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有好几个同学吸奶,你喝过吗

  

  霍苗从棋牌室出来,盘腿坐在榻榻米上,一双朦胧的眼睛在睡觉。刘友的脸有点黑,戴着口罩。

  

有好几个同学吸奶,你喝过吗

  

  「小喵,你最近怎么样?」刘友每天都要问这个。

  

  

  霍苗笑了。「嗯。」

  

  

  「你的脸靠过来了。」她钩住手指。

  

  

  霍伟乖乖地把脸贴近屏幕,陆游把侧脸按在屏幕上戳了一下。「嗯,又是小白。」

  

有好几个同学吸奶,你喝过吗

  

  这时,棋院里的一群师弟们会惊恐地发现,一个在智商上一直看不上自己的严肃面无表情的哥哥,正以极其可爱的姿势向屏幕走来,眯着眼像只小猫。

  

  

  弟弟们小声说:「所以以后不要找拳击手了。」

  

  

  「怎么,我觉得优优很好。」有几个弟弟反驳,举起五根手指一一列举。「很美,阳光明媚。」

  

  

有好几个同学吸奶,你喝过吗

  「看看霍伟兄弟。」几个人转头看了一下,犹豫了几秒钟。「晚上吃什么?」

  

  

  「脸。」几个人巧妙地转移了话题。

  

  

  *

  

  

  徐璐的婚礼在河边举行。纪老师觉得这条河是徐璐的故乡。在家乡举行婚礼会给徐璐一种温暖的感觉。他熟悉徐璐的性格,知道她是个恋旧的人。

  

  

  婚礼在室外举行,一切都很温馨低调。吉老师的家人想在摩洛哥自己的独栋别墅里举行一场豪华的婚礼。纪老师还以为是回江的小暖半场,就邀请了许璐小时候的玩伴办婚礼。为此,还跟家里的老人闹了些不愉快。

  

  

  徐璐提到这件事,也感动了几分。她和陆游提到了富二代。我的老师总是这么说。陆游用头看着她。「露露,我发现你变了。」

  

  

  徐璐喝了口热咖啡。「没有。」

  

  

  陆游摸着胸口说:「你变得成熟了,成熟了。」

  

  

  徐璐笑笑,「我就当你是夸奖。」顺便拍拍陆友的肩膀。「这次你可以拿花束了。」

  

  

  陆游傻乎乎地笑了。「真的?」

  

  

  「绝对的。」说完,她又捏了陆游的脸一下。「哇,我请你做光子嫩肤。」

  

  

  陆游刚从巴西回来,整个形象都是从城乡聚集部回来的。在接机的时候,刘友穿着国服挤在人群中间,霍苗几乎认不出来。

  

  

  幸运的是,男子队认出了霍苗,并把悠闲地与队友分享巴西纪念品的人拖出了人群。「陆游,你的霍棋手。」

  

  

  刘友把行李箱塞给教练,冲出队伍,跑到霍苗身边紧紧抱住他。

  

  

  她比霍伟矮半个头,所以她不得不踮着脚去抓霍伟的脖子。霍苗直接弯下腰,把她抱离地面。

  

  

  「长姐姐。」他在陆游耳边低语:「我想你了。」

  

  

  刘友揉了揉霍苗的肩膀,准备请吃饭。「我们晚上会在一起……」

  

  

  「去睡吧。」有人严肃地打断了刘友的话。

  

  

  「你说你没赢婚礼?」这是哥哥登机前意味深长地对陆游说的话。这时候他在教练背后藏了一堆避孕套,说是在巴西买的欧洲码的。回去试试。

  

  

  说也只是要塞给刘友一个袋子,说要用。

  

  

  「哇,兄弟,你想这么猥琐吗?」刘友缩着头拒绝了。

  

  

  「悠悠,哥哥,这不是为你好。」哥哥笑得更猥琐了。

  

  

  陆游正要把套子塞回哥哥身边,突然教练在前面喊道:「你在后面干什么?」

  

  

  陆地上的一个队员没把套子抱牢,扔在教练脸上.教练用一万张脸擦去脸上的套子,哆嗦着问:「谁的?」

  

  

  几秒钟后,所有队友一起对着刘友指指点点。

  

  

  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教练看着霍苗的眼神都是惊恐的、意味深长的和上下打量的。

  

  

  晚上陆友还特意想找个垃圾桶把这个丢人的欧式大小的套套扔掉,刚刚扔了,被狗眼发现了。

  

