬敬地打开院门,却见院内无数牡丹正盛开着妖娆的对折着春风、紫、粉等锦铺霞般,而正中的琉璃台上独独只种了一支牡丹花,花朵不过巴掌大小,却有层层叠叠不下数千层的花瓣,其色透明似霜,冰晶般的花瓣上又有无数纤细脉络,色如碧玉,正是传说中三万年才开一次花的婆娑牡丹。

  「好漂亮的牡丹。」

  玄乙赞了一句,忽然抬起手臂,丝质的华贵长袖缓缓滑落,露出皓白纤细的手臂,似是要去摘这朵珍贵的牡丹。

  护花侍者登时大惊失色,急道:「公主不可!」

  玄乙奇道:「有何不可?」

  身后的扶苍突然开口了,声音冷得像冰:「婆娑牡丹是天地间的灵根,三万年才开一次花,公主岂能因私心便将其毁之?」

  玄乙眸光流转,似是有些委屈,轻道:「可是,妾身喜欢,便是这朵花的福泽,天地灵根,怎及得上钟山烛阴……」

  扶苍终于不等她慢吞吞地把话说完,倒退了数步,拱手行礼:「我还有事,不能久陪公主,告辞了。」

  说罢他竟不等她回答,拂袖而去。

  玄乙没有动,她的胳膊还举着,纤细的手指还差着几寸便要触到花瓣。一旁的护花侍者又是害怕又是慌张,连声哀求:「还望公主手下留情!这是花皇大人最珍爱的牡丹!」

  片刻后,玄乙那只让人心惊肉跳的手终于慢慢收了回来,她慢条斯理地整了整袖子,忽然朝劫后余生的护花侍者微微一笑:「婆娑牡丹果然名不虚传,可惜了。」

  「可惜了」三个字让护花侍者又出了一把冷汗,却见这位小公主气定神闲地开始观赏院中其他牡丹,扶苍神君拂袖离去,对她竟好似完全没有影响,她既不尴尬,也不生气,在牡丹院里绕了一圈,把每一种牡丹都欣赏了一遍,这才慢慢走出内园。

  原本守在门口偷窥的诸神们如鸟兽散,继续在梨花林中弹琴的弹琴,跳舞的跳舞,歌舞升平的很有些勉强。

  所有目光都偷偷胶着在小公主身上,盼着从她脸上看出点端倪,奈何这位金尊玉贵的公主涵养太好,神情平静得怕是针扎一下都不会有波澜。

  浩浩荡荡的随扈们又一次排列好长队,像来的时候一样,声势惊人地离开了花皇仙岛,留下一群叽叽喳喳的天神们,兴奋地互相讨论方才发生的一切。

  金碧辉煌的长车在云海中穿梭,玄乙从侍立女仙手中玉匣里挑了一粒腌渍得恰到好处的乌梅,一放进口中,又酸又甜的味道令她愉悦地「嗯」了一声。

  似是见她心情不错,侍立女仙小心翼翼地问道:「公主,今日与扶苍神君相见,您印象如何?」

  玄乙专心致志地咬那颗乌梅,隔了许久方道:「怕是难成。」

  侍立女仙吃了一惊:「可……这是天帝牵线……」

  玄乙无辜地望着她:「你今年多少岁了?」

  侍立女仙不解她的意思,只得老实回答:「两万三千岁。」

  玄乙用最优美的仪态将梅核吐出来,淡道:「你两万三千岁了还没出嫁,我今年才九千七百岁,自然不用急。」

  侍立女仙吃了一惊:「婢子如何能与公主您相提并论!何况夫人她……帝君自然急着盼望您找到归宿。」

  玄乙不答,只掀开窗帘,任由风灌进来吹乱她精致的发髻。

  「车里有些气闷。」她忽然开口,「停车,我想出去。」

  浩浩荡荡的随扈长队骤然停了下来,侍立女仙还试图劝说这位任性的小公主:「公主!您身份高贵,如何能像那些寻常神族抛头露面……」

  玄乙不等她说完,早已拉开车门,雾气瞬间笼罩了她纤细的身体,飓风将她华贵的衣裳吹得摇曳翻飞,看上去很有些超逸脱俗的姿态。

  「我是钟山龙神烛阴氏后裔。」她望着坐立不安的侍立女仙,慢悠悠地说道。

  侍立女仙急忙应道:「正是如此,所以公主您不可……」

  「你见过龙有坐车的吗?」玄乙眨了眨眼睛,下一个瞬间便已御风而去,一眨眼就飞得看不见了。

  第三章 此恨难追

  当望舒神女驾车将月亮送到苍穹顶时,玄乙也不紧不慢地回到了钟山。

沦落为我玩物的清纯校花,男女强吻摸下面揉叫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