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老头为了方便不带套,校花被艹得双腿发软

  何长林说:「你这么真,已经有女人对我使眼神了。」

  「谁?告诉我名字,我就挖出她的眼球。」白立刻一副坚强的样子说道。

  「我不告诉你。」何长林继续在白的嘴上浅浅地啄:「我还不想把你送进监狱。」

老头为了方便不带套,校花被艹得双腿发软

  白哈哈大笑,避开了他。"我认为有一个比有人向你抛媚眼更严重的问题."

  「有什么问题?」

  何长林有点漫不经心地问道。就在晚宴上,他和白一起假装远离神。他只是想放松一下。

  白说:「是真的,家里还有这些人。如果他们知道他们在吵架,他们会杀了我们吗?」

  「不会。」何长林说:「最多会半死不活,也不会完全被杀死。」

  白没忍住,捶了一下何长林的胳膊。

  何长林马上改口老头为了方便不带套说:「反正是徐岷的馊主意,然后责任就推到他身上了。」

  白子涵善意地提醒他,「你忘了吗,虽然是徐岷想出的主意,我还是点头同意了?」

  何长林道:「你忘了我们不是虚情假意吵架,而是真的吵架了?只有徐岷提出了折中方案,我们才达成共识?」

  白想了一下,觉得好像是真的。他说,「是的,这都是徐岷的馊主意,不是吗?」

  「当然都是他的馊主意,导致我们像现在这样偷偷摸摸的作弊。」贺长林边说边抱住白,把她抱回卧室。

  白斜眼看着他。「可是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很享受呢?」

老头为了方便不带套,校花被艹得双腿发软

  何长林的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偶尔玩这样的游戏也不错。"

  「我想我们会被杀的。」一想到那时所有人都会知道真相,就不寒而栗。

  「没关系。」何长林笑着说:「到时候,会有沈爷拉着的。至于家里的这些人.我帮你挡着。」

  「这是你说的。」

  「我总是信守诺言。」

  夫妻俩相视一笑,一个笑得很轻松,脸上带着狡黠,一个笑得很轻松。

  ……

  姜在海原养病两天了,还没有见到白。

  他发消息问她:你什么时候去医院接我?出院后别告诉我。

  白刚要回话,何长林把手机拿走关了。

  「没见过。」他说。

  白笑着说:「我们还是要看看,不然我们的戏就白演了。我明天去看看。我会坐在那里离开。」

  何长林哼了一声。有时候他觉得这个游戏挺有意思的,但这次他不这么认为了。

  他把白按在床上,一遍又一遍地鞭打他,心里才觉得舒服。

  「我请了专家会诊,还找了个针灸大师回来给江妍打了一个严腿。」何长林抱住白子涵,缓缓说道:「你应该知道我的目的是什么。」

  白哼了一声,眼神清澈。她接着何长林的话说:「如果他的腿治不好,我们也无能为力。我们已经尽力了。」

  何长林把白搂得更紧了,他就是这个意思,她理解就好。

老头为了方便不带套,校花被艹得双腿发软

  第二天,去了白医院。

  她光明正大,没有避开任何人的视线。

  当江看到她走过来的时候,她非常吃惊,立刻把护卫扔了出去。

  「你昨晚没接我的新闻,打电话的时候手机关机了。我以为你不会来了。」他兴奋地说。

  白子涵笑着说:「我没告诉你,我在闭关,闭关的时候手机关机很正常。」

  「真的?」

  「当然。」

  「你和何长林真的为了我吵架分开了?」江在身边没有得到答案。他打电话给试探白,也没试探出个结果。他不愿意,就当着她的面问。

  白挑眉道:「我不是告诉你关了门吗?」

  江一脸狡黠地笑了。「你当然不会轻易承认你为我吵架了。可是,你和何长林在一起这么久了。听说你们没分开过。你不能以隐居为借口,轻易和他分开住,更不能在这么敏感的时候。」

  「什么敏感时间?」白笑着说,「我没告诉你吗?我11月有一场时装秀,我的展品没有准备好,为了处理路易丝的事情,我浪费了很多时间,所以我需要关门。」

  「那你为什么不把儿子留在柳园?你要关门,你儿子该不该带过去?」江的脸上全是三个大字:不信。

  白说:「儿子是我灵感的源泉。有他在我身边,我的灵感会一个接一个地冒出来。」

  「随便编。」江对发出嘘声。

  白半老老实实地说:「我告诉你实话,但你不相信。到时候别说我骗你。」

  江躺在病床上,笑盈盈地看着白。她根本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因为白说这些话的时候根本没有看他的脸和眼睛。他觉得她只是在找借口编故事。

  「听说外面有个有趣的传闻。」他狡黠地笑了。

  「什么谣言?」白装作没听懂。外面谣言很多。她能应付吗?

  姜对说:「谣言说你跟我跑了。」

  白看了一眼嘴巴,好奇地看着。「我突然觉得你挺厉害的。」

  「哦?」姜浩饶有兴趣地问:「哪个方面?」

  「自欺欺人。」

  她说这话的时候,姜和的表情瞬间僵在了她的脸上。

  他慢慢松了一口气,说:「我已经过了两次鬼门关,两次。曾经,是因为我运气不好。并非所有科学家都这么说。我得了癌症,要么是因为某种原因,要么是因为运气不好。另一次是我自己做的。」

  他看着白,眼神平静,他看不到任何来自内心的情绪,他一字一句地说道:「不需要任何人提醒,我也知道,我这次完全是咎由自取,还差点儿把你也害了。不过,我一点儿也不后悔。如果一定要说我哪个时间点有可能会后悔的话,那就是露易丝的枪口指着你的时候,不过,我已经赎罪了,所以,我一点儿也不后悔。如果不是遇见你的话,我或许早就已经病情恶化死了,也活不到这么一天。」

  他没有给白子涵琢磨他这番话的时间,而是期待地问道:「我现在想吃葡萄了校花被艹得双腿发软,你能帮我剥么?」

  白子涵妩媚地笑了一下,然后转头冲着门口扬声喊道:「严少想吃葡萄了,谁给他剥一盘过来。」

  江皓严幽怨地瞪着她,白子涵看见了也当没有看见。

  她从包里拿出一个本和一支铅笔来,坐在江皓严的病床附近兀自写写画画。

  「你在做什么?」江皓严好奇地问道。

  白子涵说道:「我不是跟你说了?我很忙,我不能浪费哪怕是一点儿时间,所以即便是过来探望你,我也要把工作带上。」

  江皓严眼睛一亮,他一点儿也没有怪白子涵来探望他还把工作带上,而是很体贴地说道:「那你忙你的,我不吵你,我看书。啊,对了,你要是每天都可以过来陪着我看会儿书的话,我肯定痊愈得更快。」

  他说完就拿起床头柜上的一本书开始看,还真的就一个字都不说了。

  白子涵笑了一下,没有接他的话。她很快沉浸在自己的工作里。

  她预计在这里待上一个小时,等到了时间,朱嘉雯会提醒她的。

  病房里很安静,只有翻书的声音和白子涵的铅笔在白纸上摩擦的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一个声音突然打破了这个宁静。

  樊千睿怒气冲冲地站在病房门口,朱嘉雯一脸歉意地对白子涵说道:「夫人,我拦不住樊先生。」

老头为了方便不带套,校花被艹得双腿发软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