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在游泳池里被教练干,前后夹击啊

  "甘草"田有宇和我一样惊讶。「那东西有毒吗?」

  "过量食用甘草会导致失明."岳的声音变得冰冷,似乎对这个中毒的人很恼火。

  「姑娘!你没事的时候吃了什么?为什么甘草吃多了?」田有宇恼怒地问我。

  你乱吃了什么?良好的.我不总是捡脏东西吃得满地都是.另外,我没有任何印象,我吃过甘草等中药。

  我听着岳冰冷的声音:「凌哥昨晚吃甘草炖鲤鱼汤中毒了。如果你以后再救,恐怕你的命就没了。」

在游泳池里被教练干,前后夹击啊

  「甘草炖鲤鱼汤?」田有宇一字一句地重复着,气愤地说:「岳老板!你不是医学生吗?这条鲤鱼是用甘草炖的。闻不出来吗?"

  鲤鱼汤…记得昨晚的饭里确实有一壶鲤鱼汤。因为阿姨好像很喜欢,所以一直放在我们俩面前,整个晚餐只有我们两个人吃过。不能怪岳没有注意到甘草被放进了汤里。那是因为他坐在我阿姨对面,我连这个菜都碰不到。

  如果你这么说,我一直都不走运,这次还吃了可怕的食物中毒?但是.家里的厨师不应该是外行。食物除了要做好,还必须具备一些基本的常识,比如鸡蛋要避免糖精,豆腐要避免蜂蜜,牛肉要避免红糖等等。吃鲤鱼配甘草会引起腹痛甚至死亡。厨师知道吗?但是,如果是故意的,岂不是很傻?房子里只有几个厨师。仔细一看就知道昨晚的鲤鱼汤是谁做的了,很容易查出来。而这个人的动机是什么?如果说是乐府之敌的话,这些厨子至少在乐府待了三年。如果是敌人,为什么要等那么久才开始?另外,昨晚的桌子不仅是乐府一家的,也是他们阿姨的。这一锅鱼汤是当着某人的面上的,也是有人喝的。也许这个凶手是不分青红皂白的,而且不管是谁都能死。

  正当我满腹狐疑的时候,岳突然拍了拍我的脸,以为他发现我在乱思考,就给了警告。我只好讨好地冲他笑笑,摸索着他给我扎过针的手,听着他回复田有宇:「鲤鱼汤里的甘草是经过人专门加工的,不仅用量大,还去除了甘草特有的甜味。普通人吃鱼汤时很难察觉出有什么不同。正是因为汤里含有大量的甘草汁,灵哥的眼睛才暂时失明。」

  「也就是说,你家有人要害灵歌?」田有宇越来越生气了。「是谁?查过没有?」

  「步大人一定已经开始调查了。田公子若想知道,不妨到前堂去,这会儿所有涉及的仆从都聚集在那里。」岳印青淡淡地说,并轻轻握了握我的手,以示安慰。

  田有宇冷笑道:「好,田去看看。如果田知道是什么坏事做了这件事,他一定会先废了手!——岳老达,田这么做你不会有意见吧?」

  岳印青仍然淡淡地说:「如果真是家仆犯了案,他就不再是乐府中人了。怎么处理自然要看国家法律。田公子,你不想干涉,只是请别忘了这是在我家。还是希望田公子注意分寸。」

  看来岳的心里很生气,他并没有打算阻止田有宇的暴力行为。国家的法律是什么?田大的疯子想打一个试图毒死人的凶手。谁真的想在这里阻止他?岳所谓的「注意分寸」是想提醒他控制好温度,杀了别人——哎,这个岳哥哥有时候是坏的,坏的。

  田有宇得到了岳大哥的默许,一股暴戾之气顿时弥漫了整个房间。听了他的冷笑,他走出房间,径直走向房子的前大厅。

  成功带走田疯子的岳,不慌不忙地起身对我说:「你就这样坐一会儿,别动,快来给你弟弟备副药,早点回来。」

  我「嗯」了一声,想象着自己被金针扎了一下,心里忍不住觉得冷。我老老实实坐在床上,不敢动。

  这时候,听到岳走出房间,房间里顿时静了下来。我静静地坐着,试图在带来最原始恐惧的黑暗中让自己平静和放松。我不确定岳所说的暂时失明是否准确。如果我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了,我该怎么办?我的身体才十八岁.在未来漫长的人生道路上,我会活在这样无尽的黑暗中吗.

