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上晚自习时被男同学摸出了水,我在玉米地要了村花

  我喜欢吃饺子.

  她走到桌子旁,环顾四周,然后在她旁边坐下。不安的两个人抬起头,一起看着她。

  余魏飞看着他们要吃的饺子,转过头,抬起下巴对着她桌上的一大碗饺子:「请吃饺子。」

上晚自习时被男同学摸出了水,我在玉米地要了村花

  环顾四周,眨眨眼:「我们要吃饱了。还有,老师,我们不是很熟。」

  余薇薇假装没听见,指着唐颂:「这个帅哥是谁?」

  回想那天她喝醉了,在茶叶店和唐颂勾搭上了,她立刻变得警惕起来。她正要说话,却被唐颂抢先了,他吐出四个字:「卖奶茶。」

  这些话的效果相当于「呵呵」。余魏飞愣了一下,然后绝望地捂住脸,迟迟不喝酒。

  环顾四周,点头,唐颂的话更有力。她戳着魏伟的胳膊:「老师,你被相亲对象甩了吗?」

  余薇薇立刻挺直了胸膛:「我甩了他。」

  」环顾了三秒钟,我点点头.哦,对了,你甩了他。」

  她的话是如此敷衍,无法说服自己,不得不放弃。她还指着唐颂:「这是你的男朋友吗?」

  环顾四周,点头:「怎么了?」

  余薇薇严肃地告诉她:「学生时期谈恋爱没有好结果。」

  那一刻,空气停止了流动,邻桌饺子冒出的热气似乎凝固了。

  看周围面无表情的上晚自习时被男同学摸出了水塞了一整个饺子到嘴里,嘴巴刚合上,饺子馅还是热的,然后……他根本嚼不动。

上晚自习时被男同学摸出了水,我在玉米地要了村花

  场面太尴尬了。

  唐颂把醋碟里的醋全部倒在她面前的碗里,然后把醋递到她嘴边:「吐出来。」

  余薇薇无法厌恶地看着它。唐颂把她吐出来的饺子倒进桌子底下的垃圾桶里,然后皱着眉头看着她:「你能聪明点吗?」

  期待的喝了一口水,我说:「我只是想表达我的无语,但是饺子不给我面子。」她马上就觉得肚子胀了,还剩了几个饺子不想吃了。她看到唐颂没有吃饭的计划,所以她说:「买单回家吧。」

  「回家吗?天黑之前你回家了吗?」余魏飞站了起来,向四周看了一眼,然后和他们两人一起去前台买了一单。那么多饺子没吃,白白扔了近两百块钱。

  「没关系,他家和我家一样。」环顾四周,随口回答,然后冲她挥手,「老师,不要去这里,去找个地方吃点东西缓解一下情绪,拜拜~」

  她和唐颂没有任何负担地离开了,把余留在的地方,心情复杂。

  这几天大一的小鬼情侣看到父母确认关系?她三十一岁连男朋友都没有。真的有点……不年轻了吗?

  其实她一直觉得自己一个人过的挺好的,但是现在看到别的情侣谈恋爱就很甜蜜了。也许她真的应该想想另一半。

  下次遇到相亲对象,她会很努力,很真诚。至于她能不能走下去,我们走吧。

  第58章关于未命名的事物

  像学生会这样的招生,上周就结束了,大二大三的学长还专门去大一的宿舍做宣传。当他们环顾四周,得知加入学生会不仅要做免费苦力,还要承受其他同学的不满时,她说不要搅这浑水。

  当然学长学姐的原话不是这样。

  他们其实是这么说的:「加入学生会有很多好处。你可以锻炼你做事的能力,也可以锻炼你战斗的能力。总之,只要你在学生会呆一年,让你重生,你各方面的能力都会有很大的提升。」

  运动伴随着烦恼和辛酸,也伴随着丰硕的成果。如何选择取决于个人。

  期待着不愿意牺牲自己的时间去做鸡毛蒜皮的小事,她现在期待着本周六在大学生活动中心举行的社团招聘!那不是和漫画里各种社团一样的社团吗!

  大家因为兴趣相同聚在一起,然后举办各种好玩的社团活动,想想都很有意思!

