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老师夹震蛋上课腐文,哎呀学长别揉了

  「周大人,下官奉劝你说话要小心。你说我腐败。有什么证据吗?你要是空口白牙的说这些,你就控制我了。就算你尽快成为圣人,本官也会去三师讨回公道。别太嚣张了!」兰芝摇着牙齿说道。

  周毅脸上的晨曦渐渐褪去,他轻轻敲了敲茶杯上的杯盖,盯着兰芝,如:「是啊,如果你是兰大本地人,你的官也深深认同,你不要太嚣张,不然经常在河边走,怎么能不湿脚呢?」兰大人,你这么嚣张腐败,这不是掉进水里了吗!「

  以前周毅笑眯眯的样子,蓝建华只觉得他可恨,现在周毅的脸冷了,蓝建华才发现这样的年轻人能给他带来这么大的压迫,他就绷紧了心。「周大人不要吓唬下官,我只知道这个案子需要确切的证据,而且周大人会抓到下官这么多。你还想当绝对君主吗?光天化日之下,这是辉煌而干燥的?兰芝说话大义凛然,只说周毅是流氓恶霸之类的。

老师夹震蛋上课腐文,哎呀学长别揉了

  周毅看着兰芝如,忽然笑了起来,笑着拍着他的手:「兰大人,这样的场面我没少说,口才好……」

  蓝梳子像是冷哼一声。

  周毅的巴掌越来越小。「你真的认为这个警官会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来逮捕你吗?你们汤阴官员有一窝蛇鼠,对老百姓伤害很大。有多少人认为你家破人亡,如此败类,值得本官拼死一搏去博?本官很贵,你怎么能允许自己折在你这个人渣身上!」

  兰芝以前就认识周毅,知道他不是那种胆大包天的人,所以当他一大早就把人控制住的时候,兰芝心里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在想着周毅去慢慢查证据。他也有大把的时间慢慢对付周毅,然后和北京暧昧,逼走了周毅。但是谁程响,这家伙根本就没有按照常理出牌。他昨晚才到汤阴,今天被抓了。但是周毅什么时候拿到证据的!他是通过什么手段知道的?

  虽然理智上告诉他,周毅不可能毫无准备地逮捕他,但他还是不愿意相信自己完蛋了,于是他试图告诉自己,内心要冷静,假装自信,指责周毅.

  「大人,你交代的人都被控制住了!」然后周毅的随行人员走了进来,恭敬地对他说。

  周毅道:「这么快都到了。官方还没跟兰达人说几句话。既然这样,我们走吧。你不想要证据吗?官方会给你证据的。」说完,周毅扫了一眼那个像轻飘飘的蓝色梳子,用手背在身后率先走出了大厅。

  被控制的兰芝紧随其后。

  审判地点在汤阴府衙门。周毅坐在首位。当兰芝被推进衙门时,他发现大堂和大堂都站不住了,甚至大堂外面的院子里也挤满了来自汤阴省的官员。当他看起来很胖的时候,汤阴省的官员几乎有一半都是带过来的。

  兰花梳之类的,看销售多了,这个周毅是干什么的?难道他真的要像原平府那样,把汤阴的官员们变成一锅粥?

  庭审是公开的,被衙门包围的汤阴人一开始并没有认罪,但是周毅把证据一个个拿出来之后,汤阴的大商人和全市大部分人联合纠正我,让这些官员再也无法否认。

  案件审理进展顺利。

老师夹震蛋上课腐文,哎呀学长别揉了

  在衙门外,所有观看审判的人都拍手叫好,他们痛恨这些贪官污吏,他们为百姓搜刮财富。

  一案审理完毕,周满怀热情地对汤阴省人民说:「朝廷已经废除了各种苛捐杂税。所有不合理的征税都是地方官员造成的。如果遇到,可以去越南时报或者商务部说明详情。朝廷和皇上一定会为大家做主的!」

  「好!"周毅话音刚落,外面的人欢呼起来。

  周毅看了看被打的汤阴官员,下令:「拿下。」

  但是兰芝如突然冲向周毅。「输赢,我就想知道你怎么掌握这么多证据,怎么会这么快?」快让他们没有反应时间!

  第157章回北京

  周毅上下打量着蓝色的梳子,忽然抖了抖肩膀,叽叽喳喳地笑了起来。蓝色的梳子像铁一样黑:「有什么好笑的?」

  「哦,对不起,兰大人,我不是在嘲笑你,我只是想到了一个笑话。反派死了很多话。为了避免本官被你扣上反派的帽子,本官不告诉你!」周毅眨眨眼对兰芝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怪胎,周毅,一个小男人,怪,话也怪。兰芝被拿下的时候,他还在想周毅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汤阴县的事情解决后,周一申伸了个懒腰。现在他要去另一个地方。去哪里?周毅挑了一大堆手里的证据,确定了路线。

  周毅摆平了汤阴县的案子,心情悠闲的和大家一起吃饭,而其他地方一直关注他动向的官员却完全坐不住了!