  唉.快走快走。担心有什么用?在这个回归灵魂的夜晚之后,我应该放轻松,顺其自然。与其担心和讨厌我的生活,不如热爱我的生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到腰部有点酸痛。我轻轻挺直了身子,叹了口气。「杨希嫣兄弟,你怎么这么久没说话了?」

在游泳池里被教练干,前后夹击啊

  房间角落里传来一阵低低的笑声和叹息,紧接着是脚步声,慢慢走到床边,仿佛坐在椅子上,说:「一首魂歌怎么能被人称为房间里的兄弟呢?」

  我笑着说:「难道冉彦的哥哥没听说过盲人比普通人听力更强吗?」

  纪杨希嫣哈哈大笑说:「那是指失明多年的人,当他们不失明时,他们的听觉会变得灵敏。灵歌吓不倒他们兄弟。」

  我只笑了笑,没有再回答这个对话。我真的不知道他在房子里,只是.只是凭直觉,因为我知道我被食物毒死的时候差点丢了命,现在我看不见了,所以他不可能不来看我.直觉上我知道他一直在屋子的某个角落看着我。他没有岳的医术,也没有田友渔的武功。他不能亲手治愈我,也不能替我痛打凶手。他能做的只有默默的呆在那里,陪我度过这段不堪忍受的黑暗时光。

  除了直觉之外,岳把我放在这里如此安全地配药,也正是因为他的存在。现在我们两个伤是面对面的,一个断了肋骨伤了胳膊,一个还在痛苦失明,真的是绝无仅有的一幕。

  我忍不住笑了。我听见他问我笑什么。我没有回答他。我只是说:「杨希嫣的哥哥认为这一次房子里有人故意做毒汤来伤害人吗?」

  纪杨希嫣沉声道:「很明显,有人故意这样做,而且目的相当明确。」

  「哦?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呢?你真的想要灵歌的生活吗?」我皱了皱眉。我真的不记得我做了什么。过什么令人如此痛恨的事。

  季燕然笑了笑,声音柔和地道:「灵歌莫要乱想,若果真想用食物来害你,只怕早便下了手,根本无须等到昨天,何况昨晚在府中用饭的不止你们一家三口,赶在人多时下手岂不是给自己添麻烦么?」

  「那……燕然哥哥所说的‘目的明确’,难道是指――灵歌的姨父姨母?」我有些惊讶,如果「目的明确」的话,平日在府中吃饭的只有我们一家三口,到昨天才多了姨母夫妇,而无巧不巧的用毒事件就发生在昨天,除了针对这夫妇二人,只怕也没有别人了。

  果然听得季燕然道:「不错。为兄早些时候问过了岳管家,府里近段时间并没有新进人丁,而那甘草鲤鱼汤也绝不是顷刻间便能做得的,因此可以排除昨天有人潜入伙房在食物上做手脚的可能性。这么一来,案犯便只可能是府内的仆人。既然其目标不可能是伯父、清音和灵歌你,那么便只可能是姨夫人、姨老爷、步大人或者为兄了。然而为兄在府上已经住了些时日,要想要为兄的命机会也多得很,更没必要赶在昨晚下手。步大人是昨天到的,凶手昨天来不及准备,等到今天下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因此他们一家三口便很可能是这一次凶手要害的对象。凶手通过食物相克的特质来犯案,可见是个对食物有一定了解之人,因此伙房的那几名厨子嫌疑最重。只等步大人一一问过他们昨夜那鲤鱼甘草汤是何人所做,相信距真相揭开便不会太久了。」