上晚自习时被男同学摸出了水,我在玉米地要了村花

  盘古和王珏一大早就到了大学生活动中心,小区新招的品牌从外面的空地延伸到活动中心一楼的停车库,很招摇。

  早上八点半,人不多。环顾四周,王爵大老远跑来收集一沓传单,各种瑜伽、篮球、吉他,负责招新人的前辈们笑得很灿烂,让人心情大好。

  走来走去,期待有三个目标,一个是「涂鸦天堂」,一个是「飞行俱乐部」,一个是「摄影协会」。

  咨询结束后,我四处看了看,了解到三个社团都有频繁的活动。虽然参加社团的数量没有限制,但是以后的活动肯定会有冲突,所以参加是不现实的,她也有点难以选择。

  王濧只是来拿那个社的功劳,只报了一个据说功劳最大的读者协会。当她支付会员费时,她无法决定。

  「如果不能决定,就抽签,哪一个是哪一个。」王爵提议。

  我希望我不想用这种方式:「既然这样,如果以后这个俱乐部不好玩,我一定会后悔的.我得自己分析利弊。」

  王觉也想到了,想到了这三家俱乐部频繁的俱乐部活动。他说:「飞行俱乐部似乎总是挤满了玩团队游戏的男孩和女孩。肯定会有很多肢体接触,你男朋友……」

  环顾四周,再次眨眼:「好吧,把这个拿出来。」虽然唐颂可能不介意,但她不喜欢过多的身体接触。

  「涂鸦公园是大家聚在一起画画的地方?」王爵摸了摸下巴。「这样对摄影协会更好。让我们出去拍照看看风景。你也可以到处玩……」

  环顾四周,她觉得自己的分析很有道理,决定向摄影协会汇报。

  虽然说是摄影协会,但对设备要求不高,单反就更不用说了,只要你有个像素稍微高一点的手机摄像头,象征性的会费也就20块钱,但是新招的学姐透露,后期活动要额外付费,因为她可能会回稍微远一点的地方收风,20块钱真的不值什么。

  期待了解,高质量的活动通常基于足够的金钱为基础的。

  她和王珏了结社团的事情回到寝室也才十点,杜丹琳已经起来了,黑着脸坐在椅子上。

  顾盼周末都回家不太清楚杜丹琳的作息,但王珏很清楚,她是那种不到深夜两点不肯睡,不到中午十二点不肯起的类型,这次社团招新截止时间又是在下午三点半,她完全可以不起来的。

  王珏不解,但也没问。

  顾盼二人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王珏打开电脑开始追剧,顾盼登上qq跟唐颂报备自己加入的社团。

  又穷又白:我加入了摄影协会,你把单反借给我~

  她等了好一会儿,那头才有了回音。

  tangs:你不是只会自拍吗

  又穷又白:胡说!!!我可会拍照了!

  tangs:下周回家你直接带过来就好了

  又穷又白:好哒

  又穷又白:你在干嘛呢

  回完之后顾盼又觉得唐颂的态度有点儿奇怪,要换了平时他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放过自己。她捏捏自己脸颊上的软肉,是在忙吗……

  正走神的时候,身后传来不小的响声,吓得她整个人颤了一下。

  她回过头,发现杜丹琳整个人懵在了那里,而她桌子上放着的原本还咕嘟咕嘟直响的电热水壶没气儿了,悄无声息。

  电热水壶爆掉了,好在还没炸出来。

  顾盼仔细看了看杜丹琳周遭,没有任何被破坏的痕迹,她应该只是被吓到了。

  杨菱本来在卫生间里,听到声音匆匆用水冲了冲脸上的洗面奶就跑了出来,问:「怎么了,刚刚那是什么声音?」

  杜丹琳没有回话,王珏心有余悸说了一句:「大概是电热水我在玉米地要了村花壶坏掉了。」

  「哦。」杨菱点点头,看杜丹琳脸色不好,便小心问:「丹琳,你没事吧?」

  杜丹琳还是没回话,杨菱很担心,就又轻声问了一次:「丹琳,你还好吧?」

  「你觉得会还好吗?!怎么可能还好!」杜丹琳噌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怒目圆睁。

  她忽然发作是寝室里其余三个人都没想到的,杨菱都有点反应不过来,自己关心地问一句,还错了吗?

  杜丹琳的胸膛剧烈起伏着,她微微喘着粗气,顾盼看得出来她在努力压抑自己的火气,片刻之后,她拿起坏掉的电热水壶,越过杨菱的时候说了一句「我心情不好,不是针对你」,往外走出去了。

  杨菱低着头,愣愣站在原地。

  顾盼有点看不过去,劝了她一句:「你别因为她难过,不值。」

上晚自习时被男同学摸出了水,我在玉米地要了村花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