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我同桌不叫我穿内裤,他吸着我的两颗奶头

  兽人眨了眨眼睛,陷入了沉默。

  看来他也不知道.

  简又毫无希望地问小二黑:「那么你的家乡不在树海,是吗?」

我同桌不叫我穿内裤,他吸着我的两颗奶头

  猫人突然睁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珍妮,「你怎么知道的」。他使劲上下点头,指着珍妮的某个方向,「家。」

  就连吉宁也知道,这个方向和他们的住所完全不符合。

  她没想到自己猜对了。小二黑的家就在这个树海的背后.

  然而,如果他的人都活着,他们一定在树海的后面。不然这么久,二黑回家看个东西。

  「家。」小二黑又在念叨,想跳进五指树的海里,但很快又尖叫着跳了回来。

  树海阳光对兽人的伤害效果似乎一直维持着.

  吉宁走进树林,享受阳光,无一例外地来回走了几步。他对小二黑很惊讶。「嗯?嗯?」声音又回到了猫人身上。

  「从这里到你家要多久?」她翻着白眼问小二黑。

  这样,就有可能估计穿越树海所需的时间。

  卡曼蓝色的计算了很久,给了珍妮一个绝望的答案。

  「家。」这家人在谈论他们在悬崖另一边的巢穴。二黑指着一家人的方向,指着太阳,然后指着树海。「两个.三.十五次。」

  说起来,猫接受数字非常快,现在可以加减100位数以下的数字。

我同桌不叫我穿内裤,他吸着我的两颗奶头

  「十五天。」她本能地纠正了凯特曼的说法。

  如果是一两天的话,也可以采取晚上出去带点遮蔽物的方法,白天让小二黑睡在遮蔽物下。

  十五天.光是食物的重量,是珍妮或者小二黑一个人无法承受的。他们必须至少收留15只红角鹿。交通是个大问题。更别说猫人能否在五指之海中找到路。

  「你多久以前来这里的?」她问凯特曼。

我同桌不叫我穿内裤

  这句话有点太复杂了。二黑眨了眨眼睛,没明白。

  吉宁又问了几次,然后他突然发脾气,背过身去不说话,不理吉宁,耳朵耷拉得很低,尾巴沮丧地垂到地上,拍打着黑土地。「我不懂,我不懂,我不懂。」

  .你不应该教他他不懂的用法。吉宁心底默默抬起额头。自从我学会了这个词的意思,二黑就开始频繁地理解。如果我真的不懂,我不懂,如果我不懂,我还是不懂。

  「那你就不应该去任何地方上厕所,明白吗?」她提高声音问二黑的背影。「上完厕所一定要埋吗?」

  「我不懂!」卡曼确实回答了一连串的不理解。

  来吧,简宁翻了个白眼,懒得跟他计较。

我同桌不叫我穿内裤,他吸着我的两颗奶头

  他吸着我的两颗奶头「我去树林里看看。」她招了小二黑,走进了五指树海。

  从他们住的这个地方到湖边还有十几分钟的路。珍妮想知道五指树海一侧的湖边是否也死了,没有生物。

  猫人发出一声沮丧的呜咪声,即使听到了吉宁的叙述,吉宁也不再多注意这个可恶的、可爱的兽人,迈步走进了阳光灿烂的热带森林。

  这里的风景和遥远的岛上没有什么不同。依然是五指树和纵横交错的溪流。如果有区别的话,这里的溪鱼明显比较大。珍妮想知道它们是否可以食用,但她还没有想到捕捉这些小鱼的方法。

  她朝湖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描绘树木来纪念道路。起初,她能听到猫人大声的呼噜声,然后森林里静悄悄的,只有她自己沙沙的脚步声陪伴着她。