  「可是,凶手怎么能够笃定那道汤摆上桌来就能够被姨母一家三口吃到呢?难道他不在乎我们这四个人也一并被毒死么?」我睁开眼睛,眼前仍是一片漆黑,可我还是忍不住睁得大大的,免得自己的目光看上去显得那么死气沉沉。

  季燕然顿了一阵,不知在想什么或是在看什么,我直觉他是在望着我的眼睛,于是轻轻眨了眨,泛起个笑,道:「这一次燕然哥哥只怕不能再从灵歌的眼睛里窥得灵歌的心思了。」

  季燕然轻轻笑起来,声音有些低沉地道:「傻丫头,即便此刻什么也看不到,你那些小心思也早已装在眼睛里了。」

  「这……真的么?」我有些瞠,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没想到我都拉上窗帘了还能被人偷窥到窗内的情形,真是郁卒。「那燕然哥哥看到灵歌的什么心思了呢?」

  季燕然笑道:「看到了你这只小猫无论什么情况下都旺盛无比的好奇心!」

  ……一语中的了。我的确好奇得要死,究竟是谁想要害姨母一家三口呢?姨母一家与岳家人多年未曾联系过,府中下人们除了一些老仆外更是不曾见过这家人的面,更别提会有什么恩怨在内了,即便凶犯的调查范围已经缩小到了府内的几名厨子身上,但是没有作案动机,又如何能断定谁才是真凶呢?

  季燕然又笑起来,道:「灵歌想不想同为兄来一次较量,看看你我二人谁先找出这一次的真凶?」

  知道他是怕我因双目失明而颓丧或者憋闷,是以才提出什么较量的来分散我的负面情绪。心中虽感激,却不愿流露出来,索性闭上眼睛,微微笑道:「这岂不是十分不公平?灵歌什么都看不到,自然无法四处走动,如何去找真凶呢?」

  季燕然笑道:「灵歌还想要看什么、找什么呢?即便在伙房发现了甘草也无法证明何人是凶手,案发现场就在你的房间,你本身亦是受害人,当时的情形应当再清楚不过,是以这个案子物证属次要,人证才是重点。灵歌便坐在床上,想要传谁进来问话便只管告诉为兄,由为兄出面代你问来,你我听到的都是同样的内容在游泳池里被教练干,应是相当公平了罢?至于听过之后如何推断,那便是各人之事了,灵歌若有不明白之处,亦可尽管问为兄,为兄必定知无不言。如何?」

在游泳池里被教练干,前后夹击啊

  我不禁被他说得心内有了那么一点点的蠢蠢欲动――倒不是因为真想与他较个高低,实在是在我这对眼睛歇工伤期间我是什么事也做不了,难道要天天无所事事地长在被窝里抽枝爬蔓么?

  季燕然猜到了我心中已是默许了他的提议,便又笑道:「既是较量,没有筹码似乎便不足以令人产生紧张感。不若为兄与灵歌各自押上一筹,愿赌服输,不得反悔――不知灵歌敢不敢押呢?」

  唔,这个季燕然!绕来绕去原来这才是他的主要目的呢!我不答反问地道:「燕然哥哥想要押什么?」

  季燕然没出声,大约是在坏笑什么的,而后方听得他慢慢道:「若为兄赢了,想要灵歌答应为兄一件事。」

前后夹击啊

  这……万一你要我献花献吻献签名,我,我难道还得真献么?!

