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女友被六黑鬼干,我们老师让我桶个够

  「嗯,你知道,我这几天很忙,没时间出去挑礼物。要不你晚上等我给你补个礼物?」根据赵江的台词,李泽巧妙地说出了这样一段话。

  只是,在他开口的第一句话里,夏脸上的笑容慢慢褪去。直到李泽结束,夏天才变浅。他低下头,似乎在专心走路。

  自从李泽出院后,她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虽然大多数时候,依然沉默不语,但夏浅能感受到他对她的善意。两个人之间的默契越来越高,她甚至开始想当然的认为李泽会准备一份礼物给她惊喜。

  但是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抽不出时间的事情,干脆就忘了。她又不是想要漂亮又贵的礼物。与其现在什么都不准备,不如在路边买一个。越想越觉得夏天委屈。她仍怀着一个婴儿.

  看着夏浅闷着头,李泽有些后悔。只是,想到赵江的誓言,说女人喜欢这种抑扬顿挫、先失望后希望的惊喜,李泽又犹豫了。

女友被六黑鬼干,我们老师让我桶个够

  他很少哄一个女孩,即使他前世和刘勤学在一起,他也大多是在糟蹋材料。对于这种纯粹想让一个人快乐的事情,他不理解,也无法体会。

  下午,他们俩都没有课。午饭后,睡了一夜后,和夏浅住在书房里。

  夏浅手里拿着一本书,靠在靠窗的沙发上。离考试周还有半个月,她还没有完全理解自己落下的很多课程。这几天,几乎只要他有空,夏浅就会带着书看书,甚至连他之前最喜欢的画都暂时忽略了。

  李泽也很忙,手头已经堆积了几份清单。之前,为了买自己喜欢的钻戒,李泽拿了很多高薪榜。现在,还有几个未完成。

  但是,此时的他们,虽然看起来很忙,却并没有安定下来,真正投入到自己的事情中。

  脑海里一直在浮现,之前在路上,夏浅失望委屈,李泽根本无法集中精神。已编程的程序,输出被删除,并重复。李泽心里生出烦躁。他讨厌被别人影响,或者这是做生意的时候被影响。

  李泽揉了揉眉毛,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心里的想法并不是由意志控制的。越不想想,越想。闭上眼睛,再睁开。李泽打算看看外面的风景来缓解这种现象。

  视线,无意中瞄到了窝在旁边的人影。浅色的沙发,年轻的女孩懒洋洋地躺着,手里拿着一本书。几缕垂下来的头发在微风中划出了一丝弧度,遮住了下垂的眼睑。

  外面碧蓝的天空,画面太美了。李泽甚至忘记了其他人,只觉得一瞬间,他的心变得异常平静,之前增长的烦躁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手里的书页仍然停留在刚刚打开的那一页上。眼睛都在看着上面的字,脑子却不知道往哪里飞。虽然我一次又一次的告诉自己,李泽这几天真的很忙,夏浅还是有点难过,很难过!

  她觉得人真的很奇怪。如果李泽以前忘记送礼物,她会迷路,但她不会感到悲伤。但是现在,感受着李泽的变化,再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夏浅觉得,虽然心里有一万个理解,但终究是难过的。

  就好像,我一直认定李泽比以前强一百倍,但是有一天现实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假象,她却想太多了。她在乎的是礼物,与其说是礼物本身,不如说是买礼物的人当时是不是装的她。

  感觉到一抹视线在看着自己,夏浅疑惑的抬起头,什么也没发现。李泽仍然面对着电脑,敲着她无法快速理解的代码。微微蹙着眉头,嘴唇轻轻抿着,从夏日的光线来看,就像一个少年从漫画里走出来。

  大家都说正经男人最有魅力,更别提长得好看的男人了。夏浅因为这一眼,有些愣神。拿起耳朵后面的铅笔,在空白的信纸上一笔一笔的勾画。

  然而,过了一会儿,卡通版的李泽出现了。抽象画,特意加了一抹滑稽,除了五官能隐约分辨出是谁,动作和面部表情都不亚于反面。

女友被六黑鬼干,我们老师让我桶个够

  我看到图中的小个子,两颊微鼓,显示出十足的愚蠢。头顶上,有一撮枯死的头发卷曲起来,手里拿着一束花,旁边站着一个穿着裙子的漂亮小蘑菇。但显然,小姑亮拒绝了这束花。然后第二张图,就是那个疑似李泽的小个子,躲在角落里画圈圈。

  看着画的塑形,夏浅不禁笑了起来,之前被压抑的怨气似乎消散了不少。信纸小心翼翼地夹在书页之间,夏浅才得以静下心来,仔细地看着书。

  另一边,在夏浅抬起头的瞬间,李泽反射性地低下头,假装认真地敲着键盘。至于他弹的是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是想了想,然后就愣了一下,假装若有所思地把刚才弹的一个个瞎删了。

  晚上,晚饭后,李泽溜进浴室,趁着夏天还浅的时候偷偷打了个电话。

  果然,出来一会儿,不过,她听到夏浅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不知怎么的,李泽有点激动,假装随意走到夏浅附近,用耳朵听着。

