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肉到失禁高H,啊,轻点父母儿女交

  白莲花暗暗翻了个白眼。

  李红低下头,撇着嘴。

  吃了一半,李红突然放下碗,一边捂着嘴一边起身跑出去,不一会后面传来呕吐的声音。

肉到失禁高H,啊,轻点父母儿女交

  「这有什么不好?」

  杨培军也起身出去了。

  「有吗?」张明华眉开肉到失禁高H眼笑,以为他们已经结婚两个多月了。这时候反应过来也是顺理成章的。她对瑛子喊道:「在你面前的碗里再放两只鸡。」

  白莲花手里拿着肉的速度不停的走着,她也看着旁边的杨佩英。「瑛子,我好像听到鲍晓在哭。你已经吃过两顿饭了,帮我把他带过来。」这次坐月子,这个小嫂子没少伺候她,也习惯了指手划脚。现在她忘记了公婆在这里,所以她张着嘴来了。

  杨佩英就要起身,张明华的脸色很阴沉,她却停下了脚步。「给我坐,你妈不急。急什么?二媳妇,你以为我死了还是怎么的?懒肌上来了吗?用嫂子是佣人吧?」

  别人的脸不太好看。虽然杨佩英平时存在感比较弱,但是大家都能看到她的勤奋,她还是家里最小的一个。怎么说也是从张明华掉下来的肉,和其他兄弟也有关系。怎么能让白莲花随便用?

  杨佩华也白了她一眼,「咋说话了?去抱抱自己。」

  白鹤华也意识到自己马上就要来了,引起了大家的不快。她当着众人的面被婆婆训斥了一顿,但脸上立刻尴尬起来:「你看我,我嘴快,那小子应该没醒这么快。也许我听错了。」你知道,如果你走开一段时间,可能就没有肉了。

  杨更是无语。

  过了一会儿,李红和杨培军一起回来了。

  张明华问,「怎么了?没有错吧?」

  李红摇摇头,坐下。「我的胸口有点闷,想吐。没什么。」

肉到失禁高H,啊,轻点父母儿女交

  张明华看着她,笑着问:「你开心吗?」这样问自己也是对的,因为当着别人的面问这个问题不好,只能委婉的问。

  李宏伟低下头,轻声说道。

  张明华嘴角的笑容突然变得更加灿烂了。「好,让瑛子给你两筷子。你要快点吃,别凉了。」

  李红看着碗里的肉,摇摇头。「妈,我这会儿没胃口。」

  也劝了两句,她却摇摇头,无奈地对说:「妈,为什么弘不这样吃呢?我只是把刚吃的东西吐出来。」

  张明华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李红的脸。「嗯,你想吃什么?不吃东西是不可能吃的。」

  「嫂子,我们都过来。今天很少吃肉。你还是不这么认为。想吃什么呢?不要把孩子弄得不成样子!」白莲花翻着白眼想了句,她也忍不住了,一两个有身体的,以后家里的重活就不算落在自己身上了,到了那种程度的人,现在李红竟然还摆秀气,她看不上。

  杨培军看着她,冷冷地说:「我比不上二嫂。二嫂正在吃蛋糕和白面。现在李红可以很好的看她的眼睛了。」

  「你为什么这么说?我生了你家的长孙。吃这两个有什么不好?」白莲花也不肯说,立刻就回来了。

  「成长的孙子是伟大啊的.」

  看到两个人在吵架,杨大海砰的一声放下筷子。「吃一顿饭不容易。不想吃就去外面!」

  李红仔细看了看大家,小声说:「别误会,我什么都不想吃。我就冲一杯糖水,回房间躺一会儿。」

  「嫂子下午还要上班.」白莲花也没管住自己的嘴。

  「二嫂,你说的是人话吗?李红不舒服,你还在这里摔倒?」杨培军盯着白莲花。

  李红拉了他一下。「别说了。我躺一会儿就起来。我要在家里再吃一口。不赚回他的口粮。」不要说像别人一样给他喝麦芽奶,至少他的嘴比较厚。"

  第一百二十五章劝说

  总之这顿饭很难受。

肉到失禁高H,啊,轻点父母儿女交

  杨大海和张明华不好看。

  杨想在娘家住一晚,或者和杨佩英睡一觉。

  杨佩英过来后,姐姐在她面前比平时说话多了几分刻意的善意。

  姐妹俩坐在炕上聊天,杨佩英手里织着围巾。

  杨向问起了家里的近况。

  杨佩英对她说:「家里的面粉和大米吃完了,剩下一些杂粮、玉米粉和米糠。我妈说队里的钱还没还,我就先吃杂面.二嫂说牛奶不够了,鲍晓瘦了.三哥在二嫂面前抱怨家里东西太多,整个肉都吃不下.二嫂说家里的钱给了三嫂嫁妆.