  「什么事呢?」我不动声色地继续问。

  「唔……」他犹豫了犹豫,终于道:「为兄有几句话想问灵歌,若为兄赢了,希望灵歌答应为兄能据实以答。」

  哦……只是回答问题而已。「好。」我点头,「若燕然哥哥输了呢?」

  「这需由灵歌来说。」他笑道。

  「那,灵歌也有几个问题想要问燕然哥哥。」我也笑道。

  「好,成交。」他笑着,我伸出手,手心朝上,轻轻地伸出去,他似乎愣了一愣,随即轻轻地用他的大手在我的手心上拍了一下。

  「成交。」我笑,「灵歌险些忘记了――步大人怎么办?他此刻想必正在调查中罢?若他先于我们破了案子,这场较量岂不毫无意义了么?」

  季燕然笑道:「合你我二人之力,难道会落到步大人的下风么?」

  ……唔,我怎就忘了,天才自古多傲气,圆滑如季燕然者,也有他不肯承让的东西呢――那就是对真相的执着心罢。

  厨子折磨

  「那么,灵歌现在想要从何处着手呢?」季燕然像哄个小孩子似的开始谆谆善诱,令我既好笑又无奈。

  「唔,既然嫌疑锁定在厨子的身上,那么便先从他们的履历查起罢。」我摆弄着自己的手指,眼前的黑暗总让人有种无依无靠的脆弱感,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证实自己确实是存在着的。

  季燕然静默了片刻方笑道:「为兄昨夜在灵歌昏迷时已经从岳管家处借来他们的履历看过了,不若一一说给灵歌听罢。」

  唉,我就知道这个家伙不可能等到现在才着手调查,说什么较量,完全就是在哄着我玩儿罢了。只好装作不知地点点头,听他一个一个地将府内厨子们的履历讲与我听。

  虽然岳明皎和岳清音都是行事低调之人,然而毕竟岳老爹身为朝中官员,难免要在自己家中做些应酬之事,因此厨子绝不能用低档的,一来给自己丢脸,二来也容易让其他来府上做客的官员误会对他们不尊重。岳府的主厨合共八名,其中三名曾在太平城中有名的酒楼干过数年,剩下五名皆来自宫中御膳房,是退休了的老厨,六男二女,年龄俱在四十岁以上。除去主厨之外尚有数名帮厨,这些人便都是府内的杂役和丫头了,一般来客人时是不许他们动手参与做饭的,以免出了纰漏。

  于是帮厨们便基本可以排除嫌疑了,最终案犯锁定在这八名主厨的身上。

  这八名主厨都已是成家立室之人,藉贯分布南北,有的已将全家迁至京都,有的是只身在此打工,每年只得过年时方能回至家乡与家人团聚。至于他们各自的家中之事,履历簿上便没有过多记载了,毕竟人家是打工者,不是罪犯,入府时也没必要一一调查得如此清楚。

  季燕然将厨子们的情况细细说完,笑道:「听过这些履历后,灵歌可有了进一步的想法么?」

  我坐得有些累了,便下意识地在被窝里盘起腿来,惹来他一阵轻笑,连忙又将腿伸直,毕竟这动作对古代女子来说十分不雅,哪怕是尼姑道姑们也不大可能当着男人的面盘腿儿坐着,至多是躲在禅房里一个人打坐时才会如此。

  不小心又被这家伙看到了我的失仪之举,命中似乎注定我头上的小辫子将被他一根又一根地握在手中――算了,反正虱子多了不咬,我啥也看不见,就也当他啥也看不见好了,掩耳盗铃又不是谁的专利。

  大大方方地笑了一笑,将方才的不雅动作厚着脸皮抹过,道:「燕然哥哥可知道鲤鱼汤是属于南菜还是北菜?」

  季燕然笑道:「南北菜系中均有鲤鱼汤这一道,不过若论名气,似乎南菜中的鲤鱼汤更胜一筹。」

  我轻轻点头,道:「那么,灵歌便想先从这八名厨子中善做南方菜的厨子身上着手,燕然哥哥以为如何?」

  「为兄打听了府中这八名厨子各自负责的菜色,」季燕然笑答,「其中有四名平日里专做南方菜,而鲤鱼汤这一道四人皆不止一次地做过,据说做出来的味道相去不远,可见属于同一流派。」

  范围缩小到了四人,可推理的难度却越来越大。我的思路至此已经卡了壳,只好歪着头皱着眉苦想,季燕然也不吱声,只静静在旁坐着,一时间屋内便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之声。

在游泳池里被教练干,前后夹击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