  「阿泽,我出去。刚一佳打电话说班里有聚会,让我去。」天快黑了,夏天不想去了。只是想到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担心贝-张佳。如果我拒绝了,我就说不出来了。而且,听张贝的故事的意思,似乎是来接她的。

  「嗯,路上小心。」我第一次做这种事时,李泽显然不熟悉,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只是兴奋地帮夏浅出去穿外套,行为之间还带着一丝急切。

  「你怎么行为怪异?」接过外套穿上,夏天疑惑地看着李泽。他有什么感觉,好像很期待她出去?然而我并没有真的放在心上。我以为张北佳快来了,夏天的浅招不可避免的加快了。

  直截了当地说,李泽有点不舒服,但他一直脸皮厚,善于伪装。「哪里?」问道,他低下头,来回打量着自己的衣服。

  当夏天还很浅的时候,贝-张佳已经在小区门口等着了。寒风中,不宽的身材缩成一团,显得有些单薄。夏浅快步走过去,看着张北佳微汗的额头,有些埋怨,「不是说了,让你别急,怎么还这么赶啊。」

  「阿泽,你先回去吧,我走啦,」这个时间点,聚会也不知开始了没,夏浅有点不习惯让别人等着。

  看了眼张蓓佳,李泽露出一个彼此都懂的眼神,「嗯,我上去了,你路上慢点,别急。」本来,他并没有打算找张蓓佳配合,只是,想着她们两人的关系,李泽最后一刻才勉强决定下来。

  为了这个,期间还受到不少张蓓佳的白眼。不过,此时看着夏浅成功跟着张蓓佳过去,李泽又觉得之前的冷遇,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怎么突然有聚会?上午上课的时候,都没听说啊。」以前每次聚会时,都提前预热一段时间,好争取多几个人参加。可这次却一点消息都没听到,夏浅有些疑惑。

  心,叮咚一下,张蓓佳反应也不慢,「呃,这个啊,早几天就通知了。当时有事,才忘了和你说,这不?今天临时想起来了,立马就火燎火燎地过来找你。」

  怕继续说下去漏了馅,张蓓佳换了个话题,「你这几天和李泽处得怎么样?他有没有欺负你?」

  「没有,李泽一直对我很好的,」虽然早上还有点小小的郁闷,但并不能否认李泽这段时间是真的对她很好。难得地,听到张蓓佳主动问起李泽,夏浅又继续说了一些具体的事例,想让张蓓佳对李泽多添一点好感。

  果然,听着夏浅一口一个李泽,张蓓佳第一次有种松口气的感觉。说实话,除了在李泽这点上,夏浅有些死脑筋外,其他时候都是很聪明的,张蓓佳真的有点担心会被套出话来。

  不知不觉,把这段时间发生的点点滴滴都说了出来,等夏浅停顿下来,人已经跟着张蓓佳到了校园,「不是聚会吗?怎么到了学校,」而且,看方向似乎还是去天文台的路。那儿晚上不是直接被锁了吗,不许学生上去的!

  「我也不知道,他们说是在上面,应该就是在上面吧,」已经到了终点,完成了既定的任务,张蓓佳也不愿意继续找借口,只催促着,「快点上去啦,说不定大家都等急了。」

女友被六黑鬼干,我们老师让我桶个够

  天文台说是天文台,其实不过是一幢普通的教学楼。因为最高层是露天的,并没有像其他建筑物那样搭建小半层悬梁,再铺盖红瓦,所以才被大部分同学戏称着天文台。

  虽疑惑着一向到了晚间就定时上锁的天文台,为什么今个没锁,但夏浅也知道张蓓佳是不会害自己的。见她真的有点急迫,夏浅想了想,就跟上张蓓佳的步子,向最上面一层走去。

  周围静悄悄的,除了每层中间的照明灯,和身旁的张女友被六黑鬼干蓓佳,看不到任何人影,也听不到一点声响。夏浅,突然有些怀疑张蓓佳说的聚会是否真有其事,「蓓佳,真的有聚会吗?怎么一点声响都没有啊。」

  「哎呀,你上去就知道了,反正我又不会害你,」张蓓佳心里有些怨念,这李泽是怎么办事的?光让她找借口把夏浅带过来,自己也不把准备工作做好点。这种静悄悄的地方,说有聚会,傻子才会相信。再不济,也可以搬台电脑,插上音响,调到最大音量播放音乐啊。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最后一层了。推开虚掩着的门,张蓓佳拽了拽夏浅,示意她快点进去。外面,除了晕暗的星光,并没有任何的照明设施。夏浅有些迟疑,她现在怀了宝宝,若是碰到什么东西,后悔都来不及。

  只是,还没等夏浅说出拒绝的话,人就被张蓓佳轻推着进去了。

  看着空荡荡的手,张蓓佳莫名地有些失落。明明,她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夏浅和李泽在一起,可今天,却也是她把夏浅的手交给李泽。想到李泽找她帮忙时,承诺的那些话,张蓓佳暗暗地对自己说,李泽不是他,他们俩人会永远快乐地在一起。只要李泽真得对夏浅好,即便她不看好李泽,他也会祝福两人的。