  天啊,周毅还真敢做。汤阴的官员虽然没有被压垮,但也差不多了。汤阴界的官僚体系已经彻底放下一半了!这个人怎么敢!

  其实他们并不知道这是周毅故意放水的结果。如果他真的想查,这些官员都跑不掉,但是水清了,就没有鱼了。周毅知道,他不可能一下子抓到所有贪官。这是一种无穷无尽的顽疾。即使他清除了一个,他也会很快长出另一个。他要的是震撼,这样就算这些官员贪得无厌,至少也会有一个考量。在一定程度上,

  所以这次被清理的汤阴县官员,都是死的,无能的,贪得无厌的。至于其他主管官员,平日里也干了一些实事。就算他们贪得无厌,周毅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过他们,只会派人来打他们。

  南苑大厦和北苑大厦又在一起了,见面的时候都张了张嘴,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沉默良久后,北苑政府站第一个开口了:「周公果然敢做!」

  南苑大厦深深点头:「对!"是的,我以为汤阴的官员可以给周毅找点麻烦。唐寅等人的官员都认为周毅想抓贪官,至少有一定的侦查时间。但是谁想到周毅的动作这么迅速,他前一天晚上刚到汤阴,第二天一早就到了汤阴的官方。员连锅端了!

老师夹震蛋上课腐文,哎呀学长别揉了老师夹震蛋上课腐文

  「周大人到底是如何得到他们的罪证的?」两苑的府台百思不得其解,难道在去汤阴之前,周颐就已经摸了底?

  「恐怕只有这个可能了!」南苑府台叹道。

  「那咱们……」北苑赴台担心的看着南苑府台,咱们安全吗,虽然周颐已经出了两苑的地界,但遇上个这么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主,谁能保证他不会杀个回马枪。

  南苑府台微微眯了眼睛,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应该不会,你仔细看看那些被抓住的汤阴官员,稍微知道收敛的人周颐都没有动,咱们俩虽说也不太干净,但已经算好的了,周大人心里还是有数的。」

  北苑府台听了,心里的揣揣不安稍微少了一点,一想也是,若是只要贪污过的官员周颐都要抓的话,那全大越只怕没几个能逃的过去!

  「那你说周大人这次督察之行会算了吗毕竟拿下了汤阴的官员,甚至连汤阴的府台的都没放过,应该可以向皇上交差了吧?」北苑府台又问。

  南苑府台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按照常理来说,周颐应该收手了,一举拿下这么多的官员,绝对是官场上的大地震,若再出手,就有些过了,到时候惹得一些势力联起手来,只怕周颐也不好过!

  但周颐又不是以常理可以度之的人,所以南苑府台才会不确定的摇头。

  不光两苑的官员在观望,其他地方的官员也在观望,都觉得周颐若还懂的为官之道的话,就应该收手了!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汤阴只是开哎呀学长别揉了始,周颐以汤阴为起点,像推土机一样,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玉淮、北戴、苏京、皖州……周颐一连推平了十几个省份,而且都是那种经济繁荣,面积博大的省府。

  每到一个地方,周颐都是故技重施,快速的打闪电战,即便当地的官员们已经有足够的戒备心,还是会被周颐出其不意的拿下,这种在他那个时空二战期间成就了赫赫威名的战术也被他运用到了官场,发挥了极致的效果。

  周颐就像一只窜天猴,将整个大越的官场都搅浑了,一时间,人人自危,只要是官员,心里发虚的,听见周颐这个名字就发抖!

  当然,他们也不会坐以待毙,雪花一般的弹劾飞向了崇正帝的案头。

  朝中也有很多人指责周颐是在乱来,就算要查贪官,也不是这么个查法,他搞出这样大的动作,地方官员都纷纷想跑路了,导致朝野动荡,若再如此下去,只怕会发生骚乱!

  当然,这只是京官的表面说辞,实际他们到底出自于怎样的内心,也瞒不过严眼明心亮的人,无非就是地方官员向这些人活动了呗,希望他们能说服皇上早日将给这只妖猴给收回去,不然,下一个沦为阶下囚的恐怕就是他们啊!

  与庙堂上的官员的反应恰恰相反,平头老百姓对此可以称得上是拍手称赞,就差给周颐立个长生祠了,无论是周颐兴商业,给无数流民一口饭吃,还是这次大力打击贪官,都让无数百姓心里感激涕零!