  杨抚着额头,向对方诉苦。

  她心疼杨大海和他老婆,在这群朋友面前头发都白了。

  「其实我觉得不是我吃不下。我以前也是这样过来的。在家还是一日三餐,不饿.我叔叔的表弟裴迪一天只吃两顿饭。她晚上经常饿得睡不着觉。她半夜起来就猛喝水。她抹的时候,不小心弄了裴仓。他哭了,她的第三个嫂子又打了裴迪的表哥……」

  杨是沉默的,她可以想象得到。

  我也为杨佩英的知足和踏实感到高兴。「是的,我的家庭已经很好了。看看我周围。那些不如你的好。姨妈辛苦了我一辈子,我老了还得被他们埋怨。」

  杨佩英点点头。娘听见这话,便和三哥饿了一天。"。她说吃起来还不错。她能够自己出去挣食物.然后他们就不再说那些话了……」

  杨眨了眨眼睛。她妈妈还是有办法的。

  今天晚上,我可能看轻点父母儿女交到自己来了,终于吃到肉了,又多了两个孕妇。有些人的事业突然活跃起来。

  杨佩英偷偷告诉她,「我知道我妈想让大家知道家里真的没钱,什么都要省。她还说我又要开始攒嫁妆了……」她也不好意思,脸红了,低下了头。

  杨笑着看着她。"嗯,是要开始攒了。」杨培英比她小两岁,今年也十七了,以这地方的早婚惯例,不出两年,她的婚事也是提上日程了。

  杨培英摇摇头,「我不用嫁妆的,嫁人也不好……」她说着举举手中的围巾,「这是小群让我织的围巾,她过些天要结婚了,这个还是她偷偷地拿过来让我织的,我也不会,她就教我……她想结婚那天能围上呢。」

  杨培敏把视线转向她手上,怪不得她刚才拆了织、织了拆的样子,原来还不太熟练,她拿过那织了七八厘米的围巾看了眼,也是好奇,「她咋让你来织呢?」

  「姐你忘了么?她后娘是个偏心的,要是让她看到,肯定会拿过去。这会儿小群好不容易让她大姨给介绍了个对象,虽然家里没给她出嫁妆,但她还是希望不要太难看了,这个也是她表姐用剩的毛线,给了她,也只能做条短围巾。」

  杨培敏汗,她哪还记得妹妹那些小姐妹。倾过身来只能去帮她查看着她手上那围巾的错误地方作为补偿,这是最简单的平针手法,「这里是从下面走下去,然后再勾上来,这样……对,熟练了不用看也能织得很快。」

  杨培英试了下,连连点头,「姐你咋知道的?」

  杨培敏侧开脸不让她看到自己心虚的神色,「我大姑姐她们教的。」其实这也是她前世有过一段时间的心血来潮,想织那些花样繁多,又唯美有范的围巾,又想织件爱心牌的毛衣给家人,后来也是三分钟热度,那织的过程又长又枯燥,没多久又是扔下了,她现在想想只记得两三种织法而已。

  虽说是会一点,但她那时倒是研究会了织宝宝鞋,当时也不是想着送人,纯属觉得可爱,织着自己玩的,也能当作放零碎小物件的小空间。

  只是现在是三月,雪都融化了,哪还有毛织品的空间,就算她想拿这个来卖着试试也走不通。

  「这下快多了,我早点织好给她也放心了……唉也不知道她没有嫁妆,以后会不会被婆家嫌……」杨培英喃喃道。

  这个杨培敏也帮不了忙,只能劝了她两句,「这还看她自己,自己立起来了,也不在乎有没有嫁妆的事,有出息的话,最多自己把那份嫁妆给挣回来,让婆家也无话可说。」她知道在当地,聘礼嫁妆这些虽然不是硬性要求,但也是脸面问题,还有人拿此来攀比做脸。

  这个小群家收下男方家的聘礼,连一床被子也不肯让女方带过去,也是够糟心的了。

  「咋挣啊?嫁到男家,下地干活挣工分都是应该的,别人不会以为是她自己的……」杨培英抬头有些不明白。

  杨培敏笑,「那英子你想自己挣嫁妆么?」

  看杨培英更加愣了,她不由继续道:「咱可以做些点心拿到供销社里卖,自己挣上几个钱,累积下来咱也不用向父母要钱了,无论在嫁家还是婆家,咱腰杆都是直直的。」

  杨培英上意识就道:「姐,爹不是让不能做那个投机……」

  「放心,咱又不是偷偷地卖,就像咱卖鸡蛋到副粮食站那样,把吃食卖到供销社里,只要那边收咱的东西,也是不会让人举报的。」

  杨培英还是惊疑不定,「姐,这、这哪行,那边能收咱的东西?」

  杨培敏给她保证,「能!」

  「英子你想啊,现在家里不是还欠着队里的钱么?大家对吃的方面都有些意见,虽然娘能治住他们,但这也是一时的,无论咋样,爹娘还是操心受气,咱不如就试试,如果可以的话,一来可以给爹娘减轻些负担,二来也能给自己挣份零用钱,谁也不能给谁看低了去。」

  「今晚上二嫂不是随口就指使你帮忙带小宝么?难道你侍候了她月子还侍候不够?看看你这双手,大冷天的,给她洗了多少的尿布?这些口子还没长好呢,虽然帮帮她也是无可厚非,也算给娘减轻些辛苦罪,但她都出了月子了,咋还能像佣人一样使唤你呢?」

  第一百二十六章

  「那,我、不会做啊……」杨培英张了张嘴,也是一副发愁的模样。

肉到失禁高H,啊,轻点父母儿女交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