  被张蓓佳突然的动作惊住,夏浅正打算后退,就突然感觉到腰侧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揽住。这下,不是惊而是吓了,正准备叫出声来,才听到耳后传出熟悉的声音。

  「是我,别怕,」从背后抱住夏浅,李泽轻声安慰着。本听从江照的建议,准备给夏浅一个出其不意的惊喜。可却没想到才刚刚上场,就差点吓到夏浅。

  莫名的,李泽突然对接下来的计划,忐忑起来了。或许,他不应该抱着江照说得就是正确的想法,毕竟求婚是不同于谈恋爱的。

  「你怎么过来了?」平复好情绪,夏浅转过身子,好奇地看着李泽。心里,猛然地升起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夏浅想告诉自己不要多想,但偏偏忍不住地又要想下去。

  没有回答夏浅的问题,李泽低下头,轻声说着,「闭上眼睛,我抱你过去。」虽然没有一开始那般,看好江照的计划,但准备都准备好了,李泽也不想在这个时候中途停止。

  见夏浅真得闭上眼睛了,李泽才摸向裤子的口袋,将提前编辑好的短信发送了出去。然后,微弯着身子,一个公主抱,将夏浅报了起来。

  突然的失重,让夏浅低低地咦了声,双手也下意识环住李泽的脖颈。头埋在李泽的肩窝,嗅着他身上的清香,夏浅突然觉得心静静的,仿佛天塌下来也不怕,满心满眼都是李泽一个人。

  「我们老师让我桶个够好了,可以睁开眼睛了,」将夏浅放下来,李泽紧张地开口。直到这一刻,李泽才发现自己有多么在意夏浅的反应,之前的笃定,仿佛像个笑话般,变成如今不安的等待。

  眨了眨眼睛,适应了现在的亮度,夏浅才认真地看向四周的布置。只见,她和李泽正站在玫瑰花瓣铺成的心形图案上,四周是迷你彩灯编制成的祝福语。彩色的亮光,一闪一闪,似乎要照进她的心里,让夏浅觉得整个人都浸在蜜里,甜丝丝的。

  突然,似乎传来一阵声响。接着,便见到一个淡黄的亮点咻地一下冲向天空,然后,在最高点处爆发,散落成无数颗流星划向四面八方。一下接着一下,似乎整个天幕都被染上一层彩色的外衣。

  夏浅微张着嘴,震惊地看着一朵又一朵流星花的绽放。直至最后,一行彩色的‘我爱你’三个大字出现在半空,才忍不住地掉下眼泪。

  爸爸说,李泽是因为家世才选择和她在一起;蓓佳也说,李泽不是一个好的归属。似乎,所有人都不赞同着他们在一起。可此时此刻,夏浅突然有了勇气,向所有人宣布。他们在一起,她会幸福的,一定会的。

  指腹拭去夏浅眼角的泪水,李泽掏出早就准备好的戒指,打开,「这枚戒指我早就准备好了,只是,一直不知道要怎样交给你。现在,夏浅,你准备好了吗?让我用一辈子的时间,向你践行这三个字的含义!」

  顺着李泽的视线,夏浅再次看向半空中的彩字,刚刚被拭干的眼角再次湿润起来。她从不知道,原来有一天,自己也有这个感性地时候。只是,心里为什么那么甜呢。

  执起夏浅的左手,李泽小心翼翼地将钻戒套进她的中指。直到套牢了,李泽才一个用力,将夏浅狠狠地抱在怀里,「未来的人生,就让我们一起走下去!」他会努力地学着做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再也不会让她伤心一秒。

  「亲一个,亲一个,」原本还躲着偷看热闹的人群,见两人拥在一起,忙起哄地从门后走出来。

  「李泽,求婚都成功了,你还不亲一个,算不算男人啊?」整个主意大半部分都是江照想出来的,他也不怕李泽会立马翻脸不认人,非常嚣张地激着李泽。

  见到有人来,脸皮还很薄的夏浅,立马挣扎着推开李泽的怀抱,并后退了一小步。让还没有抱够的李泽瞬间黑了脸,看向江照的眼神也多了些咬牙,「是不是男人,过几个月。你们就知道了。」好好的气氛就这么被打扰,李泽有些小恼。

  「可是,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啊?」难得的,一向沉稳的许非凡也加入了起哄的队伍。

  有了后援,彭宴的胆子也跟着变大了些,「李泽,不就是亲亲吗?你怎么还磨磨蹭蹭,跟个女人一样?」终于有机会打趣李泽一次,彭宴又是激动又是新奇。其实,他会说他还记着李泽上次吓唬他的事吗。

  热热闹闹,在众人的起哄、祝福声中,李泽最终还是禁不住炮轰,同意亲吻夏浅。只是,还没来得及动作,手机铃声突然就响了起来。李泽看了眼来电显示,愣住,有些迟疑地按了接听。

  「明天上午,到我公司来一趟!」电话的另一头,显然是夏浅的父亲夏正松。

女友被六黑鬼干,我们老师让我桶个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