  

  这丫套的浴袍斜靠在门上明明盯着刘友,刘友手里拿着这个包套子一时间没有任何隐瞒。他去找陆游,说:「陆游姐姐,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你懂的!刘友心里撕心裂肺的咆哮道。于是到了晚上,发生了激烈的战斗。

  

  

  *

  

  

  刘友约了几个老同学,一起回了江。有些人不了解江叔叔的情况。偶尔,他们在车上提到一个口,「江若尘……」

  

  

  她刚刚读完三个字,就被其他学生盖住了。那位同学向她眨眨眼,让她不要说话。

  

  

  前排座位的刘友看着窗外,而徐璐沉默着,继续开车。

  

  

  现在,靠近我的村庄,遇见人们,有许多事情像潮水一样涌上心头。大家一起走过的学校小路,一起吃晚饭的串店,上晚自习逃出来经常要翻墙的墙。

  

  

  河工实验,知名校友专栏里挂着徐璐的牌子,当地大肆宣扬知名校友徐大兴捐赠的小树林。

  

  

  来这里看的人不少,尤其是周六周日来郊游的一家三口。后来班主任偶尔会在人少的时候指挥工人打扫小树林,他会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好像在哪见过,好像很奇怪。他几次都没有上前问。终于,夕阳西下的时候,他鼓足勇气问坐轮椅的人:「哎,老师,我们见过面吗?」

  

  

  那是一个很帅的老师,瘦瘦的脸,五官端正,眼里却带着一丝忧伤。老师摇摇头说:「听说这里有一片森林。」

  

  

  班主任得意地介绍,「你见过她的饼干,就是我们学校的女主角,徐璐吗?」

  

  

  老师没说话,眼神里有些情绪。他没有听班主任滔滔不绝,只是一直看着那棵绿矮树。

  

  

  最后班主任说:「说起来,徐大兴还写了一段话给这片森林。」他指着森林角落里的标志。

  

  

  于是年轻的老师坐着轮椅从路的一头走到另一头。透过夕阳的余晖,我看到了上面的文字:

  

  

  希望小树长成大树,你还能活着,过完整的人生。

  

  

  班主任说:「当时我让她给这片森林取名。她说不记得了,只想到一句诗,人生如尘埃。我说这个名字还行。她想过要拒绝,说太久了,买不起。」

  

  

  他转过头,看到老师眼角有些泪水。他停止说话,退后一步。

  

  

  老师想起很久以前,有人送给他一盒纸鹤,每一只都写着这首诗。她还开心地告诉自己:「若尘哥哥,你看这首诗。」

  

里有我们两个人的名字哦。」

  自己没忍心告诉她,这句诗的意思大概是说,人生美好的东西就像露水和尘土一样,总是消散的很快。

  生命也是,感情亦然。

  人生啊,真是好不公平。

  45、晋江独发 有好几个同学吸奶 ...

  许露结婚前一天未回家, 季先生打电话问陆悠露露的下落。陆悠只听许露说过自己要去散你喝过吗散心,其他的她还真不了解。

  季先生有些急, 担心许露会不会逃婚。这些年他也听了些传闻, 知道许露的心里埋着一个人。

  陆悠对季先生说:「你别着急, 我去找她。」

  季先生很感谢,「悠悠,那真是谢谢你。」顿了一顿, 他又冒了一句, 「她会不会后悔?」

  陆悠笃定地和他说:「许露决定的事情, 从不会后悔。」

  她知道许露在哪里, 江里这么大,许露能待的地方却不多。二尺巷, 一条破旧的古街, 许露家以前就在这,在巷口深处一家挺破的小卖铺。

  小卖铺现在变成了便利店,那条巷子开始慢慢地被翻修, 那股难闻的油漆味在巷子里飘荡。还好那条巷子人不多, 就算许露披了一件黑外套坐在便利店的玻璃窗里,也没有人认出她。

  她在抽烟, 一根根地抽,大理石几上满是烟灰。她想了想,借着酒劲打了电话给江若尘。

  几秒后,江若尘的手机通了。她枕着自己的胳膊问电话里,「若尘哥哥, 我要结婚了。」

  她说:「你能不能祝我幸福。」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很久,才吐出一句话,「你打错了。」

  她的眼泪就掉下来了,一颗颗砸在乳白色的大理石板上,她怎么会打错,江若尘的声音就是化成灰她也能听得出来。

有好几个同学吸奶,你喝过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