  在远处,你已经可以看到湖水在阳光下的倒影。吉宁失望地吐着舌头。这里好像不会有什么大发现。

  果然,这是一个相当平静的湖边沙滩。在大湖附近有一个如此浅的白色沙滩.风景真的很美,但是有什么用呢?她很快就要回家了,她不能带猫人去这个海滩玩。

  她试着向下游多走几步,然后走进树林看看情况。没有太大的区别……几乎是一样的风景。

  吉宁突然看到一个黑色和沉重的颜色闪过。

  她的心几乎立刻提了起来,心跳开始加速。

  这种颜色以前在这片森林里不存在。

  吉宁疯狂地在五指树上做了个记号,尽快朝那个方向加速。她没有错。不久,更黑的带着难言金属魅力的东西暴露在吉宁面前。

  她看到了一座黑色的小石山。

  山不高,吉宁轻而易举就爬到了山顶。它光秃秃的,没有任何植物。她轻轻敲了一下,失望地发现,黑色的金属颜色是来自黑石的小冷星。

  矿石是黑色的并不奇怪。

  这座山背靠着一整个山脉,山上生长着许多植物。这座山就像一条被山脉吞噬的黑色蛇。珍妮绕着它走了半个小时。但是山脉本身延伸到未知的距离。

  岛上的地理情况,吉宁的内心已经大致了解,这两座山夹着整个岛,其余都被水包围着。

  它他妈的关门了,不是吗?她苦笑了一下,拿出瑞士军刀,拉出一个不寻常的部分,开始尝试凿黑石山。

  稍加努力,她就凿出了一块石头.黑石山的石头挺软的,不像一般的石头那么硬。

  还有,吉宁想,这里不会下雨,不会有生物,石头也不会被腐蚀。

  她收起心中隐隐的失望,砍了几块大石头带回去做锅碗瓢盆。很难找到这么软的石头,所以我们应该充分利用它。

  我以为这座山是人造的.如果是人为的,至少说明这个大陆上有文明程度很高的种族。

  吉宁告诉自己,她应该对外星文明和气候开放。毕竟她不是宇宙学家。也许这个大陆上的一切都应该是这样的。她是谁?她为什么要质疑整个世界的真相?

  当她这样想的时候,她平静多了。珍妮来回走了几次,把大石头扛到了杂林里。惹得小二黑上前就是一番摸索。

  「嗯?」他指着石头,「不懂?」

  看来二黑也没有见过这样的石头。

  简宁稍微解释了一下来由,就开始向二黑分派工作。

  「来,我们试试看能不能把石头磨成锅。」

  虽然说石头的密度不大,但是当然也有重量,他们索性在交界地带坐着就开始干活,简宁采摘了一些果子,把之前剩下的熟肉给二黑吃了点,自己就吃果子打发了一顿。

  第二天早上起来,他们又继续干活,二黑率先完工,雕琢出了一个相当大的带把锅子,这种石头类似于后世的火山石,要比一般的山石轻很多,雕琢成锅之后就更轻了,简宁当即试着去捕了一些鱼回来,吹火做饭,用锅子烧了一锅鱼汤来吃。

  二黑吃得尾巴尖儿都绷直了,从前的木锅毕竟容量小,没有石锅大,并且可以直接接触火来得便利,不论从味道还是便利来说,石锅都要比木锅更先进。

  到了下午,简宁也琢磨出了一个平底锅。

  晚餐就是干烧河鱼,小二黑捕了一头鹿,于是就又有了鹿肉圆叶汤。

  吃过饭,因为还有一大堆锅碗瓢盆要雕琢――简宁贪心地想雕出一套餐具来,所以他们又在交界地带住了一夜。

  正好方便简宁验证自己的想法。

  他们没带什么贵重的东西,就算有带,在这片大陆上其实也不大需要守卫,所以简宁直接拉着小二黑的手,带着他走进了五指树海。

  这片大陆没有月亮,只有无数星光辉映着整片天空,猫人一开始还很谨慎,尾巴尖儿都绷得紧紧的,就怕还会被刺伤什么的,但是他居然很顺畅地就进入了五指树海的区域,一点儿疼都没受。

  二黑顿时欢畅起来,喵呜着把简宁抱在怀里来了个法式长吻,「进……来了!」他和简宁感慨。

  简宁也很高兴,她挣扎着从兽人怀里下地,拉着兽人顺着白天留下的痕迹,直接走向了白沙滩。

  在杂树林那边,河岸边往往是茂密的芦苇样水生植物,沙滩什么的,猫人应该还从没有见过呢!

  果然,一见到沙滩,猫人就好奇起来,从喉咙中发出了呜噜声,蹲□抓了一把沙子,好奇地向简宁喵呜了起来。

  「不懂。」

  「沙。」简宁教猫人,「沙。」

  然后猫人很快明白了这种叫做沙的东西踏上去软绵绵的,踩一踩还会四处飞溅。

我同桌不叫我穿内裤,他吸着我的两颗奶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