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口述与富婆出差,详细的房事描写小说

  没有,她是吃了喝了才收的账。齐楠微微一笑:「我给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戴什么花?」

  宣姨凑过来,轻轻把雪牡丹绑在衣襟上。「你不老,看,很适合你!」

  齐楠摸了摸雪牡丹,冰冷的触摸让他的心微微发软,声音也变得温柔起来:「公主,我今天约了白泽帝,该出发了。」

口述与富婆出差,详细的房事描写小说

  宣仪面无表情:「白泽皇帝是谁?」

  她曾经装傻,但祁南别无选择,只好又解释了一遍:「上次我跟公主说拜师的事,白泽皇帝是万神殿的30个酋长之一。你让他当老师,公主受益匪浅。」

  「祁南,你怎么不教教我?」

  齐楠摇摇头。「真的每个人都能当老师吗?只有在万神殿有席位的神才能承担这个重要的任务。公主到了五万岁,如果万神殿里没有老师的信,流放凡间就是大罪。就连帝子皇帝也不能幸免。」

  这是神圣世界的死亡法则。每一个五万岁以下的新神族,都要拜一个万神殿中的老师,修炼阴阳五行、圣职通则、运气与劫数等等,才能得到圣职,履行职责,不至于闲来无事找花访柳,让神灵堕落。

  宣仪淡淡地说:「我离五万岁还很远。」

  齐楠知道跟她讲道理是不行的,索性笑笑:「公主自然知道道理,何必再问呢?」

  她整天躲在紫府里,第二道门没出来。她好不容易找了个媒人介绍她去帮苍白王子,故意让她把事情搞砸。皇帝最怕的就是公主在闺房里养大。

  萱姨眨了眨眼睛:「可是我今天不舒服。」

  齐楠一次次摇头打趣:「她毕竟是公主。她除了遵守诺言什么也没说。上次我跟公主提到这个,公主说了什么?按照我们的安排。公主现在这样了,能随便叫吗?另外,公主真的不舒服吗?喝茶的时候没看出来。」

  宣姨终于放下了手里的雪花,起身扶了扶狐皮,叹了口气:「走,我去。」

  万神殿位于中天的万神山。因为离天宫不远,众神的验证校准都在这里,神族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口述与富婆出差,详细的房事描写小说

  长车落地后,济南并没有忙着下车。首先,她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玉盒子。打开后,她看到了一个用夜光丝和天河玉做成的锦垫。垫子是手掌大小的深色鳞片,又深又暗,质地复杂。

  萱姨有点愕然:「这是我爸爸的秤吗?」

  中山龙神的鳞片无所畏惧,阴阳五行,法宝,堪称至宝。送给白泽帝老人只是想让他收自己为徒?

  齐楠笑了:「以白泽作为皇帝的能力,自然配得上烛阴的龙林。」

  据说这位白泽君主是神圣世界中在位最久的神,开启了自然之道,掌握了世间万物的法则。万神殿中的33,333个大厅被他伟大的化身所庇护。

  有很多神族想成为他座下的弟子,但他对弟子的挑选极其严格,经常喜欢有一些非常刁钻的问题来试探崇拜者。所以有传言说十万神族很难有白泽皇帝座下的弟子。

  「白泽帝听说公主还年轻,所以拒绝见她。要不是皇帝劝说,皇帝会送你礼物,连这一面都难找。但是,见面就是见面,要看公主是否被他看中。公主不想胡来,浪费皇上的龙麟。」

  济南最清楚自己的恶性,所以用心良苦。

  玄乙一点点头,推开门,但门没有打开,直到祥光穿过天空,差点把他们弄瞎。

  只见多少长车停在了白泽皇帝的明成殿前,小神祗们眼巴巴地守在门口,等着皇帝给个机会试驾。

口述与富婆出差

  祁南不禁感慨:「这么多神族都盼着拜白泽皇帝!」

  他扶着公主下了长车,这时候守在殿前的众神转过头来,无数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宣仪。形势看起来很糟糕。

  宣姨整了整火红的狐皮,低声道:「他们怎么都在看我?」

  祁楠苦笑着说:「公主不是自己做的。同一天,花女王花园摆了这么大的排场,公主早已臭名昭著。」

  哦,像这样。

  玄一知道了一瞬间,平静的向前走去,没有别的。

  第五章朋友应该结婚了

口述与富婆出差,详细的房事描写小说

  他们的公主并不像皇帝想象的那么虚弱.吉娜在她身后暗暗想道。

  钟山皇帝年轻时温柔多情,妻子温柔内向,但公主一点也不像他们。真不知道这种一意孤行,目中无人的态度是怎么来的。

  如果她一直这样,我怕她50万岁也不嫁。想到这里,济南不禁恨不能提前50万年结婚。

  帮助上帝多好啊!身份适合对方,年龄相差不大。关键是他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谣言,这在年轻的神族中是很少见的。

  公主竟然把他活活气死了――齐楠觉得自己总有一天会被气死的。

  不远处的神族突然发出低沉的声音。济南心事重重,胡乱瞥了一眼,却见一个英俊的白衣王子牵着九只绿狮子穿过人群,向明寺走去。是哪一个帮助了苍白王子?他也是来拜白泽老师的吗?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巧合!