  而在这中间,还有一群被人忽视了的群体,那就是商人,自从成立了商业部,商业部便成了这些商人的靠山,虽说商业部征得税重,但这是在给了他们另一条康庄大道的前提下,而且商业部办事规矩,规定制定的怎样就是怎样,严格按照规则来办事,就连商业部在地方的各分部也没有敢乱伸手的人。

  这次周大人如此大力度的惩戒贪官,据有心人说,是因为周大人了解到地方官员无止尽的对商人们横征暴敛,原本商人们就对周颐心悦诚服,现在更是直接将他奉为精神领袖。周颐给了他们财路,提高了他们的社会地位,他们是最希望周颐能够位极人臣,一直主宰商业部的,维护商业部,维护周颐,就是维护他们自己……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暗中变化的,习惯忽视或者说是从未将商人这一群体放在眼里的朝廷诸公是看不到商人的影响力的,现在商人们也确实没看出什么,但金钱的力量是无穷的,直到很久以后,这些人才知道周颐到底在下怎样一盘大棋……

  说回现在,周颐在推平了十几个省府后,终于接到了崇正帝的圣旨,让他赶紧回京,别再搞七搞八了,他案头都被弹劾周颐的折子堆满了,那些大臣也天天折磨他的耳朵,真是烦死了!

  当然圣旨并不是这么说的,但周颐还是从圣旨中提炼出了这些意思!

  周颐接了圣旨,微微一笑,他以为圣旨应该还会来的早些的,其实这时候,就算崇正帝不来圣旨,他也不打算继续下去了,大越总共五十几个省府,他这都扫荡了十几个,要是再这么干下去,怕是真的要犯众怒了,周颐又不是傻子,他是要给天下的贪官一个震慑,但过犹不及,一个玩不好就会将自己置身于所有人的对立面。

  这种程度刚刚好,让所有人怕,但有不至于生出孤注一掷的反抗。

  其实各地的官员们之间又不是那种唇亡齿寒的关系,平日里,他们就斗生斗死,没有分属阵营的,为了向上爬的机会,还要给对方下套子呢,而那些暗地里认了主子的,斗的更是凶猛。

  周颐这样无差别的攻击,一开始的时候,还经常会收到来自不明人士的密报,直到后来,看周颐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再这么斗下去,恐怕自己也要玩儿完,这才纷纷放下落井下石的心思,向京里走门路,求救!

  崇正帝的话周颐自然要听,于是在接到圣旨的第二天,他便启程回京了,身后跟着数不清的封箱和囚车!

  这支特别的队伍,一路由南向北受到了所有人的瞩目,每经过一个地方,当地的官员都会战战兢兢,生怕周颐一个想不开,那后面的囚车又会给他们增加一辆。

  好在周颐不敢违抗圣旨,回程的路上没有丝毫停留,一路快马加鞭回了京城,这场为时一个半月的大清洗因发生在崇正二十七年,故又称二七之变!被后来的史书详细记载,并为后人反复分析,这也成了以后华国政治清廉的佐证,因为它的奠基人嫉贪如仇啊!更别提后来成立的赫赫威名的清廉部,那简直是所有贪官的噩梦……

  到京城的那一天,整个京城都轰动了,全京城的老百姓都出来看戏了,娘哎,那一辆辆的囚车 里面装的可都是以往作威作福的官员啊,甚至还包括主宰一方的府台大人,而现在,却被装在了求车里,耷拉着脑袋!

  「打死贪官,打死贪官!」

  「周大人,周大人……」

  百姓们对贪官扔烂菜叶子和看见周颐就对他热烈呼唤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周颐将人暂时和刑部做了交接,就拉着数不清的箱子进了皇宫。

  而接到人的刑部尚书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这他娘的这么多人,不说复核这么多案子会有多头疼,就是刑部的大牢也装不下这么多人啊!

  还有周颐拉着的那些箱子里面又是什么?想到周颐办元平府案子的时候,身后也是好多的封箱,刑部尚书眼睛一缩,莫非那些箱子里也是装的收缴上来的赃银?这……可是也太多了吧,看数量可比元平府那次还要多多了!

  刑部尚书猜的不错,那数不清的箱子里面的确是从那些贪官家中抄出来的银子,足足抵得上三年的税收了!

  这次确实闹的有些大,让崇正帝有些闹心,他要是不搞点什么东西安抚一下崇正帝,保准会被崇正帝训斥一顿,对于崇正帝来说,还有什么能比真金白银更得他心的吗?

老师夹震蛋上课腐文,哎呀学长别揉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