  他心里一慌,举起手去抓宣姨,警告她言行要谨慎。但当她得到了空,她转过头,看到她的小公主站在很远的地方,她根本不打算迎接他。

  吉娜急了,有一次,当面居然不知道,背对其他神族也不知道怎么笑话烛阴的不懂礼仪!

  看到主神越来越近,齐楠只好上前跪拜行礼:「帮主神,我们公主客气了。」

  福苍冰冷的目光从他身边掠过,落在他身后的宣姨身上。只看了一眼,他就把目光移开,微微点头。「龙公主客气了。」

  .龙公主是什么意思?他甚至不记得公主的名字?

  扶着九狮的福苍显然不打算留下来。她干脆利落地绕过她,只想到后面去。突然,她看到济南裙子上跳舞的牡丹,他的脚步突然停下来。

 详细的房事描写小说 ".你还摘了跳舞的牡丹?」

  魅力的声音变得极低,里面有一股危险的风暴。他转过身,双目沉如渊水,定定望着玄乙。

  齐南下意识摸了摸衣襟上的雪牡丹,顾不得细想扶苍神君问这句话的意思,急急开口:「扶苍神君,这不过是……」

  一只雪白的纤手挡在了他身前,也将他的话挡了回去。

  玄乙坦然与扶苍神君冷淡的目光对视,她慢而软的语调此刻听起来非但不能缓和气氛,反而更像火上浇油:「一朵花,妾身喜欢,摘了便摘了,神君何故动怒?」

  扶苍面无表情望着她,看不出喜怒,只一个字一个字缓缓道:「婆娑牡丹乃天地灵根,三万年一开花,花皇更是爱护至极,每日浇水施肥都亲自动手。」

  玄乙浅浅一笑:「正是如此珍稀名贵的牡丹,才能配得上烛阴氏。」

  扶苍看了她半晌,忽然将九头狮的缰绳放开,一步步朝她走过来。

  齐南大惊,无论这位神君想做什么,此举都已算挑衅,若真因为冲动发生冲突,对青帝和钟山帝君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他忽地抬手,将衣襟上的婆娑牡丹摘下,不由分说丢在了地上,却见这晶莹剔透的牡丹无声无息碎成几瓣,点点白雪晕染开,竟是白雪捏成。

  齐南呵呵笑道:「扶苍神君,这不过是公主玩笑之作罢了。婆娑牡丹如此珍贵,公主又怎会轻易采撷?她年纪小,不会说话,还望神君包容,莫要与她计较。」

  扶苍神君眉头紧蹙,盯着地上粉碎的雪牡丹看了许久,再抬眼望向玄乙,她慢悠悠地摩挲袖口上的花纹,问道:「神君方才气势汹汹地过来,是想对我动手么?」

  他像是没听见,只朝齐南拱了拱手,淡道:「烛阴氏名不虚传。」

  玄乙绵软轻柔的声音又一次响起:「华胥氏也让我大开眼界。」

  齐南这会儿想钻地的心都有了,别人神君这话哪里是夸奖,根本是赤裸裸的讥讽啊!公主总是这么任性,他忙了半天到底是为谁?!

  扶苍依旧像是没听见,转身牵过九头狮,另寻了一块空地,等候明性殿开门。

  玄乙优雅地退了数步,悠然道:「看样子扶苍神君也是来拜白泽帝君为先生的,我不愿与此等鲁莽狂妄之辈共为同僚。齐南,我们走。」

  齐南登时傻眼了,千算万算也想不到,小公主来这一招!连白泽帝君的面都还没见到就回去!来的路上他就一直把心提到嗓子眼,生怕她出什么鬼点子,这会儿她真有鬼点子了,可怕的是他竟然想不出半点挽回的法子!

  对面的扶苍神君面色铁青,齐南打从认识他就没见过这清冷的神君有过如此难看的脸色,他的头发都已急白了几根,欲要赔礼道歉,却又如何开口?

  眼看公主就要得偿所愿上车回钟山,齐南急的头发又白了几根,忍不住唤道:「公主……」

  一直紧闭的明性殿殿门忽然被打开,一个柔和却显得纤细的声音含笑响起:「呵呵,既然来了,又何必要走,本座一直盼望得见龙鳞,还请公主成全此夙愿,莫要急着离开。」

  守在周围看热闹的天神们震惊了,这是白泽帝君的声音!帝君居然也一直躲在门后看热闹吗?!

  玄乙只得走回去,从眉开眼笑的齐南手里接过玉匣,淡道:「晚辈自当听从。」

  片刻后,只见明性殿内施施然走出两个粉妆玉琢的小仙童,齐声道:「请诸位神君进殿,帝君正在殿内等候诸位。」

  早已等候多时的天神们满怀希望纷纷跨进殿门,过了良久,却全然不见里面有人出来,玄乙不由奇道:「不是说白泽帝君的考验十分严苛?方才的神族都通过了?」

  齐南心中没底,只道:「公主且宽心,无须想太多。」

口述与富婆出差,详细的房事描写小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